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八节 绝症 【第一更】


  杏黄色如同蛇一般的瞳人,明明没有一丝危险的气息,左莫却感觉被人扼住喉咙,几乎búnéng呼xī。

  这就是实力上的差距么?左莫xīn中骇然。

  就在左莫几乎快窒息的时候,体内□躁动bú安的力量乱流,就像被突然丢进一颗火星,轰地一下,猛然炸开!

  无数乱流,像泄堤的洪水,疯狂地在左莫体内冲撞鸡荡。

  笼罩在身上的无形压力,就像泡沫,啪地一下消失。

  左●莫只觉浑身一轻,重新恢复呼xī。体内的力量乱流失去目标,也渐渐平静下来。

  自始至终,左莫一动未动,没有人知道他体内竟然发生如此剧烈的变化。

  曾易眼中若有所思,随即微微一笑:“这次请左先生前来,是有一事相求。”

  ※※※※※※※※※※※※※※※※※※※※※※※※※※※※※※

  卡卓仔细地检查地着chuáng上昏míbú醒的少女,少女的眉目间,néng看出来和曾易颇为相似,应该是曾易的女儿之类。少女的脸庞精致妩媚,湿糯温润的红chún微张,秀眉微蹙,似乎正在忍受着某种痛苦。

  没多时,卡卓的额头便有些汗迹。他被弄醒之后,花费了很久才弄明白怎么回事。经历了◇最初的慌张,他很快镇定下来。如果是他一个人遇到这样危险的事情,他早就哆嗦了,但是既然有老师在后面撑腰,他就bú那么担xīn。

  左莫层出bú穷匪夷所思的手段,彻底折服了卡卓。卡卓甚至xīn中隐■约觉得,只要是魔纹,就没有可néng难倒老师。

  随着卡卓的检查,少女身上的魔纹,开始逐渐浮现。

  在白晳如凝脂的肌肤上,象牙白色的魔纹,如果bú细看,还真的难以察觉。左莫也有些惊异,这是他第一次看到象牙白色的魔纹。

  “bú太好办。”卫脸上凝重:“白牙蛇魔这支魔族,一生最大的门槛就在晋升将阶。如果晋升成功了,就néng炼成白牙魔体。可如果晋升失败,就会变成这样的模样。象牙◆白色的魔纹,是bú成熟的魔纹。”

  “bú成熟的魔纹?”左莫第一次听到这个说法。

  卫抬眼看了一眼蒲妖,蒲妖冷哼一声开口道:“身体的魔纹bú是一成bú变的。当你突破一个境界的时候,身体◎báisèdemówén,shìbúchéngshúdemówén。”

  “búchéngshúdemówén?”zuǒmòdìyīcìtīngdàozhègèshuōfǎ。

  wèitáiyǎnkànleyīyǎnpúyāo,púyāolěnghēngyīshēngkāikǒudào:“shēntǐdemówénbúshìyīchéngbúbiànde。dāngnǐtūpòyīgèjìngjièdeshíhòu,shēntǐ◆的魔纹也会随之变化,变得更加成熟,更加完美,这就是熟化。但是,如果晋升的中途遇到状况,魔纹的熟化也随之中断,就会变成这个样子。”

  “原来是这样!”左莫如今对魔纹的理解日深,蒲妖稍稍点拨,他便◎明白过来。

  但是很快,他便感到棘手了。

  这样的问题,可是bú好解决。

  果然,卫无奈道:“这种状况,在魔界,是绝症!”

  蒲妖亦沉默bú语,他虽然研究魔纹,但是这种状况,根本bú在他的研究范畴。

  左莫头大如斗。

  卡卓做完最后一项检查,这才满头大汗地退了下来,他满怀希望地看着左莫,他觉得没有什么néng难倒老师。

  “左先生,怎样?”曾◇易开口问道,杏黄色的蛇瞳,冷冷地盯着左莫。

  左莫头皮一阵发麻,他知道若他直说没有办法,今天是别想活着走出去。

  “界主是白牙蛇魔吧!”左莫忽然道。

  “左先生果然有眼力。”曾■易眼中闪过一丝异色,白牙蛇魔是非常罕见的魔族,知道的人很少,对方竟然一眼néng认出来,光这份眼力和渊博的学识,便让曾易xīn中升起几分希冀。

  “白牙蛇魔晋升将阶,便néng炼成白牙魔体,我以为是传闻,没想到居然果真如此。”左莫嘴里一边扯着,一边绞尽脑汁想着办法。

  卡卓听得嘴巴张得老大,这对他来说,实在太新奇。

  曾易眼睛微微一眯,忽然轻笑一声:“左先生见闻广博,在下实在佩服,那小女的情况,想必左先生必然有所见解,还烦请左先生解说一二。”

  左莫淡淡道:“贵小姐在晋升将阶失败,身上魔纹的熟化亦被中断,如今体内,只怕一片混乱,xìng命堪忧。”

  曾易眼中猛然绽放一丝精芒,左莫只觉眼前的曾易仿佛突然化身为万丈巨人,强烈的压迫感让他几乎喘bú过气来。

  这次体内的乱流没有任何动静。

  曾易立即意识地bú妥,立即收敛气息。左莫只觉浑身一松,重新恢复呼xī。

  将阶又身具魔体的力量,委实可怖!

  左莫xīn中骇然,便听到曾易沉声道:“在下找到的唤纹师bú下上百,néng够说出症状的,只有左先生一人,佩服佩服。既然左先生néng诊断无误,那么想必一定有解决的办法。”

  左莫咬牙道:“说实话,这种情况,在下也是第一次见到。虽然知道原因,但是想要找到解决的办法,在下也没有多大把握。”

  曾易脸上lù出笑容:“左先生太谦虚了。”

  虽然曾易脸上挂满笑容,但是落在左莫眼中,只觉得那笑容冰冷无比。

  左莫知道肯定推辞bú掉,他脑子转飞快,接着道:“在下bú是谦虚。这种症状,在下虽然第一次见到,但是却曾听说过。在很多地方,它都是一种绝症。”

  “绝症!”曾易一怔,眼中lù出一丝哀伤,但是很快便恢复如常。

  左莫xīn中凛然,此魔的情绪控制néng力之强,实在惊人!

  “在下相信左先生会有办法的。”曾易说得慢条斯理。

  左莫知道最关键的时候来了,平静道:“在下的确有些想法,但到底可行bú可行,要试过才知道,并无太多把握。bú过,在下先说明,如果界主希望在下出手,便要有足够的耐xīn,xìng命攸关,在下的想法,也需要大量的尝试才行。”

  曾易闻言笑道:“那是自然,我会吩咐下面,全力配合先生。bú过为了让左先生更好的尝试,只néng委屈左先生暂居此处了。”

  这点没有出乎左莫意料,他点头道:“好。”

  曾易对左莫的识趣非常满意,他相信,只要左莫软禁此处,左莫便绝对bú敢玩什么花招。

  随即左莫被带到附近的一个院落,门口有两位统领阶的魔族守着。

  直到此时,左莫才松一口气。

  高阶境界对低阶境界的力量压制,他从来没有体会得如此深刻。若bú是他的xīnxìng坚韧,面对曾易,早就xīn神失控。

  bú过,想到守在门外的两位统领阶魔族,左莫xīn中苦笑,这下他们插翅也难飞。

  即使他的力量恢复,也没半点希望。

  曾易将阶的实力,又炼成白牙魔体,足以压制得左莫没有半点脾气。
■   目光落在阿鬼那张没有任何表情的脸上,bú知为何,左莫忽然想起漫天风沙中,tòu过被吹起丝丝长发分割成的凌乱视野里,阿鬼那双美丽惊艳的赤足。

  粗糙的沙石上,美丽精致的赤足没有一丝瑕疵,美□丽得那么勾人xīn魄。可就这么一双赤足,在风沙中,每一步,都带着吃力而沉重的微微颤抖。

  没有停,一步一步,背着他。

  这些画面如同碎片,却是如此清晰。

  左莫目光闪动,低沉失落的xīn情bú翼而飞,他只觉浑身充满了力量。眼前的困境,并没有让他感到气馁,他相信自己一定néng够渡过这个难关。

  阿鬼……我一定会带你离开这!

  左莫认真对自己说。

  他开始思索起自己眼下的处境。虽然身陷牢笼,但好歹有喘息之机。短时间内,安全问题bú需要担xīn。

  这些时间,足够自己做点什么。

  ※※※※※※※※※※※※※※※※※※※※※※※※※※※※※※

  巴拉看着眼前的清单,一阵肉痛。自从那个怪怪的唤纹师来了之后,他已经支取了无数材料。巴拉是界主的管家,每次支取,都需要经过他的同意。尽管界主已经对他嘱咐过,对方需要什么,要尽量满足,但他依然感到肉痛。

  bú过,他没敢做什么手脚,界主对小姐的疼爱无人bú知,若是因这件事触怒了界主,那绝对是死路一条,

  他一咬牙,同意支取。

  巴拉很了解自己的主人,界主绝对b◇ú是任人糊弄的主,若到时那个该死的唤纹师救bú好小姐,他一定会死得很惨!

  在界主手里,想死都bú是件容易的事!

  之前找来的唤纹师,没有一个活着离开。

  左莫的小院落里,门外☆●两名魔族依然坚守,他们只负责把守,至于里面发生什么,他们漠bú关xīn。

  “我教你的魔纹,都熟悉了吗?”左莫问卡卓。

  “都熟悉了。”卡卓老实地点头。

  “那开始吧。”左莫没■有啰嗦,时间对他来说,重要无比。

  卡卓小xīn地在左莫右手手掌开始镌刻万叠铁贝的魔纹。万叠铁贝的魔纹并bú复杂,只花了两个时辰,卡卓便完成。

  然后卡卓拿来早就配好的药液,这些药液,都是用试验的借口从巴拉那支取的材料配置而成。卡卓醮着药液,一遍遍地刷在魔纹上。

  灼烧的感觉从手掌传来,左莫bú惊反喜。

  卡卓bú断地更换药液,反复地刷着。

  灼烧的感觉愈来愈强烈,左莫感觉自己的手掌xīn就要燃烧起来,整个手掌通红就像烧红的烙铁。

  卡卓拿出最后一种药液,药液闪耀着幽蓝的光泽。

  当药液接触魔纹的一瞬间,一股清凉入骨的舒服感油然而生,左莫差点舒服得shēn吟起来。

  幽蓝的药液一接触到魔纹,便迅速渗入魔纹之中。

  很快,整个魔纹都变得幽蓝幽蓝,布满左莫整个手掌。

  当药液渗入最后一道魔纹,变化忽生!G@。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