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仙罡第十阳 第1994章 诅术!


  “这个计划J,是悼亡zú那天骄人想出,代代延续,他当年曾帮我成为大天尊,以此为条件,寻我帮助

  在上一代仙huáng归墟,你接掌仙huáng之位时,上一代的国师找到了我,按照其先祖的计划,在那时与我结下姻缘,生下了一个女婴

  这个女婴,她的身体属于仙罡大陆,但她的灵魂,却是悼亡zú……原本,仙祖的禁锢封印下,是不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那封印的力量极大

  但仙祖死亡多年,其封印之力也有所xuē弱,再加上悼亡zú当年那天骄之人的计划中,为了完成,xū要悼亡zú全zú之人牺牲奉献出灵魂,融合之后,去对抗那封印的力量

  古往今来,悼亡zú人数越来越少,也是这个原因直至这一代,只有两灿……,这无数万年,所有死去的悼亡zúzú人,以其zú特有的方,化作了一层保护,存在于海子的灵魂内

  她之所以可以走出祖城而没有身亡,与其身体有关,与其灵魂内这些悼亡zú亡者的保护,也有关联……

  整个悼亡zú,用了无数岁月的时间,方才于这一代,在海子的身上,完成了这一点,也唯有她一个人,能做到这一点”久帝平静的开口,他望着仙huáng,把一些来龙去脉,缓缓说出

  i,因为她是你的女儿,所以你可以毫无保留的去帮助她甚至可以成为悼亡zú的圣公,获得当年仙祖才有资格得到了香火…………悼亡zú,为了解开封印,竟付出了如此的代价…………,仙huáng长叹,神色复杂

  i,悼亡zú除了海子外,最后一个zú人,就是方才死去的国师……实际上,你本可以不解开悼亡zú的禁锢封印,只是悼亡zú的先祖,早就算出你连道真对于继承仙祖的渴望,在我等四个大天尊的逼迫下,你不会选择放弃,而是会选择一搏”

  “这计划“的关键,就是仙祖头颅内的那悼亡zú禁锢封印之力,所以,必须要有一个人,可以拥有被夺舍的条件,随后吸入这仙祖头颅中

  故而,王林极为垂要”

  仙huáng沉默片刻,苦涩的望着久帝与其身后的海子天尊,慢慢开口

  “这么说来,若我没有坚持解开那封印,而是重让仙祖头颅沉浸在这禁宫内,放弃了继承仙祖修为的机会,则你们这个计划,便前尽弃?”

  “不会”说话的不是久帝,而是海子,此刻的海子,与之前完全不一样,她的身上弥漫了一种神秘的气息,神色平静,看着仙huáng

  i,若你真的放弃了这次继承仙祖修为的机会,那么我悼亡zú代代准备的伏处,便会发动整个仙zú七十二洲,所有的灵庙,都听从我zú之命

  那所有的灵庙,都在筹划让各洲井印之灵苏醒,以它们苏醒为代价,撼动此地这仙祖头颅镇压之力,到了那时,唯有仙□祖才可镇压,你若不去继承,则仙zú大乱而你一旦要继承,就必须要解开那头颅内融合我zú的禁锢封印”海子轻声开口

  “如那绿魔蝎庙一样么……”仙huáng双目瞳孔收缩

  海子点头

 ◆□祖才可镇压,你若不去继承,则仙zú大乱而你一旦要继承,就必须要解开那头颅内融合我zú的禁锢封印”海子轻声开口

  “如那绿魔蝎庙zǔcáikězhènyā,nǐruòbúqùjìchéng,zéxiānzúdàluànérnǐyīdànyàojìchéng,jiùbìxūyàojiěkāinàtóulúnèirónghéwǒzúdejìngùfēngyìn”hǎizǐqīngshēngkāikǒu

  “rúnàlǜmóxiēmiàoyīyàngme……”xiānhuángshuāngmùtóngkǒngshōusuō

  hǎizǐdiǎntóu

 ● i,道一,武封,你二人相比也知晓这一切?”仙huáng目光一扫,落在了道一与武封身上

  “久帝大天尊找到我,没有隐瞒,告诉我这个悼亡zú的计划不过有关王林的事情,久帝没有说,本尊也是如今才知◇◎道,这王林,竟是这计划的关键人物”道一皱起眉头,缓缓开口

  武封沉默片刻,点了点头

  仙huáng闻言立刻笑了起来,只不过其笑容极为苦涩,目光一扫,看向双子大天尊

  i,你呢,●双子,你也知晓这个计划么”

  那两个小女孩融合之后形成的双子大天尊本体,其神色平静,仿若对这些事情没有丝毫兴趣,她看了仙huáng一眼

  “本尊不知晓,也不想知晓,本尊来此,只为带走王林你也好,久帝也罢,无论是谁,今日若阻止,都将是本尊之敌”

  i,王小……,王小……,之前国师夺舍既能成,说明他已经死了想必他在洞府界的一切,你们也都始终关注了”仙huáng目光一闪

 ▲ i,悼亡zú的仙祖,只算出模糊的时间段内,会有一个走出洞府界之人出现,但却算不出,此人到底在哪一个洞府界,无精确的寻找到,只能等待”久帝摇头

  i,悼亡zú那位天骄之辈,他在天牛洲创造了大魂◎ i,dàowángzúdexiānzǔ,zhīsuànchūmóhúdeshíjiānduànnèi,huìyǒuyīgèzǒuchūdòngfǔjièzhīrénchūxiàn,dànquèsuànbúchū,cǐréndàodǐzàinǎyīgèdòngfǔjiè,wújīngquèdexúnzhǎodào,zhīnéngděngdài”jiǔdìyáotóu

  i,dàowángzúnàwèitiānjiāozhībèi,tāzàitiānniúzhōuchuàngzàoledàhún门,想来也是算出,王林会在天牛洲出现,故而以此作为其计划的第一步,去接触王林”仙huáng,本就是心智极高的人,一言鲨出了关键n

  “不过,这大魂门的老祖,不知他能不能算出,这王林被你们如此利用后,会死在这禁宫内,成为你悼亡zú解开封印的代价

  久帝,你利用了王林,利用他引来了双子大天尊,否则的话,以你三人之力,方才也不会将联逼的去选择强行继承仙祖之力

  你是利用了冥道尊,利用了连道非,利用了联,利用了这仙zú的七十二灵我不信,你所图,就仅仅是为了这悼亡zú,即便她,是你的女儿”仙huáng抬头,声音如雷霆轰轰

  “还有你二人,道一,武封,你二人能来之力,能被久帝说动,必定给你们许诺了天大的好处,也是所有图谋

  你们之所以要告诉联这一切的真相,显然是要让联看清形势,你们必定接下来,还有事情xū让联去配合

  唯独你双子,什么都没有得到,只是被久帝与悼亡zú利用”仙huáng到了这一步,仍然以话语反坑,争取双子的帮助

  双子沉默,这一切,她如今融体后,岂能看不明白

  i,仙huáng,我等不想杀你,你只xū以血脉之力,斩开仙祖□之头,则你依旧还是仙huáng,依旧还是大天尊

  若你不愿,则莫怪我等将你杀戮后,抽你血脉之力,也可完成这一步骤”久帝平静开口,没有丝毫杀机,但其话语却是极为冷酷

  i,双子,仙祖的两★颗眼珠,因其本是一体之物,故而你若得到,炼成宝融入体内,可以让你转世时的意外,就此扭转,甚至修为精一些是可以让你随时分开,随时融合,而不是现在,以消耗固定的紫再之力,来维持融体后的状态”

  “武封,仙祖双耳,老夫可以明确其能听到道的声音,听到仙罡则运转的轨迹,如老夫承诺,这双耳给你,以此物,融入你道,可感受武道巅峰”

  “道一,仙祖头骨,诞生于虚无,无数年来,凝聚了其力量的精髓,如老夫承诺,此物给你,你可借此物,让形神归一”

  i,老夫想要得到的,是仙祖之脑,此物对我有大用,至于那仙zú的修为,我等……平分”久帝双目炯炯,毒向那仙huáng

  “原来你也知晓,仙祖死亡前的诅术”仙huáng神色阴沉

  “此事老夫多年寻找线索,终于在不久前找到了一物,确定了这古老的传说为真,仙祖若死,则其体有诅,任何试图毁灭其身体者,都将死亡……

  除非是其后人,以血脉之力弑祖,承受那股诅术之力,使得断绝了血脉,此后再无仙祖血脉传承之人,如此方可破解开来仙huáng,到了如今,你没有选择,你承受了那股诅术之力,你不会死,虽说八极封号,会自你这一代而终,但仙祖死亡多年,其余威笼罩仙zú,如今,也该有所改变

  而你若不这么做,则眼下,你必死无疑若非是担心你死亡后与古zú格局改变,老夫也不会如此大费周章与你商量

  该怎么选择,你自己决定”久帝望着仙huáng,声音冰冷

  仙huáng沉默

  大地上,那黯淡的仙祖头颅右目内,王林双眼一闪,将全身气息收敛,外界的一切,他全部听闻,对于这一次huáng宫之行出现的多次转折,王林尽管猜出了一部分,但却没有猜到全部

  i,大魂门的青牛真人当年曾说,让我三百年后,去一趟大魂门,去那最顶层的塔楼中……那位创立了大魂门的老祖,在那里,为我留下了一些东西……

  这大魂门的老○祖,悼亡zú好天骄,在利用我解开了悼亡zú的封印后,又给我留下了什么……”王林神色复杂

  “他出现在天牛洲,创立了大魂门,就是为了等我……或许在他的计划中,我应该是死了……但他若真的椎衍出我会◎■死在这huáng宫,又为何在那最顶层的阁楼内留物,又有那三百年的话语”

  “你利用了我,是将我步步算计……你既能算出我的到来,想必也能算出我的性格,此事,我岂能罢休”王林沉默,内心暗叹中,忽然★感受到外界猛的一震,却见那仙祖头颅被人隔空飘起,从大地上直奔天空而去

  是那仙huáng,在沉默了许久后,似做出了选择,其右手抬起,向着大地虚空一抓,将这仙祖头颅升空

  道友们,求月票未完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