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百三节 意


  “损失怎么样?”天環掌门问。

  “很严重。”一名长老脸色nán看至极:“明海仓库的材料全都毁了,价值并不算太高,但是这些材料的数量太多了,已经多到影响市场价格。市场上中低阶的材料现在全都在疯涨。受到影响,我们神装的成本,要比以前高近三成。估计要到明年,新的材料收获,这种局面才会缓解。”

  “千帆门也很糟糕。”另一名长老出列:“整个千帆门全都被毁,差不多被灭门,材料几乎全都■被烧光。我们的运输船不够了。”

  天環掌门沉默片刻,才问:“还yǒu哪个门派能够炼制?”

  “没yǒu。”这名长老摇头:“千帆门这样专精于运输船的门派以前yǒu很多家,但是这些年,我们◆一直扶持千帆门,千帆门的规模扩大了十多倍,吞并了好几家其他门派。几乎好一点这方面精专的炼器师,也被他们网罗一空。他们都遭遇莫云海的毒手……”

  一名长老站出来:“既然千帆门已经无力生产,那订单不如均分,分摊给那些yǒu能力炼制运输船的门派。“

  天環掌门眼中闪过一丝怒色,这名长老下面,yǒu几个类似的门派,才会如此迫不急待。

  然而,这名长老聪明的地方就在于,他没yǒu想到■独吞,而是均分,顿时yǒu不少长老赞同支持。

  “就这样办吧。”天環掌门沉默片刻,方道。

  几名长老脸上露出喜色,天環的这份订单之大,足够让他们好赚一阵子。

  “炼妖塔呢?”天◆環掌门问。

  最xiān出来禀报的长老摇头道:“全跑了,一个没留。战bù和守卫全都牺牲了,战斗极其惨烈,无人后退。”

  大殿众人安静下来。

  天環掌门沉声道:“提高他们的抚恤,嘉奖他们家人。”

  “是!”

  这三场战斗,迅速在整个修真界传开,引起一片轰动。天環这次遭受重创,莫云海出动的人数并不多,像这类小规则的渗透,防不胜防。

  莫云海开启了一种全新的战斗模式,人们以为神力时代,高端战力已经无法像以前那般呼风唤雨。然而莫云海却用确凿的事实告诉所yǒu人,高端战力该怎么使用。

  尤其莫云海选择的目标,每一个都大yǒu讲究,值得仔细揣摩和学习。

  而更让人震惊的,莫过于莫云海高端战力之强。

  人们这才发现,莫云海不仅拥yǒu两名十大战将,同时还拥yǒu数目众多的高端战力,那些神力高手,足以让任何一个势力寝食nán安!

  永远不要低估莫云海!

  这句话不胫而走,迅速传开……你还能战么?”大长老淡淡道。

  “能!”米巫用力地点头,他心中仿佛yǒu什么在燃烧,大长老这次几乎带来了天環的所yǒu高手。那一张张熟悉的面孔,米巫立即意识到,这将是一场前所未yǒu的战斗。

  大长老微微颔首:“想必你们也知道情况。莫云海对千帆门、明海仓库和炼妖塔发动了袭击,我们的损失很大。但是现在,把这些都忘了。”◎

  许多人情不自禁地握紧拳头。

  看着这一张张年轻的脸庞,大长老心中涌现一丝欣慰,但很快,他的神情重新变得肃然:“你们肯定以为,这场战斗的目标是救出仙儿。”

  几乎所yǒu人都◎◎

  许多人情不自禁地握紧拳头。

  看着这一张张年轻的脸庞,大长老心中涌现一丝欣慰,但很快,他的神情重新变得肃然:“你们

  xǔduōrénqíngbúzìjìndìwòjǐnquántóu。

  kànzhezhèyīzhāngzhāngniánqīngdeliǎnpáng,dàzhǎnglǎoxīnzhōngyǒngxiànyīsīxīnwèi,dànhěnkuài,tādeshénqíngzhòngxīnbiàndésùrán:“nǐmenkěndìngyǐwéi,zhèchǎngzhàndòudemùbiāoshìjiùchūxiānér。”

  jǐhūsuǒyǒuréndōu露出意外的神情,他们纷纷抬起头,望向大长老,脸上yǒu些疑惑。

  nán道不是?

  “你们错了!”大长老的语气依然淡然:“这次我们的目标是钟德!不是因为仙儿,而是为天環!”

  其他人神情更加疑惑。

  “也许你们感觉很奇怪。你们以后,都是要独挡一面的,要睁大眼睛,不要被情绪左右你们的判断。我们整个战略最失败的地方,就是错估了钟德的选择。我们的错误,并不是错估了钟德会选▲择我们,而是错估钟德会选择西玄掌门!”

  大长老这些听上去yǒu些绕口的话,却让这些人陷入思索之色。这些人都是天環的精英,没yǒu一个是愚笨之辈。

  “钟德没yǒu选择西玄掌门,他把掌◎门杀了,这说明什么?说明他早就yǒu新的人选!这个失误对我们来说,很致命!从一开始就走上歧途。钟德的选择并不多,只yǒu两个,一个是他自己,另一个是谷梁刀。谷梁刀的战bù已经开始朝西玄进发,结果已经出来了,他选择了谷梁刀。莫云海的战bù也在集结,他同样选择了莫云海作盟友。”

  大长老那双仿佛能看穿世界的眼睛,让所yǒu人都不禁生出崇敬之情。只不过廖廖数语,整个局势,就清晰地呈现在众人眼前。

  所yǒu人仰着脸,无比信服地看着大长老,这个以一己之力,把天環推进神力时代的绝世强者!如果没yǒu大长老,天環也许不会像西玄那样迅速崩溃,但是颓势只怕也nán以挽回。

  这个闭关几十年,以无上毅力,悟出神纹的绝世强者,值得他们信任,值得他们追随!

  “天環已经到了很危险的地步。如果钟德和左莫意图真的实现,那么毫无疑问,又一个巨头出现。我们现在钳制莫云海的所yǒu手段都会失效,我们将面对一个和自己几乎一模一样,战力比我们还强的敌人。为了市场,我们不得不xiān一决生死。大家别忘了昆仑这只凶兽,那时的胜负,对我们来说,都是失败。”

  所yǒu人的神情都变得严肃起来,假如真的到了那一步,那天環真的危险了!

  “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最后免除失败的机会!”大长老沉声道,苍老的眸子,只剩下如火般的决心:“这一战,我们只需要胜lì!”

  “胜lì!”所yǒu人齐声怒吼。

  看着个个战意昂扬的小伙子,心中却不由涌起一丝疲倦之感。

  忽然间,他yǒu些羡慕昆仑。与问题重重的天環比起来,昆仑却不需要为这些事情烦恼。老一辈的牺牲,不仅为年轻人赢得了时间,还腾出了空间。整个昆仑上下几乎焕然一新,所yǒu的老势力,在昆仑上任掌门让位之前,全都清扫得干干净净。

  而天環,新旧势力的交织,各个家族之间博弈,他很清楚,现在的天環,才是最脆弱的时候。

  它还没yǒu完成新旧交替,就像正在蜕皮的蛇一般,体内疼痛,同时脆弱不堪。

  而反观昆仑,yǒu如涅槃重生,朝气蓬勃。

  牺牲,真是一种可怕的力量啊……大战的气息越来越浓。

  左莫出奇的冷静,他脑海在一遍遍不厌其烦地梳理着每个细节。不知为何,他心头总是萦绕着一丝不安,这一丝不安,让他警觉起来。

  他对自己的战斗本能十分信任,他知道,一定yǒu哪个◎地方,自己疏忽了。

  可是,什么地方呢?

  随着时间的推进,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强烈。他没yǒu惊慌,如果说之前更多的是一种感觉的话,他现在已经肯定,yǒu地方疏漏了!

  他出奇☆的冷静,如同冰雪般的冷静,他开始在脑海中,反复地推演每个细节。

  可是,无论他怎么推演,得到的结果,依然和之前没什么区别。天環想救出黎仙儿,就必需……

  等等!

  左莫脑海中仿佛一道闪电闪过,一个大胆的念头突然浮现。

  天環为什么一定要救黎仙儿?

  是啊,天環为什么一定要救黎仙儿?

  黎仙儿是掌门孙女,黎仙儿身上yǒu神兵【织女梭】,黎仙儿……这一切,都无不证明,黎仙儿是多么重要!

  可是,黎仙儿是天環不可或缺的么?

  不是!

  什么才是关系到天環生死的?如果这场战斗,天環输了,天環便再也无法压制莫云海,而且莫云海和谷梁刀的新西玄组成的新联盟,完全yǒu能力和天環抗衡。yǒu辽阔地域的莫云海,会不断地和天環争抢市场。

  天環危险了!

  左莫的思路越来越清晰。

  如果天環想解开这个局,该怎么办? ●
  钟德!

  只yǒu钟德!

  天環的目标是钟德!

  他们不会生擒钟德来换黎仙儿,一个黎仙儿,根本无法和整个天環命运相提并论。他们的目标是钟德,是干掉钟德!

  钟◎德一死,天環的危机,不攻自破。钟德一死,西玄必然大乱,天環昆仑必会趁势而入……

  冷汗涔涔而下,左莫脸色煞白。

  钟德危险!

  他毫不犹豫起身,招呼所yǒu人:“快!天環的目标是钟德!”

  情况到了极其危急的时候,黎仙儿此时在手上,已经没yǒu半点价值。左莫不由暗恨自己lì令智昏,总想着用黎仙儿从天環手上敲些好处。

  其他人虽然yǒu些意外,但没yǒu人出声相问,他们对左莫是无条件的信任。

  一群人疯了般从密室里冲出来,全身神力鼓荡,往钟德军帐的方位冲去。

  厮杀声,从战bù驻扎方向,远远传来。

  左莫脸色微变。

  一伙人不敢yǒu丝毫迟疑,速度陡增,拼命朝军营方向飞去!

  一定要赶上啊!q!~!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