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五节 有妖应召 【第二更】


  蒲妖的心情复杂,他走得很慢。

  虽然和往常一样进入十指狱,却仿佛有着别样的力量,让他感到有些罕见的紧张。千年的时光,就像一条宽阔的河流,把往昔和如今,遥遥隔开。有些东西已经模糊,有些东西,却清晰如昨日。

  当一个桀骜的身影,进入他的视野,原本紧张的情绪陡然平静下来。

  千年的消逝,荣光早就散尽,只剩一声叹息。

  早有思想准备的蒲妖并没有感到气馁,似曾相识的淡蓝色菱晶,让他的思绪一阵模糊,心中莫名有些感动。

  “你是尤琴家的孩子么?”蒲妖的语气淡淡。

  对方上下打量着蒲妖,语气充满怀疑:“是你留的消息?”

  他个头并不高大,眉心处有一块不规则的蓝色菱晶,眼睛狭长,嘴角挂着玩世不恭的笑容,火红的头发,就像一团燃烧的火焰,给人强烈的桀骜不驯之感。

  “没错,是我。”蒲妖淡淡道。

  “装神弄鬼!”少年从鼻子里蹦出一个◆冷哼:“喂,老家伙,你到底是谁?”

  老家伙?

  蒲妖眼睛微微眯起,还没人敢这么称呼过他,他冷哼一声,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只见无数光索少年脚下疯狂冒出来,转眼间就把少年缠得结结实实。 ★
  少年脸色微变,dàn兀自不服输道:“老头,欺负小孩算什么本事!”

  “尤琴家就剩下你一个么?”蒲妖冷冷地问。

  “就剩小爷一个!”少年蓦地瞪大眼睛,扬起脑袋:“怎么样?别以为会几手装神弄鬼的妖术,就能在小爷面qián装!”

  接着他自言语语道:“早知道就不听那个老死鬼的话,什么破东西,什么大人,难不成是什么邪教?”

  蒲妖恍若没有听见:“你叫什么名字?”

  “尤琴烈!”少年翻了个白眼,对方的实力超出他的预计。

  “不错的名字。”蒲妖面无表情地道,接着问:“你现在住哪?”

  “监狱!”少年嘿嘿地笑:“阿贝格监狱,重刑犯监狱,怎么样☆?很强力吧!”

  “为什么进监狱?”蒲妖问。

  “嘿,杀了一个世家畜牲而已,妈的,下次要再让我遇到,把他们全家dōu杀了!”尤琴烈恨恨道。

  “你和他有仇?”

  “没仇●!”尤琴烈头一昂,双目通红,头发几乎快要燃烧一般:“嘿,那个畜牲,强暴了我朋友的妹妹,小爷可是花了三个月才找到机会把他干掉!”

  “三个月?你可真弱!”蒲妖冷笑道,

  “有本事你试试!”尤琴烈鄙视地瞪了一眼蒲妖:“光护卫就二十多个,干那事dōu有两个家伙守在门口!拜托,人家是世家,修炼的妖术比小爷不知强多少,不过,嘿嘿,还是被小爷阴了一把,差点就能全杀掉了。”

  世家?蒲妖心中冷笑,接着问:“监狱里还能上十指狱?”

  “哈,那帮蠢货,以为给小爷身上加禁制就成,哪知道小爷的本事?上十指狱,那不玩儿似的!”尤琴烈得意洋洋道。

  蒲妖血瞳中闪过一丝光芒,他继续■:“你父亲跟你说过你的任务吧。”

  “那个死老鬼!”尤琴烈嘴里不以为然,桀骜的目光却陡然温和了许多,他甩了甩脑袋:“喂,不是小爷想爽约,小爷在监狱,爱莫能助。”

  “越狱就是。”蒲妖冷◎■:“你父亲跟你说过你的任务吧。”

  “那个死老鬼!”尤琴烈嘴里不以为然,桀骜的目光却陡然温和了许多,他甩了甩脑袋:“喂,不是小爷想爽约,小爷在监:“nǐfùqīngēnnǐshuōguònǐderènwùba。”

  “nàgèsǐlǎoguǐ!”yóuqínlièzuǐlǐbúyǐwéirán,jiéàodemùguāngquèdǒuránwēnhélexǔduō,tāshuǎileshuǎinǎodài:“wèi,búshìxiǎoyéxiǎngshuǎngyuē,xiǎoyézàijiānyù,àimònéngzhù。”

  “yuèyùjiùshì。”púyāolěng冷道。

  “越狱?”尤琴烈就像听到一个最好笑的笑话,哈哈大笑:“这可是阿贝格监狱,重刑犯监狱,哈哈,还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人能从这越狱!”

  蒲妖手中忽然亮起一团光芒,他把手按在尤琴烈的头上,光团就像被海绵吸走的水滴,直接进入尤琴烈的脑袋里。

  “喂,你干什么?”尤琴烈的声音有一丝惊慌,dàn是很快,他睁大眼睛,不能置信道:“这是……”

  “你有十天的时间越狱。”蒲妖冷冷道。

  “如果越不了狱,你就死在里面吧。”

  说完蒲妖便消失不见。

  尤琴烈恍若wèi闻,他张大嘴巴,满脸震惊,目光茫然,就像中了魔魇一般。

  ※※※※※※※※※※※※※※※※※※※※※※※※※※※※※※

  鄂德心里有些打鼓。

  他一直生活在小蛮界,自从小蛮界变天之后,冲着时冬大人的名头,他参加了时冬大人的战部。一开始的时候,日子过得非常不错,虽然修炼艰苦了点,dàn是倒没有谁有怨言,修炼的时候多吃点苦,战斗的时候才更容易存活下来。

  而且时冬大人的水平确实没得说,【大日苦卫】这种以qián梦寐以求的魔功,更是激起所有人的修炼**。根本不需要督促,大家dōu疯狂地修炼。在战场上,时冬大人也势如破竹,整个小蛮界几乎全dōu拿下。

  所有人对wèi来dōu充满期望。

  然而就在此时,他们突然接到大人的命令,他们需要去一个叫做龟岛的地方,接受特殊修炼。

  特殊修炼?

  谁也没有听说过这个说法,问遍了所有人,包括那些跟随大人已久的家伙,他们也摇头不知。对于龟岛,大家充满向往,因为战部老人会不断地向他们介绍◎那个地方多好多好,最重要的是,吾王在那。

  没错,如今谁dōu知道,时冬大人和野菱大人共同投奔了一位大人,这位大人被称为最有可能成为王的强者。

  王,对于小蛮界的魔族来说,是一个遥不可▲及的词。

  dàn是时冬大人和野菱大人的眼光,却没有人怀疑,几乎所有人dōu笃信,他们追随的是一位有可能成为王的强者!

  龟岛和鄂德想象得完全不一样,这里竟然到处是修者。

  第一次进入龟岛的这群魔军,差点吓得掉头就跑。不过好在后来大家发现,龟岛上不光有修者,有魔族,还有妖族。

  现在回忆起当时大伙的表情,鄂德dōu觉得有趣。其实他也好不到哪里去,dàn是很快,他便不可思议地发现,无论你是妖魔还是修者,在这里dōu能够和平相处。虽然会有人目光不善,dàn绝没有人会因为你是魔族,而大打出手。

  直到此时,鄂德才深深被王的强大所折服!

  在这之qián,从来没有谁能够做到这一点。

  果然不愧是能够成为王的男人!

  鄂德很快便喜欢这里,喜欢这种气氛。dàn随着他们逐渐熟悉龟岛,传了许久的特殊修炼,也终于到来。

  鄂德小心地进入房间,顿时房间里七八双眼睛盯着他。

  鄂德顿时有些紧张,更让他紧张的是,对面的这些人竟然全dōu是修者!虽然龟岛没有发生过妖魔和修者之间战斗的事情,dàn是被一群修者盯着,他心中难免不安。

  “别紧张,先问一下,你的血脉?”

  “有一些贝伦鳄魔的血脉,dàn只有一点点。”鄂德连忙道。

  “贝伦鳄魔,不错的血脉,校阶。我们可以为你镌刻贝伦鳄魔魔纹,可以激活你体内的贝伦鳄魔血脉,我们估计,能够提高你的战斗力2倍左右。当然,具体效果要出来之后才知道。另外,选择权在你自己手上。”说话的是孙宝大师傅。

  “镌刻魔纹?”鄂德一脸茫然。

  “唤纹师知道么?”

  “知道。”

  “比那高级一点。”

  鄂德这才明白一些,他不禁怦然心动,问道:“我唤醒过魔纹?还能那个什么镌刻魔纹吗?”

  “可以。”

  “我愿意!”鄂德唯恐对方后悔,他现在终于明白过来,特殊修炼是什么。

  鄂德的干脆利落让孙宝等人有些讶然,他们原以为对方会犹豫不定,他们甚至准备好一大堆说辞来劝说,哪知道对方想dōu没想,就答应下来。

  修者永远无法理解魔族对力量的渴望和追求。

  不过jì然鄂德答应,那么镌刻魔纹便自然开始。

  在得知左莫遇到危险需要帮助的时候,孙宝和吉伟就开始讨论起来,如何才能帮助大人。正好当时左莫把他学○习唤纹的一些内容传了过来,两人眼qián一亮,立即发现,魔纹能够帮助大人。

  魔族才适合在魔界活动。

  于是,他们便整合整个金乌营的力量,开始研究左莫传来过关于魔纹的内容。

  ○如今的金乌营早就非昔日阿蒙,无论是个人实力,还是整体实力,dōu不知翻了几番。再加上众人qián所wèi有的团结,让整个计划的进度非常迅速。

  这其中有蒲妖和卫的帮忙。

  镌刻魔纹,左莫在东子身上实现手段,迅速被金乌营摸透。而且比起左莫对东子镌刻的魔纹,金乌营的力量更大,他们的方案更加成熟强大,效果也更加出色。

  dàn是由于镌刻魔纹还无法摆脱对血脉的要求,因此卫营上下暂时还没有办法,两位大师傅便把目光汇集在另一支魔族战部身上,那就是灰营。

  小娘当场通过了他们镌刻魔纹的计划。

  于是,便有了特殊修炼的命令。

  鄂德没有犹豫,他做梦dōu没想到,这种好事竟然能落在他头上。他曾经听说过,那些厉害的唤纹师,能够最大程度激发他血脉中的力量。dàn是小蛮界根本没有什么出色的唤纹师,鄂德被唤纹的效果就非常糟糕。

  否则的话,他相信自己绝不是眼下☆的实力。

  谁也没有想到,一个全新的时代,就这样徐徐拉开序幕。

  以战争的名义!

  **********************************************◇*******************************

  求红票!求打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