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六节 五行罗烟罩 【第二更】


  好厉害的法宝!

  左莫只觉身上的罗烟索越收越紧,呼吸都yǒu些困难,耳zhōng听到骨头传来令人牙酸的咔咔声。

  若非大日魔体坚韧无比,普通血肉凡胎,光这一绞当场骨肉粉碎!

  但这一绞,也让左莫感到剧痛!

  他毫不犹豫撑起焰章铠,火红的焰章铠轰然显现,炽热无比的大日纹焰和罗烟索一接触,如油入火,大日纹焰陡然暴涨,暴起的大日纹焰掩盖住左莫的身形,他就像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

  与此同时,滚滚罗烟之zhōng,一道浩然剑意冲天而起,直刺云霄!

  一阵梵音传来,这遮天蔽日的wǔ色罗烟之zhōng刺出缕缕金芒,平和温润的禅修真意,充斥其间!

  而谢山则呆在一个七彩圆罩之zhōng,这圆罩流光溢彩,煞是好看,wǔ色罗烟但凡靠近,便听到嗤嗤腐蚀的声音。

  顾明公脸色微变,wǔ行罗烟罩与他心神相连,里面发生的一切难逃他法眼。

  这四人,不是易与之辈!

  他的wǔ行罗烟索曾经困住多少英雄,这四人竟然如此轻松便从罗烟索zhōng脱困,让他不由心生警惕。虽说罗烟索只不过是最简单的杀招,但是四人如此轻松,还是让他yǒu些☆不安。

  宁一心zhōng亦是一惊,但他不仅不惧,反而狂笑道:“哈哈!不错不错!yǒu几分本事!我这血伞正缺厉害的魂魄,修罗难成,你们几个送上门来!今天一个都别想逃!”

  宁一此时手z◇hōng的血煞修罗伞,采集极阴极秽的血煞修炼而成,伞内血煞浩荡如海,无数冤魂沉浮,恍如地狱。若能摄取实力强大的魂魄于伞内,便能炼成修罗,此伞威力猛增数十倍!

  此伞炼到极致,自成一界,威能莫测!

  奈何强大的魂魄难寻,然而今天,宁一却赫然发现这四人灵魂都非常强大,完全符合炼制修罗的条件!尤其是那个手持黑剑的剑修,魂魄之强,委实罕见!魂魄越强,炼制出来的修罗越是厉害!若用此人的魂魄炼制血煞修罗,那不知道要强到什么地步!

  宁一惊喜莫名,莫说受人委托,便是知道yǒu如此强悍的魂魄,他也要想方设法杀之夺魂!这是他绝对无法抵抗的诱惑!

  今天真是撞大运了!

  二话不说,他便朝韦胜扑去!

  ※※※※※※※※※※※※※※※※※※※※※※※※※※※※※※

  圆信的目光死死盯住那刺目的金光,那金光zhōng透出的磅礴禅意,让他感到暗自心惊,亦让他大为眼红!

  他出自一个小门派,身上这部《韦陀杵诀》,是他一次无意zhōng在一处山洞zhōng发现的。他天资极佳,yǒu了《韦陀杵诀》之后,如虎添翼,修为日益深厚,逐渐步入高手之列。成功结丹之后又费尽无数心力,收集各种材料,炼制出手zhōng这件韦陀杵。

  然而看到对方这精纯无比的禅意,他依然无可遏制地眼红!

  对方修炼的,一定是一门极高深的禅诀,比他的《韦陀杵诀》更加高深的☆禅诀!这部《韦陀杵诀》他已经修炼瑧至圆熟,它已经无法让他更进一步!它能让他修到金丹,却无法让他修到元婴!

  他的手指死死攥住韦陀杵的杵身,因为太过用力,而手指发白!

  无论如何,一定夺☆得这部禅诀!

  只yǒu更好的禅诀,自己才能修成元婴!

  手zhōng韦陀杵重重一顿,叮,铜环一声齐鸣,禅音之zhōng,杀机毕露!

  圆信面目神光隐现,大步流星,径直朝宗如走去!

  ※※※※※※※※※※※※※※※※※※※※※※※※※※※※※※

  焰章铠一现,左莫只觉压力顿减,大日纹焰果然厉害,他心zhōng也松一口气。

  可如何破掉这wǔ行罗烟罩,他还是没yǒu头绪!这wǔ行罗烟罩wǔ行皆齐,变化无穷,而且显然对方炼器水平相当厉害,这其zhōng还yǒu许多他没yǒu想到的神妙。

  【粉骷湮明灭】已经证明没yǒu用,说明眼前的罗烟并非幻境。

  那它是什么?

  忽然想到刚才察觉到的符阵的力量,左莫悚然而惊,难不成这wǔ行罗烟罩竟然还蕴含符阵变化之道?

  越想他越觉得可能。

  wǔ行相生相克,在符阵zhōng,wǔ行类的阵法不计其数。而罗烟其性飘忽不定,可随意变幻形状,对符阵来说,这又可以增添无数变数。

  若真是如此,那可就真的麻烦了!

  神识稍一探察,左莫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果然,这wǔ种罗烟看似随意混杂在一起,其实隐隐遵循着某种不为人知的规律。而且对方不知用什么秘法炼制,这wǔ种罗烟时而泾渭分明,时而水乳*交融,变化莫测。

  想起刚才大日纹焰灼烧罗烟的情景,左莫眼前一亮,不如用大日纹焰试试!

  他身上火焰陡然再次暴涨,他朝罗烟最浓密的地方冲去,便听到滋滋声不绝于耳!

  “火焰倒是不错!可惜,人差了点!这点手段就想破我wǔ行罗烟罩,痴心妄想!”顾明公冷冷的声音传来,他显然已经动了真怒!刚才一时不察,wǔ行罗烟罩受到轻微损shāng,他对此宝视若珍宝,任何一点损shāng都会心痛无比。

  左莫只觉眼前一变,周围的wǔ色罗烟变成红色罗烟!这种罗□烟其红似火,就好似闻到腥味的鲨鱼,疯狂地朝左莫处涌来!

  还没他反应过来,猛地一股吸力传来,浑身大日纹焰竟然几欲lí体而去!

  左莫大骇!

  大日纹焰周围的红色罗烟,厚实得几乎☆yānqíhóngsìhuǒ,jiùhǎosìwéndàoxīngwèideshāyú,fēngkuángdìcháozuǒmòchùyǒnglái!

  háiméitāfǎnyīngguòlái,měngdìyīgǔxīlìchuánlái,húnshēndàrìwényànjìngránjǐyùlítǐérqù!

  zuǒmòdàhài!

  dàrìwényànzhōuwéidehóngsèluóyān,hòushídéjǐhū快凝成实体,那股吸力,便是从这些红色罗烟传来!

  火行罗烟!

  符阵!

  左莫猛然反应过来,连忙收回大日纹焰,只这片刻,他的大日纹焰竟然消去几乎一半!而那些吸收了大日纹焰的火行罗烟,变得愈发娇艳通红!

  左莫又是肉痛又是惊骇!

  好厉害的罗烟!好厉害的符阵!

  对方的手段之高超,远超乎左莫的想象。漫天罗烟之zhōng,对方竟然悄然布下汲火符阵,否则的话,火行罗烟再厉害,也不可能如此短的时间内,便吸走那么多的大日纹焰!

  他现在才真正领略到对方的厉害,果然不愧“符仙”之名!之前的时候,左莫所yǒu的心思都放在宁一身上,另外两人压根就没yǒu放在心上,现在才明白过来,盛名之下无虚士!

  在都天血界横冲直撞的左莫,完全没yǒu想到,竟然在进入云海界之后,连连遇到挫折。这次他再次被逼到绝境,他居然发现自己没yǒu什么yǒu效的法子应对。而之前被摄入千珑幻境盘内,古向天的黑金符兵,就让他吃尽了苦头,险些一命呜呼。

  等等!

  黑金符兵!

  左莫脑海zhōng灵光一闪,不过想到那厮那副无赖惫懒的模样,他就觉得这个想法yǒu些不靠谱!

  不过,眼下他真的没yǒu什么其他办法可想。大日魔体刚猛无俦,罕yǒu敌手,可偏偏对方这手段,就是少数能克制大日魔体的手段之一。

  除此之外,他还yǒu一招杀招◇【汲古荒祭术】,然而这招威力固然奇大无比,但是灵力消耗之大,不到最后关头,他绝不敢动用!

  左莫二话不说,取出黑金纸符,灌入灵力。

  没yǒu反应!

  想起上次的情景,左莫眼角●一阵抽搐,难道这家伙要抽才能出来?

  啪!

  捏着纸符猛地往手上一抽。

  “天生吾战。”

  懒洋洋带着惺忪睡意的声音再次响起,黑金符兵出现在左莫面前。看到那张暗金色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庞,哪怕在如此危险的境地,左莫都感到一阵神经错乱!

  天啊,自己怎么会把希望寄托在这种不靠谱的家伙身上?

  好吧,出都出来了,那就全都放出来吧!

  左莫二话不说,○拿出戒指里所yǒu的驭兽牌,一个接一个地放出来。这全都是成师弟给给他的,他还从来没yǒu用过。

  火尾狐、白光蝶、黑白剪尾燕……

  “零碎倒是挺多。”头顶传来顾明公的嗤笑声:“这样的零碎,就想救命?哈哈!听老夫一言,束手就擒,何必做无谓的挣扎,徒劳无益,老夫留你一条性命!”

  顾明公的声音循循善诱,言辞真切。

  左莫充耳不闻,只是不断地放出各种灵兽。

  战斗这么久,左莫也大致摸清楚状况。对方这wǔ行罗烟罩虽然厉害,更多的是符阵变化,困住自己没问题,可若想要杀掉身具大日魔体的他,可没yǒu那么容易。

  搞明白状况,他反而笃定下来。

  可惜,要是小塔来了就好,这些wǔ行罗烟,恰好是它的补药。眼下只能从其他地方想办法了。

  希望这些灵兽能发挥些作用,起码数量够多……

  灵兽大军,这个想法不错!

  左莫yǒu些得意。

  很快,他面前爬满各种各样的灵兽,浩浩荡荡,数目yǒu两百之多!他把淳于成给他的所yǒu驭兽牌,无论几品,统统给用了!

  没yǒu人会像他这般,一口气放出这么多的灵兽。灵兽越多,控制起来就越难,一口气控制几百只灵兽,就连淳于成这样豢养修者,也无法做到。

  但左莫此时已经顾不上这么多,可见他被逼到何等地步!

  左莫没yǒu察觉到,在他不远处,一双贼亮贼亮的眼睛,正盯着这支他寄以厚望的灵兽大军!

  还yǒu咕嘟咕嘟吞口水的声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