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三节 孟婆鬼酒 【第三更】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zhè是沈昱现在心中第一个念头,早在路上,听霞公主tā们不断地夸赞笑摩戈,他早就bǎ笑摩戈挂上自己必须践踏的名单之列。

  没想到,zhè个活宝一样的醉鬼,竟然就是笑摩戈!

  老天开眼么?

  沈昱感觉自己的血液都快沸腾起来,他的身体竟然由于太过于兴奋而微微一颤,如此众目环顾之下,霞公主芳驾之前,bǎ一个能引发星移砂冶的天才踩在脚底下,那种快感……

  沈昱的笑容就像看到猎物,他微微舔着嘴唇,眼睛深处的光芒,带着嗜血、暴戾和无比期待的战栗!

  想想就让人不自主地兴奋啊!

  “原来是笑摩戈,有没有胆量去耍一耍?”

  他强自按捺心中的兴奋和战意,犹如一只老练的猎人,抛出准备已久的诱饵。

  ※※※※※※※※※※※※※※※※※※※※※※※※※※※※※※

  左莫脑子里一片迷糊,酒意在他胸中翻腾,如同一团烈火!

  zhè团烈火,似乎要bǎ他的身体点头,他觉得体内每一块肌肉都在烧,就像浸透油脂的柴火,熊熊燃烧!

  心口和背上好像挂着几个火球!

  好热!好渴!■

  眼前的沈昱,忽而远忽而近,时而清晰时而模糊,左莫醉眼朦胧,意识飘忽。

  zhè酒……真够劲……

  “沈昱,你也真够没脸没皮,欺负笑摩戈喝醉了!怎么?你要耍?在下奉陪!”蓝容■■

  眼前的沈昱,忽而远忽而近,时而清晰时而模糊,左莫醉眼朦胧,意识飘忽。

  zhè酒

  yǎnqiándeshěnyù,hūéryuǎnhūérjìn,shíérqīngxīshíérmóhú,zuǒmòzuìyǎnménglóng,yìshípiāohū。

  zhèjiǔ……zhēngòujìn……

  “shěnyù,nǐyězhēngòuméiliǎnméipí,qīfùxiàomógēhēzuìle!zěnme?nǐyàoshuǎ?zàixiàfèngpéi!”lánróng●冷然道。

  今天笑摩戈让沈昱出了zhè么大的丑,若是双方比试,笑摩戈绝对不会落下好下场。至于自己,虽然丢人点,但是除非沈家想和蓝家开战,沈昱是绝不敢要自己的性命。

  所以当zhè个时候◆,蓝容毫不犹豫站出来。

  沈昱脸上浮现一丝诡笑:“蓝容,别bǎ自己太当回事。人家笑摩戈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来作主?”他忽然大喝:“笑摩戈,敢不敢?”

  沈昱目光森冷,喝酒的人最容易冲动○,最容易受激,他不相信zhè个时候,笑摩戈会无动于衷!

  一片迷糊的左莫猛然听到一句:“小莫哥,敢不敢?”

  顿时从火焰的灼烧中回过一丝清明,好渴!好热!他猛地提起手中的酒坛,仰脸咕嘟●咕嘟,丝毫不顾酒水沿着他的脖子流下。

  酒水流过肌肤冰冷的触感,让他感到一丝快意!

  他一口气bǎ剩下的酒全喝完,两眼一瞪,猛地bǎ手中的酒坛一砸。

  ※※※※※※※※※※※※■※※※※※※※※※※※※※※※※※※

  沈昱当看到左莫猛地抬起酒坛豪饮时,心中便一阵窃喜。

  当看到左莫一口气bǎ剩下的酒全喝完,狠狠瞪着他的时候,他心中几乎想大笑。他见过的那些酒鬼,◆喝了酒就是zhè副模样!作豪爽状,舌绽春雷,真是一群白痴!

  成功了!

  果然,便听到左莫乒bǎ手上酒坛一砸,一声猛喝,声彻全场!

  “赌什么?”

  沈昱表情凝固在脸上,zhè……和他想象中的……不太一样啊!

  他下意识地问:“什么叫赌什么?”

  周围人再次鸦雀无声,他们的判断和沈昱完全一样,全都以为左莫会豪气云干来一句:“不敢?谁不敢!”之类,哪知道左莫直接跳到赌什么。

  反应慢的人,一时都没反应过来。

  “土鳖!”左莫的目光充满鄙视,舌头有些大,带着浓重的醉意,他zhè下是真看不起沈昱了,难怪五十魔贝都没有,他本着心中最后一丝善良,向沈昱谆谆教导道:“没好处,打来打去,好傻的!”

  土鳖……

  沈昱额头的青筋直跳,他还从来没有被人如此劈头盖脸地嘲讽过。他眼角的余光,看到蓝容强忍着笑,却又有些忍不住,整张脸都快扭曲的怪表情。

  他能够想到身后那些看热闹的家伙,此时的表情……

  霞公主……

  我忍!笑摩戈已经进入自己的圈套,只要再加一bǎ火,今天笑摩戈就难逃一死!

  “你要什么?”

  沈昱强忍胸中的怒意,一字一顿道。

  左莫依稀看到霞公主的脸,他记得自己好像要找zhè个女人有事,咦,什么事呢?不记得了,他拍拍自己的脑袋,算了,记不得就记不得,反正是要找tā有事。他伸出手指,指着霞公主道:“我要tā!”

  三个字一出,全场安静得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得见。

  所有人都被zhè三个字给震惊了,他们张大嘴巴,满脸不能置信。什么人,敢当着霞公主的面,说要tā!

  天呐!zhè太无礼!太无礼了!

  那些心仪霞公主的公子哥们一阵骚动,有人破口大骂:“放肆!你竟然敢对霞公主无礼,活得不耐烦了?”

  “别灌了几口黄汤,就不知道东南西北!”

  ……

  听着身后群情激愤,沈昱脸上愈发得意,他一摊双手,作抱歉状。

  左莫恍然大悟:“原来tā不是你女人,难怪……你连五十魔贝的赌本都没有……不要欺负我喝醉了……你以为我和你一样傻么……真傻……”

  沈昱头大无比,他没有想到,事情的发展,竟然完全不遵循常理。而且他被左莫一口一个“真傻”说得心里一股莫名邪火怎么也压制不了。

  霞公主眼中玩味之色一闪而逝,tā忽然开口道:“如果你能取胜,我可以答应你,陪你一天。”

  此言一出,众人一片哗然。

  沈昱心中暗喜,看来霞公主对他还是颇有意思,否则不会屡次对他施以援手。他在心里暗下决心,一定不能辜负霞公主zhè片芳心!

  左莫已经记不请楚要找霞公主什么事,他只觉得身体里几乎在不断地烧,愈烧愈烈!

  他的眼睛一片通红,就像泛着血色。

  沈昱只恨不得马上bǎ左◎莫轰成粉碎,他杀机满布地沉声道:“现在满意了么?”

  左莫只觉全身充斥着火焰,强烈的暴戾在他充斥在他体内。

  “来!”

  他的声音就仿佛烟熏火燎过一般,带着难以言喻的暴躁。

  沈昱也不废话:“去挑战场!”

  太安宫作为城主居处,自然有挑战场。虽然没有比起宫外的那处挑战场大,但是上面的禁制,却丝毫不逊色。

  一方是早就成名多年,被誉为沈家近两百年最出色的天才沈昱。

  另一方是突然横空出世,引发星移砂冶,以傲然姿态登上太安魔榜的笑摩戈。

  再加上霞公主那香艳无比的赌注,zhè场战斗,吸引整个酒会的人。

  “需要阻止么?”一名仆人问。

  师月艺笑了笑,摇手:“不用,看看吧,难得今天热闹一点。”

  师月艺由于没有修炼魔功,脸上已经显现老态,他的头发花白,自然垂下,脸上的皱纹虽浅但是很清晰,他始终微笑,好像一切都在bǎ握之中。最为吸引人的,是他的那双眼睛,闪动着智慧的光芒,总是令人不自主地信服。

  忽然,一位黑衣男子和一团阴影出现在师月艺身边,他们毫不客气地坐下来,然后自顾自地吃喝起来。身着黑衣的男子便是俞双,而那团阴影却是昌源昊。

  “城主更看好谁?”黑衣男子问师月艺。

  师月艺不答反问:“你们呢?”

  俞双想了想道:“沈昱吧,沈家的孔雀王魔血脉,素来有独到之处。而且沈昱很早就踏入将阶,炼成孔雀王魔体,zhè么多年过去,应该也有所进益才对。”

  师月艺转过脸看向阴影里的昌源昊,昌源昊道:“笑摩戈!”

  “咦!”俞双有些吃惊:“你竟然看好笑摩戈?为什么?”

  “直觉。”昌源昊没有停,只看见桌上的食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没入阴影之中。

  “你又不是女人。”俞双不以为然道,不过心里却是暗自嘀咕,自己的zhè位好友,虽然话不多,但是往往一语中的。

  师月艺微笑道:“看看吧,我可是很期待孟婆鬼酒的威力。”

  孟婆鬼酒……

  俞双和阴影齐齐一滞。

  俞双结结巴巴问:“他喝了多少?”

  师月艺微笑如故:“十六坛。”

  俞双瞠目结舌,表情凝固在脸上,就仿佛见鬼一般。

  角落里,喝了三坛孟婆鬼酒的蓝天龙烂醉如泥。

  左莫觉得全身都在燃烧,置身在一团烈炎zhè中,连他看东西,都☆仿佛在热浪的扭曲之中。

  好够劲啊……

  那个土鳖……

  左莫醉眼朦胧地看着沈昱,身体被烈火塞得满满,满得几乎都快溢出来。

  就在zhè恐怖的烈火之中,左莫却感觉到一丝☆疯狂的快意。

  好像有什么东西,被火焰烧化,流淌出来。zhè东西在他脑海中流淌,但是此时他的意识已经接近关模糊,他想分辨zhè些东西是什么,却又好似力不从心,

  沈昱脸上的杀机此时已经完全不掩饰,到了挑战场,生死全在他的掌握之中。

  自己不仅要胜,还要胜得漂亮!

  如此,才能在霞公主心中留下更深刻的印象。

  他缓缓向左莫走去,一步一步,不疾不徐,风度自成。五彩的魔纹,就像羽翎般,在他身上不断地浮现、生长,当孔雀王冠出现在他额头,他的眸子,已经一片冰冷。

  左莫忽然抬起头,通红的眸子,就像最原始的野兽,闪耀着嗜血的光芒。

  他扬起右手。

  ****************************************************************************************

  感谢FreeZZer同学,小娘,干掉一个,来一个,还是十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