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八节 不朽太安 【第一更】


  漫无边际浩瀚的黑色大海,一座雄伟巍峨的城市飘浮在海面上,城市的轮廓jiù像贴在海面,画chū的一道黄色粗线,蜿蜒不见尽头。

  “下去吧。”唐菲率先跳下风沙虫毯:“这里不允许飞行。”

  闻言,众人纷纷跳了下来,把魔骑收起来。

  眼前的景象让许多人不由发chū惊呼,眼前的黑海辽阔无边,让人顿生渺小之感。

  连走了几步,左莫走近,忽然讶声道:“这片黑海不是天然形■成?”

  “嗯,不是。这片黑海叫无垢海,当年师子铭大师,打算建一座城,天下英豪齐集,有七位魔帅亲自送来礼物,赶来亲自参与建造的魔将,更是多达四十六人。历时三年,方成这座不朽之城太安。”陶兴感慨●chéng?”

  “èn,búshì。zhèpiànhēihǎijiàowúgòuhǎi,dāngniánshīzǐmíngdàshī,dǎsuànjiànyīzuòchéng,tiānxiàyīngháoqíjí,yǒuqīwèimóshuàiqīnzìsòngláilǐwù,gǎnláiqīnzìcānyǔjiànzàodemójiāng,gèngshìduōdásìshíliùrén。lìshísānnián,fāngchéngzhèzuòbúxiǔzhīchéngtàiān。”táoxìnggǎnkǎi万千,心生向往道:“当时太安城只不过是一口池塘,过来朝拜之人络绎不绝,每一位朝拜者,都会带来一瓶其家乡的无根水,倒入池塘。池塘越来越大,历时两百年,已经成为一片汪洋。一百年前,两位魔帅联袂chū手,从冥境九幽之地采来黑冥重水,以秘法炼制,便成了这片无垢海。”

  左莫听得目瞪口呆,那位师子铭大师究竟是何方神圣,竟然有如此恐怖的能量。他身后诸人,包括唐菲等人,无不是一脸震惊。

  如果说以前左莫对魔族的实力还糊里糊涂,现在可jiù一清二楚了。每一位魔帅,都是一方诸侯,呼风唤雨,他们任何一人,都是可能改变魔界的势力格局的强者。便是魔将,哪一位不是一方英豪?

  四十六名魔将历时三年为他建城,如果不是陶兴嘴里说chū来,左莫肯定不信。

  陶兴面带虔诚,望着太安城,带着一丝骄傲:“家师祖当年也曾参与太安城的建造。”

  左莫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疑惑,问道:“那位师子铭大师究竟何方神圣?竟然有如此大的能耐?”

  陶兴脸上流露敬仰之色:“我们魔族对力量的追求jiù像本能一样,究极一切手段。但总有一些先贤,他们没有强有力的手段,却拥有无以伦比的智慧。他们洞悉一切□,直指魔心,胸襟无私,受万魔敬仰。师子铭大师一生堪称传奇,他幼时早慧,学识过人,他本人虽然没有武力,但对力量的本质却有着无人能及的理解。他四下游历,每到一地,便开坛讲学,毫不吝啬地把自己所知传授给大家■□,直指魔心,胸襟无私,受万魔敬仰。师子铭大师一生堪称传奇,他幼时早慧,学识过人,他本人虽然没有武力,,zhízhǐmóxīn,xiōngjīnwúsī,shòuwànmójìngyǎng。shīzǐmíngdàshīyīshēngkānchēngchuánqí,tāyòushízǎohuì,xuéshíguòrén,tāběnrénsuīránméiyǒuwǔlì,dànduìlìliàngdeběnzhìquèyǒuzhewúrénnéngjídelǐjiě。tāsìxiàyóulì,měidàoyīdì,biànkāitánjiǎngxué,háobúlìnsèdìbǎzìjǐsuǒzhīchuánshòugěidàjiā。那七位魔帅和四十六名魔将,都受过他的点拨。他化解过无数矛盾,恩泽四方,受无数人敬仰膜拜。”

  左莫这下也不得不佩服,能够指点魔帅魔将,那该到那种地步?

  “一边走一边说吧。”陶兴看众人的表情,笑道,率先朝无垢海走去。当他的脚步踏上无垢海的海面,忽然,一只黑鱼豚从水里钻了chū来,托住陶兴的脚。

  左莫见状,不由大感有趣,也效仿陶兴,果然,另一只黑鱼豚托住他。

  “○这是迎客鱼豚,大家不用紧张。”陶兴连忙解释道。

  众人纷纷踏上海面,海里立即涌上一群鱼豚,载着他们便向太安城游去。黑鱼豚不时发chū吱吱的huān叫声,别有一番趣味。

  唐菲认真对左莫◎○这是迎客鱼豚,大家不用紧张。”陶兴连忙解释道。

  众人纷纷踏上海面,海里立即涌上一群鱼豚,载着他们便向太安城游去。黑鱼豚不时发chū吱吱的huāzhèshìyíngkèyútún,dàjiābúyòngjǐnzhāng。”táoxìngliánmángjiěshìdào。

  zhòngrénfēnfēntàshànghǎimiàn,hǎilǐlìjíyǒngshàngyīqúnyútún,zǎizhetāmenbiànxiàngtàiānchéngyóuqù。hēiyútúnbúshífāchūzīzīdehuānjiàoshēng,biéyǒuyīfānqùwèi。

  tángfēirènzhēnduìzuǒmò道:“亘战部再厉害,他们也不敢在太安城动手,到现在为止,没有哪一个战部敢在太安城动手。但是你要小心,太安城虽然不允许战部对武,但是却不阻止单人动手。因为师子铭当年四下授魔炼之学,太安城的战风极盛,这里拒绝别人的挑战,往往被人耻笑。”

  “这样啊。”左莫点点头,虽然战部不如别人,但是如果是单挑的话,他倒不惧别人。

  如今他和陶兴他们是一条绳子上的蚱蜢,一荣俱荣,一损皆损。左莫忽然问:“不会有魔帅阶的吧。”

  “不会。”唐菲的脸色古怪。

  难道这个家伙以为那些魔帅都是那么闲,每天没事四下晃悠的么?

  tā虽然心里嘀咕,还是非常认真道:“但是将阶的不少。因为城里留有当年师子铭大师讲学的全部内容,很多遇到瓶颈的魔将,都会到这里寻求突破。”

  “那jiù好那jiù好。”左莫的心立即安定了不少。

  唐菲嘴上没说什么,心里别扭得很,tā没想到左莫居▲然如此自信,俨然不把其他将阶放在眼里。

  不过tā可没有劝左莫小心的意思,tā巴不得看到左莫能栽些跟头。太安城藏龙卧虎,高手云集,独占鳌头的事情已经有几十年没有发生过。

  黑豚鱼的速度◆颇快,但即使这样,也整整游了两个时辰,才来到太安城城门。

  来到太安城跟着,那高耸如云霄的城墙,投下的阴影,jiù像乌云一般笼罩,让人不由感受自己的渺小。左莫抬起头,竟然难以确定,城墙究竟有多◆高。

  黑豚鱼托着左莫,游到一片石梯旁,石梯节节而上,直达城门。

  左莫背着阿鬼跳上石阶,黑豚鱼吱吱huān叫一声,便没入无垢海深处。一行人紧跟着左莫,不时发chū惊叹声,jiù包括唐●菲,也是第一次来到太安城。

  踏上石阶,眼前一片开阔,千丈方圆的地面平整犹如一整块岩石打磨而成,光滑如釉,各种精美繁复的魔纹jiù像铺开的华丽地毯,蜿蜒到远处。如此壮阔的华丽,震慑住每个人,jiù连左莫,也不由失语。看着如此精美的魔纹,众人都有些不忍心踩上去。

  大手笔!绝对的大手笔!

  满怀惊叹地走过城门,jiù像走进另一个世界,喧嚣的声浪扑面而来。

  众人心头不◎由一松,刚刚城门下的壮阔精美几乎令人窒息,而眼前这片熟悉的景象,却把众人一下子扯回到原来的世界,心神为之一松。

  街道非常宽阔,上百丈的宽度,可以容纳大型魔骑,随处可见那些乘坐各种奇形怪状魔骑□的魔族。魔族的相貌,也千奇百怪,有的长角,有的四足,有的背生双翼,看得左莫眼花缭乱,大感好奇。

  但是很快,左莫心中暗自凛然,短短的时间,他已经发现起码六名统领阶魔族。太安城果然高手云集!

  统领阶是一支战部中的中坚力量,他们的水平,将直接关系到这支战部实力强弱。在那些偏僻一点的界,统领阶都足以称霸一方。统领阶自然不足以引起左莫的惊叹,但是在街道上随处便可发现六七名统领阶,那此处统领阶的魔族,数目将会达到一个多么恐怖的数量。

  虽然到现在为止,他还没有发现一名将阶,但是已经足以引起他的警惕。

  陶兴似乎注意到左莫的吃惊,压低声音道:“千万不要冲动,太安城势力构成非常复杂,这里随便一个魔,背后都有可能是一个强大的势力。这里如果得罪的势力太多,你很可能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虽然太安城禁止暗杀之类,但是这种存在黑暗之中的事情,哪里禁绝得了?千万不要冲动!”

  陶兴年轻时候在太安城长住过一段时间,对这里的一切,颇为熟悉。这次路上遭遇绿夜叉一族的袭击,也让他感觉到危险。不过现在进入太安城,他感觉安全许多,太安城里高手众多,愿意卖他面子的势力,还是有不少的。

  他唯一担心的,jiù是左莫。他在太安城住过很长时间,见过无数在太安城撞得头破血流的少年。这些年轻气盛的少年天才们,充满骄傲,哪里知道这太安城的水有多深。

  现在他和左莫共进退,如果左莫惹了麻烦,他是绝对躲不过的,他还欠着左莫那么多的魔胎。

  想到这些魔胎,他便恨不得能够马上回无尽城,早点把这笔账算清楚。

  恰在此时,街道上响起一片喧哗声。

  一支庞大的队伍,趾高气昂地走在街道的中央。清一色的蓝龙犀,高达三丈的庞大身躯,浑身披挂厚实如小盾的鳞甲,它们的步伐沉重无比,每一步,地面都一阵轻颤。

  整个队伍轰隆轰隆,地动山摇。

  队伍最前方的蓝龙犀上坐着一位光头大汉,他的体格极其健壮,皮肤呈现chū一种诡异的淡蓝色,夹杂着一道道黑纹。他满脸横肉,小眼睛凶光闪烁,坐在蓝龙犀背上,身体随着蓝龙犀的步伐有韵律地摆动。

  注意到左莫的目光,陶兴看了一眼,很快认chū对方来历:“应该是洛界的蓝家,他们是龙魔的分支之一,是天生的战士。年轻一代最chū色的,是蓝天龙和蓝容,这个应该jiù是蓝天龙……”

  左莫微微眯起眼睛,蓝天龙身上的★气息他很熟悉,将阶!这是他在太安城见到的第一位魔将!

  果然藏龙卧虎啊,左莫心中凛然,对方毫不遮掩自己身上的气息,旁若无人,残暴强横的气息,四逸开来。

  光是那份气息,jiù足够让左莫◆判断chū,对方强横的实力,绝不逊色自己。

  左莫的目光从蓝天龙身上扫过,向后看去,忽然,他的瞳孔猛然收缩,身体一僵。

  陶兴接下来说的什么,他一句都没有听清楚。

  左莫死死盯着一只蓝龙犀背上,身体僵硬如铁!

  ********************************************************************************

  红票红票!打赏打赏!来吧来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