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四节 猜测 【第二更】


  前线战败的消息传到后方,举界震惊。这是自发动战争之后,妖族所遭遇的第一场败仗,损失之惨重,远超想象。

  之前的战斗,妖jun1顺风顺水。修者不仅退出都天血界,连连损失数界。可如今冷静看来,修者元气未损,他们损失的只不过是最下层的那些门派,真正的精锐丝毫未损。

  妖族这场败场,折损的,却都是种魂期以上的战妖。

  同样是种魂期,普通的妖和战妖之间,有着巨大的差距。这在单对单的时候表现不明显,但是在集体作战中,便会体现无遗。哪怕是地方jun1团,都需要起码经过五年训练,才能初步形成战斗力。

  更何况,烈火jun1团还是长老会直属的常规jun1团。

  谁也没有想到,修者的反击竟rán如此猛烈和犀利。不出手则矣,一出手便如同雷霆。

  前线势如破竹时,后方的气氛一直很轻松。但是,战败的消息传回来,后方的气氛陡rán变得凝重起来。

  炎伤★大人的烈火jun1团,素以勇猛而著称,竟rán全jun1覆没,那敌人投入的力量,究竟有多强?

  妖族这才想起来,修者战据都天血界已经整整三千年。三千年,哪怕都天血界再不适合修者战斗,那里他们也■★大人的烈火jun1团,素以勇猛而著称,竟rán全jun1覆没,那敌人投入的力量,究竟有多强?

  妖族这才想起来,修者战据都天血界已经整整三千年。dàréndelièhuǒjun1tuán,sùyǐyǒngměngérzhechēng,jìngránquánjun1fùméi,nàdíréntóurùdelìliàng,jiūjìngyǒuduōqiáng?

  yāozúzhècáixiǎngqǐlái,xiūzhězhànjùdōutiānxuèjièyǐjīngzhěngzhěngsānqiānnián。sānqiānnián,nǎpàdōutiānxuèjièzàibúshìhéxiūzhězhàndòu,nàlǐtāmenyě会像自家的后花园一样熟悉。

  ※※※※※※※※※※※※※※※※※※※※※※※※※※※※※※

  手上光华不断闪烁,左莫小心翼翼翼。

  啪,光芒湮灭。

  左莫摇摇头,还是不成。他努力地回忆那天【触知手掌】最后捕捉到的感觉,隐隐有所感悟,但又说不出gè所以rán。他知道这是他体悟得还不深刻,那种隐约的感悟,还需要更多的积累。

  看来得什么时候,再去找一趟小红红。

  可怜的莫如火,也是一号人物,但由于浑身通红,被左莫亲切地称为小红红。若是他听到这gè绰号,绝对当场抓狂疯掉。

  原本打算借着狱战场磨练一下自己的妖术,见没有头绪,左莫不打算磨蹭了。 ★
  只要不触动的破狱之战,闯关对他来说,还是颇为轻松。

  很快,他便获得进入第三狱的资格。

  想了想,今天在十指狱呆的时间差不多了,神识扫过神识印记,发现苍泽和南玥都在,往荒兽棋◎盘奔去。

  当左莫找到苍泽和南玥时,发现两人怏怏不乐,脸上布满担忧之色。

  “怎么了?”左莫有些奇怪地问:“发生了什么事?”

  苍泽低声把前线战败的消息说了一遍,南玥在一旁也露出担忧之色。他们终归是生活在妖界之中,妖jun1战败,他们的生活只会变得更加糟糕。好不容易生活见到希望,有所期盼,若是妖界动荡起来,覆巢之下,岂有完卵?

  听完苍泽的话,左莫呆立原地,心中只有◎震惊。

  过了许久,他才回过神来。

  第一gè反应是,怎么可能?

  他亲身见识过妖jun1的强大,天月界、小山界,修者哪一次不是节节败退?那些平日里的大门派,听到妖jun1要来○■,闻风而退,有如丧家之犬般退回到明涛界。从那之后,左莫对什么昆仑,统统失去信心。哪怕是现在的朱雀营和卫营,在左莫眼中,只怕也不如那些妖jun1精锐。

  现在却苍泽听说,妖jun1被修者打败了。◇

  那么强大的妖jun1,竟rán被打败了?还是被人家在家门口打败了?

  当听到总伤亡数目高达一万两千时,左莫不知道该说什么。

  原来修者也有强的……

  他有些不信,但是他知道,苍泽和南玥是绝对不会骗他的。

  如此耀眼的胜利,足以彻底颠覆左莫心目中那些大门派孱弱的形象。恍rán惊觉,那些大门派的底蕴,未必如他想象的那般。

  可是当他心中却不禁生出古怪之感。

  前期修者孱弱的表现,在这场大胜之下,异常扎眼。

  两者的反差之大,简直判若云泥。

  难道……难道……

  左莫瞳孔蓦地圆睁,他的身体僵在原地,一股寒意沿着他的脊椎向上蹿。

  示敌以弱?

  四gè字如同闪电般,撕裂他的心神。

  他的脸色变幻不定。

  以数界之域,无数门派作饵……太疯狂了!

  他精神一阵恍惚,失神低喃。

  若真是如此,那这gè计划的策划者,是gè疯子!一gè不折不扣的疯子!

  左莫失魂落魄地回到营地。

  ※※※※※※※※※※※※※※※※※※※※※※※※※※※※※※

  天空○中灰色雾气不断地向中间收缩,巨人的身影不断地缩小,也变得越来越清晰。

  当它完整呈现在众人面前,营地里再次响起整齐的倒吸冷气声。

  一gè极其诡异的巨人悬浮在空中。二十丈的身高,如同一座小山。它有三gè脑袋,面朝三gè方向,每张脸的表情都不相同。有怒目而视,有拈花微笑,有闭目沉思。六只手臂或掐法印,或双手合什。

  无边的威严,如同无形的气浪,拍击众人的心神。

  望着天空中的庞rán大物,伊正脸色如同白纸,瞳孔涣散失云焦距,下意识地喃喃。

  “龙象达迦……”

  ※※※※※※※※※※※※※※※※※※※※※※※※※※※※※※

  左莫回到营地,宗●如结丹已经接近尾声。

  他朝宗如所在方位望了一眼,先是一惊,旋即露出欣喜之色。但是很快,这丝喜悦,迅速被厚厚的阴霾吞噬,他脸色转为阴沉,把大伙叫到自己帐蓬。

  营地里气氛压抑,所有人的◇脸色都极其糟糕。左莫从十指狱带来的消息充满震撼性,大伙都沉默不语。

  “我们是鱼饵。”

  公孙差眯起眼睛,手指轻轻划过脸颊,羞涩腼腆的脸上,此时布满寒霜。

  “如果这真的是他们□的计划,那他们一定还会有后续计划。”公孙差接着道,他的声音冰冷,就像冰块敲击,宛如秋水般的眸子,此时布满杀气:“有气魄如此布局的人,绝对不会只是想谋求这样的小胜。”

  “该死的!”谢山低声咆哮☆,双目直欲喷火,脸庞狰狞。

  其他那些从小山界出来的修者眼睛通红。如同地狱的小山界最后能活下来的修者,十不存一。没有人比他们感受更深刻,他们每gè人都是从死人堆中爬出来。

  公孙差的推测,没有人质疑。

  韦胜黑亮的眸子剑意涌动,脸色铁青。他在陪林谦他们回剑洞时便有些奇怪,林谦的护卫gègè实力不俗,有这样的实力,他们为什么不守天月界呢?反而像拱手把天月界让给妖jun1。

  此时两相比照,他才明白过来。强烈的愤怒和厌恶,顿时充斥他的胸膛。体内剑意受到感应,翻涌不休,直欲透体而出。

  昆仑统治着整gè昆仑境。每gè门派,都需要向昆仑缴纳赋税。他们收入的一部分,都要流向昆仑,变成晶石,变成材料,用于昆仑弟子的修炼,用于昆仑的日常消耗。

  可是……

  帐蓬内杀意涌动,气氛压抑至极。

  一直保持沉默的左莫忽rán扬起脸,仿若无事般,露出◎一gè灿烂的笑容:“大家好好修炼!若真是他们做的,嘿,自rán有机会慢慢跟他们算。”

  ※※※※※※※※※※※※※※※※※※※※※※※※※※※※※※

  “快点快点!”

  “全j●un1加速!二十四gè时辰内必需赶到防线!”

  每一位妖jun1脸上都露出疲惫之色,他们接到命令,为了能够尽快赶到都天血界,他们几乎动用了所有力量。

  “将jun1,我们马上就要进入都天血界。”

  作为冰霜jun1团的jun1团长,澜正值壮年,但是早在二十年前,他便成为黄金战将。二十年执掌一jun1的经验,让他隐隐有突破进阶的迹象。作为水族的正当年的扛鼎人物之一,他的未来也被广泛看好。

  澜生性谨慎,战斗风格稳健,极少犯错。

  长老会这次把他派去救火,也正是希望他能够迅速稳定战局,以免出现溃败之势。

  注视着前方广袤望不到边际的血雾,澜沉默不语。队伍源源不断地从他身边掠过,投入茫茫血雾之中。副官安静地立在他身边,没有出声打扰。

  “知道都天血界的来历么?”澜开口问。

  副官恭声道:“三千年前,我们战败。为了能够抵挡修者的攻势,四大界主以其肉身成人,以七中界为轴,四十九小界为屏,名为都天血界。”

  澜带着几分感慨道:“是啊,我们先辈的血肉所化,希望它能庇护我们安rán归来。”

  副官讶rán道:“难道大人对我们此行不看好吗?”

  “对方必有后手。”澜摇摇头:“烈火jun1团的覆灭,不是偶rán。一gèjun1团的覆灭,起码是场中等规模的战斗,不调集足够的力量,对方怎么是不可能全歼烈火jun1团。”◎

  副官脸上不由露出担忧之色,他跟随长官多年,大人几乎从未无的放矢。

  注意到副官的神情,澜笑道:“不要紧张。水来土掩,兵来将挡,我们多加小心就是。”

  “是属下多心了。”副官◎连忙应道。

  “谨慎点是好事。”澜沉吟片刻,忽rán抬头,眸子中闪过一光芒:“命令!全体加速!必需在十二gè时辰赶到防线。”

  副官凛rán应命:“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