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4章 那女子


  久帝不甘心中,无奈的离去,随着其身影渐渐虚化,慢慢的无影之后,这海墙风暴旁,就只剩下了包括玄罗等在内的五人”你们也退下,这最后一天的音声,就连本尊也需全力对待,你们即便留下,最终也无法踏入这一次的太gǔ神境开启……”

  这一点,老夫也是数日前,方才察觉“gǔ道看着那海墙风暴,缓缓开口

  玄罗三人沉默,向着gǔ道一拜,在看到久帝三人无奈的离去后,他们就已经知晓,这一次的开启,不是他们可以参与的

  正要离去时,王林起身,走向玄罗

  “师尊

  玄罗抬头,看着王林,脸上露出了微笑

  “师尊转世在即,弟子这一次踏入太gǔ神境,若能平安出来,会守护●师尊转世……”若没有走出,有此物在,也可让师尊平安“王林望着玄罗,右手抬起虚空一抓,立刻便有一个玉简出现,恭敬的递给了玄罗

  玄罗拿着玉简,他没有立刻去查看,而是望着王林,许久之后,轻声开口 □
  “保护好自己……”

  王林点了点头

  玄罗闭上眼,再次睁开时,转身与宋天和那极gǔ道尊,向着后方化作三道长虹呼啸而去,转眼不见踪影

  此刻,在这海墙外,便只有王林与那gǔ道二人,默默地存在

  时间缓慢的流逝,转眼已是huáng昏,距离开启之时,只有半个时辰的一刹那,这海墙风暴的轰鸣,达到了最巅峰,形成的虚无漩涡,在急的转dòng下,乍一看似被静止一样仿若没有旋dòng的样子

  但越是这样,就越说明其之快,已然到了一种惊人的程度

  随着牟漩涡的转dòng,这海墙风暴外的海水,似被这漩涡吸取一样,以极快的度,脱离出海墙的范围直奔那漩涡而去

  漩涡似吞噬一切的黑洞,不断的吸取大量的海水入内,使得这海墙的范围与大小,急的骤减”当此地的海水全部被吸尽时,便是太gǔ神境开启之时……”“gǔ道望着那海墙风暴,缓缓开口,其声音在这轰鸣间,依■旧清晰的传入王林耳中”我踏入这太gǔ神境,是为了让我妻子复活,你……”又为了什么”王林看着那漩涡在快的吞噬海水用不了多久,这海墙风暴将会完全消失,慢慢说道

  ……”为了一个答案“gǔ道转头,看○向姜林”一个我传承了gǔ祖的记忆后,在他记忆内的迟疑我去帮他将这个迟疑的猜刻,确定下和“我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你的到来,是我找到这个答案的契机””答案““王林喃喃”找到这个答案,或许我就可以离开gǔ族的大地去任何我想去的地方了“gǔ道目中闪过一丝复杂

  “你那里有仙祖的头颅你应该看到了,仙祖死前,是安详的,没有痛苦……”gǔ祖,同样也已经死去了……”

  他的死,我在其记忆内可以感受到,带着迟疑,带着不信带着抉择他走向了死亡

  他们两个人,都在以死为代价去追寻一个答案的同时,也为仙族与gǔ族,留下了传承的根源,或许是保护”gǔ道喃喃

  四周轰鸣不断,那漩涡一直的吞噬中,海墙风暴只剩下了不到一半,那大量的海水消失在了漩涡内,不知去向

  用不了多久,所有的海水都将消失

  “gǔ祖与仙祖,发现了一个他们无法置信的隐秘,他们迟疑,怀疑,最终为了追求真相,走向了死亡……”

  我如今,也要去追寻答案”gǔ道收回了看向王林的目光,而是望着那快缩小的海墙风暴,沙哑开口

  王林沉默

  半个时辰的时间,渐渐流逝,那海墙风暴中的所有海水,当全部被那漩涡吞噬的干干净净后,那轰鸣之音,却依旧惊天回旋,在王林与gǔ道的前方,没有了海墙环绕的那九个巨大的通天柱子,散发出刺目的九色光芒,其所组成的那太gǔ神境大门,缓缓地,开启了

  在其开启的一瞬间,一股波纹从这大门中向外扩散,其扩散的度难以想象,瞬息就横扫整个苍茫盆地,向着gǔ族大地,向着仙族大地蓦然而去

  当这波纹在这苍茫盆地内扫过时,此地的风,静止了,那天空中远去的宋天等人三道长虹,静止在了天空,一dòng不dòng

  大地上,gǔ族的大陆,凡人也好,修士也罢,一切存在的生灵,在这波纹扫过时,保持着那一瞬间的dòng作,全部静止

  火、江河等等的一切之物,也都于此刻,静止不dòng

  那极gǔ大地上,有一处正在飘落雨水的区域,而此刻,那雨水也静止在了半空,一dòng不dòng

  仙族大地,同样如此,久帝三人,还有双子与那仙皇,还有那无数的修士与凡人以及诸多的仙兽,均都不dòng了

  天地五行,一切规则法则的运转,一切的一切,都在这一瞬,完全凝固

  整个仙罡大陆,在这一刹那,一片寂静

  唯有这苍茫盆地▲的中心,那由九个柱子组成的大门,在缓缓地打开,直至片刻后,完全的开启,其内九色光芒缭绕,隐隐露出了一个不知通往什么地方的通道

  “这一次的开启,果然与以往大不一样……”gǔ道喃喃,那股波纹内蕴◇●含的力量,可以静止踏天境下的一切存在

  gǔ道双目一闪,没有丝毫迟疑,在王林之前,身子一晃直奔那打开了大门的九色光芒而去,渐渐消失在了其内,不见踪影

  此刻,在这大门外,就只剩下了王林●一人,他闭上眼,再次睁开时,走向了那大门,一步一步,踏入了进去

  在王林走进这太gǔ神境入口之后,仙罡大陆上那被静止的一切存在,于瞬间同时恢复过来,诡异的是,几乎无人能察觉那一刹那的静止

  修士不行,gǔ族族人不行,就连那所有的大天尊,都没有丝毫的意识到,他们在方才,失去了约十息的时间

  这十息的时间,从天地中,从子行中,从每一个凡人中,从每一个修士与gǔ族族人中,从这八个◇大天尊身上,全部失去了

  似被一股诡异的力量吸走,这股办量取走了仙罡大陆万物存在的十息,消失在了那太gǔ神境的大门内

  当整个仙罡大陆恢复时,那苍茫盆地中的九根柱子,立涣散,爆发出了遮●盖了天地的光芒后,消失无影

  随着九根柱子的消失,那太gǔ神境的门,也自然而然的不见了

  当这苍茫盆地中心门散去后,那唯一还存在的巨大的漩涡,其内传出了海的咆哮,却见无穷无尽的海水从那漩涡内宣泄而出,倾盆一般洒落在这苍茫盆地内

  那海水落下,轰鸣之音回旋,数个时辰后,苍茫盆地再次成为了大海,那大海依旧似无边无际,海浪拍击,轰鸣之声消散,被那恢复如常的海的浪音取代

  一切,都恢复如初,仙族大地是这样,gǔ族大地也是如此,之前全部的静止都恢复过来,包括那始gǔ一脉中的黑石城内,一间典雅的庭院屋舍中的两个身影

  那屋舍不大,其内摆设较为简单,可却有一股温馨之意弥漫,床上躺着一个老妇人,她的脸上满是皱纹,但却依旧可以看出,她年轻时的美丽

  在这老妇人旁边,有一个女子,这女子穿着白色的衣衫,看不到样子,只能看到一头秀发垂落,背影很美,只是在那美丽中,却○是有一缕悲哀缭绕,让人不由心生爱怜之意

  仿佛那水中的鱼儿,看不到眼泪,但当她在水面下看着你时,或许你捞出一掌水,放在嘴边tiǎn一下,可以感受到那眼泪的味道”东枷“我要去陪常姨了……”你不要◎哭……”我走后,就剩下你自己一个人了……”你和我不同,我只是普通的族人,寿元有队“可你具备了gǔ脉,可以修行……”你……”要好好照顾自己”那老妇人一脸的不舍,轻声开口

  她,是宋办“

  宋致毕竟只是gǔ族一个寻常族人罢了,五百年的寿元,已经是她的极限”我知道,你的身上存在了故事……”我很多次看到你独自一个人,流着眼泪,看着天空发呆……”我甚至还记得,当我和你说起当年于道gǔ皇城的一幕幕,说起那叫做王林的男子,他与李慕婉的故事时,你黯淡强笑的样子

  东枷“答应我,如果忘不掉,就不要强行让自己难受”那老妇人看着眼前这个从小与自己一起长大的女伴,喃喃着

  她永远记得,当自己第一次与东梅说出王林这个名字时,东梅愣在那里的表情与惘怅

  她也还记得,在五百年前,那王林送自己回来的一路上,不但与自己说了李慕婉的故事,还与自己说了一个叫做李倩梅的女子的往事”转世之灿“东梅,李倩梅,是一个人么……”“那老妇人没有把这句话说出,而是看着眼前这个美丽的女子,慢慢的闭上了眼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