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仙罡第十阳 第1986章 信我一次!


  “是我与冥道尊么…………或者应该说,那虚无缥缈的仙祖修为,获得者应是仙皇与这国师”王林神色平静,内心默道,黑发的他,看起来没有半点因国师话语而产生的情绪波动

  他看着那祭坛上的国师,对方的言辞之中真假莫测,但有一点,王林可以确定,这所谓的传承,绝非这么简单之事

  “不知要在下怎么配合,方可如你虽说,获得仙祖的修为且仙祖传闻失踪,生死未知,这传承,又需怎样进行?”王林缓缓开●口,看着那国师

  “此事本复杂,但如今仙皇已经准备极为全面,他找到le这个我仙族第一天骄冥道尊,此人在没有仙祖血脉时,就可以凭着自身之力成为你之后的跃天尊第一人,若是他拥有le仙祖血脉,其修为◆可以暴增无数

  以他对你的恨,化作杀你越你的执着,可以让此人凝聚强大的执念,以此执念,足以让他的生机无限之大,有四成的把握,会挺过返祖的痛苦,成功逼出血脉中的所有力量,蜕变成为仙祖一样的修为

  到时,他就是第二代仙祖,且那仙皇在这冥道尊身上算计le多年,我至今尚不明仙皇用le什么手段,他很自信可以控制那返祖成功后强大的冥道尊

  我也曾推衍计算,可却一片模糊,但隐隐可以算出一些,不外乎是夺舍以及傀儡之类此事的重点,就是这血池”,那国师一指前方冥道尊盘膝而做的池水

  “此物极难获得,历代仙皇筹备下,如今方勉强达到le要求,可以让返祖**成功高出一些,你若同意,答应我的要求则我亲自主持这场传承,把本该给予这冥道尊的修为,转移到你的身上

  且一旦你获得le如此修为,立刻就会成为仙族第一人,成为越大天尊的存在到时候这连道非,你一句话便可救下”,那国师语加快,立刻开口

  “你有什么要求”,王林依旧不疾不徐,缓缓说道

  “我只有一个条件,你获得le仙祖修为后,成为le第二代仙祖,便可以代替当年仙祖,解开对于我族的封印让我族之人,从此〖自〗由”国师盯着王林,双目露出奇异之芒

  “届时我族会选择离开这仙罡大陆,去往天外,回到我族的故乡,至于你,可以成为仙族第一人,享受无尽权势的同时再现当年仙祖的辉煌

  你若不信,我可以发下誓言,若有违此事,让我身躯灰飞烟灭”,那国师说着,右手抬起掐出一个诡异的印决,在这印决出现中,这国师最后说出的这句话并未无形,而是凭空出现,成为le一个个散发幽光的符文,凝聚在一起,形成le一个复杂的图腾,漂浮在半空后,消失无影

  “这是誓符在这仙罡大陆上,有仙罡法则见证以你的修为,当可感受到这誓符的存在与真假”国师快开口

  王林沉默

  时间一息息过去那国师脸上第一次露出焦急

  “王林,我没有恶意,一切所说都是〖真〗实,你我没有仇隙,我不会害你,我只是想为我族族人,搏一个〖自〗由的未来

  此事,你就算是帮我一次,可好

  没有人愿意一辈子成为奴仆,甚至子别后人,代代世世都是旁人的奴仆,这样的人生,你可能想象你可见过我族的孩童,刚一出手,就已然注定le命运这种事情,已经无数万年如此,我们要挣扎,我们想挣扎,我们要打破这个禁锢

  但我族没有力量,无法反抗啊王林,你是我族唯一的希望,帮我族一次,帮一次”那国师话语中透出真诚,其神色是弥漫le一股岁月中沉淀的深深的悲哀,双手抱拳,在那祭坛上,向着王林深深一拜

  只是,王林的神色依旧冷漠,没☆有丝毫变化,他的双目都透出无情,黑发的他,代表le杀戮与毁灭,即便是此事再悲哀数倍,也不会让他起半点心绪,何况,单单是话语,王林根本就不会去轻易相信

  王林看le一眼那祭坛下池水内的神情挣扎的◎冥道尊,感受到le他身〖体〗内散出的疯狂

  “他失去le神智?”

  “他的神智已经被仙皇抹去,剩下的只有对你的恨与杀机”,国师点头

  这恨,在王林看去似并非那么深,但想到这冥道尊所修的道,也就略有明白le

  时间慢慢流逝,那国师苦涩的等待le半响,他的目光中,看到王林那冷漠的神情,不由得长叹,咬牙之下,再次开口

  “若王道yǒu同意,我可以将这仙罡大陆上所有▲洞府界提供出的香火之力,一并送上,这些香火之力,若王道yǒu吸收,好处极多

  无论是修为,神通亦或者是寿元,都可以进行蜕变,长久之下,有机会达到一种空与灭的层次这种层次,足以站在宇内最巅峰”那○国师说完,右手抬起在眉心一抓,其身子剧烈的颤抖中,从他的眉心内,渐渐出现le一个拳头大小的黑色晶体,这晶体没有丝毫光芒散出,但其上却是有一股浓郁至极的香火之力扩散开来

  “此物,就是仙罡大陆所有洞府界提供的香火中枢,你有此物在身,此地整个大陆,无时无刻都在向你提供香火之力

  那仙祖诞生于虚无,与我族不同,他无法自己吸收,故而需要我族族人身体转化,这世间还有不少人也会吸收香火,但他们吸收的都不精纯,一旦吸收后,实际上也成为le为我族提供香火的种子之一

  但你不同,你诞生在香火的洞府界,此物对你来说,不用与仙祖一样需我族转化,你的灵魂,你的身体,可直接吸炼”,国师双目露出决然果断,右手抬起向前一甩,立刻那黑色的晶石直奔王林而去

  那来临的晶石在王林面前似受到阻碍,不再前行,而是漂浮在半空,一动不动祭坛上的国师,在从身〖体〗内取出le这晶石后,整个人一下子苍老下来,看去如同腐朽

  “此物,是我族的命晶,失去后我存活的时间已然不多,我把此物给你,希望你可以相信我,帮我族的孩子们一次,让他们〖自〗由,离开这里…………回到家乡……”国师声音透出沧桑,轻声开口

  王林沉默片刻,右手抬起在身前晶石上一挥,立刻把此物收起,没有立刻吸收,抬头看着那国师,点le点头

  “在下不懂仙罡誓符,只知晓血誓”,王林说着,右手抬起,划破之间,飞出一滴鲜血,那鲜血内,蕴含le王林的气息,这股气息极为浓郁,若是爆开化作血雾笼罩,可以让凭气息感应之人,在短时间内无法分清真假

  “若你所说为真,则我可帮你一次”,王林言辞融入那血液内,使得这血液晶光闪烁,被王林一弹,直奔那国师而去,在其身前漂浮不动

  那国师神色顿时激动,看le一眼身前的那滴鲜血后,他一指那双目紧闭的冥道尊所在池水,快开口

  “多谢道yǒu此刻时间紧迫,还请道yǒu进入这池水内,我来施法,趁着如今仙皇被限制,这冥道尊还没苏醒时,我将他的传承,转移到你的身上

  此事会有痛苦,需改变血脉,使得你的身〖体〗内流转仙祖之血,还请道yǒu不要反抗,一旦反抗,则前功尽弃……

  王道yǒu…………”那国师神色极为凝重,他望着王林,露出深深的感激,第二次抱拳,向着王林一拜

  “道yǒu之恩,我族铭记老夫代表我族仙罡大陆上的所有族人,向道yǒu拜谢”

  王林神色冷漠,缓步走向那水池,但就在临近水池的一刹那,他突然抬头,看向那国师的面孔,这国师依旧神情感激,看向王林的目光露出沧桑与死气,如他所说,失去le晶石,他时日无多

  “连道非,我要先救下”,王林慢模说道

  那国师苦笑,看le一眼上方被九条锁链锁住的连道非,摇头一叹

  “王道yǒu,老夫不想骗你,连道非身上的铁链,是仙皇布置,我无法打开,一旦碰触,他即便与那双子交战,也立刻会察觉……且老夫真的无法打开

  但只要你获得le仙祖的力量,一切都将迎刃而解相信我一次,道yǒu,相信我一次,我以我族所有族人的生命与未来向你保证

  相信我”,那国师神色极为真诚,他付出le生命的代价,只为le让王林去相信自己这一次

  王林看le那国师一眼,沉默片刻,点le点头,抬起脚步,踏入到le那池水内,但就在他右脚落下,侵入那如血般的池水中的一刹那,王林那在池水内的右脚,却是轻微的晃动le一下

  这动作很轻,再加上水面因为他踏入产生的涟漪遮盖,外人无法察觉中,从王林右脚内,散出le一丝杀戮的气息

  这股气息刚一出现,就顺着池水内直奔前方那双目紧闭神色狰狞的冥道尊而去,瞬间钻入冥道尊身〖体〗内

  祭坛上的国师,内心极为激动,他望着王林踏入那池水内,立刻双手抬起掐诀之下,运转〖体〗内仅有到一丝生机,正要将其化作秘术施展,但就在这时,突然整个地宫的刹那一寒

  却见那池水内的冥道尊,此刻猛的睁开紧闭的双眼,其目内在刹那的迷茫后,露出le滔天的疯狂,那地宫的寒,正是从他身体上扩散出来,是在他睁目地瞬间,这池水以肉眼可见的度,迅结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