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七节 小庄家 【第一更】


  太安宫。

  师月艺神情严肃,这在素来温和的城主身上非常罕见,大厅的气氛沉凝。

  “我知道,很多人都是冲着太安宝阁ér来。对于最终太安宝阁落于谁手,我并bú太在意。家师曾说过,一切皆是缘法。但是,我没有想到,竟然连昆仑剑修也潜入太安城,这让我感到很吃惊。”

  师月艺的声音在大厅内回荡,所有人的神情都很专注,bú过许多人脸上露出些许惊讶之色。师月艺是师子铭的传人,也是太安宝阁最合理的继承人,如今却听到他如此淡然,出乎许多人的意料之外。

  “太安宝阁里面是家师的心血结晶,落在修者手上,我相信这是大家都bú能接受的。这次邀请各位,就是商量如何消灭潜入的修者。在这里,我bú得bú告诉大家,潜入太安城的,并bú仅仅只有昆仑一家,ér是四大门派齐聚!”

  此言一出,下面一片哗然,所有人脸上都露出震惊之色。

  “太安城,是我们魔族的太安城!太安宝阁,是我们魔族的太安宝阁!”

  师月艺的话斩钉截铁。

  下面众人一片附议,群情激愤。

  很快,太安城各大势力都决定消灭以昆仑为首的修者,ér这次行动的指挥者,是霞公主。

  这个人选是师月艺推荐,得到众人一致赞同。霞公主智计多谋,本身又代表安维家族,确实是最合适的指挥者。

  一场前所未有的行动,悄然展开。

  ※※※※※※※※※※※※※※※※※※※※※※※※※※※※※※

  依然没有阿文他们的消息,这让左莫焦躁莫名。

  “大人,漆雕雨求见!”手下来报。

  左莫一愣,漆雕雨?这个家伙登门拜访?

  他的目光望向曾怜儿,曾怜儿摇头:“我也bú知道。”

  他想了想,道:“请他进来。”

  趁着这会功夫,左莫在识海里问蒲妖:“蒲,这家伙来干嘛?”

  “有可能是结盟。”蒲妖沉吟道:“无论是什么,你也没必要担心。”

  左莫一想也对,就算漆雕雨想动武,在这个院子里,自己完全能够把他压得死死。阿鬼和曾怜儿两大打手都在,加上自己,三个人,左莫bú相信打bú过漆雕雨。

  他看了一眼卫,卫自从上次看到墓碑甲之后,便陷入沉默。左莫猜测有可能是卫想到了以前的事情,或者是看到同类,有所感触?

  左莫也bú知道该怎么安慰卫。

  有一点蒲妖说得没错,他对墓碑甲实在没有什么兴趣。虽然他并bú清楚墓碑甲到底会有什么约束,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一定会有很多约束。

  他讨厌条条框框。

  很快,他看到漆雕雨。bú得bú说,漆雕雨的卖相极佳,一身白衣如雪,人亦俊朗bú凡,风华绝代。

  “漆兄别来无恙啊!”左莫假假地打了个招呼。

  “我想做一场交易。”漆雕雨开门见山,没有一句废话,直入主题。

  “什么交易?”左莫也懒得废话,直接问道。

  漆雕雨如同星辰般的眸子,盯着左莫,干脆利索道:“我帮你,你把宝阁内碑文抄一份给我。”

  左莫这下真的有些意外了,他看向对方,有些玩味道:“你怎么知道我能进入太安宝阁?”

  “bú是能,是最有可能。”漆雕雨解释。

  左莫有些明白,他哂笑道:“那你能帮我什么?”

  “帮你保命。”漆雕雨道。

  左莫看了漆雕雨半晌,忽然哈哈大笑:“你在开玩笑么?你保我性命?你能打得过她么?”他指了指身旁正在悠闲喝茶的曾怜儿。曾怜儿自顾自地喝茶,连眼皮都没抬一下,就像她面前是一团空气。

  漆雕雨瞥了曾怜儿一眼:“伯仲之间。”

  左莫又指了指阿鬼:“她呢?”

  阿鬼同样无动于衷,在她身旁黑金符兵那个吃货懒洋洋地睁开眼皮,上下打量了漆雕雨两眼,复又闭上眼睛,一脸惬意地休息。

  漆雕雨的目光扫过黑金符兵,眼皮一跳:“伯仲之间。”

  “那就是了,你若是很厉hài的高手,你来和我做交易也就罢了。可是连她们两个人,你都没有必胜的把握,让我想和你做生意也开bú出什么好价格啊。”左莫一脸惋惜状:“我已经有两个高手,再加一个,虽然能让我实力有所提升,却无法上一个台阶。再说,我也很难信任你。你开价太高,付出的代价太少,这赔本生意我笑摩戈bú做。”

  “我有消息。”漆雕雨强自镇定。

  左莫摊了摊手:“但你bú是唯一有消息的人,ér我却是唯一的。”

  后面一句话,左莫一脸意味深长状。本来他是想早点从这个漩涡里抽身ér出,没想到阿文他们失踪,却让他bú得bú在这个漩涡里逗留。自从他明白自己成为进入太安宝阁的一把钥匙之后,他便敏锐地意识到其中所蕴含的商机。

  什么生意最好做?当然是独一无二的生意最好做!

  左莫对太安宝阁没有野心,他很清楚,这么多双眼睛盯着,宝贝落在谁手上,谁就别想保命。

  但是他却完全可以借机大发横财,对于那些家族来说,付出一些代价来在这场争夺战中获得一些便利,他们绝对bú会皱眉头。

  所以漆雕雨的开价,左莫毫bú犹豫拒绝。

  开什么玩笑!

  开门第一笔生意,若是开低了,那后面其他家也绝bú会给出高价格。

  左莫对于利润的追求有着一种近乎本能的执着。

  漆雕雨默然。他今天之所以来寻找左莫,便是察觉到,这场争夺战,正在变得越来越残酷,他形只影单,难有作为。所以才想到来找左莫合作,没想到左莫比他想象得更加精明。

  左莫脸上挂着温和无hài的笑容:“等你以后有合适的价格,可以再来找我。”

  漆雕雨看了左莫一眼,一言bú发,转身离去。

  左莫笑咪咪地看着漆雕雨离去。

  他知道,很快,漆雕雨前来的消息就会传遍太安城。

  到时,自然会有其他买家前来。

  真让人期待啊!

  ※※※※※※※※※※※※※※※※※※※※※※※※※※※※※※

  左莫看着面前千娇百媚的霞公主,苦笑连连:“怎么是你?”

  “为什么bú能是我?”霞公主翻了个白眼,粉脸微嗔,端得风情万种,眉眼间那股媚意bú由让人心猿意马。

  左莫一边抵抗幻术,一边继续苦笑道:“我可是等着他们过来,hěnhěn宰他们一顿的。”

  噗哧,霞公主闻言,笑得快直bú起腰,涂着嫣红的纤指指着左莫:“你太坏了……太坏了!”

  左莫正色道:“这么好的机会,要错过了,天打雷劈啊!”

  霞公主笑得鬓发微乱,气息微喘,更增添一分性感成熟的气质,她拢了拢飘到额前的头发,娇笑道:“你就对太安宝阁一点想法也没有?”

  “那是大庄家玩的,我玩bú起。”左莫一脸理所当然:“为这个丢了小命,可就bú值得。”

  霞公主眼中闪过一丝异色:“你倒是看得分明。”

  左莫得意洋洋道:“那是,所以bú趁机多赚点,那就太亏了。”他脸接着一垮:“但你来了,我这生意做bú成了。上次还欠你一个人情,我对你下bú了手。”

  霞公主调皮一笑:“那个人情我可bú舍得这样用掉。”然后那她模仿左莫的语气:“那太亏了◆!”

  左莫哑然失笑。

  “你为什么把我推出去?”霞公主突然问了句风马牛bú相及的话。

  “推荐你?”左莫一愣。

  “别装傻。”霞公主薄嗔道:“师城主和我说了,向他推荐▲◆!”

  左莫哑然失笑。

  “你为什么把我推出去?”霞公主突然问了句风马牛bú相及的话!”

  zuǒmòyǎránshīxiào。

  “nǐwéishímebǎwǒtuīchūqù?”xiágōngzhǔtūránwènlejùfēngmǎniúbúxiàngjídehuà。

  “tuījiànnǐ?”zuǒmòyīlèng。

  “biézhuāngshǎ。”xiágōngzhǔbáochēndào:“shīchéngzhǔhéwǒshuōle,xiàngtātuījiàn我的就是你。”

  “啊,这个啊!”左莫恍然大悟:“因为你很厉hài啊!”

  他在心里补了句:尤其是幻术……

  “厉hài?”霞公主吟吟一笑:“在你心里,我心机就那么深沉?”

  左莫挠头:“只是觉得你比较聪明!”接着忍bú住道:“你一定要好好对付那些昆仑的家伙,可别让他们逃掉了。”

  “以你的性格,这般穷追猛打,看来他们得罪你bú浅啊,里面肯定有内幕。”霞公主笑吟吟地看着左莫。

  左莫心中顿时一凛,这女人太聪明了,要小心要小心!

  他只能装傻充愣。

  两人天南海北地闲扯着,霞公主的见识bú凡,除了会自动施展的幻术让人有些吃bú消外,和她闲聊,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情。

  bú过,左莫这次没敢喝酒。

  “安维家对你可是很感兴趣哦。”说罢,她取出一件魔兵,摆在左莫面前。

  这件魔兵是一枝短戈,通体暗红,横喙处,有一只黑色眼睛,让它看上去妖异无比。

  “这支鸦睛戈,是一只黑火鸦魔用其喙经百年炼化ér成,威力极大,是一等一的好魔兵。你的魔功为火性,用它再合适bú过,怎么样,满意么?”

  左莫拿起鸦睛戈,顿时一股凶厉燎原之气,从短戈传入他手中,他bú由脱口ér出:“好魔兵!”

  “这是安维家的见面礼,bú用退回。”霞公主朝左莫眨了眨眼睛,嘻嘻笑道:“有它来开个好头,你坐地起价,可千万别心慈手软哦。”

  说罢,朝左莫挥挥手,洒然离去。

  左莫哑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