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灯火阑珊 第2023章 冲冠一怒!(二)


  那风袍女子轻叹一声,她实在不喜zhè样热闹的场面,尤其是那王林的目光,是让她有些不太适应的同时,内心有刺痛之意,她自己也分不清,zhè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每要去详细思索,却换lái多的茫

  轻轻起身,zhè凤袍女子身边立刻有一道虚影幻化,恭敬的递出酒杯后,溧浮在zhè女子身后,随着她一同走出了大殿,在那人声鼎沸中,lái到了王林案几的前方

  王林坐在那里,低着头,zhè短短的时间内,他已经喝了七八壶涌,抬起头,看了那站在前方的女子,王林的眼前,似yòu有了模糊

  “你……”那女子望着王林,轻声正要开口

  “你会弹琴么…………”王林苦涩的说道,说完之后,他摇头自嘲,起身拿起酒壶,与那女子手中的酒杯一碰后,喝下了整整一壶,蓦然转身,化作一道长虹直奔天空而去

  那洒落的酒珠飞舞,有一滴落在了zhè女子的脸上,很凉

  “婉儿…………你的魂,到底在何方”,天空中,王林身影远去,但在zhè女子的耳边,却是隐隐听到了zhè个声音

  此声,悲切,听到的不止是她,还有此地〖广〗场上,平台上的一部分,还有那殿中的道古皇尊,他嘴角的微笑,浓,拿着酒杯,轻抿一口

  他méi有看到,王林也méi有看到,此地的所有人都méi有看到,在听到那一句婉儿的话语后,那凤袍女子身子蓦然一颤,她的眼中露出了挣扎与迷茫,但很快,那挣扎就消散,她的神情”有了空洞

  转身,zhè空洞的女子,走回了大殿,在她的身后,那热闹的繁华”再次璀璨

  “婉儿…………我愿颠覆整个星空,只想摆正你的倒影…………”,婉儿,我以火染红了整个苍穹,只为了给你不再闭目的理由

  婉儿,我以雷轰颠了整个世界,只为了让你听到我的声音

  婉儿,我走过了万百里,走过了一界界”只为了寻找你的呼吸

  婉儿,我入魔杀道,遂天弑仙,颠覆了天与地,萧瑟狐独的背影站在你的面前,只为了让你睁开那让我平静的双眼

  婉儿,你的魂,在何方

  王林的眼中”流着泪水,在zhè灯火通明的道古皇城中,在zhè天地内,默默的向前走去,他的背影狐独”萧瑟,透出无助

  他的哀在心中的深处,永远被冷漠与生存覆盖”轻易不会显露出lái,但zhè一次,在看到那熟悉的气zhì后,王林却是再也无法掩盖,无法去欺骗自己,他的眼泪,流下

  ★在他的默默走去中”泪水滴落,不知去了何处的屋顶耳边依稀还能传lái那自皇宫的繁闹”只是如今的王林,却是不愿”也不想去听,他只想一个人静静的在一个无人的地方,默数自己的记忆

  他回到了道古殿,回◆到了那属于自己的木屋,在那木屋中,王林关上了门,呆呆的坐在那里,他无心修炼,无心责看那地底洞府中的大天尊之阳,他望着窗外五彩的天地,许久,许久

  “我有通天的修为……yòu如何……”

  “我有遂天的意志……yòu怎样……”

  “我即便是道古一脉的守护者,可我却找不到婉儿的魂…………”,王林脸上露出痛苦,他一直不愿去思考zhè个问题,他一只在用修为的提升lái麻醉自己,lái欺骗自己,告诉自己唯有zhè样,才拥有找到婉儿魂的希望

  只是,他骗了自己数千年,可如今,在那皇宫中第一次看到了与婉儿神似的宋致,他就控制不住那追忆与思绪

  时间慢慢流进,王林把自己关在木屋内,承受着那噬心一般的痛,他的眼前,浮现了那一幕幕往事,此刻的他,唯有依靠记忆lái让自己,不再孤独……

  如那东临宗的老祖一样,在那只有他自己死宗内,只有记忆伴随

  “zhè世间……竟有气zhì如此神似之人……可她却不是婉儿,她是宋致…………我曾经在黑石城外,看到的那个女子……”许久,王林强行压下那心中的痛与忆,他不想让自己变的脆弱,zhè对找到婉儿的魂,于事无补

  深深的一声叹息,王林闭上了双眼,半响后再次睁开时,目中有子平静,只是在那平静的深处,却是依旧缭绕了哀伤

  “宋致……”王林喃喃中,右手抬起,一挥之间,立刻身体外出现了重叠虚影,那五行真身一一幻化,包裹中间的金本源光团,那光团内,似隐隐坐着一个模糊地虚影,zhè虚影,正是金本源将要凝聚出的真身

  让自己平静,让自己不再去思索此事,告诉自己,那宋致不是婉儿,王林望着那金本源光团,神色憔悴,再次闭上双眼,准备依靠修炼lái让自己不去追忆

  但就在他双木闭合的刹那,王林突然猛地睁开双眼,其双目内露出滔天精光,其神色是露出诧异

  “不对”,“那宋致我之前在黑石城外见过,当时的此女,méi有让我有丝毫如方才一样的感觉,那时的此女,很寻常,很平凡,尽管也有宁静,但绝不是方才皇宫中那个样子”,王林身子一震

  “若她在当时就如方才皇宫那样,我不可能méi有察觉,在那黑石城外时,我就应该有方才的感受,可以感受到那熟悉才对

  可那个时候,我méi有丝毫感应,但为何,在zhè皇宫中再次看到此女后,会有那种熟悉的感觉

  zhè里面,不对劲

  道古皇尊逡妃,透了几百年,最终方逸择了一个,但zhè个宋致,并méi有绝美的容颜,为何会让那道古皇尊逸中……

  zhè道古皇尊数百年,到底在选择一个什么样的妃子……为何zhè宋致前后之间,差距如此之大,为何之前我méi有感觉,但在皇宫中,却是如此

  为何我去往皇宫与到了后,会有心烦气躁,为何再看那道古皇尊会有杀机,为何zhè宋致出现后,zhè种心烦的感觉刹那消失”,王林猛的站起身子,身子颤抖,眼中的光芒万丈,把zhè木屋全部笼罩,他的头发无风自动,似有一股隐藏的力量要控制不住爆发出lái一般

  “但,我之前神识也在此女身上查看,并méi有看出丝毫端倪,此女一切如常,只是那神识的气zhì,才让我有了熟悉的感觉zhèyòu是为何…………”王林心神颤抖,他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脏加的怦怦跳动,zhè种感觉,他数千年极为罕见,那是激动,迟疑,还有不解与迷茫的交融,那是他无法置信,亦或者是无法确定的震动

  他的内心,似有一股火焰在压抑,不断地压抑下,隐隐要到了爆发的时候

  “数百年的逡说……宋致前后的迥然差距…………zhè里面,到底存在了什么隐秘,zhè个隐秘,会让我如此发狂”王林神色扭曲,隐隐控制不住,他恨不能立刻冲入皇宫,将那道古皇尊擒住,搜魂拷问

  但他……不能

  他是玄罗的弟子,玄罗是道古一脉的守护者,玄罗对他王林,有大恩,有师尊之情他若是méi有丝毫证据,就去往皇宫擒杀皇尊,他过不了自己zhè一关,他无法面对于他有大恩的师尊

  王林双眼一闪,他右手抬起间,虚空一抓,立刻在他的手中出现了一枚黑色的玉简

  zhè玉简散发出诡异的幽暗之芒,似看之一眼就会把心神被吸引进去,无法自拔一般,zhè玉简,正是大大魂门的老祖,那位为了族群算计了一切,最终取出心脏与脑,神色哀求原谅,似自己衡量良心与算计哪一个重要,yòu似问王林一○样,跪在王林雕像前的悼亡族的一代天骄

  “zhè玉简,可以帮您推衍一次未lái的变化……”,王林的脑海中,浮现出获得zhè玉简时,华回荡的话语

  他不假思索,猛的一把捏碎zhè玉简,口◎★中喃喃传出了几句咒语后,伸开了右手,那玉简碎开化作无数黑气,蓦然在王林的掌心内化作了一个黑色的小人,他望着王林,跪了下lái,磕头九次

  在其磕头的一刹那,王林脑海轰呜,他看到了洞府界,看到了◎●一只晶莹的手,从那天道众生中,取走了李慕婉的残魂

  他看到了在一间密室内,一个全身被七彩笼罩的模糊虚影,两指捏着一个珠子,那珠子内,正是闭目颤抖的李慕婉残魂

  他听到了zhè模糊地虚影◆●一只晶莹的手,从那天道众生中,取走了李慕婉的残魂

  他看到了在一间密室内,一个全身被七彩笼罩yīzhījīngyíngdeshǒu,cóngnàtiāndàozhòngshēngzhōng,qǔzǒulelǐmùwǎndecánhún

  tākàndàolezàiyījiānmìshìnèi,yīgèquánshēnbèiqīcǎilóngzhàodemóhúxūyǐng,liǎngzhǐniēzheyīgèzhūzǐ,nàzhūzǐnèi,zhèngshìbìmùchàndǒudelǐmùwǎncánhún

  tātīngdàolezhèmóhúdìxūyǐng,向着其身前那一脸震惊的皇袍男子,低语一番

  他看到了zhè皇袍男子一脸惊喜,带走了此魂后,用了数百年的时间不断地逡择妃子融合却均都失败,最终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女子,zhè女子正是宋致,与此魂融合在了一起

  他看到了那宫殿内,那皇袍男子右手捏着zhè女子的脸颊,使得那昏迷中的女子,痛的流下了泪水

  还有那皇袍男子口中的声音

  那皇袍男子,则是道古皇尊

  “烨道我要杀了你”,王林猛的睁开双眼,其目通红,头发疯狂的卷动,发出了一声足以撕裂九天,轰灭皇权的嘶吼

  zhè吼声,蕴含了一股疯狂,蕴含了一股不惜毁灭天地,不惜自身生死,不惜放弃一切的决然与愤怒

  zhè是王林,从出生开时,发出了最狂暴的一声足以让天颤粟的生命之吼

  zhè是他王林,冲冠一怒~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