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七节 来吧! 【第一更】


  吞食了阴岩煞火的小火,就像一个被吹大的气球,浑身透着黑红色。它从光壳内壁慢悠悠地飞下来,飞得极慢,好似吃得太饱的大胖子,拖着大了几号的身体,徐徐而行。

  小塔不知从哪钻了出来,围着小火拱来拱去,后来索性坐在小火身上。

  “大人?小火不是火妖灵兽me?”谢山一脸惊疑不定。

  “是啊。”左莫下意识地点头。

  “火妖灵兽都这me厉害me?”谢山露出艳羡之色。火妖灵兽虽然不常见,但是也不少见,而且关键是价格并不贵,或许自己也可以买一只火妖灵兽?

  他虽然不认识黑色的火焰是阴岩煞火,但是刚才的火鸦的威力看在眼里,知道这种黑色火焰绝非寻常。小火竟然能够一口气把它们吞食干净,再迟钝的人,此时也知道小火只怕来历不是那me简单。

  左莫感觉有点发懵,表情怪异无比:“我也不知道。”

  谢山搓着手,眼巴巴道:“大人,不如让成大人再豢养几只,一人发▲一只吧!”他转过脸,望着慢悠悠飞行的小火,接着热切无比道:“小火一看体形,就是能生,不如多生几只……”

  小火耳朵极尖,听到这句,圆滚滚的身体猛地一僵。

  它眼前浮现在自己被关在兽池中☆,一堆小小火围在它脚边,跳来跳去。情不自禁一个寒颤,刚刚只不过透着黑色的身体,顿时乌黑无比。

  只见它啪地一下从天空掉落在地面,溅起一大蓬尘土,它拼命滚动自己像皮球一般的身体,扬起漫天的灰尘,落荒而逃。

  看到小火那般狼狈模样,左莫哈哈大笑。

  他的心神重新转到天空,脸色的笑意逐渐消失。

  天空中的那些修者没有半点散去的意思,在更远的地方,还有好几拔人马。

  你们以为龟岛是块肥肉me?

  左莫心头冷笑。

  ※※※※※※※※※※※※※※※※※※※※※※※※※※※※※※

  火鸦道人之死,只是引起一阵小骚动,众人很快便平静下来。除非那些□出身大门派的天之骄子,普通的金丹必定经历过许多战斗,经验在丰富得多。

  攻打任何一个有护岛大阵的大岛,怎me可能不死人?

  但是问题是,那层薄薄的青色光壳,没有一丝变化。

  “◇有没有变弱的迹象?”危立天问阿信。

  “没有。”阿信回答很简洁。刚才大阵曾经出现过一阵细微的波动,但是他也摸不准这种变化到底是什me作用。

  这座大阵神妙异常,他闻所未闻。

  ●阿信有些怀疑龟岛上这伙人的来历,这座大阵绝非普通门派能够拥有的。只有那些有着悠久历史的古老门派,才有可能拥有。

  “龟岛的来历只怕不简单,这座符阵,很厉害!”阿信还是决定把自己的判断说出来,因◎●阿信有些怀疑龟岛上这伙人的来历,这座大阵绝非普通门派能够拥有的。只有那些有着悠久历史的古老门派,才有可能拥有。

  “龟岛的来历只怕不简单,这座符āxìnyǒuxiēhuáiyíguīdǎoshàngzhèhuǒréndeláilì,zhèzuòdàzhènjuéfēipǔtōngménpàinénggòuyōngyǒude。zhīyǒunàxiēyǒuzheyōujiǔlìshǐdegǔlǎoménpài,cáiyǒukěnéngyōngyǒu。

  “guīdǎodeláilìzhīpàbújiǎndān,zhèzuòfúzhèn,hěnlìhài!”āxìnháishìjuédìngbǎzìjǐdepànduànshuōchūlái,yīn为这会关系接下来的行动,也同样关系到他自己的身死。

  阿信从不妄言,危立天露出慎重的神情,他问仇灵:“能推算得到他们的来历吗?”

  仇灵露出苦笑:“属下力有未逮。”

  对于推算占卜,许多人只知道它能够预测未来,洞察万物,但不知道这其中有许多的禁忌。稍有不慎,便有可能形神俱灭。而且也不是什me都能算出来,越是具体的事情,推算越是困难,要付出的代价也越大。

  危立天不说话,他决定看看在说。

  在危立天不远处,也立着一群人,赫然便是宗如在虚灵城遭遇到的冷威那群人。

  冷威瞥了一眼危立天,低声道:“大伙小心点,那是危立天。”

  “屠夫危立天!”

  一些人失声惊呼,这个名字对他们来说,代表着死亡。

  红衣男子露出桀骜的神情,哼了一声:“危立天又怎me样?他敢来,照杀不误!老大,这龟岛到底打得下来me?拖拖拉拉,这群人真是娘们!”

  冷威摇头:“没那me容易,这座大阵厉害!”

  “那怎me办?我们就这样干看着?”红衣男子急道:“那龟岛富得流油,若是能捞一票,大伙就发了!”

  冷威皱起眉头,他的侄儿冷胜天赋过人,年纪轻轻就修炼成金丹,只是脾气急躁,让他有些担忧。

  正说话间,又有几名金丹上前,开始轰击大阵。

  就在此时,忽然岛上突然飞出几道人影,这突然的异变,让所有人都停止交谈。

  “哈哈!龟岛龟岛,果然是一群缩头乌龟!怎me!终于忍不住了!想出来投降了?”一名修者得意洋洋道:“只要你们投降,马上离开,饶你们一条性命!要不然,这me多英雄好汉在这,攻破大阵,那到时,嘿嘿,鸡犬不liú!”

  左莫冷冷地环顾四周,丝毫没有理睬那人。

  在他身边,麻凡忽然神色一动,一声冷哼:“tōutōu摸摸!”

  语音未落,他手中飞剑在朝虚空处一绞,噗,血花四溅,一条断臂从虚空中抛飞出来。一个人影,惨叫一声,身形踉跄。

  麻凡当年最擅长的便是藏匿身形,他第一时间察觉到有人在悄然靠近大人,意图行刺,所以出手毫不liú情。

  不远处冷威等人却是脸色一变:“是他!”

  他们的目光,全都汇集在左莫身旁的宗如身上。那天在虚灵城的偶遇,令他们对宗如的印象深刻无比,所以看到他位于左莫身旁,不禁大吃一惊。

  左莫右手是韦胜,左手是束龙,宗如在韦胜身旁,也就是左莫右手第二。

  无论是谁,都没有想到龟岛的正主,竟然是一位年轻到过份的少年!看着那张还有一丝稚嫩的脸,众人只觉得匪夷所思。

  左莫没说话,他表现得很平静。刚刚那一瞥,他已经判断清楚局势。总共有五拔人,让他觉得威胁最大,是那一拔有四五十人的一伙。左莫对战场的气息十分敏感,这四五十人,一看便不是善良之辈。

  至于其他几拔人,给他的威胁并没有那me大。

  尤其是离他最近的这拔,只有五人!

  “原来是个毛还没长齐的小娃娃!”冷胜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一脸不以为然:“我还以为是哪个厉害人物!”

  冷威没有说话,刚才那断臂一剑,这个年轻过份得的少年,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他太平静!是一种与年龄不相符的平静!

  此时响起左莫面前那拔人的怒喝:“好大胆!死到临头还敢出手伤人!活得不耐烦了!兄弟们,把这群小屁孩给杀了,一个不liú!”

  左莫的目光落在他身上。

  目光寒芒毕露,口中吐出一个字:“杀!”

  话音未落,谢山、麻凡、雷鹏、年绿、阿文骤然出手!

  其实从一开始,对方就小心地保持与左莫等人的距离,但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在他们眼中十分安全的距离,对于谢山他们来说,已经足够了!

  谢山几人,可都是从三段波式冲杀起家,短距离的冲杀已经深入他们的骨髓,犹如本能!

  两点之间,直线最短!

  剑起、发力、提速,没有任何花巧的冲杀!

  四道笔直如尺画的金色剑光在众人视野中一掠而逝。

  而阿文这个卫营的另类,走的是和其他人截然不同的道路——以速度见长的影魔卫!他轻轻一晃,周身羽翎轻颤,身形如鬼魅般消失在空中。

  五人大惊失色,慌忙催动灵甲,试图挡下这一击!

  啪!

  四颗头颅离颈,飞上天空!

  五品金琉剑的威力,在这样的冲杀之中,展现得淋漓尽致!对方的灵甲就像纸糊一般,没能阻挡分毫。

  而另一人喉咙处,一个碗口大的血洞,竟然没有人察觉到它是怎me成形的!

  仿佛最熟练的屠夫,面对砧板上的羔羊,手起、刀落!

  一场战斗,就在眨眼间,以一方完败而结束。

  许多人脸上露出惊惧之色,如此犀利决绝的攻击,出乎每个人的意料!

  难道害怕的不应该是他们吗?

  而危立天、冷威面色都开始变得凝重起来,他们看懂的东西远比普通修者要多,而受到的震撼,也远比普通修者要大!

  那四名修者,连起手式都一模一样……干脆利落、没有花巧的攻击,都透着他们熟悉的味道,战部的味道!

  龟岛上空,鸦雀无声!

  就在此时,左莫嘴角浮起一抹冷笑,缓缓开口:“没想到,龟岛今天居然迎来如此诸多的英雄豪杰。”

  左莫的声音不大,语调也没有起伏,他就像在述说一件非常普通的事,dài着些许嘲讽。

  然而在这片寂静中,他的声音是如此清晰,在龟岛上空回荡。

  到此刻,再也没有人小看这个年轻得过份的少年岛主!

  “遗址之事,你们爱怎me争是你们的事!但是!”

  左莫语气一顿,双目含煞,环顾四周,脸上杀气隐现,缓缓吐出。

  “谁若把主意打到我们龟岛头上,那就试试我的剑利不利!”

  左莫似乎丝毫没有在意,在他周围,有着超过他们数倍的金丹修者。

  “好大的口气!”忽然不远处传来一声暴喝。

  左莫身旁的韦胜眉头一动,向前迈出一步,手腕倒转,形如斩马刀的黑剑仿佛被他从一个虚拟的剑鞘中信手抽出。

  他抽剑的速度并不快,但剑脊摩擦着空气,竟然擦起一溜耀眼火花!

  一声剑鸣,声震四野!

  韦胜挥出一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