第十二卷 仙罡第十阳 第1939章 金大仙!


  东州偏北,有一洲,名为大圣

  这大圣洲极为偏僻,甚至比当年天牛洲所在加荒凉,但这偏僻,也只是对修士来说此洲凡人却是不少,其此洲地灵,农植生长顺利,故而使得这大圣洲内,凡人生活多为殷富

  因在这大圣洲内,无数年来多流传仙人之事,故而此洲凡人,几乎人人拜仙,对于仙人极为崇敬,想寻仙缘而去

  只不过此洲的仙家宗门,往往很少有弟zǐ外出,许是与此州第一宗门东临宗有关,大都神秘起来,如遮盖了层层迷雾,但也正是因此,使得凡人为向往

  东临宗的神秘,在东州九宗十三门内显得很是低调,其门内弟zǐ,是绝少外出,大都在宗门中修行

  大圣洲的天空,多有白云,少见万里无云的碧波蓝天,几乎很多年来,都是如此,那一朵朵白云漂浮在天空,成为点缀天幕的同时,也被凡人习以为常,若有那种万里无云之时,说不定还会颇为诧异

  此刻,在那大圣洲内,一处凡尘的都城外,有近百人恭恭敬敬的站在那里,这百人中,以三四个衣着极为华丽的老者为,那几个老者病怏怏的样zǐ,但却强打着精神,在身边仆从的搀扶下,硬是在这里等了快两个时辰

  其余之人,也都是一个个没有丝毫不耐,反倒以能在这里等候为荣,一个个看着远处,翘期盼的样zǐ,似在等着什么人一般

  只不过许是等的时间太长了一些,又过了一个时辰后,正是当午之时,火辣辣的阳光洒落大地,即便是吹来的风,也都带着扑面的热浪

  于是便有一些人,承受不住这样的煎熬,即便是有心强挺,但却被那阳光晃的阵阵晕起来,其中一个站在前方,穿着员外袍的中年男zǐ,面色苍白中接过仆从递过来的冰块,放在额头时,忍不住嘀咕了几句

  “大仙是不是忘记了要来此地……我们从鸡鸣起在这里都等了快三牟多时辰了,这晌午最热,要等都什么时候啊……”

  “住大仙即便不来,也是应该之事,你若不想等,没人逼你如此”那中年员外的话语被前方一个病怏怏的老者听到,这老者立刻回头,怒视那员外

  被这老者喝斥后,那中年员外连忙脸上露出讨好之笑,正要解释

  ““哼,大仙肯来我们这里,是老夫与几个好友一同去哀求了很久,这才让大仙怜悯之下,答应今日来此,我这把年纪,都在这里等着,不敢有丝毫不敬,你这布绸店的民,若是惹了大仙,定叫你全家滚出此城”那老者狠狠的瞪了中年员外一眼,结果仆从裹了冰的手帕,拍在额头

  “大仙心地善良,不惜浪费修行的时间,在我大圣洲凡尘行走,仙名不朽,谁人不知,据说那临镇正是因为请了大仙过去,竟有七个孩童被看中,虽说后来送回了三人,但也有四人进入了仙门,一旦成仙,鸡犬升天

  你们看看,这句话就是那仙人说的,一旦成仙,鸡犬升天啊,若是我那孙zǐ可以进入仙门,叫我倾家荡产都干”旁边另外一个老者,一脸神往的喃喃

  “没错,临镇的李员外,是老夫好友,那仙人之前就是住在他家里,看中了他的孙女,那闺女都已经双十年华,按传闻说不可能进入仙门了,但正因为李员外的哀求,大仙不也一样带走了么”

  “我也听说过那位大仙的言辞,一旦生仙,鸡犬升天,这句话这几十年来,在我大圣洲很流传啊……”

  四周众人立刻七嘴八舌的谈论起来,言辞中很是羡慕

  就在众人兴垩奋的交谈,似忘记了炎热之时,突然有一阵阴风从远处呼啸而来,这阴风扫过大地,吹过这百人所在之处,立刻让这百人通体清凉,身zǐ一震中齐齐看去

  却见在远处天空尽头,一把约数十丈的红色大伞撑起,那伞下还有一张用紫色竹zǐ编制的轿椅,有四个金袍大汉,踏着清风,抗着轿椅在天空上迈步而来

  在那四个大汉外面,还有■十多个童zǐ,一个个或拿着宝瓶,或拿着拂尘,或拿着散光芒的宝欲,环绕在四周,向这里走来

  在那最中心处,被四个大汉抬着的轿椅之上,盘膝坐着一个白苍苍的老者,这老者一身仙风道骨,仅仅是一眼看去,□就是zhēn正的仙人

  与凡俗之人,有明显的区别,此人穿着白色的道袍,尽管满头白,但却皮肤如婴儿一般细腻,此刻眯着双眼,有阵阵明亮光芒从其双目内散出

  “仙人”

  “大仙”

  “是金大仙”看到这一幕后,下方城池外的近百人,一个个神色激动,是露出狂热的崇敬,那些被仆从扶着的老家伙,立刻推开仆人,噗通的跪在了地上,连连膜拜,仅仅是片刻,所有人都跪在那里,向着天空激动的膜拜起来

  “金彪大仙,助凡成仙金彪大仙,降尘炼丹金彪大仙,送zǐ入仙”那抬着轿椅的四个大汉,停留在半空,齐卒一声低吼

  他们的声音如同凝聚在一起,好似一个声音般,显然不只是联系了多少次后,才具备了这样的协调,此刻低吼下,配合他们在天空上的英武,如同仙音滚滚,向着下方传递开来

  “金彪大仙,不朽之仙金彪大仙,天地之山金彪大仙,圣洲再现”suí着那四个大汉低吼后周那些童zǐ,一个个尖着嗓zǐ,再次齐齐嘶喊起来,那声音同样彼此融合后,在这天地内回荡

  那轿椅上的老者,面露慈祥,但那慈祥中确实蕴含了一丝威严,望着下方跪拜之人,右手抬起,大袖向外一甩

  这一甩之下□,天地色变,却见风云滚滚呼啸而动,使得这天空上,刹那间万里无云,露出了蔚蓝的天幕

  这种天幕的变化,让下方的那些凡人,一个个目瞪口呆中,是心神升起了敬畏与深的激动

  接近着,那天空上轿○椅中的白老者,眼中微不可查的闪过一丝得意,他对自己的神色极为满意,暗道自己这么多年来,即便是zhēn正的仙人,也都骗过不少,区区凡人,他骗的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但虽说得意,可他该做的行头,还是要做到完美,这是他对自己非常严格的要求,此刻左手抬起,向着天空再次一挥

  立刻这蔚蓝的天幕上,却见一座极为奢华的宫殿,赫然幻化而出,尽管只是虚影,但这虚影在那阳光下,在那天幕的衬托中,却是给人一种如仙宫一般的错觉

  甚至那仙宫内,还有几只仙鹤飞舞而出,在天幕上回旋,掀起阵阵清风,吹向大地

  下方之人,都被这天幕上的奇异所吸引,再加上距离不近,不可能察觉到,那轿椅上的老者,此刻额头泌出汗水,显然这他自己创造的一幕,对他来说也是不的负荷

  “一旦成仙,鸡犬升天”在这天地奇异达到了最巅峰的一刹那,这轿椅上的仙风道骨的老者,立刻站起身zǐ,双手向前一挥,口中传出了如雷鸣一般的声音

  在这声音回荡的瞬间,下方所有跪拜的凡人,还有那城池内同样跪拜之人,几乎绝大部分都跟suí那老者的话语,激动的喃喃起来

  “一旦成仙,鸡犬升天”

  城池外,suí着天空上那轿椅渐渐降临在大地上,那白老者含笑走下,其前方那些跪拜之人,慢慢站起,尤其是那几个当的老者,是激动的连连作揖

  “幕迎金彪大仙”

  “恭迎金彪大仙”

  “好了,本仙一向▲suí和,你们不需如此,时间有限,只能在你们这里居住三天,三天内,把你等的zǐ嗣带来,让我一一看过后,若有具备仙缘者,便suí我而去”那白老者含笑,话语很是温和,但他越是如此,便越是有那仙风道骨的气息○◇扑面而去

  看着前方众人激动的样zǐ,这白老者显然已经习惯,他微笑中,内心略有得意

  “想我金彪zǐ一生,六七岁就离开了村zǐ,在外行骗,一路走来,这么多年过去,被我所骗之人太多太多,◆而且我金彪zǐ是天生禀异,不但具备骗术天赋,无师自通,是没有加入任何山门,就自己zhēn的炼出了修为

  像我这样之人,可谓是世间罕见不过话说回来,这大圣洲也不枉费我千辛万苦费劲心神骗人把我传送过来,此地,民风淳朴,向往成仙,zhēn是我辈之人的一块宝地啊

  而且最重要的,这里居然从未被同道开掘,我只不过编造了一句一旦成仙,鸡犬升天的话语,就在此地一帆风顺”含笑中,在这城池外的众人恭恭敬敬的陪伴下,这老者踏入此城

  而此刻,在这大圣洲内,距离此城约数万里外的天地间,天幕一阵波纹回荡,王林的身影显露出来,他看了一眼四周,目光一闪

  “这里,就是大圣洲了东临宗所在之洲”

  推荐票告急,告急,告急晚上口点前,老规矩,还有一章

  旷古的寂寞上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