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三节 弃佛死愿 【第一更】


  结丹!

  到目前为止,营地里总共有两名金丹,韦胜和谢山。

  宗如结丹出乎所有人de意料。韦胜结丹是经历厮杀,剑心坚凝而致,而谢山结丹却是量变引起de质变。宗如de天赋只能算普通,而tāde修为虽然不错,但远远达不到谢山那般恐怖de积累。

  各方面都不算zuì出色de宗如,竟然是第三位结丹!

  震惊之余,大伙自发地散开警戒,防止不开眼de煞雾之类骚扰宗如。

  连续两次目睹结丹,众人对结丹时de异象已经不陌生。宗如帐蓬上空,浮现一团巨大de阴影,犹如一团淡灰色de雾气。雾气翻腾流转,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里面挣扎。

  众人抬头望着天空中这团如同巨大de阴影,脸上无不露出几分惊惧之色。从雾气出现,一股淡淡de威压便如同小山般,笼罩在众人心头。唯独还能够保持镇定de,只有韦胜和谢山,但两人亦是一脸紧张。结丹一旦失败,轻则受伤,境界倒退,重则性命不保。

  哞!

  一声似龙似象de叫声,如同滚滚闷雷,在阴影深处隆隆作响。

  空气泛起不规则de波纹,就好似水中泛起de涟漪。守在四周警戒de诸人只觉耳边轰鸣,仿佛在耳边炸开,修为深厚de身影一摇,而修为略低者,脸色惨白,身形连连后退。

  只到此时,一股如同飓风般气浪,才堪堪抵达众人面前。

  ※※※※※※※※※※※※※※※※※※※※※※※※※※※※※※

  “愿力!弃佛死愿!有多久没有见到如此纯粹极端de愿力了?”卫深邃幽然de眸子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闪闪发亮。

  蒲妖凝视着天空那团不断变化de雾气,心中闪过一丝悸动。

  愿力!

  tā几乎快忘却de味道,可当它再次出现时,那股熟悉de悸动也再次出现。

  三千年前de那场大战,tā与许多禅修交过手,其中自然有拥有愿力de禅修。拥有愿力de禅修,是所有妖魔zuì不希望遇到de敌人。无论是妖术还是魔功,都有许多歹毒阴狠de法门,但若是让蒲妖选出十种zuì歹毒de力量,愿力绝对名列其中。

  愿力与禅修修为de深浅没有关系,它能够融入各种灵力之力,它只与发愿者心中许下de愿有关。发愿者de信念越是坚定,愿力就会越强大。

  传说中,能够获得愿力de禅修,若是能够完成自己许下de誓愿,便能成佛。

  每一位禅修,心中zuì坚定de信仰,都必然是成佛★,死愿则是无法完成de愿望。弃佛死愿,是禅修能够修下dezuì残酷zuì惨烈de誓愿。因此,在诸多愿力之中,弃佛死愿是zuì极端de愿力。

  没有谁想与许下弃佛死愿de禅修作敌人,这种可怕de◇★,死愿则是无法完成de愿望。弃佛死愿,是禅修能够修下dezuì残酷zuì惨烈de誓愿。因此,在诸多愿力之中,弃佛死愿是zuì极端de愿力。

  没,sǐyuànzéshìwúfǎwánchéngdeyuànwàng。qìfósǐyuàn,shìchánxiūnénggòuxiūxiàdezuìcánkùzuìcǎnlièdeshìyuàn。yīncǐ,zàizhūduōyuànlìzhīzhōng,qìfósǐyuànshìzuìjíduāndeyuànlì。

  méiyǒushuíxiǎngyǔxǔxiàqìfósǐyuàndechánxiūzuòdírén,zhèzhǒngkěpàde愿力,一旦沾染上,能够直接伤到魂魄,几乎无物可解,它是死亡de代名词。

  好在并不是每一位禅修都能够发愿,否则当年那场大战也不会旷日持久。事实上,能够获得愿力de禅修极其罕见,而能够许下弃佛死愿de禅修,就连蒲妖见过de也绝不会超过一只手掌。

  这里居然能见到一位!

  蒲妖和卫,都被吓到。

  ※※※※※※※※※※※※※※※※※※※※※※※※※※※※※※

  整个营地,若论zuì受震撼de,却非伊正莫属。

  出身大佛寺de伊正是正儿八经de名门出身,但是tā此时张大嘴巴,仰脸看着天空,脑袋里一阵发懵。

  掉进这么一个鬼地方,短短数月之间,所经历见识de,彻底颠覆tā在山上所形成de认知。

  当tā第一次见到韦胜,对方de天赋,让tā佩服得五体投地,觉得自己简直就是白活了。可是,tā万万没想到,这仅仅只是个开始,接下来见到de一切,光怪陆离就像梦境。

  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大de家伙,是数千人de首领,偏偏其tā人还都出奇de信服。

  一个叫做金乌营de地方,那里面每个人,都有四品de金乌火。tā当时就差点疯了,那玩意,是可以批发么?

  一个叫做朱雀营de地方,那里面每个人,都是战斗疯子,就连走路瞟人de眼神,都像刀子一般。伊正是个菜鸟,tā不知道这些人究竟有多厉害,但是这群疯子身上流露de气势,让tā心惊肉跳。

  一个叫做卫营de地方,整天关着门,但是如同野兽般声嘶力竭de厮杀声,不时从里面传出来。每一次,从旁边路过,tā都情不自禁心里哆嗦。

  有抱着剑天天闭目养神de,有提着黑矛不知疲倦厮杀de,有会飞de小人,还有调皮de塔……

  各种稀奇古怪,匪夷所思,应有尽有。

  咱是大佛寺出来de,咱是禅修,不和你们比怪。无数次夜深时,伊正反复如此劝慰自己。

  真到今天,tā竟然目睹一位禅修结丹,目睹一位禅修发下誓愿,目睹一位禅修发下弃佛死愿,于是,tā彻底崩溃了!

  到底谁才是禅修啊!

  十大禅修圣地de大佛寺,tā知道拥有愿力de有三个,戒律堂师叔,师叔祖,七师姑。

  弃佛死愿,噢,那种传说中de东西,听听就好了。

  可为什么要出现tā面前……

  伊正忽然觉得,大佛寺那块闪闪发亮de招牌,在这个野路子出身de禅修面前,依然光芒耀眼,但是不知为何,却少了许多气势。

  佛祖在上!

  伊正双手抱头,仰脸呆呆望着天空中逐渐成形de阴影。

  ※※※※※※※※※※※※※※※※※※※※※※※※※※■※※※※

  一个模糊de身影,逐渐成形。

  庞大de运奴船,在这个身影脚边,就像一个玩具。它就像一个远古巨人,居高临下俯瞰众生。营地众人无不倒吸一口冷气,无边无际de威压,如同排山倒海●◇般呼啸而至。

  韦胜面露出凝重之色,向前踏出一步,骈指成剑,轻轻一圈一划。

  众人只觉笼罩全身de威压顿消,充满惊惧de脸色缓解不少。

  韦胜和谢山对视一眼,面色皆凝重无比,两☆人都察觉到,宗如结丹其中所蕴含de不同寻常。

  哞!

  身形模糊de巨人突然仰首暴喝,声彻四野,远远传开!

  煞雾深处,引起阵阵剧荡。

  巨人模糊de身形,继续变幻。

  ※※※※※※※※※※※※※※※※※※※※※※※※※※※※※※

  正在枫落舞狱战场闯关de左莫,并不知道营际里偌大de动静。

  这次没有触动破狱之战,令tā大松一口气。倘若再触动破狱之战,那tā只有去撞墙了。想想自己只不过破了个莫水明空,就惹下这么多没完没了de麻烦。

  钱赚到手了,左莫就嫌麻烦。这玩意虽然也是钱,可没晶石讨喜,反正哥也花不到。

  枫落舞de狱战场,以幻杀为主。让【粉骷湮明灭】狠狠地发挥了一把,左莫大呼痛快。果然再厉害de妖术,也是要多用才行。左莫明显察觉到自己de【粉骷湮明灭】愈发得心应手。

  游刃有余de左莫很快就不满足于单纯施展【粉骷湮明灭】,tā开始尝试着变化妖术。

  忽然想起那天和莫如火de战斗,zuì后一刹那,抓到de感觉……

  左莫de眼睛陡然亮了起来。

  ※※※※※※※※※※※※※※※※※※※※※※※※※※※※※※

  蓝绿色藤蔓交缠而成de拱门,释放着着幽幽de光芒,这便是妖门。修者有传送阵,妖族有妖门,魔族有血池。

  就要回家了。

  望着妖门,木希心头思绪涌。出来征战数年,能够安然回家,她心中说不出de滋味。在这之前,她从未离家过这么久,想起准备出征时,母亲哭得像泪人一般,她心中便一阵酸楚。

  大胜得归,这是唯一让她觉得值得de地方。她从小修炼de天赋一般,在族内de年轻人之中,不太起眼,直到她转修战将之后,才华才日益凸显。这次代表木族出战de机会落在她头上,也是她始料未及de事情。族长de命令,引起不少质疑声。要知道,所有领军将领之中,她de年龄zuì小。

  好在自己并未把事情办砸,虽然没有太大de功劳,但也没有什么过失。

  “走吧。”她幽幽道。

  正在这时,忽然有一名身着军装de妖神色匆匆而至。木希认定此妖,对方是都天血界防线de一名中级战将,木希与其曾有一面之缘。对方神情焦急,略带恐惧,木希心中莫名一突。

  “芒斩大人!”她叫住对方。

  芒斩脚步一滞,这才看到木希,才如梦如初醒:“是木希大人啊!”

  对于任何一名战将来说,镇定养气de功夫是基础de基础,出现如此失态de表情,让她心中不详de预感又重了几分,她轻声问:“可是有战事发生?”

  芒斩脸上神情一变,tā双目陡然微红,声音沙yǎ:“前线战败。”

  “啊!”木希和副官脸色骤变。

  “三天前,防线外围出现少数修者,我们派出小队,打算肃清这一带。很快我们收到小队被围求援de消息,炎伤大人率队支援。哪知对方却趁机进攻防线,攻击极其猛烈。炎伤大人连忙回援,在回来de途中被伏,烈火军团全军覆灭,炎大人也牺牲了。前去支援炎伤大人de几支队伍,都遇到埋伏,损失惨重!”

  芒斩语气悲怆。

  木希脸色刷地苍白如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