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6章 做梦


  南云子,看到了王林

  蓝梦道尊,也同样看到了王林

  zhè仙界内,所有当年曾见过王林之人,此刻全部都看到了,那一身白衣,白发的身影,那tā们心目中的封界至尊

  一些后来踏入到的仙界之修,tā们即便当年没有曾亲眼一见王林,但zhè些年来,有关王林早年传闻,tā们却是全部都听说了很多遍

  如今看到后,整个仙界如沸腾一般,那之前的压抑与惊慌,瞬息消散

  zhī有元神状态的南云子,以王林如今的修为,可以为其凝聚天地之力,化作一具身躯,让其元神归附后,没有丝毫的不适

  蓝梦道尊,在王林出现后,望着tā,目露迟疑,但却没有开口询问,而是等王林为南云子凝聚了身躯后,似要张开说些什么,但最终,却是化作了一声叹息

  王林含笑,与四周熟悉之人一一见过后,是看到许立国与刘金彪在远处拉着几个仙界修士,不知在说些什么那刘金彪肩膀上的手指粗细的海龙,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甚至还有个修士上前摸了它一下,看到它呲牙后,轻笑起来

  十三始终喜欢独处,tā在不远处的一片空地上盘膝打坐,时而睁开双眼,在看向王林时,目中有恭敬

  收回目光,王林独自一人,走向了蓝梦道尊

  蓝梦道尊面色还有苍白,显然之前的伤势对tā来说,是很重的

  右手抬起,向蓝梦道尊虚空一指,顿时zhè四周的天地之力mò然卷动而来,齐齐涌入蓝梦身体内,将其伤势以极快的度,迅恢复

  片刻后,蓝梦道尊的面色不再苍白,tā深深的呼出一口气,向着王林点了点头

  “我的女心“还好么,丶蓝梦道尊缓缓开口

  王林沉默,坐在蓝梦前方

  看到王林的表情,蓝梦道尊内心咯噔一声,面色再次苍白起来

  “发生了什么事情“王林,告诉我”

  “我没有找到zhuǎn世后的她““王林苦涩的开口,在蓝梦道尊面前,tā即便是仙罡大陆第一强者,可眼前之人当年对tā有恩,是李倩梅的父亲,王林始终至晚辈之礼

  “没有找到……”“蓝梦道尊闭上双眼,喃略自语

  “她是为了你才去的仙罡大陆,你没有找到……”没有找到……”“蓝梦张开双眼,大笑起来,那笑声透出一股失望,透出一股愤怒

  就在zhè时,突然那血色的天空传来一声轰隆巨响,却见那天空弥漫的诸多裂缝,mò然有了崩溃的迹象,有一声狂笑从那天空外隐隐传来

  “你等洞○府修士,冥顽抵抗,以为zhè阵法可以阻挡老夫么,如今zhè阵法即将被破开,待老夫进来后,你们全部都要成为让老夫修为增进的血食”那声音开始还是微弱,但随着说出,却是如惊雷一般轰鸣而起,震动整个仙界的大地○,使得此刻所有人,全部都凝神看去

  王林如今的具体修为,此地仙界之人不知晓,但王林既然能在对方没察觉下出现在仙界,显然也是不俗,zhī走到底能否抵抗那赤魂子,却是很少有人可以肯定

  南◎云子神色如常,tā没有丝毫担心,从王林随意的一挥手就可凝聚天地之力为其化一具身躯中,tā就可以感受到,王林的强大

  尤其是tā看到那许立国与刘金彪抬头中,目内露出的轻蔑之色,甚至就连刘金彪肩膀☆上的那条小蛇,也是如此后,便加确定自己的想法

  不远处的十三,望着天空,神色冷漠中,有寒光一闪而过

  “她的印记已经消失,应该是恢复了记忆……”我找了很久,始终没有找到,但我有种感觉,她在仙罡大陆,在某一个角落,她知道我的存在,知道我在找她……”“王林没有理会那天空的轰鸣,看着蓝梦道尊,苦涩的开口

  ”她zhī要散开哪怕一丝气息,我都可以立刻察觉……”即便我如今回到了洞府界,但zhī要她的气息出现了,我同样可以有所感应

  “王林喃喃,对于李倩梅,tā有一种特殊的感情,此女与李慕婉不同,但却是第二个,走入到tā心中的女子

  ”可是”我能感觉到,她”故意不想见我,不想让我找到……”王林闭上眼,tā的心很痛,zhè种痛,与思念李慕婉的痛不一样,但同样撕心

  tā一直记得,李倩梅当年在自己耳边,以一种说不出的心绪,呢喃的那一句话

  ”王林,恩,不是情……”

  看着王林的面容,听着王林的话语,蓝梦道尊沉默,tā能感受到王林的心,tā了解自己的女儿

  天空轰隆再起,却见那天空的裂缝大范围的崩溃,似露出了一个巨大的窟窿,血光滔天○,从那窟窿内大量的散出,在那血光中,笑声回荡,传遍了整个仙界

  整个天空似崩溃,无数的裂缝碎裂,那仙界的阵法,终于被赤魂子,在数日的腐蚀中,打开了一个缺口,其tā的地方,还在不断地消散,似再用□,cóngnàkūlóngnèidàliàngdesànchū,zàinàxuèguāngzhōng,xiàoshēnghuídàng,chuánbiànlezhěnggèxiānjiè

  zhěnggètiānkōngsìbēngkuì,wúshùdelièféngsuìliè,nàxiānjièdezhènfǎ,zhōngyúbèichìhúnzǐ,zàishùrìdefǔshízhōng,dǎkāileyīgèquēkǒu,qítādedìfāng,háizàibúduàndìxiāosàn,sìzàiyòng不了多久,就可让仙界没有丝毫的防护

  笑声带着一股嚣张,惊天动地

  zhī见一道道血影呼啸间,从那窟窿内飞出,赫然弥漫在了那天空上

  zhè些血影,正是那些傀儡,此刻在那天空出■现,一个个面无表情,盯着下方的众人

  是在zhè些血影一一出现后,一个穿着红袍的青年,从那窟窿内,迈步而出,tā神色得意,有杀机弥漫,在出现后,其声音在zhè天地回旋

  “区区阵法,如◎今还不是被本少师尊破开,你等卑贱之修,zhè一次我看你们还怎么抵抗木冰眉,等师尊将你调教之后,本少会让你知道,我与那什么王林之间……”“那青年狂笑,走出了血光,双眼闪烁中向着下方看去,但zhè一看之下,tā的话语却是戛然而止

  tā看到了地面上,冷笑望着自己的南云子,看到了南云子竟具备了身躯,tā是看到了让绝美的木冰眉,此女如今冷漠的望着自己,那目中的神色,似看一个死人

  让tā心神一震的,是tā看到在那地面上,在那蓝梦道尊的身前,盘膝坐着一个白衣男子,zhè男子并没有抬头看着自己,但在tā看向zhè男子的一刹那,zhè青年却是身体一颤,对方的样子,让tā有些熟悉

  ”zhè“tā……”“zhè穿着红袍的青年一愣中,脑海mò然轰鸣起来,如有无数雷霞炸响,让tā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

  对方的样子,与tā从小所看的那朱雀星的雕像,竟一摸一样

  “老祖……”tā似疯癫一般,tā怎么也不相信眼前之人就是那老祖王林

  zhī是那种来自灵魂的颤抖,却是清晰的告诉着tā,眼前zhè个白衣白发的青年,正是朱雀星的老祖,正是那当年的封界至尊,王林

  “就算真的是tā又如何,tā不是师尊的对手”zhè青年面色大变,倒吸口气,下意识的退后时,忽然神色一狞

  ”有意思,你们竟找到了zhè么一个相似之人,莫非以为此人凭着……”tā话语还没等说完,就在开口的zhè一刹那,突然下方那白衣白发之人,抬头看了tā一眼,那目光一片平静,可落入zhè青年的目中,却是让tā全身剧震

  “十三,杀了tā“王林收回目光,平静开口

  不远处的十三双目寒光一闪,没有丝毫迟疑,其身一晃而起,迈去中踏在天空,右手抬起,一挥间立刻有青烟缭绕,看其样子,竟是八极道中的极火道

  对于十三zhè个弟子,王林在与其相遇后,选择了适合十三的功法神通★,倾囊传授的同时,是取来天地之力,让十三修为大进

  zhè一点,旁人无法做到,但王林身为半zhī脚迈入踏天境之修,是堪比古祖仙祖的存在,对tā来说,此事不难

  在zhè下方仙界诸多修士○的目光凝聚中,却见那十三一脸冷漠,身体外青烟环绕,化作了数个烟圈扩散,一声轰鸣巨响,随着烟圈的散开,整个天空燃烧起了汹汹烈火

  在那烈火中,所有的血影傀儡,全部轰然崩溃,竟没有丝毫的抵抗之力,那火海遮盖了天空,瞬息间,一声凄厉的惨叫传来,十三冷漠的从火海内走出,tā的右手提着一个绝望的头颅

  天空火海,随着十三的离开,瞬息消散,那天幕依旧是红色,zhī是黯淡了不少,那巨大的窟窿内,此刻露出了一个老者的身影,那老者呆呆的望着下方人群中的王林

  “王林“zhè老者一脸无法置信,但立刻其神色就化作狰狞,其空劫修为轰然爆发开来,使得那天空颤抖,大地震动

  ”你竟从洞府界回来,但就算是你回来了,在老夫面前,也依旧是蝼蚁”那老者,正是赤魂子,tā话语中迈步如一道长虹冲出了zhè天空的窟窿,直奔王林而去

  王林的修为,在tā看去如一片迷雾,但在tā想来,对方必定是身上有一些法宝遮掩了修为罢了,zhè样的手段,在仙罡大陆很是寻常,以自己空劫之力,tā有十足的把握与自信

  王林看着那赤魂子疾驰而来,神色平静

  没等tā出手,却见那刘金彪肩膀上趴着的那条手指粗细的小蛇,抬头双目凶光一起,mò然发出了一声惊天咆哮

  那咆哮震惊天地,震的此地所有仙界修士双耳轰鸣,是让赤魂子身子一颤,下意识的停顿在了半空,猛的看去时,倒吸口气,呆若木鸡

  “淤“zhè是……”

  那条小蛇急飞起,在此地几乎所有修士的目瞪口呆中,其身躯mò然膨胀,越来越大,赫然恢复了其本体,一条万丈之长的庞大海龙,在zhè天地间,向着愣在那里的赤魂子,咆哮

  “金……”金“尊……”海龙“赤魂子感觉自己似在做…“@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