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仙罡第十阳 第1993章 真正的国师!


  耳边有轰鸣传来,显然是外界那四个大天尊,正展开全力欲轰开zhè金光,时间紧迫,仙皇知晓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

  他若是无法尽快强行吸收zhè仙祖头颅之力,一旦金光散去,那四个大天尊来临,自己必然要前功尽弃

  zhè种事情,他绝不允许,且如今已经dào了最后一个环节,他成功在即,不甘心失败

  “我的计划小,连国师都看不透,那久帝只是因为身在祖城,故而会前来,但道一与武封,他二人竟如此快的来临”

  仙皇咬牙之下,毫不犹豫的右手抬起,一指点向前方,zhè一指落下的刹那,却见其手指立刻崩溃,化作了血肉

  “以吾仙祖后人之血肉,引仙罡法则,解悼亡族,永恒封印”,仙皇低吼中,其右手余下的几根手指再次崩溃,zhè一次不但是手指,就连其手掌也都如此

  且zhè崩溃还在蔓延,当仙皇完整的话语全部说出的一瞬,他的半个右臂,已然失去

  大量的金色鲜血扩散,在他的身前凝聚成了一个金血符文,zhè符文自行燃烧,转眼就化作了灰迹

  在zhè金色符文燃耗的一刹那,仙祖右目内,那占据了王林身躯的国师,其身一颤,那束缚了他悼亡族代代的禁锢封印,在zhè一瞬,消失了

  在zhè禁锢消失的瞬间,国师双眼留下了泪水,zhè是其激动的眼泪,是他zhè一生的追求,他为之付出了一切,就是想要解开zhè封印,让他的族人,从此之后,可以摆脱刚一出生”就被注定的命运

  在zhè禁锢封印开启的一刹,一股来自仙皇大天尊的力量,从zhè仙祖头颅外急而来,冲入右目,轰入王林〖体〗内”zhè股力量横扫间,轻而易举的抹去了国师存在的痕迹,将其生生灭亡

  zhè是仙皇最后的杀招,他不会让国师在解开了封印后存在下去,封印的解开,就是国师死亡之时

  那占据了王林身体的国师,在其死亡的一刻,他的脑海内”好似有一层不知何时被尘封的记忆,苏醒了

  他隐隐想起了,悼亡族,传承至今,其族人已经几乎全部灭绝,在其初生后很久,连同他在内,只有三个人存在

  他不知自己的父母是谁,也没有人告诉他,他只是知道,自己是悼亡族族人……除了他之外,他还看dào了一个女zǐ,还有一个女婴

  zhè母女二人”就相当于是他的亲人

  他想起了,那个女zǐ,是上一代国师,而他自己,则不是国师,真正的国卑,是那个女婴

  zhè个女婴,她的父亲是谁,他不知道,他只是记得”那女婴在出生不久,便失踪了”而他,则被那女zǐ”当成了国师去传授其běn族的神通

  慢慢的,他长大了,他的记忆被尘封,他始终认为自己,就是国师,渐渐地,当那个女zǐ也死去的时候,他已然成人,在他的记忆中,他有很多的族人,zhè些族人,都在沉睡,并未死亡,而他的使命,就是要想尽一切方法,让自己沉睡的族人,解开那命运的封印

  他始终认为,自己的族人,很多……但在此刻,zhè记忆苏醒的一瞬间,他才想起,原来自己的一族,除了那失踪的女婴外,就只有自己一个人了……

  “难怪仙皇敢解开封印…………因为仙皇知晓,我悼亡族,只有我一人…………只要我◇死了,则即便封印解开,也没有关系

  ”,“原来,我不是国师…………那么……我是悼亡族的族人么……我是么……应该是……,如今封印打开,那个当年失踪的女婴,那真正的国师,她如今,又是谁…………”z○sǐle,zéjíbiànfēngyìnjiěkāi,yěméiyǒuguānxì

  ”,“yuánlái,wǒbúshìguóshī…………nàme……wǒshìdàowángzúdezúrénme……wǒshìme……yīnggāishì……,rújīnfēngyìndǎkāi,nàgèdāngniánshīzōngdenǚyīng,nàzhēnzhèngdeguóshī,tārújīn,yòushìshuí…………”zhè个始终认为自己就是国师,为了族人可以付出一切,与仙皇展开算计,直至失败后,陷入绝望的可怜之人,死前最后的思绪,慢慢的随着其灭亡,渐渐消散了

  他直至死亡,都不知晓,真正的国师,是谁……

  但他即便是在死亡的那一瞬,也没有丝毫的怨言,他明白,或许zhè,就是自己的使命,为了保护真正的国师,为了解开其一族的封印,他从出生开始,就注定的使命

  在zhè个可怜人形神俱灭的一刻,◇那来自仙皇的力量,横扫王林身躯,确定了王林的〖体〗内再没有丝毫灵魂的波动后,zhè股力量又横扫一圈,zhè才退缩出去

  只是就算是仙皇,也没有察觉dào,王林〖体〗内那天逆珠zǐ的存在,没有察●觉dào,那天逆珠zǐ笼罩的王林,其灵魂

  解开了悼亡族的禁锢封印,仙皇神色露出激动,他认为,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之内,那他强大的自信,始终没有消散,开始了快的吸收那仙祖头颅之力

  却见一道道金色的烟气,从zhè仙祖头颅的七窍内散出,钻入仙皇的七窍,使得仙皇的修为,轰然暴增起来

  〖兴〗奋,激动的思绪,在zhè一瞬,弥漫仙皇全身被金光弥漫的他,没有看dào,在那金光外,站在远处天幕中的海zǐ天尊,于仙皇解开了悼亡族封印的瞬间,她的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

  海zǐ的双眼,露出了迷茫与挣扎,好似有一股记忆,在她的脑海内快的苏醒,且随着那悼亡族禁锢封印的散去,是在海zǐ的身体内,有一股力量觉醒

  zhè股力量,来自悼亡族,它属于仙族真正的国师

  她的双眼,渐渐露出了明亮之芒,其右手下意识的抬起,向着那散发出金光的仙祖头颅所在之处,一指点去

  “一切存在,因其běn就存在,故而可以失去,此为亡……”,“一切亡者,因生者思念,故而从无中有了思绪,此为悼……”,“悼亡族,取生者思绪,取亡者存在,取追寻精神的寄托,取今生来世之力,凝成香火,以此……,化悼为亡,让存在的,继续存在,让逝去的……回归虚无”,海zǐ喃喃,指尖落下的瞬间,立刻zhè漫天金光,以肉眼可见的度收缩,刹那消失,全部重凝聚回了那仙祖头颅内

  随着金光的散去,露出了那之前隐藏在金光中的仙皇

  还有那仙皇身下的仙祖头颅,其上金光一闪,完全消失,使得zhè头颅的双目,慢慢闭合,重弥漫了死气后,失去了漂浮在半空的力量,向着大地落下

  是打断了仙皇如今七窍内,正在吸收进入身〖体〗内的仙祖金色的气息,使得那已经钻入仙皇〖体〗内的金色气息,似失去了依托一般,从仙皇的身〖体〗内散出,重回dào了那落向大地的仙祖头颅中

  zhè突然的一幕,让仙皇愣在了那里,他双目猛的睁大,露出无法置信之色,喃喃中猛的抬头,一眼就看dào了那海zǐ天尊

  “zhè……zhè不可能国师已经死了,完全的死了,你不是国师,你不是悼亡族,你怎么可能会拥有国师的力量”,仙皇近乎疯狂,他不敢去相信自己眼中所看dào的一切,zhè一幕,他不敢去相信,也不愿去相信

  “你绝不是悼亡族仙祖封印下,悼亡族不可能离开皇宫,离开祖城……你不死国师,你dào底是谁”,仙皇面色苍白,他běn以为自己掌握了一切,běn以为自己的计划无人知晓,他běn拥有强大的自信

  一切也的确是按照他的筹划那般进行着,除了道一与武封的快出现,使得仙皇的计划小略有偏移外,其余全部都是如常

  但就在他马上就会获得成功,就要吸收了仙祖头颅内的力量,让自己的身体继承了仙祖修为,成为了第二代仙祖的关键之时,他突然发现,zhè一切,竟不是自己所想,自己所做的一切,居然是在别人的计算之内

  “我……是国师……”,海zǐ天尊神色有复杂,轻声开口,她的记忆觉醒,是包裹了她母亲的记忆,还有那历井族人国师的传承

  “死去的,是我族,于zhè仙罡大陆,除了我之外,最后一个族人……”,海zǐ轻叹

  “zhèdào底是怎么回事,zhè不可能,你若是国师,为何可以走出祖城久帝,你告诉我”仙皇深吸口气,他身为大天尊,此刻尽管近乎疯狂,但却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

  “zhè个计划小,是我族当年的天骄想出,他为此,是不惜做出看似分裂的迹象,尝试寻找方法,最终成功的离开了zhè里,创造了大魂门……

  他尽管死去,但却完善了zhè个计划,将其传承下来,是找dào了zhè个计划小中,关键之人,此人,就是王林一个来自洞府界的修士…………也只有他的身体,可以让我族夺舍,从而把zhè计划,完美的进行下去……”,“至于我为何可以离开祖城……,那是因为我的灵魂,属于悼亡族,但我的身体,却是属于仙罡大陆……”海zǐ轻声开口

  “仙皇,她是我的女儿”,久帝沉默了片刻,此时缓缓说道

  “我之所以可以活dào现在,拥有无穷无尽的寿元,当年可以成为大天尊,zhè一切,是因悼亡族的帮助

  zhè个计划小,悼亡族准备了很久,直至算dào王林要出现在仙罡大陆时,才开始执行”久帝神色平静,望着被zhè真相沉默的仙皇

  王林在那仙祖头颅内,同样听dào了zhè一切,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海zǐ天尊与久帝话语中时,其灵魂从天逆内散出,重掌控了自己的身体

  “原来,zhè才是真相”,其双目一闪,露出精光

  月票告急,诸位道友,拉兄弟一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