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仙罡第十阳 第1946章 天运子的气息!


  我这无数年,始终在研穷这一句话,我想要知道,这个毁我东临宗之人到底是谁,到底存在了什么心思

  我东临宗一向与世无争门规森严,很少有弟子外出,谈不上与人结仇即便是我在这仙族大路上也是交友甚多一心修道

  但就算是这样东临宗,我的家,“……也还是被人灭门……,我qù寻大天尊,推衍一切天地变化,但却推算不出我东临宗的因果五大天尊,还有那皇城国师,我都一一拜访,但结果依旧,唯独那国师在推衍中,喷出一口鲜血,神色露出恐惧……,但那恐惧只是刹那消散取而代之的,则是迷茫……

  他迷茫了三天,我在他面前看了三天,三天后,他清醒过来,却是忘记了之前为我推衍出的结果,似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抹qù了他这几天的记忆……”那老者喃喃,蕴藏了悲哀的双目内,露出可刻骨铭心一般的恨与疯狂

  ,“那石碑,我研究不透,但那字迹,我却是印在了灵魂中,这是我找到那个人,唯一的线索”那老者深吸口气,闭上了双眼

  ,“你想看看那石碑么“”,许久,他沙哑的开口

  王林神色平静,点了点头

  那闭目的老者似可以察觉右手抬起,向外猛的一挥,却见这一挥间,一股腐朽sǐ亡的气息立刻弥漫在这大殿内整个大殿,好似经历了岁月的变迁,骤然间度过了无数万年,从辉煌刹那走向腐朽

  大殿处处灰尘,那几根柱子是有了裂缝,甚至在那老者身后的三个雕像也是骤然改变,成为了残破不堪

  那老者身下的地面,一道道裂缝出现”似有了废墟的迹象,不仅如此外围是这样,似这股腐朽的风,以这大殿为中心,向着四周,向着整个东临宗横扫而过

  大殿外,〖广〗场碎裂弥漫,一座座宫殿阁楼,刹那沧桑”青山不再,成为sǐ山,绿水干枯,即便还有一些,也是散发出恶臭

  还有那一各个东临宗的弟子,即便是那两个金尊修士,也全部消失,不复存在”整个东临宗,瞬息间,化作了一片sǐ地

  唯有那一具具骷髅样的骸骨,在这大地上,在那居所内”弥漫,刘金彪在大殿外,呆呆地看着这一切”双眼瞳孔收缩”愣在了那里,他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那种奇异的感觉,在他的身旁,就倒着一具骸骨,那空洞的骷髅双目,似望着他”也似望着苍天,一座巨大的石碑,在这东临宗被腐朽之风扫过后”屹立在了这东临殿外的〖广〗场上,高耸不下百丈似凭空出现

  那石碑上,有一行血字

  ,“锁亡天之运,印冥朝众生之所不能得真道者,常沉苦海,永失真道奉至修真行”

  那血字不再鲜红,而是早已干枯,成为了暗褐色,一股说不出的恐怖气息,从这石碑上扩散笼罩整个东临宗的同时,是让天空色变,化作了一片幽暗,似才一只大手,在这一瞬间,遮盖了天的双眼

  似这股力量,在这一刻,让苍天无眼

  ,“就是这个石碑……”那老者sǐsǐ的盯着王林身后大殿门外的石碑

  王林转过身,看着那石碑,在看到这石碑的一刹那,他的脑海内,立刻有了轰鸣

  这样的石碑,他见过在洞府七彩界,见过

  他本以为,那七彩界的石碑是掌尊所弄,但如今看来,这一切与他所想,完全不同,绝非如此

  让王林心神的一震的,则是那石碑上的字迹,这种字迹,王林熟悉,越看越是熟悉,似他曾经在什么地方,见过有人亲自写下一般

  字迹可以模仿,但那字迹上的气息,却是绝难模仿,王林熟悉的,不仅仅是这字迹,还有那字迹上的气息
●   ,“天……,天运子……”,王林愣在了那里这股气息他岂能忘记,这股气息,是他在洞府界是他这一生极为忌惮的一个人

  这个人,是天道的一部分这个人,已经被王林毁灭,但王林当年便怀疑天运子,没s●◎ǐ

  这字迹与气息并非是与七彩界的石碑一样,是两个不同之人所写,但此刻这石碑的出现,却是让王林本对洞府界的清晰,立刻模糊了

  ,“洞府界……,仙罡大陆,东临宗,这三个地方,全部存在联系●者,唯有七彩仙尊但那七彩仙尊分化三魂,已经被我毁灭,第三魂是sū道……,我甚至当年在那幻境中还来到了这东临宗……,可为何……劳何这里会出现这句话,这个石碑,为何这样的石碑,在洞府界也有这里面到底是怎么回事”王林怔怔的望着那石碑,眼中露出迷茫

  ,“谁人毁qù东临宗,在这里留下这么一座石碑”

  ,“那字迹与气息属于天运子,但他怎么会来到这仙罡大陆,又为何要毁qù东临宗”

  ,“还有那七彩仙尊,我本以为他已经sǐqù,但,他真的sǐ了么……,

  ,“洞府界,绝非那么简单其内,到底还蕴藏了一个什么样的秘密”

  ,“我当年发现的那些,本以为是全部,但是不是,我所发现的只是一个最终隐秘的边缘我站在了山上以为看到了全世界,但却不知在那山后的天空上,还有一双眼睛,看到了我的全世界”王林瞬息间通tǐ冰冷

  ,“若你此生,见到同样的字迹与气息”请告诉我……”那老者沙哑悲伤的声音,在王林身后传出

  ,“请一定告诉我,若我能复仇,从此了牵挂,为我提供线索者老夫可成奴直至sǐ亡……,那老者缓缓开口,透出一股惊天的坚定与信念

  那老者话语中,右手抬起又一次挥过,清风一扫,大殿恢复之前的样子,那青山依旧青,绿水仍然澈,鸟语花香,再一次弥漫东临宗一个个门人弟子,一一幻化,永不知他们已经sǐ亡,在这东临宗内,在那昂然的生机中快乐的生活者

  大殿外的〖广〗场石碑消失,一处处骸骨不见,刘金彪呆呆的望着那之前存在石碑的地方,忽然有些汗毛耸立之感

  ,“这,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刘金彪内心咯噔一下,看了看四周,尤其是目光在一些东临宗的弟子身上扫过后,那种恐惧的感觉,越加的强烈起来

  ,“我会的大殿内,王林神色不露半点此刻心神的惊涛骇浪,平静的开口

  那老者望着王林,许久之后,低下头”隐藏了双目内的悲哀与孤独,但他即便◆是低着头,其身tǐ上的哀伤,也依旧浓郁的化不开半点

  ,“你来东临宗,走路过,还是有所图……,那老者沙哑的说道

  ,“我想借东临池一用”王林压下心底之前的骇然,这些事情让他感觉诡异的同□时,也有了心惊

  ,“东临池,”那老者沉默片刻,轻轻点头

  ,“东临池内有异水,那池水与大地连接与封印在大圣洲下的天外之灵有些关联……那封印的灵并非是兽”而是一今天外修士……,此人当年败在了仙祖手中被封印在这里,如今早已sǐ亡,但他的魂散后没有消失,与地脉河流融合,东临池是那河流的一处流动之地……

  东临池,修士一生只能进入两次,一旦进入鼻三次,就会立刻暴毙而亡

  我东临宗拥有东临池,外人知晓不多,但凡是知晓者,来本宗之后,给予足够的代价,会被允许进入东临池

  外界传言,甚至本宗内也有传言,进入此池可以凝聚出本源真身,但此事是虚假的,若真如此我东临宗早就成为了仙族第一宗,而且也守护不住这东临池,会被大天尊收走

  即便是这样,也会引起大天尊的关注”只不过看在当年东临宗第一老祖东临大天尊的份上,再加上此池不能移开,其效随着岁月的流逝,越来越弱,也■就无人来抢夺了”

  ,“东临大天尊?王林双目一凝,这是他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

  ,“仙族五大天尊,并非永恒,也有陨落,我东临宗第一代老祖,曾经也是大天尊,只不过,陨落了……如今就连尸t★□ǐ,也都不知在何处……,很多人都在找老祖的尸tǐ,即便是后来出现的几个大天尊”也都在找可是无人找得到……

  有传言,若能找到老祖尸tǐ,便有可能不qù进入太古神境的考验,也可以成为大天尊……不◇过只是传闻而已那老者平静开口

  王林深吸口气,他没想到这东临宗竟然有这样的底蕴,是没有想到曾经竟然出现过一个大天尊

  ,“东临池如今效果已经很弱且凝聚真身为传言,它真正的作用,是让进入者,达到一种奇异的状存,在那种状态下,有一定的机会,可以感悟出那天外修士具备的特殊的本源

  若是失败,则只能让本源浓一些罢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