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节 前因后果 【第二更】


  罗离的声音低沉,像梦呓一般。

  “混沌裂缝出现了,魔族战部进来。他们来得太突然,我们没有时间逃跑。后来明涛界就开始组织各大门派,主事的是几个昆仑的家伙,很厉害,掌门和师叔们都被抽调上去,被安排在第一线!”

  左莫一拳轰在地板,碎石飞溅,拳头深深没入地板之中。他的面孔扭曲,狰狞无比,虽然后来大家分道扬镳,但是几位师叔,对他都极好,照顾有加。左莫rú今也是掌过兵的人,很清楚,第一线是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战斗最激烈的地方,基本不可能存活。

  一般被派到最前线的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精锐,另一种则是炮灰。

  “自从大师兄在剑洞失踪,有好几拨昆仑的人来问掌门剑洞之事。有一次争吵很激烈,辛师叔差点拔剑了。从那之后,我们门派在明涛界的地位便开始走下坡路。不断有门派开始针对我们,下面弟子走的走,离开的离开。”

  罗离目光空洞游离。

  “掌门很难过,其他师叔倒还好。咱们以前的弟子都没有走,反正到哪也是一样过。后来附近有几个门派来挑衅,都被辛师叔打跑了。大家也没有太在意,哪lǐ能没有纷争呢?直到这次,魔族战部杀过来。”

  “昆仑带着人跑过来,要本门几位师叔全都去第一线。掌门不同意,说四师姑战斗力不强,要她留下。昆仑不同意,他们把门派包围起来。四师姑自己答应下来,但要求我们这些弟子撤到后方。昆仑答应了。”

  罗离的脸陡然狰狞扭曲起来。

  “哪知道,掌门他们一走,昆仑的人就在我们身上下了禁制,说免得我们叛变。结果在路上突然被一支魔族袭击,昆仑的人就逼我们冲上去挡住魔族,要不然发动禁制。我们只好上去,他们掉头就跑。我们死的死,◎伤的伤,剩下的都被抓了起来,转了好几道手,落到这个魔族手上。”

  “昆仑!”左莫从牙缝中挤出来这两个字,双目充血。他完全没有想到,昆仑竟然huì做出rú此卑鄙的事情。

  “二师兄,林谦◎■一直怀疑你是妖魔,说什么白日星现。掌门之前听到一些风声,才故意没有让你回来。大师兄失踪后,掌门很伤心,头发一夜全白了。掌门从那开始,很多话才对我说,掌门说,你到底是他捡回来的,万一你要真是……总比交到◎昆仑手上强……”

  听到这lǐ,左莫再也忍不住,眼泪不受控制,沿着脸颊滑下。原本心中的一丝恨意,消失得无影无踪,难以言喻的悲伤和悔恨,潮水般涌上来。

  罗离此时已经泣不成声。

 ◇ 半晌,左莫止住悲伤,他抬起头,问:“其他师弟师妹呢?”

  “还活着的只有小果和李师妹,她们也被抓起来,师弟,你一定要救救他们!”罗离一把抓住左莫,死灰的眼睛lǐ流露出哀求之色。

  左○莫心中一痛,毫不犹豫点头,斩钉截铁道:“我一定huì把她们救出来!”

  他随即问道:“二师兄知道她们被谁挑走了吗?”

  罗离低头思索片刻,抬起头道:“是一个女魔族,好像叫霞公主。”

  “霞公主……”左莫在嘴lǐ反复念几遍,唯恐自己忘记。

  看来自己得好好打听一下,这霞公主到底是谁?

  左莫暗中给罗离施展了一个安息诀,罗离顿时觉得眼皮沉重起来,很快便沉入梦乡。○左莫给罗离检查了一下体内的伤势,脸色顿时糟糕无比。

  罗离体内经脉几乎寸断,这么重的伤势,极难治愈。

  “昆仑!”

  左莫从来没有rú此仇恨一个门派,从来没有!

  ※※○※※※※※※※※※※※※※※※※※※※※※※※※※※※※

  西门宁喝着酒,听着手下报告。

  “老大果然料事rú神,卫营果然进城了!”手下语气佩服无比。

  “呵呵,卫营人太少,rú果人多一点的话,说不定huì和步亘那家伙来打一场。这伙人不是善茬,不过来路肯定不简单。”西门宁微笑道。

  “强龙不压地头蛇,再厉害,也只有吃灰的份。”阿庆的声音传来。

  “哈哈,阿庆说得没错。他们来路很快就huì被摸清楚,那么多魔胎,心动的人只怕不止我们,到时就有好戏看了。”西门宁笑道。

  “水浑了才能摸鱼。”阿庆恰到好处地接口道。

  西门宁哈哈一笑。

  “卫营进城的时候,和蓝天龙发生了冲突。”手下连忙把打探到的消息仔细地说了一遍。

  “蓝天龙!”西门宁皱起眉头。

  西门宁对蓝天龙非常熟悉,自然知道他火爆的脾气。蓝天龙居然没有动手?这可完全不像蓝天龙平时的作风。

  卫营的首领一定有什么独到之处,否则的话,蓝天龙的行为,绝对jiě释不通。

  是实力?还是来路?

  西门宁沉吟,能让蓝天龙忌惮的实力,那有点太夸张,他打探得很清楚,卫营的首领是个二十岁不到的少年。这么年轻的少年,比蓝天龙还厉害?

  他不相信!

  这么说来,那就只有可能是来路的问题!蓝天龙认出这家伙的来路,所以故意退让,这么一想,西门宁觉得就能说得通了。他和蓝天龙交过手,知道这个家伙虽然脾气暴躁,但是绝对不像外人以为的那般头脑简单。

  这个猜测也印证了许多细节,比rú实力强大的卫营,很有可能就是他家族派来保护他的近卫。

  来路……huì是什么来路呢?

  就在此时,另一名手下进来报告。

  “老大,步亘进城了!”

  西门宁回过神来,哑然失笑:“太安城很久没有这么热闹了!”

  ※※※※※※※※※※※※※※※※※※※※※※※※※※※※※※

  “有什么办法能医治他么?”左莫看着蒲妖和卫。

  蒲妖沉默,卫也不吭声。

  左莫顿时无比失望。当他答应去救小果和李英凤师妹的时候,他从罗离师兄的眼中看到了决然的死意。左莫很清楚,在这样的情况下,很多人都huì萌生死意,这就是心灰若死。

  左莫不知道该怎么劝jiě罗离,只好暂时用安息诀,让他休息。

  忽然,蒲妖开口:“或许有个办法,不过,和死也差不多。”

  “什么办法?”左莫就像溺水的人抓到最后一根稻草,连忙问。

  蒲妖缓缓开口:“当年我在战场上,从一个修者身上搜集到一部残篇,你拿去看就知道。”

  说罢,他丢给左莫一个光球。

  左莫接过光球,仔细看完,这才明白蒲妖所说的,和死也差不多是什么意思。

  这部名为【生死锁】,是一部没有完成的功法,非常极端。说功法都不准确,在左莫看来,这只是一个大胆的猜想。功法并不复杂,相反,宗旨非常简单。

  以死入道!

  在这篇猜想lǐ,它认为人的死亡是一个过程,就像穿透叠在一起的饼干,一层一层。而只有当突破最▲底下一层,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死亡。

  编写这部功法的人认为,上面诸层,虽然也是死亡,却只能算是假死。假死状态能够很好地激发出人本能。rú果能够减缓穿透上面死亡层时的速度,而加快潜能的激发,当潜能○激发的速度,超过死记穿透的速度,便能够扭转生死,而且能够彻底激发出人的全部潜能。

  看完之后,左莫不得不对编写这部功法的人佩服无比。

  rú此奇特的想法,看上去rú此荒诞,却又能自圆其说。而且此人还花了极大的力气,来思索,rú何在死亡状态之下,来激发潜能,以达到扭转生死的局面。

  的确rú同蒲妖所说,这部功法和死没什么区别。整篇功法,全都是猜测,到最后,就连作者自己,也不相信这部功法,而停笔不写。

  整篇功法,因此而成为残篇。

  左莫也犹豫起来,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生死锁】都是rú此荒谬。但是偏偏功法lǐ那些语句,却始终在他的脑海lǐ萦绕,就像有一种奇异的魔力。许多想法,给他带来极大的启发。

  他隐隐有种感觉,这篇【生死锁】,是一门奇功。

  就在此时,罗离悠悠醒来。

  他zhēng开眼睛,看到左莫,勉强一笑,眸子lǐ一片灰白空洞,没有一丝生机。

  修者虽然强大,可若是心死了,身体生机的流逝,huì比普通人更快。心为万法之本,便是这个缘故。

  当左莫看到罗离的眼神,便知道不妙。

  “师兄可是想死?”左莫忽然道。

  罗离有些讶然,但随即点头道,坦然道:“我rú今是一个废人,经脉全断,丹田尽毁,再好的灵药也医治不好。能见到师弟,也心满意足,没有什么牵挂。带着残破之躯,不仅拖累师弟,我自己也觉无趣痛苦,与其rú此,死倒是件轻松的事情。”

  左莫紧紧盯着罗离的眼睛,见他自始至终,神情rú一,便知他心意已定。

  “师兄难道不想找昆仑报仇么?不想去救小果和李英凤师姐么?”左莫心一■横,咬牙问。

  “师弟何必……”罗离苦笑。

  “我这有部功法,虽然凶险了些,但未必没有希望。”到了此时,左莫也就只能死马当活马医,掏出【生死锁】。

  罗离以为左莫只是劝jiě他★,但不忍拂其一片好意,接了过来。

  扫了一眼,他顿时rú同被定住身形,一动不动!

  *************************************************************************

  PS:还有一更,补昨天的,huì比较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