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七节 养元浩的决定


  左莫转过身子,神色严肃,沉默半晌,吐出一句话。

  “咳,原来当年我字这么丑啊!”

  阿呸,这话说得不好,让哥气势有点弱了……

  左莫腹诽不已,但好在这句话,却让他的尴尬消去不少。

  黎仙ér身体蓦地一僵,她不能置信地看着左莫,那模样就仿佛见鬼了一般。

  “你当年呢,捉弄得我挺惨,咳,果然是因果报应,屡试不爽啊,没想到今天你落入哥的魔掌之中,哇哈哈……”

  在消去尴尬之后,左莫顿时rěn不住得意洋洋起来,俨然一副小人得志的表情。不过他对黎仙ér早就没有恨意,反倒是有些淡淡的温暖之感,当年无空山的那段岁月,大抵是他人生之中最无忧无虑的时光之一。

  黎仙ér依然一脸目瞪口呆,望着左莫,半天说不出话来。

  左莫反而笑了:“放心,冲着当年的交情,我也不会把你怎么着。等着你们天環的使团过来,谈好条件,我就把你放回去。”

  说罢转过脸对阿鬼说:“阿鬼,带上她,我们出去。”

  阿鬼点点头,便提着黎仙ér,左莫带上施佩,离开煞渊囚牢。

  与钟德他们汇合,众人见到黎仙ér,都是一脸喜色。如此一来,他们手上的筹码大增,接下来的战略计划,完成的可能xìng大增。

  钟德的计划,充满诱惑lì,但是其中的问题之多,光想想就让人头皮发麻。对左莫来说,一次接收这么多界,别说在战争时期,就是和平时期,都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稍有丁点不慎,都可能满盘皆输。

  大家高兴片刻,钟德便告辞离开,他还有大量的工作需要做。掌门之死,需要一个说辞,眼下西玄最重要的是稳定。钟德再厉害,也只有一支战部,若是西玄乱了,局面就会变得糟糕无比。

  而那些愿意跟随他或者谷梁刀的家族,要开始安排他们迁徙。

  这是一个浩大而繁琐的工程。

  ※※※※※※※※※※※※※※※※※※※※※※※※※※※※※※

  莫云海。

  当左莫的消息传了回来,整个莫云海高层几乎沸腾了。天啊,那可是三百界!所有人都被这个计划深深震撼,所有人都左莫佩服得五体投地。

  果然不愧是老大啊!

  出去转了一圈,空手套白狼,一下赚了三百多界!

  连别寒的脸色都有些不爽起来,他拉着唐菲麻凡这一帮人,打死打活,孽部都打残了,好不容易才打下来四五十界。可是左莫呢,出去晃荡一圈,三百多界入手了。

  还是别人死乞白赖白送的!

  人和人之间的差距,怎么这么大!

  除了别寒开始反省战将和奸商两个职业xìng价比的时候,整个莫云海高层,却是一片欢呼鼓舞。很快,在公孙差的主○持下,各个部门开始飞快地运转,准备接收三百多界。

  大伙都知道,这将是一场前所未有的大规模行动,哪怕在修真界历史上,像这样的大规模接收行动,只怕再也不会出现。

  物资、战部、人员等等,▲□迅速集结。

  莫云海在极短的时间,已经做好准备。

  ※※※※※※※※※※※※※※※※※※※※※※※※※※※※※※

  钟德的意图,除了左莫和谷梁刀双方知道,没有人知道。没有人会想★到,这世上,竟然还有白送别人三百界的疯子。

  但是左莫和谷梁刀势lì范围内的一些活动,还是引起了许多人的警觉。战部的集结、物资的准备,不断地有官员被召结到云海界。

  种种迹象表明,双方■即将有大动作。

  若是不知情的人,还以为双方准备大打出手。但是稍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左莫和谷梁刀之间的同盟关系牢不可破,最近也没有听说双方有什么矛盾,显然双方互掐不可能。

  那只有一种◎可能,双方准备联合!

  谁会是目标?

  昆仑、天環、魔神殿等等,立即紧张起来。

  如果莫云海和谷梁刀双方联合,别的不论,战lì之强,绝对令人无法忽视。别寒出战的可能xìng不大◎,但是别忘了,莫云海还拥有十大战将之中,排名第四的公孙小娘,而他麾下的朱雀营战lì完整。而谷梁刀本身就实lì惊人,排名第五。

  排名第四第五的两大战将倘若联手,如此豪华的阵容,便是昆仑也有些头◎皮发麻。

  同样紧张的还有九大禅门,许多人在想,该不会是前段时间的表现,惹恼了莫云海,现在到了清算的时候吧。

  养元浩一点不紧张,他的目光老辣,而且对左莫有相当了解,以这货的风格,若是准备打谁,绝对不会闹出半点声势。

  这货是死忠的偷袭党!

  明刀明枪,完全不是他的风格。

  虽然他也没有搞清楚,左莫和谷梁刀到底想干嘛,但他很确定,他们绝对不是准备去打谁。

  他没有在这个问题纠结,他很清楚,只要九大禅门没有彻底倒向昆仑天環,莫云海是绝对不会对九大禅门动手的。

  他这些天一直在思考掌门的话。

  之前的时候,他曾认为莫云海无法阻挡天環的▲攻势,但是现在,他却忽然嗅到一丝莫云海翻盘的气味。

  肯定发生了什么。

  养元浩敏锐地意识到,莫云海悄然间的变化。假如莫云海翻盘,毫无疑问,莫云海将是最好的投靠对象。

  是时候作出决断了。

  养元浩起身。

  ※※※※※※※※※※※※※※※※※※※※※※※※※※※※※※

  左莫接到雷音寺掌门的纸鹤时,大吃一惊。

  掌门在纸鹤中,明确地表达了他们愿意纳入莫云海的版图的想法。除了雷音寺的信,莲尊寺的信也是同时到达。双方显然早已经在暗中沟通过。

  莲尊寺左莫还不太惊讶,他们与昆仑天環撕破脸皮,想要生存下去,必需投奔一个大势lì才行。

  可是雷音寺的举动,让小莫哥感到很意外。雷音寺不仅是九大禅门之首,而且还拥有养元浩这样的强大战将,本身的实lì就不容小觑。

  难道是自己上次的话起作用了?左莫心里直嘀咕。

  左莫没有马上答复,而是仔细思考起来。

  他没有被天上砸下来的馅饼砸晕,雷音寺和莲尊寺的投靠,有好处也有坏处。

  好的事,莫云海的实lì会再度增加,而能够得到养元浩这样的顶阶战将,莫云海的实l●ì无疑会达到另一个巅峰。

  但是坏处,却也不是没有。雷音寺和莲尊寺投奔莫云海一旦公布,九大禅门就会立即分崩离析。九大禅门便再也不复存在,各派受到生存的危机,会迅速分化,各自寻找出路,其结果不外☆●ì无疑会达到另一个巅峰。

  但是坏处,却也不是没有。雷音寺和莲尊寺投奔莫云海一旦公布,九大禅门就会立即分崩离析。九大禅门便再也不复存在,各派受到ìwúyíhuìdádàolìngyīgèdiānfēng。

  dànshìhuàichù,quèyěbúshìméiyǒu。léiyīnsìhéliánzūnsìtóubēnmòyúnhǎiyīdàngōngbù,jiǔdàchánménjiùhuìlìjífènbēnglíxī。jiǔdàchánménbiànzàiyěbúfùcúnzài,gèpàishòudàoshēngcúndewēijī,huìxùnsùfènhuà,gèzìxúnzhǎochūlù,qíjiéguǒbúwài莫云海、天環、昆仑三方。

  左莫之前对九大禅门的定义是屏障,是缓冲地带。

  一旦局势演变到那地步,这层屏障,就消失不去。莫云海将直接和昆仑天環接壤,届时压lì就会倍增。

  仔细地思考良久,左莫给雷音寺掌门回信,表示无比欢迎他们加入,并许诺养元浩的战部,将享受与朱雀营、孽部一个级别的待遇,但是让他们暂时保密,并让养元浩的战部作好集结的准备。

  左莫想到他在钟德军帐中想到的计划。

  倘若雷音寺加入到莫云海,那就意味着他们完全不需要借道绕到天環的楔形地区后方,而只需要在适合的时机,养元浩战部突然发动攻击,天環一定惊慌失措。

  他们便能轻松地把这块楔形区★域,从天環的版图上切下来。

  而且,现在可不是九大禅门分裂的好时机啊。

  左莫心中充满斗志,送上门来的雷音寺,让他多了一件重要的砝码。

  他更加充满信心。

  处理完这些☆事务的左莫,重新投入到对【织女梭】的研究之中,天環独特的体系,对他充满启发。

  如果能钻研透彻,对他完善莫云海的体系,有着极大的帮助。

  尤其是天環对神纹的研究,比莫云海更加深刻。

  他对【织女梭】的研究,并没有避讳黎仙ér。黎仙ér如今可是他们手上的宝贝,是实施接下来计划的关键,万万不容出意外。

  据说天環的使团快到了,但左莫也知道,天環绝对不会放弃营救黎仙ér,现在暗中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他们。

  为了防止煮熟的鸭子飞了,左莫索xìng把黎仙ér放在身边,阿鬼、韦胜、曾怜ér、宗如等人围成一个圈,更外围则驻守着钟德的渊牢战部。

  守卫之森严,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

  如此这般,左莫才能安心下来琢磨天環那套东西。

  ※※※※※※※※※※※※※※※※※※※※※※※※※※※※※※

  黎仙ér无法形容现在自己的心情。

  那张纸鹤,代表着她的童年的记忆,每每回想起来,总让她不自主会心一笑。按理说,这在她的人生中应该只不过是个不起眼小插曲。然而,她对于那个遥远的,不知道姓名的“被害者”,却总有一份淡淡的怀念。

  那张纸鹤,她并没有扔掉,而是放在戒指里,留作纪念。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对方的桀骜和顽强,令她印象深刻,以至于在长大之外,她也会经常反省,自己那时的恶作剧是不是太过份了。

  这种难言的气质,在她身边,也极其少见。

  他们温文尔雅,他们才华横溢,他们言行举止没有一丝可以挑剔之处。

  却没有那份血xìng。

  可是,他竟然是左莫!

  一连几天,她都在恍惚中。h!~!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