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6章 完美!


  师徒之情,不需宣之于口,如王林与玄罗,尽管再不走了名人上的师徒,但在王林心中,玄罗永远shì自己的师尊

  而在玄罗内心,他唯一的弟子,依旧还shìzhè个被他带出了洞府界,来到古族大地的孩子

  在那祖庙内,王林身体尽管剧痛,但内心却shì被温暖环绕,他深吸口气,闭上了双眼,全身心的沉浸在那元神分裂之中

  有师尊在,他可以不去考虑任何事情

  时间流逝,转眼就shì三天,zhè三天中,王林盘膝不动,但那来自元神分裂的痛苦,却shì越加的清晰剧烈起来,如在他的身〖体〗内掀起了一场风暴,要将其淹没一样,隐隐的,可以看到在王林盘膝的身体外,有一个光彩幻化,那光彩与王林天灵连接,漂于头顶

  zhè光彩全身由如龟裂一般的痕迹,且在慢慢的增多,有一些地方,似龟裂相互连接在了一起,密密麻麻,看起来很shì惊心

  zhè光彩,就shì王林元神的外在幻化▲

  三天的时间,换了其他的始古族人,或许有一些已经承受不住zhè痛苦,选择了融合,但对王林来说,zhè依旧还shì刚刚开始,距离结束,还远远不到

  三天之后,又shì三天,渐渐的,zh◎è始古皇城内的始古族人,也发觉了不对劲,在他们看去,zhè古祖雕像上的光环,维持的时间多了一些

  “竟足足维持了六天,比以往要多出几天的样子,看来zhè一次渡劫的人中,有具备大毅力者”

  “六大……,就shì不zhīzhè批渡劫者中,shì谁坚持到了zhè么久,当年我在第三天无法承受,zhè种痛苦绝非坚持就可以忍受”

  “能让宋尊护法,zhè些本就shì意刚之内”

  不过,虽说再次引起了注意,但六天的时间也不shì很多,渐渐的zhè里的异常也就被人忽略过去了

  直至第九天,第十五天,第三十天,第两个月之后,那古祖雕像外的光环,依旧散发出波纹,弥漫大半个始古皇城

  zhè个时候,越来越多的始古族人以一种震悄的目光,总shì时而看向那古祖雕像之处,在他们看来,此批渡劫之人,也未免坚持的时间太久了一些

  “两个月不见任何人走出祖庙,莫非…………莫非…………”

  “莫非此次渡劫者,只有一人不成,此人到底shì谁竟然可以让宋尊为其护法”

  “两个月,他竟坚持了两个月,看来他shì要选择大程度的分裂了”

  时间在不zhī不觉中,又过去了六个月,算上之前的两个月王林zhè第一次分神,足足有了八个月

  zhè八个月中,几乎所有始古皇城内的族人每天的第一件事,都shì先看一眼那古祖雕像的光环shì否还在

  越来越多的议论之声,shì充斥在始古皇城的各个地地方,zhè几乎成为了一个话题,让始古族人,从震惊中成为了骇然,又从骇然下变成了激动,到了如今shì激动的最巅峰之时

  因为,距离一年的始古第一次分神最长时间如今只差四个月

  “他能坚持一年么,要zhī道我始古一脉中,第一次分神最长时间,就shì一年啊若非shì那人死在了第二次分神上,他或许也能成为大天尊”

  “八个月,此人真shì疯狂,zhè种痛苦,他居然也能忍受下来”

  “据说宋尊当年,坚持了十一个月”

  在zhè始古族人的议论中,那祖庙深处,王林依旧盘膝不动,但他身体外那光彩,此刻却shì已然支离破碎,光彩的双腿已经散去,只有半截身影存在

  且zhè身影也shì一片模糊,似透明一般,仿佛随时可以消散的样子,王林本体尽管闭着双眼,但此刻的他承受的痛苦,却shì极为剧烈,那种元神一点点碎开分裂的痛,让他如被千刀万剐,且永远清醒,不能昏迷

  八个月的承受痛苦,还不能让他放弃,王林一直在忍受,他要等元神全部碎开之后,再去选择融合

  他的脑海中,那来自古祖的咆哮,几乎成为了他此刻脑中的唯一

  “我让zhè天塌,则天就会塌,我让zhè大地碎,则大地必须要碎我让zhè众生亡,则无人敢不亡,我让zhè苍穹无仙,谁还敢存……”

  在他zhè用全部力气忍受中,第九个月◇到来,转眼间,第十个月,第十一个月一晃而过

  宋天盘膝在那祖庙前,为王林护法,已然十一个月,对于王林能坚持到如今,他没有意外,在他分析,王林应该可以坚持一年左右

  “实际上一年的时间,◇只shì让元神崩溃罢成为碎片罢了,除了极古数万年前的一个坚持了二十八个月的疯狂之人,很少有能在崩溃成为碎片后还不融合,而shì选择让那碎片成为碎末”宋天没有回头去看那祖庙,他计算着时间,盘膝不动

  当第十二个月流逝,当整整一年到来,当那一年后,又过去了两个月时,整个始古一脉的族人,沸腾了,他们望着那古祖雕像上的光环,全部都在猜测,zhè个渡劫之人,到底shì谁,且此人到底可以再坚持多久

  “十四个月……不愧shì王尊”皇宫中,那位老迈的始古皇尊,轻叹一声

  在zhè第十四个月的zhè一天,祖庙内,王林身躯上的那光彩,只剩下了一个头颅,那头颅上弥漫了裂缝,阵阵光芒从其内散出,突然的,轰鸣崩溃

  随着光彩头颅的崩溃,肉眼看去,王林四周再无丝毫光彩存在,可若神识一扫,还shì可以隐隐看出,有大量的细微碎片,漂浮在四周,那些碎片,竟还在持续的碎裂中

  此刻的王林,其身躯内生机全无,如同尸体一样,〖体〗内血液也再不运转,冰冷下来的同时,他shì失去了一切神智,如同真正的死亡

  他唯一存在的,只有一股意念,zhè意念就shì要继续坚持下去,坚持到最后的一刻,相互融合,若他能成功,则如死而复生一般,可若失败,则烟消云散

  “我会失败么,不我绝不会失败”他的意念内,还蕴含了那来自古祖的一句战仙的嘶吼

  其身躯外的那些无形碎片,慢慢的碎○灭中,又过去了四个月,王林渡zhè三损第二劫,第一次分神,足有十八个月之多

  zhè一次,甚至就连宋天,也都动容,从背对着那祖庙改变,直目看去

  他尚且如此,就不用说zhè始古皇城内的●始古族人了,十八个月的坚持,让zhè些始古族人,一个个似已然习惯了那古祖雕像上,总shì存在光环与波纹,但他们的内心深处,却shì对此事,无法习惯,而shì充满了无法置信

  第十九个月、第二十个月“……直至第二十七个月两年多的时间,王林依旧还在坚持,祖庙内其身躯四周,那些无形的碎片,此刻有近八成,已然完全碎灭,如灰尘一般散开

  只有那不多的碎片,还在持续的分裂

  当第三十个月到来,但zhè两年半的时间流逝的时刻,宋天若非shì能感受到祖庙内有意志的存在,他甚至认为王林已经死亡

  “疯狂之人他能有如此修为,与其zhè股疯狂有极大的关系,他难道就不zhī道,完全的分裂,shì可以死亡的么”宋天已然从盘膝中站起了,站在那祖庙外,他神色变化不定

  在zhè第三十个月来临中,那始古皇宫内,老迈的始古皇尊,心中有了异动,以往时常唤来计都来见的举动,虽说还shì如常,但其隐藏在目中的闪烁,却shì似只有他自己zhī晓

  不过,那皇尊不zhī道的shì,zhè一切计都竟也有所察觉,但他此刻却shì顾不得此事,而shì满心焦急,他焦急的不shì自己的皇尊之位,而shì义父的安危

  当第三十五个月过去之时,就连那天幕上,盘膝而坐为王林护法的玄罗,也露出了焦急之意,他有心想要提醒王林,但却担心出现意外

  第三十六个月,于玄罗犹豫中,蓦然而至,zhè一天夜里,那古祖雕像外的九道光环,突然爆发出了明亮至极的光芒,那光芒层层横扫,弥漫八方之时,让整个始古皇城几乎鸦雀无声,所有的族人,全部在此刻放下了一切事情,目光凝聚在那古祖雕像内

  玄罗起身,激动的看去

  宋天深吸口气,后退至千丈外,凝神一望

  那皇宫中,始古皇尊心神紧张,站在其大殿阁楼的窗旁,死死的盯着那祖庙的方向

  计都,shì亲自来到了祖庙的千丈外,焦急的看去

  祖庙内,王林不动的身躯上,光芒四射,无数的光点凭空出现凝聚,渐渐化作了一个完整的光彩,此光彩,比当年之影,要庞大数倍不止,其内光芒流转,透出一股惊人威压

  在zhè光彩凝聚而出的瞬间,其外那古祖雕像,九道光环轰然融合成为一道后,爆发出了让所有始古族人刺目的光芒,使得zhè夜,好似成为了白天

  shì于zhè一刹那,却见那融合唯一的光环,轰然分离,竟化作了十八道光环,流转在古祖雕像四周

  “第一次舁神,成了”

  “三十六个月,整整三年”

  “彻底的粉碎,完美的融合“……”宋天看着zhè一幕,喃喃自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