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五节 玉衡 【第二更】


  时间:2011-08-24

  “厚土军团对笑摩戈的征召令充满了阴谋和暗算的味道。众所周知,玉子洲的堂叔玉héng,便是厚土军团的军团长。不需要拥yǒu太出色的想象力,我men便能够轻松地联想到,zhè里面的猫腻……”

  “笑摩戈的实力毋庸置疑,就连面对四名战妖的包围,他依然能够轻易地击败对方。zhè样杰出的青年,为了zhè场伟大的战争,贡献他的能力,并不是什么太让人难以接受的事情。但是我men相当怀疑,zhè么一个杰出的青年,进入厚土军团,会面临一个什么样的命运?炮灰也许是最yǒu可能的结果……”

  “厚土军团的征召令完全不符合惯例,zhè是一个极坏的开头。笑▲摩戈与玉子洲之间的恩怨且不去说,那么今后一旦出现了某个yǒu潜力的少年,就以征召令的名义强征而去,zhè与强盗土匪又yǒu什么区别呢?还是说,一旦没yǒu背景、没yǒu妖术府保护,那么就连个人的自由也●mógēyǔyùzǐzhōuzhījiāndeēnyuànqiěbúqùshuō,nàmejīnhòuyīdànchūxiànlemǒugèyǒuqiánlìdeshǎonián,jiùyǐzhēngzhàolìngdemíngyìqiángzhēngérqù,zhèyǔqiángdàotǔfěiyòuyǒushímeqūbiéne?háishìshuō,yīdànméiyǒubèijǐng、méiyǒuyāoshùfǔbǎohù,nàmejiùliángèréndezìyóuyě无法保障呢……”

  ……

  玉héng现在的感觉糟糕透顶,他面色阴沉盯着自己的副官。来自军团的锐利目光令副官如芒在背,冷汗刷地流下来。

  “说,怎么回事?”玉héng的声音仿佛从牙齿缝里挤出来,带着森森寒意。

  副官知道大人彻底怒了,他也没yǒu想到事情会发展到眼下zhè般地步,呐呐道:“前……前几天,公子说需要一份征召令。”

  “然后你就给了?”玉héng脸皮微微抖动,如同鹰隼般的眼睛紧紧盯着副官。

  副官心中恐惧终于失去控制,他知道大人真的动怒了,脸色刷地惨白,结结巴巴道:“属下……属下……”

  “废物!”脸色铁青的玉héng右手猛地在虚空中一抓。

  副官就如同爆裂的西瓜,砰地粉碎,碎肢乱飞!

  半晌,他的怒气才稍稍稍平息,阴沉的目光,盯着满地的残肢碎肉,陷入沉思。自己的侄儿平时深得他喜欢,寄予厚望,没想到竟然愚蠢到zhè地步。在zhè么敏感的时期,做出zhè样的事,还被人抓住把柄大肆宣传。整个厚土军团,都陷入极其被动的境地。

  他心中对玉子洲深深失望。玉子洲追求姬丽语的事情他知道,他也非常支持,但是他没yǒu想到,玉子洲竟然气量狭窄到zhè地步,为了飘渺的感情,做出如此愚蠢的事情!

  那些妖频天天在不断地讨论着zhè件事,翻来覆去。

  想到此,他心中的杀意陡然大盛,zhè些妖频,统统都该死!但是最该死的,却是那个笑摩戈!玉héng心机深沉,眼下局势越演越烈,如火浇沸油,他一眼便看出来yǒu人在暗中推波助澜。

  到底是谁?在zhè个时候,给自己找麻烦?

  目光闪动,他冷静下来,几个身影在他脑海中闪过。zhè些人也许未必是主谋,可如果发现yǒu落井下石的机会,绝对不会放过。

  哼,想看我的笑话,没那么容易!

  玉héng恢复平静,屋子里呛鼻的血腥味让他不悦地皱了皱眉头,朝门外喊了句:“来人!”

  “大人!”一名护卫进来,当他看到地面的碎肉时,脸色不禁微变。

  玉héng淡然无事道:“收拾干净。”

  “是!”被军团长目光扫过,护卫头皮一阵发麻,一股寒间从脚底直窜上来。

  玉héng头也不回地走出房间。

  ※※※※※※※※※※※※※※※※※※※※※※※※※※※※※※

  玉子洲手足冰冷,他完全没y◇ǒu想到,事情竟然会演变到zhè般地步。一个如同蝼蚁般的家伙,哪怕天赋出色,又yǒu什么用?在zhè个没yǒu后台,没yǒu家世的时代,不就是任人宰割的羔羊么?

  周围那些以前崇拜敬仰的目光,○全都变了味道,不屑、鄙视……

  没yǒu人再愿意接近他,就连妖术府的老师,看到他时,都摇头,似乎在惋惜,又似乎在叹息。

  怎么会zhè样!

  他死死地攥着手,手指苍白!他的心充满愤怒,充满怨毒!一个笑摩戈!区区一个笑摩戈!竟然让自己孤立?zhè些家伙眼睛都瞎了么?

  他忽然看到自己的好友正在朝zhè边走,他就像找到一个可以倾诉的对象,下意识地朝死党走去!哪知他的死党一抬头,看到他,脸色一变,飞快地低下头,装作没yǒu看见,身形朝一边走去。

  玉子洲的脚钉在地上,一动不动。

  他呆呆地看着死党消失的身影。

  ※※※※※※※※※※※※※※※※※※※※※※※※※※※※※※

  玉héng面对众多记者,安然而立,脸上挂着亲和的微笑。

  “没想到我men征召笑摩戈的事情会让大家zhè么关心,说实话,zhè超过我的预料。关于大家对zhè件事的猜测,我也yǒu所耳闻。今天就特意在此作一些澄清。”

  所yǒu记者无不了竖起耳朵。

  “许多人以为,zhè件事是子洲在暗中弄鬼,以报复笑摩戈。呵呵,子洲是我的侄儿,我对他的喜爱,zhè些我都毫不避讳。yǒu一点大家想得没错,我是从我的侄儿口中得知笑摩戈的。”

  哗,下面记者一下哗然,他men没yǒu想到,玉héng竟然毫不否认!

  实在太嚣张了!

  许多人脸上都露出愤怒之色。

  玉héng双手作了个下压的手势,一军军团长的气势不自主流露,开始躁动的记者men,一下子安静下来。

  “不过和大家的恶意猜测不同,我的侄儿对笑摩戈极其推崇,正是出于zhè个原因,他才向我竭力推荐笑摩戈,绝不是出于恶意。”

  下面众人无不露出不信之色,甚至yǒu人发出哂笑声。

  玉héng恍若没yǒu听见,他的神色变为郑重,慨然道:“说实话,作为一名军人,值此危难之际,无论是我,还是我men厚土军团,都已经作好随时牺牲的准备。我在zhè丢下一句话,希望长老会优先考虑我men厚土军团,我men已经做好去前线的所yǒu准备!”

  所yǒu记者被玉héng军团长突然抛出的掷地yǒu声的请求给震惊住。

  前线战败,对士气的打击极大,一些军团甚至出现畏战的情绪,而如今玉héng军团长公然表态,主动请战,慷慨激昂的话,瞬间点燃了大家,一时间,掌声如雷。

  玉héng脸上并未表现喜悦之色,沉声接着道:“生死在我眼中,并不是最重要,但若是因为我men实力不济,而致失败,我men万死也难辞其咎!大伙会觉得我men霸道,我men居心叵测,却不知道我men对人才是多么急切,多么渴望!为什么急切?为什么渴望?是因为我知道,我men身上的责任之重!是因为我men知道,我men不能辜负大家对我men的期望!”

  哗哗哗!下面记者神情激动,脸涨得通红。

  玉héng军团长浮现庄重之色,一字一顿道:“笑摩戈先生!我厚土军团统领之职,虚位以待!还请助我厚土军团一臂之力!”

  整个会场,鸦雀无声,所yǒ□u的记者都被zhè句话震惊了。

  ※※※※※※※※※※※※※※※※※※※※※※※※※※※※※※

  “好高明的手段!”明决子脸色灰白,失声喃喃。他所yǒu的手段,所yǒu的谋划,在玉hé◇ngzhè番表演面前,被huà作粉碎!

  在玉héng军团长的老辣面前,明决子觉得自己的表演是多么的拙劣。

  而更让他绝望的是,他的计划反而成为玉héng军团长的助力。

  南玥和苍泽几人的脸色惨白。

  一夜之间,风向陡转,所yǒu人都交口称赞玉héng军团长,转为支持zhè份征召令。不断yǒu人出来呼吁笑摩戈,希望他能够接受征召。

  看看,玉héng军团长是多么yǒu诚意啊,那可是统领之职!那些以为玉héng军团长打算把笑摩戈当炮灰的家伙men,睁开你men的眼睛吧!

  最低要求白银战将的统领一职,绝对是军团中的要职。

  笑摩戈在zhè样☆的情况下,还拒绝征召,那就说不过去了。

  左莫心中亦充满了赞叹,不得不说,玉héngzhè一手实在太漂亮了!明决子没料到,他一样没yǒu料到,甚至连蒲妖zhè样狡猾的家伙都没yǒu料到,可想而■deqíngkuàngxià,háijùjuézhēngzhào,nàjiùshuōbúguòqùle。

  zuǒmòxīnzhōngyìchōngmǎnlezàntàn,búdébúshuō,yùhéngzhèyīshǒushízàitàipiāoliàngle!míngjuézǐméiliàodào,tāyīyàngméiyǒuliàodào,shènzhìliánpúyāozhèyàngjiǎohuádejiāhuǒdōuméiyǒuliàodào,kěxiǎngér知。

  看着脸色苍白的明决子南玥他men,他反而笑了。

  他知道南玥他men担心什么,眼下的情况,对笑摩戈来说,可谓骑虎难下。如果再拒绝征召,笑摩戈的人望会下降,名声亦会败坏。

  但那只是针对笑摩戈,对仅仅只能出现在十指狱的左莫来说,zhèyǒu关系?

  在妖界的名声?那玩意是什么?

  他之前担心南玥他men的安全,如今zhè个问题却意外地得到解决。事情闹zhè么大,厚土军团也绝不敢报复南玥他men。无论左莫接不接受征召,他men都没yǒu任何理由找南玥他men的麻烦,zhè也使得左莫原本准备的疯狂计划也用不上。

  识海里,蒲妖脸色阴沉,狭长的血目如刀,闪动令人心悸的光芒,冷然道:“好手段!真是好手段!啧啧,现在还yǒuzhè么yǒu趣的妙人!”

  一向谦逊温和的卫,露出厌恶之色:“不能zhè么轻易放过他!”

  放下对南玥他men的担心,左莫的目光转向妖频里一脸慷慨激昂的玉héng,就像吃了只苍蝇一样。

  “当然不能就zhè么放过zhè家伙。”左莫眯起眼睛,眼中凶光闪烁。

  三人意见奇迹般统一!

  “搞他!”

  还yǒu。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