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仙罡第十阳 第1945章 死宗!


  青山不再……成为了光秃秃的死亡之山

  绿水不再清澈,散发出腥臭……

  就连那吹过来的风,也是透着沧桑与悲哀,带着腐朽的味道

  还有那一处处精美的阁楼大殿,落满了灰尘的同时,是失去了生机,一片没落

  那一座座小山的石阶,是pò损了很多,大量的碎石在那风中,似传出了哀伤的曲乐

  那些在之前王林看去,行走疾驰的东临宗弟子,此刻全部都是在广场上,在大殿内,在石阶上的一具具骸骨,不知死亡了多久,肉身早就腐烂,成为了骷髅的样子

  还有那各自居所内,盘膝打坐的一个个东临宗弟子,同样如此,尽是骸骨……

  这是一个死宗

  没有丝毫的生机,被浓浓的死气缭说……

  但在这东临内,却是于那浓郁的死气下,弥漫了一股梦障的存在,这梦障是由无数人死前的虚幻组成,似这些死去的东临宗弟子,他们在死亡时,并不知晓自己已经死了……

  他们还在那梦里,修行下去

  这也是之前,王林与刘金彪站在那里,一个个东临宗弟子从他们身边走过,却没有丝毫发现的原因,不是王林不存在,而是他们……不存在

  说是鬼魂,也不恰当,这里在王林看去,没有鬼魂有的,只是一股不知晓死亡的梦障……在这梦障下,外人即便是来到了这里,也很难发觉出端倪,甚至被其吸引中,还会出现类似幻觉的一幕,这实际上,是因外来者的梦障,与此地融合,融入进去

  古往今来此地已经毁灭了无数年,具体多久,王林不知……但他明白或许这无数年来,很多人来到这里都没有发现这实际上已经是一个死宗,在这里做客后,又离去……

  但他不可能是第一个弄出此地端倪者

  ◎因为他看到,在那东临宗的中心位置,一座庞大的宫殿内,有一股透着想哀的生机默默地存在着

  那生机充满了孤独与悲哀,如同家毁后,失去了全部亲人的幼子,在那废墟中,在凄厉的哭泣了很久后,默默地守护 ◎
  没有人陪伴,有的只是死亡的废墟与一具具尸体,在那孤独与悲哀中,凝聚了所有人的梦障,让这虚幻的青山绿水,虚幻的繁华宗门,虚幻的一个个东临宗弟子,来陪着自己……

  在王林没有明悟自身的虚本源之时,他即便是来到这里,也依旧无法看到,可此刻他看到了感受到了,轻叹中,他再次闭上了双眼

  等那风过时,他睁开的双目内这东临宗的腐朽与死亡,消失了,取而代之的,还是那一幕幕盎然的生机与众多弟子的吐纳来往

  “走”王林轻声开口,向着前方走去刘金彪看不到此地的变化,但却可以隐隐感觉这里有些不对劲下看了半天,跟在王林身后,向前迈步而去

  前行丰,王林的身体外,隐隐散出了波纹,这些波纹,外人看不到,这是王林放开了自身,让自己融入此地的梦障之内的表现

  当他与刘金彪落在东临宗大地的瞬间,却见远处两道长虹呼啸而来,于二人身前,化作了兰男一女两个修士

  这两个修士年纪不大,男修颇为英俊,神色没有丝毫怠慢,而是露出恭敬其身边的女子,很是xiù丽,看着王林,眼中露出好奇之意

  “前辈,晚辈奉老祖之命,有请前辈前往东临殿”那青年微笑抱拳,话语恭敬,神色同样如此

  其身旁那女子,也是抱拳,目光在王井身上扫过

  王林看着眼前这两个东临宗弟子,内心轻叹,神色柔和,点了点头

  在这两个东临宗弟子的引路下,带着王林,向着正中心的东临殿飞去,东临宗很大,一路所过,王林看到了整个东临宗内,一幕幕生机

  他看到了诸多的仙鹤飞舞,地面上无论是药院子,还是弟子的居所内,都有修士存在,或者独自打坐,或者彼此笑谈

  风吹之时,也蕴含了浓郁的仙气,如同世外仙境一样

  途中,王林还看到了一些东临宗的弟子疾驰飞过,在看到自己后显露出身影,向着自己抱拳恭敬一拜

  东临宗之人,很是温和,对于王林颇为客气,似王林是此宗的上宾一◆般

  快要临近中心东临殿时,两道长虹带着惊天之势,呼啸而起,瞬息间来到王林前方,传出了爽朗的笑声

  “东存,小烟,你二人退下”在那笑声中,两道长虹内显露出两个修士,那说话之人,是一个老○者,其身旁还有一个中年男子,含笑向着王林抱拳一拜

  这二人,赫然全部都是金尊修为,极为不凡,那老者在爽朗的笑声中,向王林抱拳

  “在下许天年,为东临宗大长老,奉老祖之命,迎前辈去往东临殿”

  “晚辈何道,东临宗宗主,见过前辈”那中年男子微笑,神色很是客气

  看着这二人,王林眼中露出悲哀,是什么样的孤独,可以让一个人,凝聚梦障来陪伴……

  “走”王林轻叹,向着二人开口

  在这两个金尊修士的陪伴下,给yǔ了王林足够的尊重,来到了这东临宗中心位置,整个东临宗的圣地,东临殿

  “老祖就在里面,我等没有召见不便入力,还请前辈自行进去”那爽朗笑声的老者,向着王林抱拳,恭敬开口

  王林点头,看着那东临殿之门,实际上,他本可以在之前,看pò了此地梦障后,独自来临,走入那在废墟中,散出悲哀的这座大殿

  他没有必要与一些梦障中的虚幻之影言谈

  可是他没有这么做,他能感受到那悲哀与孤独,他给yǔ了这东临宗老祖尊重,换来的,是这老祖在那梦障中,给yǔ王林的尊重

  “金彪,在外等我”王林轻声开口,向着前方的东临殿,一步步走去

  刘金彪恭敬称是后,下意识的看了看四周,他总感觉,此地有些诡异,但却说不出到底什么地方有问题

  缓步走向那东临殿,直至王林右脚完全踏入此殿的一刹那,一个沧桑声音,透着孤独与悲哀,在这大殿内回荡

  “你来了……”

  在那大殿内,王林的正前方,有三座巨大的雕像,雕像所刻,是两男一女,他们抬头看着东方,嘴角带着微笑,有一股磅礴的气息,从这三个雕像内散出

  在那雕像下,盘膝坐着一个穿着灰色衣袍的老者,这老者脸上长满了褐斑,如同凡人中的暮年老者他神色凄苦,透出无尽的哀伤

  他坐在那里,可其身上,出了那悲哀外,还有一股深深的埋葬在体内的强大气息,这股气息,越了王林见过的一切天尊

  “来了……”王林轻叹,走到那老者身前,盘膝坐下,右手抬起间,取出了一壶酒水

  “要么?”王林把酒壶递给那老者

  老者沉默片刻,接过酒壶,喝下一口
★   “我在你身上,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你应该不是第一次来到这里”那老者抬起头,望着王林

  “梦中来过”王林拿出第二个酒壶,放在嘴边喝了一口

  “或许……我在这里坐了很久很久,或许你真○的在梦里,曾来过这里”那老者看着远处大殿之门,缓缓说道

  “你梦里的东临宗,和现在比较,一样么?”那老者轻声问道

  “一样”王林望着那老者,他能感受到对方的悲哀

  “谢谢……”那老者闭上双眼,两行泪水,慢慢的延出以他的修为,本应不知晓了泪为何物,但如今,却是在王林那一句“一样”后,流了下来

  “我在这里坐了很久很久,你是唯一的一个,在看出了这一切后,又让我有熟悉之感的人……这里,是我的家……我早年离开,直至成为了跃天尊后,回到家里,已经是这样了……”那老者睁开双眼,其内蕴含了痛苦与浓郁的哀伤

  王井沉默

  “我不知是谁做的……也查不出来,即便是大天尊,也推衍不出……我只能坐在这里,以我的回忆,编制一个梦境,让这梦境来陪着自己,让东临宗,存在下去……直至我死去的那一人……”老者轻声,话语沙哑

  王林看着那老者,没有说话

  什么样的情感,可以让一个人如此,什么样的悲伤,可以让人以梦来欺骗自己,什么样的孤独,会让一个人,用虚幻与记忆来陪伴

  “如果婉儿始终没有苏醒……如果平儿也无法睁开双嗯……如果朱雀星毁去了……或许,我也会如他一样,一个人,坐在苍茫星空内,只有自己的修真星上,默默地以梦来麻醉自己,编制一个梦障的世界,在那里面,有我的父母,有我,有婉儿,有平儿,还有许许多多我熟悉的面孔……

  如果真有哪一天,我或许也会这么得……”

  “锁亡天之运,印冥朝,众生之所不能得真道者,常沉苦海,永失真道,奉至修真行”那老者忽然开口,说着这样一句让王林心神一震的话语

  “这句话,以我东临宗门人鲜血,被那凶手,写在了一块石碑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