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仙罡第十阳 第1942章 你是谁!


  第十二卷仙罡第十阳第第二

  那老者听闻此话,目光再次一凝,仔细的看向刘金彪,zhè一看之下,他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刘金彪的修为只是金丹,可在他凝神看去时,却是隐隐现,在qí身上,有一股说不出的沧桑,似存在了很久的岁月一般

  “你所想,不外乎是搜魂,但我可以告诉你,在你搜魂没有完结之时,我家主人就会前来,等待你zhèyún门的,是一场灭门之灾”刘金彪冰冷开口,看着那老者

  “即便是孤崖天尊来临,也要将道理,是你行骗在先”那老者看不透眼前zhè个刘金彪,zhè在他来说,是极为罕见的事情,尤qí是对方的镇定,极为真实,若无依持,怎能如此

  “骗?老夫刘金彪,一生修行骗道之术,骗你yún门又怎么了,我是骗了你们的人命,还是骗了你们的法宝?

  我只不过是带了一些向往修仙的凡人,送到你们zhè里来,换取了一些丹药罢了,zhè些丹药,莫非你以为刘某还看的上眼?”刘金彪神色轻蔑,话语中笑了起来,右手抬起在储物袋上一拍,立刻大量的丹药全部出现,落在了qí面前,堆积如同山一般

  “看好了,zhè里面有那么几十粒丹药,是你们yún门的,zhè些丹药,对刘某来说只是修行骗道德附带品而已,你还真以为,我看的上zhè些丹药?”刘金彪大笑中,右手抬起向前一挥,立刻那些丹药砰砰之声下,全部胡作碎末散开

  zhè突然的一幕,让那老者不由得愣了一下

  “莫说是丹药了,法宝刘某也骗过不少但你以为,我能看的上?”刘金彪冷笑中再次拍了下储物袋,顿时又有数十间件金丹修士可以使用的法宝飞出,在qí面前被他大袖一甩间,齐齐崩溃,化作碎片

  “我告诉你,zhè些东西,你家金彪大仙,根本就看不上眼你敢搜我魂,我让你yún门顷刻覆灭你自己斟酌,告辞”刘金彪冷笑中甩袖,转身再不看那愣在那里的老者一眼,向着宫殿外走去

  行走间,他身上没有丝毫◇冷汗,是心跳如常,此刻的他,自己都极为确信自己所说,何来害怕

  直至他走出了宫殿,那老者神色阴沉,变化不定,盯着眼前zhè些丹药碎末与法宝碎片,一时之间,对于刘金彪的话语,竟失去了判断

  zhè种事情,对他来说,从未经历

  “他说的,到底是真是假若是假的,他怎能如此镇定,是毫不在意的毁去zhè如此多的丹药与法宝,虽说都是低阶之物,但却显然证明了他所骗之事太多……

  他行骗了zhè么久,始终没死,必有原因

  一旦他所说是真,我……我还真不能招惹于他,毕竟他所说也对,没有骗取人命,没有骗取贵重法宝,只是骗了一些很低阶的丹药……”那老者愣了半响

  此刻刘金彪走出大殿,可qí外却是有yún门弟子将qí阻拦

  zhè一幕,被王林清晰看到,也不由得怔了一下,他本以为zhè一次刘金彪怕是要吃些苦头,但眼下zhè转折的太多,即便是王林,对于刘金彪也不▲由得起了一丝佩服

  “zhè装的……也太像了……”王林苦笑摇头

  那老者盯着站在宫殿外,被yún门弟子阻拦了去路的刘金彪,心神有了挣扎

  “早知如此复杂,老夫才不去理会他,何必●抓来……虽说宁可信qí有不可信qí无,但若让他就zhè么离去,被他言辞生生吓住,也未免太……”那老者猛的一咬牙,眼中精光一闪,正要开口

  但就在zhè时,那刘金彪猛的转身,右手在储物袋上一拍,一枚巴掌大的黑色木牌,被他拿在手中,向着那宫殿内的老者一挥

  “看过后,给你三息时间考虑”刘金彪神色平静,冷冷开口

  那老者一把接过黑色木牌,一眼之下,神色立变,zhè木牌上,清晰的写着两个字

  孤崖

  “材质寻常,只是一般的木块,但zhè上面,隐隐有一丝让我心惊的气息,zhè气息充满了死亡的感觉,极为不凡还有zhè字体,透出一股孤傲至极的韵意,zhè……zhè绝非寻常修士可以写下,在字体内,蕴含乾坤”那老者之前将信将疑,此刻又看到zhè木牌,内心已然有了七八分信任

  若是那刘金彪刚开始就拿出zhè木牌,zhè老者必定怀疑,但经过之前的一番话语后,再拿出木牌,效果迥然不同

  “一……二……”刘金彪huǎnhuǎn开口,在他“三”还没有说出的瞬间,那老者咬牙右手一甩,zhè木牌挥向刘金彪,被刘金彪一把抓住后,他耳边回荡了一个阴沉的声音

  “开启山门,让他……走”

  宫殿外的所有yún门修士,均都是一愣,yún门,在zhè大圣洲内,只是最底层的宗门,qí内修士只有一个第三步空涅老祖,常年闭关不外出

  至于那老者,只是天人衰劫的修为,为了zhè点事,他不敢去赌

  刘金彪神色如常,内心冷哼中,走出了zhèyún门,化作一道长虹向着远处飞去,直至飞出了很久很久之后,在一片深山老林内,他zhè才身子落下

  落下的一瞬间,zhè刘金彪面色立刻苍白,身子再也忍不住颤抖起来,神色充满了恐惧与心有余悸之意

  “好险奶奶的,老子一世英名差点就要栽在zhè大圣洲”huǎn了半天,刘金彪深吸口气,一阵肉痛

  “可惜那么多丹药……唉,装的太像了,我自己方才都认为自己所说都是真的,根本就看不上那些丹药……zhè……zhè毁去的丹药也太多了”刘金彪心痛的不得了,尤qí是想到自己挥袖的洒脱,此刻是懊悔

  “应该少拿出一些……完了,zhè几年白白浪费了……唉,罢了,大不了重头再来,我刘金彪天生禀异,千金散去还复来”刘金彪深吸口气,苦涩中正要坐下盘膝打坐平静心神

  但就在zhè时,突然在他的身后,传来了一个平huǎn的声音

  “骗道第二步,你已经大成了”

  zhè声音太过突兀,将zhè刘金彪吓的一哆嗦,但瞬间,他就平静下来,神色冷漠,转身看向身后,见到身后一个身穿白衣,一头白的青年,以qí明亮的目光,正看向自己

  “看来你yún门,真的是要不知死活了”刘金彪huǎnhuǎn开口,但内心深处,却是对眼前之人,有种说不出的感觉,隐隐让他竟在zhè快的把自己欺骗了▲后,还存在着害怕

  “我不是yún门之人”王林微微一笑,看着刘金彪,盘膝坐在一旁,右手一翻,手中多出了一个酒壶,放在嘴边喝了一口

  “不管你来自何宗,若你敢伤我半点,我家主人即刻就会到▲来,让你形神俱灭”刘金彪声色内敛,下意识的退后几步,身子隐隐有些颤抖,骇然的现,自己在zhè骗道的第二步,竟然有种要崩溃的错觉,似眼前之人,不是他能欺骗得了

  zhè种感觉,他方才在yún门都没有丝毫存在,甚至qízhè一辈子,都从未有过,颤抖中,他靠在了一颗大树上,死死的盯着王林

  “我家主人是双子大天尊麾下孤崖天尊,我修行骗道,是获得了主人认可,我……我有主人令牌”zhè刘金彪▲颤抖中,立刻拿出那黑色的木牌,正要比划,却被王林抬手虚空一抓,那木牌顿时飞向王林,被他拿在了手中

  “做的挺像,zhè字体应该是你在zhè骗道第二步,把自己欺骗,一遍遍的告诉自己就是孤崖天尊后□,一笔一笔写下的

  至于zhè木牌上的气息,恩……zhè是很浓郁的死气,想来你是找到了一具尸体所在,zhè尸体生前必定是个强者,你把zhè木牌放在那尸体周围很多年,故而沾染了zhè惊人的死气”王林看了几眼,微笑开口

  王林每说一句话,那刘金彪都会面色苍白一分,待王林全部说完微笑看向他时,刘金彪脑海轰鸣,骗道第二步欺骗自己的境界,骤然崩溃,瘫坐了下来

  zhè种事情,出了他的想象,他行骗zhè么多年,可谓是第一次遇到,对方一眼就看出自己的全部底细,zhè还不是重点,重点是对方竟然知道自己明悟的骗道

  而且还知晓骗道的第二步知晓zhè骗道第二步,就是欺骗自己

  甚至此刻看着对方的微笑,zhè刘金彪有种魂飞魄散之感,似在qí灵魂深处,曾经有一份记忆对此人有着刻骨铭心的畏惧

  zhè种感觉,让他越看王林,越觉得熟悉,似自己曾经在什么地方见过……
■   “你……你是谁”他颤抖着身子,眼中露出无法形容的恐惧

  “竟有了要自行破开封印的迹象……”王林神色露出诧异,他清晰的看到,刘金彪体内对于转世前的封印,此刻隐隐松动起来

  “zhè◎对于前世记忆的封印,看来若有刺激,可以不需我来打开,就可自行破除……”王林目露思索

  第二,要月票月票告急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