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三节 阴谋 【第二更】


  看着眼前溃散的敌战部,公孙差神色如常,没有一丝变化。

  在他身旁,阿扎格眼中闪过一丝由衷敬意,眼前这支溃不成军的战部,是他们击溃的第九支战部。

  xiǎo娘大人委实太厉害!他无法形容心中对xiǎo娘大人的崇敬之情,阿扎格身为星罗族三大战将之一,他自视甚高。但是当亲眼目睹xiǎo娘惊人的战场控制力,他心中剩下的,只有深深的敬服。他从来不相信,会有哪位战将,如此厉害!

☆  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九支战部,无不是一击即溃!

  朱雀营就像一支锋利无比的刀,没有什么能阻挡它的前进。

  身为投降出身的战将,阿扎格很清楚,他需要比其他人做得更多,才能◇  zhànwúbúshèng,gōngwúbúkè!

  jiǔzhīzhànbù,wúbúshìyījījíkuì!

  zhūquèyíngjiùxiàngyīzhīfēnglìwúbǐdedāo,méiyǒushímenéngzǔdǎngtādeqiánjìn。

  shēnwéitóujiàngchūshēndezhànjiāng,āzhāgéhěnqīngchǔ,tāxūyàobǐqítārénzuòdégèngduō,cáinéng够融入这个势力。他现在对这支势力充满信心,对它的生命力充满信心。他们的表现,将直接决定族人的利益,阿扎格和他的战部非常拼命。

  不过,很快他便发现,xiǎo娘大人并没有把他们当作炮灰,每当遭遇强大的战部,朱雀营总是冲在最前方。

  阿扎格心中充满感鸡。

  在弱肉强食的魔界,像他这样投降而来的战部,往往冲杀在最危险的地方。他们的死亡率最高,装备最差,没有人在乎他们的生死。

  但是在这里,xiǎo娘大人对他们没有偏见,时常照顾他们,亲自指点他们。他们不用担心被当作炮灰,没有人因为他们是魔族而敌视他们。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本帐。

  阿扎格有,他麾下诸将也有,他们能做的,就是拼命的战斗。

  虽然朱雀营揽去了绝大多数的战斗,但是阿扎格战部依然经历了好几场苦战。随着时局不断地崩坏,各地的战部水平反而在不断地提高,每个势力首领都明白,在乱世中没有一支有实力的战部,根本无法生存下来。

  经历的每一场战斗都不轻松,和朱雀营的势如破竹所向披靡相比,阿扎格战部的战斗过程要艰难许多,减员高达六分之一。

  但是整支战部的实力,却在突飞猛进。

  每一支精锐,都是从无数苦战中磨炼出来,这句话半点不假。连续几场下来,阿扎格战部俨然已经有一支精锐的士气。每个人的气质变得更加沉凝,战部的配合也更加默契。他们的伤亡越来越少,刚刚这场战斗,只阵亡了九人。

  虽然他们只不过闯过四分之一的道路,但是每个人都充满信心。

  “休整一夜,明早继续前进。”

  夕阳中,xiǎo娘的命令在萧瑟安静的战场回荡。

  ※※※※※※※※※※※※※※※※※※※※※※※※※※※※※※

  “你说什么?”音落界界zhǔ咆哮的声音,远近可闻。

  “大人!千真万确!东吕界的东吕战部,只坚持了半个时辰!”手下的声音带着一丝颤抖:“属下亲眼目睹,千真万确!”

  “半个时辰?”界zhǔ的表情几乎凝固在脸上。

  过了半晌,他才带着浓浓不敢相信的语气,喃喃自语:“怎么可能?东吕战部的实力……”

  他心里很清楚,东吕战部和他麾下最精锐的战部,实力相差无几。突然杀出来的这支战部,竟然强悍到这地步?半个时辰!

  “大人!”手下急忙道:“这支来路不明的战部,并没有占领东吕界!”

  “没有占领的东吕界?”界zhǔ回过神来,大感好奇:“他们为什么不占领东吕界?”

  “属下也不明白。但是根据属下打听到的,他们沿途没有占据任何一界。属下猜测,他们有可能是在赶路!属下抓了几个东吕战部的溃兵,盘问之下才得知,这支战部曾经要求东吕战部让开道路,结果遭到东吕战部的拒绝,然后他们便攻击了东吕战部!”

  “难道他们真的是为了赶路?”界zhǔ觉得这个说法,就像在开玩笑。

  “属下认为是的。”

  “我不相信……”

  “大人!这支战部沿途已经攻垮九支战部!实力之强,绝对是百蛮境能够排进前五十的战部!如果他们想,攻陷音落界,只怕……”手下没有再说下去,但是言下之意,不言自明。

  界zhǔ犹豫了半天,这才咬牙道:“命令下面空出要道,作好防备,绝不能zhǔ攻击!”

  “是!”

  ※※※※※※※※※※※※※※※※※※※※※※※※※※※※※※

  左莫的脸色奇差无比。

  阿文他们突然失踪,卫营的人找遍了碑林,都没有找到阿文他们的踪影。刚刚经历偷袭的左莫,第一个反应就是,有人在搞鬼?

  但是他很快摇头,阿文他们六个人,若是遇到袭击,绝对不会一点动静都没有。去寻找他们的卫营,碑林的其他人询问过,那些人都点头说他们刚才还在那,橙发妖实在太惹眼了。

  没有人知道他们是怎么消失的。

  如果想要悄无声息地掳走这六个人,除非尽是高手,一对一,在他们还没反应过来,才能做到这般悄无声息。

  十指狱也没有南玥他们的踪迹。

  “你被人盯上了。”蒲妖冷冷道。

  “从南门雪开始,这一连串反应,都不对劲。”卫也接着道。

  “我去找南门雪!”左莫想了想道。

  “没用的。”蒲妖摇头:“南门雪一看就是弃子,是丢出来吸引火力的,他出手,估计是一场交易。他只怕什么都不知道。”

  “你有什么好办法?”左莫强自忍住xiōng中翻腾的杀意,问蒲妖。

  蒲妖道:“最好的办法,是以静制动。”

  卫解释道:“假如他们真的被人掳走,那对方的目标肯定是你。无论对方有什么意图,他都会来找你。你要冷静。”

  左莫想了想,觉得他们两说得没错,强迫让自己冷静下来。

  他忽然觉得自己真傻,玩yīn的,有比眼前这两个不死老贼更精通么?自己在这瞎想什么?

  “你们说他们冲我来的?是为什么?”左莫决定把问题丢给两个老贼。

  蒲妖血瞳中红光跳动,他竟然觉得微微有些亢奋,太jiǔ没有这么刺鸡的事了。他脑子转得飞快,嘴上道“首先肯定不是有仇。今天偷袭的那个家伙,没有出杀招,他应该是想擒住你。”

  左莫仔细回忆,顿时觉得有道理:“没错,你这么一说,我也察觉出来,他一直没有出杀招。”

  “他想擒住你而不是杀死你,仇恨的可能xìng不大。那剩下的可能xìng呼之yù出,要么是你身上有他们想要的东西,要不然,就是他们想要你去做什么事。”

  果然是老贼啊,几句话下来,左莫顿时觉得思路清晰。

  “我身上有什么东西?我能去做什么事?”

  “你身上的东西很多。比如神力,比如太阳晶种,这都是会让人眼红的东西。”卫缓缓道:“你能做的事情,那就更多了。比如,色yòu霞公zhǔ!”

  “哈哈!”蒲妖跟着没心没肺地大笑。

  左●莫有些恼怒:“这个时候,你们还有心情开玩笑?”

  “放松一些。”卫笑咪咪道:“你这个时候表现得越正常,对方越沉不住气。”

  “你是说?”左莫有些反应过来。

  “你该干什么干什么◇,比如你还有两位公zhǔ的邀请,为什么不去呢?听听她们说什么也好!”卫循循善yòu:“你不是地头蛇,你没有耳目。你要想把别人引出来,你就只能把自己作yòu饵。你接触的人越多,对方越慌,因为他们猜不透你下一步想做什么,猜不透你在谋划什么。”

  蒲妖嘴角浮起一抹冷冽的笑容:“yīn谋者最怕的,就是猜不透。”

  ※※※※※※※※※※※※※※※※※※※※※※※※※※※※※※

  有了两位老贼撑腰,左莫心中大定。

  他没有声张,但是很快,他便收到蓝天龙的信,信里告诉他,他们正在想办法帮助他寻找失踪的属下,并且告诉他,要xiǎo心安全。

  感动之余,左莫心中也立即意识◆到,阿文他们失踪的消息,只怕已经全城皆知。

  这并不奇怪,营卫们寻人本来就没有遮掩,又不断向人询问,这消息肯定藏不住。

  很快,霞公zhǔ也派人送信过来,内容大致相同,说会帮他打听,一★有消息就会告诉他。

  霞公zhǔ的信,再次让蒲妖和卫鸡动起来。

  两人异口同声说霞公zhǔ看上了左莫,并且鼓励左莫加把劲,把这朵yòu人的花朵摘到手。

  左莫心里认定这两个老贼是想对霞公zhǔ打击报复,而在他心里,霞公zhǔ已经是朋友,自己还欠她一个人情,怎么可以害她?他直接无视了两个老贼的种种建议。

  很快,各家的信纷至沓来,笑摩戈如今也是一号人物,前途无量,有结交之心的人大有人在。

  但是这些信里面,没有半点关于阿文他们的消息,十指狱也同样没有消息。

  左莫的院子,守卫陡然森严起来。

  耐心等待消息的左莫,如同往常一样修炼,忽然,他觉得自己的戒指里传出一股奇异的波动。

  嗯,怎么回事?

  左莫心中一动,但紧接,他脸上lù出喜色。G!。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