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七节 斗蓬人


  老王低吼一声,化作一道灰影,朝对fāng扑去。

  对fāngbú闪bú避,恍若没有察觉。

  老王脸上浮现几分怒色,冷哼一声:“找死!”

  他修炼的【冥蛇神诀】和别人bú一样,其他人机诡百变,而他却是走的刚猛暴力路线。丝丝缕缕的灰气在他的右臂汇集,嘶嘶嘶,灰色神装上尖刺纷纷化作小蛇,飞快地朝他手臂蠕动。

  一道灰色蛇影,在老王身后浮现,它盘踞昂首,嘶声吐信。

  老王的气势攀升到巅峰,脚下发力,整个人跃至半空,身形呈现出诡异的麻花装,就仿若巨蟒绞缠。

  “杀!”

  吐气开声,平地惊雷。

  老王的右拳如出甩出的鞭子!

  嗡!

  令人心颤的震颤声,如同水波般荡开。

  老王的身形在空中消失。

  啪!

  清脆的撞击声,一只雪白的手,抓住老王的拳tóu,对fāng身形纹丝bú动。

  老王脸上浮起一抹灰色,嘿然开声,扭曲的身体蓦地产生一股极强的力,被对fāng握住的拳tóu人,蓦地挣脱,以极快的速度,再度挥击。

  对fāng显然没有想到老王竟然能够挣脱,但他的反应极快,化抓为掌,迎向老王的拳tóu。

  老王脸上戾色浓重。

  在眨眼的瞬间,他挥出十二拳!

  十二拳快如闪电,实力稍弱的人,只能看到一道模糊的拳影。

  对fāng的出掌毫bú逊色。

  啪!

  十二声听起来,就像一声,这声撞击声,沉闷至极。

  对fāng后退三步!

  老王却是身形一颤,脸色灰白,这招【十二响】,是他的绝招。快如闪电的十二拳,一拳bǐ一拳重,平日里这一招从未失手过,能够轻易把一座山峰抹去。如今他神装在身,又在死气池,几乎已经处在最巅峰的状态,这记【十二响】是他打出过的最强一击!

  如此强悍的【十二响】,却只能让对fāng后退三步!

  老王脸色一变,他战斗经验十分丰富,几乎在瞬间,他就判断出对fāng的实力超出他远bú止一筹!

  高手!

  对fāng的目光,落在老王身上,赞叹道:“这件神装,bú错。”

  众人这才看清楚来者模样,此人身形瘦削,个tóu颇高,身上穿着一件斗蓬,全身仿佛笼罩在阴影中。此人的脸,几乎全都被斗蓬阴影遮住,看bú真切。

  护卫心中一沉。

  他和老王交情甚笃,老王的绝招他亲身尝试过,哪怕是平时,他都很难接下老王的【十二响】。刚才那记【十二响】,几乎bǐ老王平时使出来,威力要大近三成,他绝无可能接下来。

  可是对fāng接下来,而且,毫发未伤,只bú过退了三步。

  这样的实力,远非自己所能匹敌的!

  护卫脸上却丝毫bú慌,这里是阴陵卫的地盘,对fāng打的如意算盘,可没有那么容易。对fāng浑身几乎没有一丝死气,显然是刚潜入幽冥万坟陵bú久。

  这家伙肯定bú知道,为什么万沸池海虽然bú禁斗殴,但一直没有大的争斗。

  护卫心中冷笑。

  “大师手段,在下佩服。”斗蓬里传出飘忽bú定的声音:“在下诚邀大师前往敝府做客几天,还请大师给个面子。”

  左莫淡淡道:“我bú喜欢和藏tóu缩尾的人打交道。”

  “呵呵,大师着相了,面貌只bú过是浮云而已。”对fāng轻笑一声:“大师放心,只要大师愿意合作,什么都好说。无论美女还是珍宝,大师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到了我那,大师才知道什么是人间天堂,bǐ这破地fāng,可要好无数倍。”

  他的语气充满诱惑。

  左莫似笑非笑地看着对fāng:“你怎么就bú问问人家主人的意思?”

  对fāng也笑道:“今天在下,势在必得。”

  “口气真大。”一个难听发闷的声音,忽然响起。

  一个全身裹着尸布的身影从死气中缓缓飘出来,却是阴陵五鬼之一的布如眠。

  对fāng身形一僵。

  布如眠一出现,周围的死气,就仿佛凝固一般。

  看到布如眠出现,护卫松一口气。古无双大人独居在亿骨峰,布如眠大人平日沉睡在万沸池海,只要经常混两处的人都知道。偌大的万沸池海,一直没有太恶劣的争斗,就是因为布如眠大人的存在。

  布如眠大人脾气暴戾嗜杀,冷酷无情,惹恼了他可bú是死那么简单。

  “布大人!”护卫连忙恭身行礼。

  “小霍啊,带大师去其他地fāng转转,bú需要多久。好久没有遇到新鲜的身体了,真让人兴奋啊!”布如眠声音依然难听,但是语气却还算客气,毕竟护卫是鬼主身边的人■。

  “是!”小霍连忙带着左莫后退,很快便消失在死气之中。

  “阴陵五鬼,布如眠?”斗蓬里的人忽然开口。

  “想求饶?嗬嗬,晚了!”布如眠难听的声音在空中回荡。

  “求◆■。

  “是!”小霍连忙带着左莫后退,很快便消失在死气之中。

  “阴陵五鬼,布如眠?”斗蓬里的人忽然开口。

  “想求饶?嗬嗬,晚了。

  “shì!”xiǎohuòliánmángdàizhezuǒmòhòutuì,hěnkuàibiànxiāoshīzàisǐqìzhīzhōng。

  “yīnlíngwǔguǐ,bùrúmián?”dòupénglǐderénhūránkāikǒu。

  “xiǎngqiúráo?hēhē,wǎnle!”bùrúmiánnántīngdeshēngyīnzàikōngzhōnghuídàng。

  “qiú饶?”笼罩脸庞的阴影中,亮起一抹腥红的弧线,充满玩味。

  “嗯。”布如眠一怔,对fāng的反应有些bú对劲。

  ※※※※※※※※※※※※※※※※※※※※※※※※※※※※※※

  “大师等一下便是,布大人很快就会解决战斗的。”小霍对左莫道,他对布如眠信心十足。

  “没事,bú急这一会。”左莫笑了笑,bú过他心里却bú是如此想。他的神力没有恢复,但是境界bǐ他们都高,在他看来,那个穿斗蓬的家伙,实力和布如眠在同一级别。

  而且他的洞察力远bǐ其他人要敏锐,他注意斗蓬人虽然在布如眠出现的一瞬间,看似惊慌,但是气息却没有丝毫波动。

  这说明,对fāng是伪装惊慌。

  那就意味着,他必定有后手,左莫有些玩味地想着。

  小霍转过脸,关切地问老王:“老王,没事吧?”

  老王勉强笑道:“没事,就是有点缓bú过劲。这家伙真有点猛,穿了神装用绝招,也就逼退三步,真是丢人大发了!”

  “哈哈,一定是老王你昨晚太辛苦,今天腿软了!”

  有人嚷道,引得众人一片笑声。刚才的斗蓬人给大家的压迫感太强烈,此时放松下来,众人竟然都有些□虚脱之感。

  谁也没有注意到,一团灰色的雾气,悄然在众人脚底蔓延。

  “嗯?”左莫第一个察觉到异样。

  万沸池海就是一片灰茫茫,这些灰色的雾气在死气之中,极难察觉。若bú是左莫●早就暗中警惕,只怕也当场中招。

  这些灰色雾气来得极快,几乎眨眼间,便笼罩在众人周围。

  小霍似乎有所察觉,但他来bú及发出任何声音,便如同木桩子直挺挺倒下。

  扑通扑通!

  其他人如同木tóu柱子仰面而倒,他们面色惨白,全身僵硬若铁,绷得笔直。

  好厉害的**迭香!

  饶是左莫封住口鼻,也全身微微麻痹,这股灰雾竟然正拼命地往他的皮肤里渗去。就在此时,飘浮在左莫体内那颗形成没多久的金珠,似乎察觉到外敌入侵,金珠表面的太阳神纹蓦地亮起,一缕太阳炽流在左莫身体窜过。

  所过之处,灰雾如同被点着,烧得一干二净。

  左莫佯装中招,同样直挺挺地倒下,却暗中弄醒了戒指里正在沉睡的几个家伙。左莫的戒指早就经过重新炼制,加入了许多在无尽虚空得到材料。里面空间非常大,而且重要的是,左莫把制作神木棺剩下的残料,也丢了进去。现在里面生机非常浓郁,很适合体息恢复。

  大伙都喜欢在里面休息。

  黑金迷迷糊糊从沉睡中醒来,睁开惺忪的眼睛,含糊bú清嘟囔着:“大锅,卧私了,四bú四开饭鸟?”

  所有字里,黑金唯一咬字清楚的,就是那个“饭”字。

  鬼雾童从雾眼圭里飘出来,打着哈欠,吹出一个白雾气泡,揉着眼睛:“主人!”

  十品和阳光两个也飞了过来,十品永远是仇大苦深杀气腾腾的模样,阳光则永远是一副腼腆害羞的模样。

  “准备战斗!”左莫心神传去一道心念。

  十品蹭地一下亢奋了,小眼睛瞪得老圆,磨刀霍霍,跃跃欲试。

  鬼雾音也清醒过来,阳光也作好准备。

  唯独黑金连眼睛都没有睁开,嘴里嘟囔着:“好困……你们先去……”

  左莫冷冷道:“战利品,你们三个分。”

  刚刚还睁bú开眼睛的黑金符兵,一下子跳了起来,脸上哪还有一点睡意,砰砰敲着胸膛,发出一阵金属声,正气凛▲然道:“大哥说哪里话!天生吾战!战斗,才是吾辈的真义所在啊!大哥你等着,看我把他们打得像狗一样!”

  他面目迅速狰狞扭曲,恶狠狠道:“打扰伟大的黑金大人睡觉,这帮家伙,唯一的下场就是被传大黑金☆的怒火烧成灰烬……”

  戒指里立即进入战备状态。

  黑金符兵捶胸顿足仰天咆哮,戒指里尽是金属砰砰声。

  月牙刃在十品掌间翻来覆去,寒光闪烁,倒映着十品满脸的杀气腾腾。

 ◎ 鬼雾童化身雾巨人,轰隆轰隆,巨大的身躯在戒指里走来走去。

  阳光双手每根指tóu,都亮着一团光芒,每团光芒颜色都bú相同,十种bú同的颜色,他舔了舔嘴唇。

  他们红着眼睛,只等左莫一●声令下。

  好久没有战斗了!

  我们的大斧早已饥渴难耐!h!~!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