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仙罡第十阳 第1987章 仙颅化山


  吼

  冥道尊仰头一声咆哮,其身子,从那结冰的池水内,在咔咔声zhōng,站了起来其头发一甩,瞬间急生长延长起来,刹那间,竟过了他的身体的长度,铺散在了结冰的水面上

  其头一动,立刻死死的盯住了王林,露出疯狂的杀机

  这突然的一幕,让那国师一愣,但还没等他开口,王林右脚在那冥道苏醒,池水结冰的瞬间,立刻抬起收回,双目露出杀戮与冷冽,后退zhōng一眼看向那国师

  “你鼻然在骗我”

  “这.…“那国师正要解释,此刻冥道尊疯狂的吼声回荡地宫.却见那冥道尊身子一晃,整个人如同一尊凶兽,直奔王林低吼冲去

  “你若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方才交易,一□笔购销”王林神色阴沉,似极为愤怒,面对那冲来的冥道尊,其右手抬起,向前蓦然一挥

  这一挥zhīzhōng,王林体内的杀戮与默灭的气息幻化而出,形成了一片黑云,直奔那冥道而去,但就在接近的瞬间,◇◇这冥道尊嘶吼zhōng双目疯狂,其左手抬起在身前一指,顿时便有九道青气凭空出现,环绕其五指zhī上,环绕九圈后蓦然扩大,飞出与王林神通所化黑云,碰触在了一起

  轰轰zhī声回荡,那九个青色烟圈●爆发出了一股精纯至极舟火本源zhī力,每一个烟圈,都熊熊燃烧而起震动黑云

  祭坛上的国师,死死的盯着这一幕眼zhōng露出思索他立刻就猜出,此事或许与王林有关,但他却并不确定,也有可能是王林出◆现,让这冥道尊受到了刺激,故而提前醒来

  其思索zhōng右手抬起,却见其手掌内立刻有一个白色的小人幻化,正要向其一拜推衍的瞬间,下方与王林交战的冥道尊在其烟圈与黑云碰触的轰鸣下,身体倒卷,直◆◆现,让这冥道尊受到了刺激,故而提前醒来

  其思索zhōng右手抬起,却见其手掌内立刻有一个白色的小人幻化,正要向其一拜推衍的瞬间,下方与王林交战xiàn,ràngzhèmíngdàozūnshòudàolecìjī,gùértíqiánxǐnglái

  qísīsuǒzhōngyòushǒutáiqǐ,quèjiànqíshǒuzhǎngnèilìkèyǒuyīgèbáisèdexiǎorénhuànhuà,zhèngyàoxiàngqíyībàituīyǎndeshùnjiān,xiàfāngyǔwánglínjiāozhàndemíngdàozūnzàiqíyānquānyǔhēiyúnpèngchùdehōngmíngxià,shēntǐdǎojuàn,zhí奔国师而来

  王林身子同样后退,一连退出数步后猛的抬头,死死的盯着被卷向国师的冥道尊口双眼杀机一闪,整个人向前一步迈去,其身体外的黑衣轰然爆开,化作无数黑气缭绕,使得王林整个人好似成为了大片的黑雾直奔祭坛上方,那被九条锁链所住的疯子而去

  “你杀了他,或者制服他,我们的交易还可以进行”王林声音从黑雾内传出的同时,那zhī前漂浮在国师身前,王林誓言所化的鲜血立刻轰然爆开,这鲜血的爆开◇,顿时形成了大片的血雾,这雾气笼罩祭坛,弥漫在了那国师的身体四周

  随着血雾的突然爆开,使得国师这里,立刻形成了一股王林的气息,这股气息极为浓郁,可以让凭着气息感应zhī人,难分真假

 ◆ 尤其是此刻王林已是黑发,且全身融入雾气内,是收敛了全部气息后,如此一来,那失去了神智,疯狂的冥道尊在倒卷zhōng立刻感受到了那国师身体外的血雾内,那让他恨zhī入骨欲杀的气息

  他没有丝毫犹豫,倒卷下立刻改变了杀戮的目标,红着双眼.疯狂的直奔国师低吼冲去

  冥道尊的卷来,带着尖锐的嘶吼,打断了国师的椎衍,他抬头zhōng是身边血雾幻化,此刻的他再不用去推衍,就已猜到了答案,神色阴毒zhōng他目光一闪,右手掌心内的小人顿时飞出,瞬间胀大,化作真人大.卜,一指向着冥道尊点去

  至始至终,王林都没有相信那国师的话语,zhī所以zhī前与那国师言辞,是他正思索如何救下疯子,这国师的力量极为奇异,若他出手阻止,王林很难有余力去救人

  故而他在对方的言辞zhōng,先是判断出这冥道尊真的失去了神智,随后是以誓言zhī血在对方的眼皮下凝聚了自身的气息,这种事情.他也不怕对方怀疑,牛竟誓言,本就蕴含了各自的气息

  待时间流逝,国师几次露出焦急后,王林便用这血液以交换的方式弹到了那国师身边的瞬间,不给对方思考的机会,立刻选择同意

  那国师因有了焦急,再加上时间拖延了太久,看到王林同意后,根本就没有料到身边的鲜血有问题,他也没有去推衍计算,而是被王林的同意zhuǎn移了心神

  不动声色的完成了这一切,在那冥道尊被王林唤醒后,就出现了如今的这◇一幕

  什么仙祖传承,什么解开国师一族的禁锢,这一切王林没有丝毫兴趣,此刮的他是黑发zhī身,是杀戮与毁灭的凝聚,岂能存在这种心思

  他唯存在的,就是在他白发zhuǎn化黑发时,留下的◆执念,救疯子

  其身化作黑雾,在那国师被逼与冥道尊一战zhōng,直奔祭坛zhī上的九各铁链,瞬间临近,黑雾笼罩八方,正要救下疯子的一刹那,突然从疯子身上,顿时有金光滔天而起,这金光,与zhī前皇宫内那仙祖雕像散出的米芒一摸一样

  在这金光下,一股让王林心神剧震,甚至以他如今的杀戮都无法毁灭的力量,轰然而起,这股力量从那金光内散出,在与王林所化雾气碰触的瞬间,让那黑雾立刻大范围的消◎散,是瞬息化作黑丝凝聚在一起,逼出了黑发王林的身影

  在那金光zhōng,黑发王林全身缭绕黑气,那黑气刚一出现,立刻就发出呲呲zhī声,烟消云散,有一股来自灵魂的剧痛,涌现在王林全身,使得王林●无法接近疯子

  其身蓦然倒退,但在那金光下,王林的头发却是急的改变,退后了数十丈后,其黑发消散,被白发取代

  这股力量,赫然竟把王林从杀戮毁灭zhōng逼回到了其白发的本体即便没有了黑暗,成为了白发的王林,依旧受到这股金光的排斥,轰入身体内,让他喷出一口鲜血,王林双目瞳孔收缩,其身后退zhōng,看向那疯子与其身体外铁链的目光内,蕴含了震骇

  AP就是仙祖血脉的力量么那仙皇选择zhī人,到底是冥道尊,还是他的弟弟连道非“王林后退zhī际,下方祭坛上国师一指点在冥道尊身上,使得那冥道尊身子倒退

  但退后的冥道尊,却是仰天一声嘶吼,其身体上的皮肤,以肉眼可见的度立刻腐烂脱离,有大量的伤口瞬息出现,一道道金色的光芒,从他的身体内顺着这些伤口与腐烂的地方顿时散发出来

  使得其身体,被笼罩在金光内,竟爆发出了一股丝毫不亚于方才那让王林黑发zhuǎn化成白发的力量

  这股力量的出现,立刻让王林对于zhī前的猜测,有了怀疑,如今的他,无法分清,疯子与冥道尊,哪一个才是仙皇认定zhī人

  “王林,你动了那铁链,仙皇已然知晓,他随时可来,你与我连手,先镇压这冥道尊,我施法将他的返祖zhī力zhuǎn移到你的身上“国师面色苍白,他失去了晶石后,生命有限,此刻话语焦急,竟毫不在意方才王林的算计

  冥道尊全身金光四散,但其身体上的腐烂却是没有停止,反而在这金光zhōng越加剧烈起来,那一块块烂肉脱落zhōng,他神色露出无尽的痛苦,咆哮zhōng双目浑浊,只有疯狂,其猛的抬头,直奔王林咆哮而去

  他的接近,没有施展任何神通,他身体外散出的金光,就是最好的神通与法宝,随着其冲来,王林顿时有种好似一个燃烧的太阳从天而降,要将自己完全毁灭一般

  其神色变化zhōng后退,魂铠瞬间在身,双手掐诀zhōng,展开了全部力量,凝聚○肉身zhī力,左手弥漫残夜,右手一掌一指一拳zhōng,施展了古道无仙zhī术

  这两种他最强的神通,在这一刹那完全展开,轰向那来临的冥道尊

  与此同时,那国师也是身子一跃而起,第一次☆离开了这祭坛,在半空其右手掌心内,赫然出现了九个白芒身影,这九个身影齐齐幻化,成为真人大小后,化作九指,冲向那冥道尊

  轰鸣回荡间,还没等王林看到结果,耳边立刻回荡一声愤怒的低吼,那吼声嗡鸣闷闷,似从地宫zhī外传来,却见整个地宫蓦然剧烈的颤抖zhōng,在上方的地宫zhī顶,轰然崩溃,一个巨大的金色掌印,破开了空间,破开了虚无,从那皇宫的天空,直接降临而来

  “上玄道,你敢反联”

  那金色掌印内,蕴含了一股属于大天尊的毁灭zhī力,这股力量,在进入这地宫后,立刻吸收了冥道尊与疯子身体内散出的金光,凝聚在一起后,威力暴增无数,落下zhōng,整个地宫颤抖

  那国师面色瞬间苍白,在这掌印来临下,立刻尖叫一声

  “王林,入池”那只来得及说出这一句话,其身一闪,提前直奔那下方水池而去

  王林略一犹豫,咬牙zhī下直奔池水,在他身子落入那池水的瞬间,也不知这国师施展了什么神通,整个池术沸腾,化作漩涡卷动间,轰然坍塌,这地宫zhī下,竟还有一处空间存在

  天空是血色的,如那血池的颜色,此刻天空裂开了口子,有血波卷动zhōng,王林与那国师,从天落下,那金色掌印,还有冥道尊的身影,在后随zhī而来

  地面上,有六座奇异的山

  其zhōng一座,整个山被雕刻成为一个头颅的样子,那头颅狰狞望天,他的相貌,赫然就是仙祖

  头颅化山

  一本小说,越是后期结束zhī时,越难写,耳根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如慕还有月票,请给仙逆给耳根一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