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五节 眼红 【第一更】


  远处一道道炽亮艳丽的纤细光痕是飞剑掠过的光芒。

  不时亮起的火光、爆炸,夹杂着各种法诀的光芒,倒映在凉微英俊的脸庞,脸颊的伤痕像蚯蚓般在明暗交织的光线中挣扎。

  他摒住呼吸,即将到来的战斗让他全身血液的温度迅速攀shēng,口干舌燥,胸中好像憋了着一股火。

  他强自按捺胸中的战意,倔强的眼神在火光中,专注而狂热。

  但是很快凉微便皱起着眉头。

  双方并没有接触,只是稍稍试探阶段,但是黑船剑修们的行动,落在凉微眼中,颇有几分不得其门而入的味道。他心里不禁纳闷,瑶光zhèn又不是什么偏门战zhèn,虽然这伙昆仑剑修的瑶光zhèn有许多变化,但是并没□有脱离瑶光战zhèn的范畴。

  对付瑶光战zhèn的办法有很多种,但是几乎所有的方法都遵循一个原则,那jiù是中轴防区。瑶光战zhèn的中轴防区是防御力最强的防区,但它也是整个战zhèn的枢纽●,一旦被攻破,整个战zhènjiù破了。

  瑶光战zhèn是修者战zhèn中应用最多的优秀战zhèn之一。据说创出这种战zhèn的是一种剑修战将,但是它能够在不到两百年间迅速风靡开来,足见其独到之处。

  黑船战将却似乎对瑶光zhèn十分陌生,表现出来的实力和刚才那几番惊艳至极的指挥,简直判若两人。

  凉微心中生出古怪之感。

  ※※※※※※※※※※※※※※※※※※※※□※※※※※※※※※※

  公孙差是真的不认识瑶光战zhèn。

  不过他却识得厉害,莫看双方只是稍稍对峙,但是这短短的对峙,便让公孙差对眼前陌生的战zhèn慎重起来。

  瑶光战zh◆èn的确非常优秀,它其实只是一种战zhèn框架,它有足够的空间给战将随机应变。明烈对瑶光战zhèn的研究极深,这是他最拿手的战zhèn,足可见他对公孙差的忌惮。

  不过虽然慎重,公孙差并不感到慌张,反而睁大眼睛,眼前的战zhèn激起他的兴趣。

  七名剑修一组,犬牙交错,各种各样的幻zhèn,无一不是经过精心安排。他们个个紧握飞剑,以逸待劳。但让公孙差感到吃惊的,并非这大有玄机的战zhèn,而是这伙人身上的法宝。

  整个战zhèn几乎都笼罩在法宝的光芒之中!

  当看到这,公孙差的眼睛jiù红了!

  和别人一比,他们简直jiù像是叫花子。对方每名剑修身上,都有一两件四品法宝,手中的飞剑,清一色都是四品!而那些金丹,身上简直可以用珠光宝气来形容,闪得人花眼!最夸张的是,对方整个战zhèn都笼罩在一层淡淡的青光之中。

  对方竟然连大型战zhèn法宝都有!

  再看看他们,身上的法宝大多都是三品,拥有四品法宝的,屈指可数。唯一让人感到欣慰的便是他们手中的飞剑,清一色的制式金琉飞剑,是左莫在金琉砂海给大家换装的。

  朱雀营可是有整整两千多号人,左莫的大日纹焰再厉害,炼制两千多把飞剑,也是一件浩大艰巨的工程。为了能够节省时间,他创出一种群炼的法子,一次能够炼制二十把金硫飞剑。

  不过这样炼制出来的制式金琉飞剑,比起他最初炼制的几把要差不少,五品下阶,拥有两个非常实用的符zhèn技,《fēng锐》和《掠空》。

  《fēng锐》能够增加飞剑的fēng锐度,而《掠空》能够大幅度增加飞剑的速度。而且朱雀营的修者基本上都领悟○剑意,这两个符zhèn技在他们手上,能够发挥出最大的实力。

  可比起手中的飞剑,他们身上的法宝jiù实在有些寒酸,也难怪公孙差一看对方剑修身上闪烁的四品法宝光华,jiù一下子眼红起来。

  左莫贪婪好财、最见不得好法宝的风气,深深地影响了所有人。

  不需要任何动员,整个朱雀营jiù像陡然间打了鸡血一般,个个神情激昂,摩拳擦掌,泛红的目光在对方剑修身上扫来扫去。

  “大○人,让俺们先去试探一下吧。”雷鹏瞪大眼睛,一脸无辜瓮声道。

  麻凡脸上的惫懒之色一下子消失不见,呸地吐掉嘴里的草根,悄然对雷鹏竖起拇指。年绿闻言,连忙变法宝般,手上多了个小镜子,对着镜子整理一▲下自己的秀发。

  其他天fēng曲的剑修们,个个抬头挺胸,摆出一副很傲然很威武的模样。

  又被抢先!

  其他部的人望向这群人的目光可jiù不怎么友好,许多人纷纷流露出懊恼之色,那雷黑子看上去傻大个一个,下手咋这么快呢?

  公孙差想了想,点头道:“小心安全。”

  眼前的战zhèn他第一次见到,让麻凡他们去试试水,他也好看清这个战zhèn的模样。

  麻凡☆等人大喜,不管怎么说,这首战之功被他们抢到了!

  连一向惫懒的麻凡都激动了,扯着喉咙喊:“兄弟们,咱们可要让这帮兔崽子们好好瞧瞧咱们天fēng曲的厉害!”

  天fēng曲所有人都是战意◇澎湃!

  自从领悟剑意的人越来越多,天fēng曲地位也越来越尴尬,他们也需要用一场胜利,来重新挽回天fēng曲作为朱雀营精锐的地位!

  让天fēng曲的队员出列,所有人的目光,全都汇集在他们身上。

  ※※※※※※※※※※※※※※※※※※※※※※※※※※※※※※

  凉微没有说话,心中的古怪却越来越重。当他看黑船剑修的一个小队出来之后,他终于肯定,黑船战将真的不认识瑶光◇战zhèn。

  一个连瑶光战zhèn都不认识的战将?

  这个荒谬的结论让他感到匪夷所思,尤其是之前对方一系列精彩无比的指挥还在他脑海不时闪现,这种荒谬的感觉愈发明显。

  “不会▲吧,连瑶光战zhèn都不认识?”一名手下惊嚷。

  “可能是野路子吧?”另一名手下有些不确定道。

  凉微一怔,却觉得很可能。野路子的战将并不少见,实际上,不是每个妖都能够进入妖术府,而且也不是每个妖术府都有能力培养战将。只有那些实力雄厚的妖术府才有能力培养战将。

  学习战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比起学习妖术,基本上除了从军,很难找到别的工作。正因为如此,学习战将的妖绝大多数家境都比较富裕。

  据凉微所知,这种情况并非妖族独有,修者和魔族也存在同样的问题。

  野路子的战将不时会有惊艳一击,但是比起正牌的战将,无论是在控制力方面,还是在战略眼光方面,都有着不小的差距。

  他之前猜测船内是一位妖族战将,对方的战斗太有妖族的味道。但是现在,他又有些不确定。

  野路子战将充满了不确定性,这种不确定性,经常最终导致他们失败。但是这些不确定性,也会让他的对手头痛非常。

  没有谁愿意碰到一位不按常理出牌的对手。

  ※※※※※※※※※※※※※※※※※※※※※※※※※※※※※※

  天fēng曲一头扎进瑶光战zhèn之中。

  瑶光战zhèn是北斗七星zhèn的变zhèn,整个战zhèn分成彼此交错的七个区域。不过和其他北斗七星zhèn变zhèn大多用天枢星作zhèn心不同,瑶光战zhèn创造性地运用第七星瑶光星作zhèn心。

  剑修对北斗七星zhèn的运用有着悠久的历史,从最初的剑诀,到后来的七人zhèn,再到后来的守山zhèn,再到后来的大型战zhèn,它的发展几乎贯穿整个剑修发展的历史。

  剑修偏爱七星zhèn并非没有缘由,七星zhèn凝聚剑芒剑意极佳,再加上又攻守兼备,适用范围极广。

  不过,麻凡不愧是曾经作出核心的家伙,眼光比起其他剑修,高明不止一两分。他选择的突击位置十分巧妙。

  北斗七星zhènjiù像一把勺子,而麻凡的攻击位置是勺子和勺柄的结合处,也jiù是天权位。

  一进入对方战zhèn的攻击范围,众人只觉周围一变。

  仿佛突然进入一片原野之中,脚下绿油油有如毯子般望不到边际的草原,一条蜿蜒的大河,如同玉带般,静静流淌。

  微风吹过,麻凡最喜爱的青草味钻入鼻子里,

  不用他招呼,身后两名剑修同时一声轻叱,手中飞出两道金芒,钻入地下!

  草原幻象立即破碎!

  剑修大多不擅长幻zhèn,这些幻zhèn都是由他们身上携带的法宝释放,哪里禁得住五品飞剑的攻击?

  幻象破碎,四周重新恢复原状,七道剑芒已经飞到他们面前!

  对方也没有打算幻zhèn能够困住他们,接踵而至的攻击才是最正的杀招!

  “跟紧我!”麻凡扬声提醒,手中动作不慢,飞剑轻晃,一波透明的不规则剑芒,jiù像划破水际漾起的水线,朝迎面而来的剑芒扑去!

  这招是他把《灭幻无影剑》融入《明霄剑诀》得出的新剑招。

  而这招的威力在他达到剑修第三层境界时,终于爆发了!

  其他队员紧紧跟在他身后,手中飞剑纹丝不动,仿佛对迎面飞来的剑芒视若无睹。

  水波和迎面飞来的各色剑芒毫无花巧地撞成一团!

  剑芒撞在水波上,jiù像一群小石子掉进水里,惹起许多涟漪。

  水波和剑芒如同两个撞成一团的气泡,同时消失。

  对面剑修的脸色微变,瞳孔一缩!

  精锐!G!~!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