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二节 你这种女人 【第二更】


  商未明看到脚下不断亮起的符纹,大惊失色,急忙提醒左莫一行:“你们快跑!小心符阵!”

  事情发展到眼下的地步,商未明万念俱灰,但是他知道这些人是出于帮助他的意愿。可他们不知道任氏一mé☆n在虚灵城的实力……

  以任婧的脾气xìng格,遭此大辱,他们定难一死!

  “你们逃不掉的!马上放le任小姐,放你们一生生路!”一名掌柜声色俱厉地对左莫他们道。

  左莫等人只觉◆一股无形力liàng牢牢束缚住他们,就仿佛背上压le一座小山一般。云阁的护卫和掌柜们,挂在腰间的yù牌散发淡淡光芒,他们行动丝毫不受影响。

  护卫和掌柜们神情很快恢复镇定,镇店符阵可是经过鸡ng通符阵的符修高手布置,当初的标准是能够抵挡金丹期修者的冲击。

  眼前这几个胆大妄为的家伙,虽然实力不俗,但现在大阵开启,他们chā翅也难飞!

  “你们跑不掉的!我要你们千刀万剐!不得★好死!”任婧嘶声尖叫,状若疯癫!

  左莫二话不说,劈里啪啦一连串耳光打下去,打得任婧眼冒金星,眼中lù出恐惧之色,她这才想起lái自己还在这个可怕的家伙手里。

  打得左莫怒气稍消,他才○冷哼一声:“真是欠chōu!不chōu不老实!”

  任婧一个哆嗦,惊恐地闭嘴不语。眼前这个男子年纪不大,长相也不凶恶,可是刚才流lù的杀气让她噤若寒蝉。

  商未明的脸憋成酱色,他低劣的修为在大阵面前,脆弱就像纸扎一般。

  公孙差有宗如的保护,倒没什么感觉。

  左莫眼角余光瞥见商未明的状况,喊le声:“老谢,你右边第三根灯柱,轰掉!”

  他一进店就注意到这些灯柱,这样的店铺必定会布置大阵,这不奇怪。时刻警惕周围的危险,不让自己身处险地,已经成为左莫的本能。

  早就手痒的谢山二话不说,一抹如彩虹般的剑芒脱手而出,如切豆腐般把他右手边第三根灯柱连根削断。

  众人只觉身上一松。

  “你背后第六根!”

  “你脚下前面,第三排,左手第四块地砖。”

  左莫冷静的指令,一个接一个,谢山的剑芒每次落下,大阵的力liàng就弱一分。在云阁护卫和掌柜们惊恐的目光中,他们心中固若金汤的大阵在对方零敲碎打下,不断削弱,直至金星曜石地板上最后一丝符纹黯淡下去,大阵宣告彻底崩溃。

  失去所有压迫的商未明就像濒死的鱼,眼前一黑,直接晕倒在地上。

  就在众护卫和掌柜们绝望之际,一名护卫恰好见到一道熟悉的身影,顿时如同抓到一根救命稻草,竭力大喊:“徐老!徐老!救命啊!”

  暗处的徐正威脚下一滞,心中暗叫不妙!

  其实他早就到le,但是见对方如此轻松把镇定大阵敲掉,他便不由心生退意!他虽然每个月会收到云阁的一笔供奉,也曾答应帮忙照应一下,可若是因为云阁而把自己xìng命丢掉,他是绝对不会干!

  这帮白痴!都瞎le眼么?什么人不好去招惹,偏偏去招惹一帮亡命之徒!

  徐正威可不是没眼力的人,这几个人出手干脆利落,没有一丝拖泥带水。这样的杀伐决断,不是饱经杀戮的人,是绝对做不到的!

  不管怎么说,他是绝对不想招惹这样的麻烦!

  就在他正准备开溜,去被一名护卫叫破身形,顿时陷入进退两难的处境!开溜吧,到底每个月拿le不少供奉,拿人手软,传出去le,以后自己也就不好húnle。不开溜吧,真要和这几个亡命之徒对上le,自己这两斤老骨头可不够看。

  心中鸡烈地斗争片刻,徐老还是咬牙站le出lái。

  “各位还请慢动手!老朽虽然不是本店店主,但和本店东家颇为熟悉◎,在这就厚颜向各位赔个不是,还请各位赏个薄面,化干戈为yù帛!”

  徐老一番低姿态的话,让那些准备大叫“徐老,快抓住这帮家伙”的护卫们目瞪口呆,一时间店里鸦雀无声!

  徐老可是金丹期修☆,zàizhèjiùhòuyánxiànggèwèipéigèbúshì,háiqǐnggèwèishǎnggèbáomiàn,huàgàngēwéiyùbó!”

  xúlǎoyīfāndīzītàidehuà,ràngnàxiēzhǔnbèidàjiào“xúlǎo,kuàizhuāzhùzhèbāngjiāhuǒ”dehùwèimenmùdèngkǒudāi,yīshíjiāndiànlǐyāquèwúshēng!

  xúlǎokěshìjīndānqīxiū者……

  每个人脑海中闪过这同一个念头。他们怀疑自己是不看huāle眼!平日里那个倨傲、永远不咸不淡、超然于物外的徐老,和眼前这个弯腰作揖、脸堆笑容、谦和无比的徐老,真的是同一个人?

  这个老头是金丹!

  同样的念头在左莫一行人的脑海中同时间闪过。这云阁果然有些mén道,居然有金丹相护!

  虽然韦胜他们每个人都是金丹,左莫自己更是连昆仑金丹弟子松圆都干掉的家伙,但是也不愿意和另一位金丹轻易开启战端。

  能够修炼成金丹的,没有一个是简单人物。

  想比左莫他们的慎重,不远处脸上堆满笑容的徐老简直是心惊ròu跳,骇然不已!除le其中一个家伙修为极弱,另一个是敢肯定是金丹以外,剩下的三位,他竟然无法看清对方的深浅!

  这是极其危险的信号!

  要么对方的实力高出他,要么对方修炼le什么不同寻常的法诀!无论哪一种,对他lái说,都同样充满危险!他心中不由暗自庆幸,自己把姿态放得很低。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上,他徐正威好歹也是一名金丹,把姿态放得这么低,对方也不好意思出手。

  果然,对方一行敌意稍减,哪知就在此时,一个熟悉的声音打破le和缓下lái的局面!

  “徐爷爷!救命!救救婧儿!”

  只见一名披头散发,满面浮肿的女子,在对方为首的那人手上拼命挣扎!刚才徐正威在暗处看得分明,这个年轻人就是这一行人中的主事者,亦是他看不透实力的一个!

  徐老一呆,不能置信地看着左莫手中面目全非的任婧:“婧儿?你是婧儿?”

  “呜呜呜!徐爷爷,救救婧儿!”

  身心遭到摧残的任婧哇地一下大哭起lái。

  知道左莫手中的是任婧,徐老一下子明白过lái。任婧的嚣张跋扈,他又怎么会不知道?肯定是任婧招惹到对方,结果被对方教训le!

  他看得出lái对方手下留情,任婧虽然披头散发,脸上青紫浮肿,但没伤根本,对方绝对没有动用灵力。否则的话,任婧小命不保。

  徐老大感头痛,任婧的刁蛮任xìng他也没什么好感,可是任婧家的几个长辈,他却不得不顾忌。任婧之所以在虚灵城如此嚣张跋扈,和她几位xìng格怪涎又极其护短的长辈,有直接的关系!

  若是今天见死不救,明日那几个老家伙一定会lái找他的麻烦!

  这都是什么事啊!

  徐老心中苦涩无比,他拱le拱○手,诚恳道:“各位小兄弟,这位姑娘的长辈与老朽相识,小女孩不懂事,今日之事,也让她得教训,还请各位高抬贵手,放她一码。”

  左莫本lái也没打算要任婧的小命,见徐正威言辞恳切,点头干脆道:“好▲!”

  说罢一挥手,任婧便朝徐老飞去。

  徐老连忙扬手,接过任婧!

  任婧一落地,眼眶就红le,指着左莫一行人,尖叫道:“徐爷爷!杀le他们!把他们全杀le!”

  徐老脸色一变,他没想到任婧竟然如此愚蠢,连基本的情况都看不出lái。对方一行人的脸色顿时不善,隐隐流lù出几分杀意。

  他尴尬地笑道:“不好意思!小孩受刺鸡le,让各位见笑le!今天这个教训对她也★是件好事!”

  徐正威的话让左莫一行人的脸色稍缓下lái。

  哪知此时,突然mén口响起一个yīn恻恻的声音:“什么时候,我们任家的孩子,轮到别人lái教训le?”

  徐正威脸★色一变!

  只见mén口走进三位上年纪的老者,皆是发须皆白,个个面色yīn沉。任婧在左莫抓住的一瞬间,便悄悄捏破求救纸符。三人发现任婧求救,大惊失色,连忙赶lái。

  任婧见到三位老者,哇地一下哭着扑入为首老者怀中。

  “爷爷!爷爷!”

  为首老者温言安慰:“婧儿不哭,爷爷们替你出气!”

  任婧抬起头,眼中闪过怨毒凶光,咬牙切齿:“我要他们全都死!全都死!”☆

  “婧儿放心。”另一位老者开口道:“二爷爷保证,他们今天一个都活不le。”

  “敢欺负到我们任家头上,吃le熊心豹子胆!”任老三脸上煞气翻腾,杀气浓郁。

  任婧眼中布满凶光,★指着商未明道:“那是老商家的商未明!别nòng死他,我要慢慢收拾他!”

  商未明脸色灰败,知道自己在劫难逃!

  “好,只要你开心,什么都依你!”大爷爷和蔼慈祥无比。

  “还有他儿子,在清山剑派!”任婧恶毒无比道。

  “好,一定给婧儿抓lái!”

  商未明只觉五雷轰顶,万念俱灰!

  任婧脸上lù出残忍的笑容:“我要……”

  恰在此时,左莫几人倏○地消失。

  任家三老脸色陡变,大爷爷反应不慢,手顺势一推,任婧便被他护在身后。

  一抹虚无剑意,一道斑斓虹光剑意,一道坚凝如实的拳意!

  瞬间锁定三人!

  三人浑身毫m◇áo皆竖!

  就在同时,一道淡金色身影在三人身后闪过。

  任婧话音嘎然而止,残忍的笑容凝固在脸上。她听到自己脖子咔嚓一声骨头响,然后她发现自己的视角变得十分怪异。在被如cháo水般涌lái的黑暗吞噬前,她隐约听到一句话。

  “你这种女人,还是死le的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