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四节 阴他一把 【第一更】


  “成师弟!”公孙差迎了上去,给淳于成一个大大拥抱。淳于成一向沉迷于自己的豢养之中,足不出户,公孙差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见到他。

  两人从荒木礁就一起跟着左莫,感情自然不同。

  ◇公孙差接到淳于成的纸鹤有些吃惊,成师弟想来魔界,说是豢养还是魔界最适合。公孙差很清楚成师弟对于豢养方面的事情有多狂热,并不感意外。小蛮界本来是不错的地方,那里基本都在时冬的控制之下。但是考虑安全的问题□,公孙差觉得还是把成师弟放在自己身边更加放心些,就索性让成师弟到兰里界。

  这里的符阵要塞初成规模,加上有朱雀营驻守,他自己坐镇,就算天環来攻打,他都丝毫不惧。

  淳于成好奇地四下张望:“这里就是魔界?”

  “嗯,叫兰里界,附近的界叫做乌石界,被天環占了。不guò我们现在井水不犯河水,他们也不敢来闹事。”公孙差很随意地介绍。

  沿途的修者不断向两人打着招呼。

  “那你们有没有魔骑?”淳于成看了两yǎn,便收回目光,直奔主题。

  还想叙叙旧的公孙差一脸无奈,不guò他也知道成师弟就是这幅德性。这个问题他早有准备,便叫来阿扎格。

  阿扎格是土生土长的魔族,对魔骑十分熟悉,是个不错的介绍人。

  星罗族本族就有饲养魔骑,听到小娘称呼淳于成师弟,阿扎格立即明白yǎn前这个看似木木傻傻的少年在龟岛的地位,不敢懈怠。

  他找来战部里大家配备的各种魔骑,并且详细介绍它们的各种情况。

  一看到魔骑,淳于成立即沉迷不能自拔,再也没有看小娘一yǎn。小娘知道他的性格,也不生气,吩咐阿扎格几句,便准备忙自己的去了。

  忽然,一名探哨急匆匆地赶guò来。

  小娘停下脚步,一看探哨的神情,他便知道有事情发生了。

  “大人!乌石界受到一支妖族战部的攻击!”

  乌石界被妖族攻击!

  小娘忽然笑了,前些天天環战部大摇大摆地离开乌石界,朝另一个扑去,现在被人抄了老巢。

  他能想象,公冶小容听到这个消息,脸色一定很精彩!

  小娘对这支突然出现的妖族战部,有些感兴趣。这里是魔族的地盘,出现一支妖族战部,有些不正常。而且这支妖族战部挑选的时机恰好到处,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这是一次有预谋、非常成功的突袭。

  公冶小容太大意了!

  淳于成头也没抬,他对这个消息完全没有反□应。

  阿扎很惊讶,他猛然想起来,连忙道:“大人!属下知道这支战部!”

  “你知道?”公孙差有些惊讶。

  “大人!乌石界有条混沌裂缝,通往妖界,是宫湖木氏的地盘。这次本族联合各□部族,组成联军准备对抗公冶小容,其中就向宫湖木氏发出邀请。他们派了一个叫做木希的小姑娘guò来,如果是妖族战部的话,极有可能就是这支!他们竟然没有死?”阿扎格脸上有些不能置信。

  “宫湖木氏?”公孙差喃喃自语,便把这个问题丢到一旁。

  忽然,又一名探哨急匆匆飞来,还未落地便急忙道:“大人,天環遭受猛烈攻击,派人来求援,被我们的人拦了下来!他们求见大人!说必有后报!”

  公孙差一愣,旋即不由觉得好笑:“求援?可真是病急乱投医啊!”

  见探哨还在等他命lìng,摆摆手:“就说我不在。”

  一旁的阿扎格松一口气,星罗族与天環仇恨极深,心里自然不愿意去救援。

  公孙差自言自语道:“天環?我还宁愿乌石界在妖族手里!”

  片刻,又有探哨来报。

  “大人!乌石界天環失守!他们残部往我们这边来!”

  阿扎格几乎跳起来:“他们想把妖族战部引guò来!”

  公孙差冷笑:“不用理会,我们正好见识一下这支妖族战部。败得真快,这支妖族战部不简单!”

  数个时辰之后,一支神色仓皇的战部出现在天空,在他们身后,一支妖族战部队形严★整,好整以暇,时而冲击,时而不徐不疾地跟着。

  “是个高手!”小娘眯起yǎn睛,妖族战部的节奏把握得非常好,始终保持着对天環战部的压力。持续神经紧绷的逃命,极容易崩溃。

  阿扎格露出兴◎奋之色,他也能看出木希的厉害,他恨不得这支天環残部全军覆灭。

  天環战部看到这边的符阵群,就像溺水者抓到一根救命的稻草,呼啦一下朝这边飞来。

  还没等他们飞近,他们脚底下,一个一个大型符阵亮起。

  上百道大型符阵,共同启动的光芒,让整个山谷亮如白昼。从天空往下看,这一百处大型符阵,从混沌裂缝处延伸出来,形成一个绵延数十公里的扇形面,一层一层,总共七道防线!

  妖族战▲部看到如此森严的防御,队形一滞,冲击这样的防线,和找死没什么区别。

  天環的战修们脸上惊惶夹杂着震惊,这才多久的功夫,对方竟然不声不吭把这里建成符阵要塞!

  一个如此庞大的符阵群,需要◎消耗的人力物力财力,是相当可怕的!

  公孙差到底是属于哪个势力?

  天環残部的战将面面相觑,都看到彼此yǎn中深深的惊惧。

  “怎么办?”一人犹豫地问。

  “冲了再说!难道他们敢把我们全杀了?”另一人咬牙道。

  “得罪我们天環,他们别想有好日子guò!他们不敢的!冲吧!”又一人附和道。

  很快,他们统一意见,下lìng朝符阵群冲guò去。普通战修们则○没有想那么多,他们脸上的惊惶惧,顿时化作狂喜,那些符阵群,让他们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许多人在心中想,如果门派也建立这样的符阵群,妖族战部怎么可能攻得下来?

  “不要攻击!不要攻击▲!”

  “阁下若是出手相救,我天環必有重报……”

  看着这些乱糟糟就朝他们扑来的残部,公孙差的yǎn神蓦地了变冷,凌厉如刀,寒声道:“冲击防线者,杀!”

  几乎是他话音刚落,最前方的符阵防线,陡然光芒大盛!

  天環战部的战将无不大惊失色:“快退!”

  他们的惊呼迅速湮灭在一片光雨之中。

  耀yǎn的光雨,如同一群蝗虫,从地面扑向天空,遮天蔽日!

  噗噗噗!

  那些扑向防线的战修视野内白茫茫一片,身体传来剧痛,迅速失去知觉。

  他们至死,脸上表情也充满不能置信。

  对方竟然真的敢攻击……

  他们是天環啊……

  那些下达命lìng的战将们,个个瞪大yǎn睛,不能置信地看着空无一物的天空,yǎn中立即爬满血丝。

  一名战将凄声厉喝:“公孙差!你好狠!天環一定不会放guò你……”

  地面上,公孙差微微一笑,吐出两个字:“白痴!”

  最前方的符阵再次光芒大盛,剧烈的灵力波动lìng人心惊胆战。

  那名战将见状,一咬牙,满脸怨毒率领残部朝另一个方向逃去。

  “这下★我们把天環得罪狠了。”被惊醒的淳于成抬头望了一yǎn,道。

  “习惯就好。”公孙差一脸随意道。

  之前和公冶小容的梁子就结下了,对于天環这样大门派,只要有梁子,就等着被灭吧。除非在它y□ǎn中,你和它一样强大,比如另外三个门派,它才会保持克制。

  很显然,公孙差不认为天環会把他们当作一号对手。若是等公冶小容把这一带扫荡干净,他绝对会腾出手来,把他们也扫荡干净。

  侧卧之榻,岂容他人酣睡?

  与其如此,不如先下手为强,阴他一把,小娘可是很期待公冶小容接下来会怎么应对。

  想想都让人心情愉悦啊!

  ※※※※※※※※※※※※※※※※※※※※※※※※※※※※※※

  木希目睹整个guò程,脸上也不由浮现几分惊讶,陷入思索之中。

  这支战部,明显和天環不是一路,双方可能还存在敌意。天環残部把自己引到这,也是心怀歹意,不guò他们显然低估对方首领的狠辣程度。就连木希,看到下面的符阵群悍然发动攻击的时候,也不由大吃一惊。

  对方的危险程度,立即在她心中急剧上升。

  邻居有这么一只恶狼,得小心些才是。她仔细地察看了对方的符阵群,布置得非常完美,完全没有死角。硬攻这样的符阵群,她需要起码八千人以上的战部,而且肯定要付出极其惨重的代价。

  她派出一支小队,追击落荒而逃的天環残部。这支残部士气低落到极致,只要不断地骚扰,对方距离崩溃不远。

  yǎn下她最重要的不是消灭这支残部,而是扼守住乌石界。本来她只是打算回到妖界,但是看到刚才双方的冲突,她忽然改变主意,打算扼守乌石界。

  刚才这支战部已经○和天環撕破脸皮,换而言之,他们亦成为天環的敌人。公冶小容定然会对他们有所防备,不敢全力攻击乌石界。

  如此一来,她守住乌石界的可能性要大许多。

  斟酌片刻,她便作出决断。她需要马上回到○○和天環撕破脸皮,换而言之,他们亦成为天環的敌人。公冶小容定然会对他们有所防备,不敢全力攻击乌石界。 hétiānhuánsīpòliǎnpí,huànéryánzhī,tāmenyìchéngwéitiānhuándedírén。gōngyěxiǎoróngdìngránhuìduìtāmenyǒusuǒfángbèi,búgǎnquánlìgōngjīwūshíjiè。

  rúcǐyīlái,tāshǒuzhùwūshíjièdekěnéngxìngyàodàxǔduō。

  zhēnzhuópiànkè,tābiànzuòchūjuéduàn。tāxūyàomǎshànghuídào乌石界,而且需要家族的支援。公冶小容定然已经得到消息,只怕已经在朝回急赶。

  时间紧急。

  ****************************************************************************

  感谢jiadelao同学!小娘,一个加九个,十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