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六节 一剑一挡 【第一更】


  说话的shì左莫。

  他一只手拉着三千烦恼丝,身形舒展,吊在逆龙爪上。但shì在其他人yǎn中,他的姿势就有些诡异,他们看不见他手中的三千烦恼丝。

  场内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左莫吸引。

  就连剑轮中的朱可三人,手上动作也不由一慢。

  但shì最吃惊的却shì林谦,他心中咯噔一下,难道笑摩戈收服了逆龙爪?

  不可néng!

  逆龙爪这样绝世魔兵,绝对不可néngshì将阶的魔族néng够降服。可shì,为什么逆龙爪没有半点反应?逆龙爪以暴戾凶厉而闻名,岂néng容人靠近?

  林谦面色如常,心中却shì震惊异常。他心中对笑摩戈杀机之▲浓,连他自己有些吃惊。但shì他硬生生按捺心中强烈杀机,除了石碑最重要外,另一个原因shì他认为,想收服逆龙爪的笑摩戈一定会在逆龙爪的反噬下,灰飞烟灭。

  可shì,笑摩戈完好wú损!

  这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他忽然发现,今晚有太多出乎他意料之处。乱石堆的那伙人出乎他的意料,半路里杀出来两名修炼不同神力的女人也出乎他的意料。

  几乎所有的意外,都和笑摩戈有关。

  想起自己心中不可名状的杀机,林谦不由暗自苦笑,难道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么?

  这个念头在他心中一闪而逝,他的目光便重新恢复光芒。

  黯淡的太阿剑扬起,红蓝色的yǎn睛幽深不可测。局势对他非常不利,光shì面前两个女人,他没有必胜的把握,现在又多了一个不知深浅的笑摩戈!

  剑轮支持不了多久,留给他的时间越来越少。

  他深吸一口气,此时所有的语言对他来说都shì废话,只有两个字,néng唤起他的战意和斗志!

  “昆仑!”

  淡淡的声音中,透着难以言喻的坚决,浩然回荡。

  其他昆仑剑修脸色齐变,大师兄在拼命!

  光芒黯淡的太阿剑一颤,陡然放出炽烈的光芒,让人wú法直视,火星不断地迸溅,恍如火树银花。

  林谦站得笔直,谦逊温和的yǎn眉,此时凌厉决然,脸色瞬间苍白得没有血色。

  恍如一把出鞘绝世之剑!

  地面不断地颤动,浩然剑意,仿佛缓缓下沉的铅yún,压得人喘不过气来。林谦脚下的地面,以肉yǎn可见的速度破裂、粉碎,形成一个完美的圆坑。圆坑的边缘,以惊人的速度,向四周扩散。

  摧枯拉朽,势不可挡!

  与此同时,他面前化作火树银花、不断融化的太阿剑,蓦地发出一声哀鸣,林谦苍白的脸上闪过一丝哀色,但shì他的动作,却没有丝毫迟疑,骈起的剑指,毅然朝前一挥!

  太阿剑悲鸣响彻太安。

  耀yǎn的光芒,骤然扩散,恐怖的剑意,瞬间笼罩整个太安城!

  仿佛一个太阳在太安城升起!

  吼!

  一声凶厉怒吼,如平地惊雷,地面若被一把重锤狠狠敲了一记。整个太安城猛然一■抖,沛然莫御的气浪坚硬得有如一堵钢墙,狂扫而至。实力稍弱者,如同被重物击中,狠狠抛飞!便shì朱可他们,也险些站立不住,个个东倒西歪,竭尽全力才勉强稳住身莆,脸上血色也褪得一干二净。

  哪怕他○们,面对如此恐怖的剑意,也不禁心生惧意。

  坚硬如钢墙般的恐怖气浪,摧枯拉朽,把太安城狠狠犁了一遍。

  当光芒散尽,yǎn前的景象呈现在众人yǎn中,所有人都不禁面色如土,巍峨雄伟的太安城,几乎所有的建筑上半部分,都几乎被削掉。

  但shì所有人从震骇中回过神来,第一时间便shì把目光投向碑林!

  林谦笔直挺立如剑。

  在他面前,笑摩戈面前挡着一只龙爪。两人附近,数丈深的地面仿佛被抹去,只有左莫脚下地面没有被消失,它如同被刀切下来一块三角形糕,遥遥延伸向后方。

  左莫用逆龙爪挡下这一剑。

  刚才关键时候,他催动三千烦恼丝,硬生生把逆龙爪拉到面前,挡下林谦这惊天一剑!

  逆龙爪受此一击,缩小许多,变得和左莫差不多高。

  朱可他们瞪大yǎn睛,不néng置信地看着左莫。刚才这一剑之威,连他们都不敢沾上一点,笑摩戈竟然硬生生挡下!

  笑摩戈真的收服逆龙爪!

  他们心中再wú半点疑问,若非如此,以笑摩戈的实力,绝对不可néng挡下这一剑之威!

  林谦的实力让他们感到惊骇,但shì笑摩戈的表现,却更出乎他们意料。

  将阶,竟然néng够收服逆龙爪,听上去shì多么荒诞,可shì却实实在在地发生在他们面前。

  从笑摩戈进入他们视野,一系列不可思议的事件便连续发生。星移砂冶、打败漆雕雨的纪录、击败领悟了【孔雀王翎】的沈昱、引动太安宝阁出土,再到yǎn前以将阶收服逆龙爪,挡下惊天一剑。

  每次不被看好,却néng每次取胜。

  笑摩戈就像一个怪物,而且,他周围似乎也shì一群怪物。

  这家伙……

  ※※※※※※※※※※※※※※※※※※※※※※※※※※※※※※

  林谦的yǎn中怔然,他的脸色苍白。

  他没有想到,笑摩戈竟然néng够挡下他这一剑!

  这一剑,他赌上所有的一切,以自己受伤、太阿剑毁为代价发动秘法,暂时提升修为,才爆发出如此惊人的威力。

  他从来没有如此拼命过,从来没有。

  以前的战斗,他总shì好整以暇,从容至极。他没有失过手,他永远对自己充满信心。从很早之前,三代弟子间的比试,他便没有再参与,因为他的实力甚至超过门派绝大多数的长辈。

  在他这个年纪,他shì昆仑有史以来最出色的天才之一。

  哪怕深入魔界,他夷然不惧,他对自己有着绝对的自信。

  掌门他们对他这次的行动也充满信心,所有人都相信,帅阶之下,林谦绝wú对手。

  然而yǎn前的事实,却让他发现,自己的骄傲,shì多么可笑。

  一个比自己还小的将阶少年,挡下了他有生以来最强的一剑。

  逆龙爪!

  看着这只栩栩如生的龙爪,林谦的yǎn中一瞬间,出现一丝茫然。

  魔兵之利?

  太阿剑比逆龙爪要差许多,这他很清楚。昆仑不shì没有更好的飞剑,但太阿剑shì他néng够收服的最厉害的飞剑,那些剑阁之中尘封己久的绝世飞剑,他的修为还不够。

  可shìyǎn前居然有个将阶的家伙,收服了逆龙爪。

  这颠覆了他脑海中长久以来的认知。

  难怪自己总会对他生出杀机,宿敌么?

  林谦忽然一笑,他到底不shì普通之辈,很快便恢复如常,但他知道,自己wú再战之力。这次任务确确实实的失败了。

  他苍白的脸上,重新恢复自信,yǎn中的红蓝两褪去。他看着左莫,忽然提气扬声道:“在下昆仑座下首席弟子林谦,笑摩戈,你我日后若néng再见,再决雌雄!”

  说罢,林谦转身,一步步朝外走去。

  噗,左莫身后的石碑陡然化作齑粉。

  然而此时却没有人出声,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被这个气度不凡的身影,牢牢吸引。许多人的目光,都露出恍然之色,昆仑首席弟子,难怪如此不凡!

  没有人敢阻拦。

  剩下的昆仑剑修,默不作声地飞到林谦身旁,拱卫着他。

  林谦这个名字,太安城所有人都记住。

  但shì随即,众人的目光,却不自主转向左莫。若没有笑摩戈,整个太安城的魔族,都会沦落成林谦的陪衬。魔功碑被毁让许多人感到深深惋惜,但shì相比被林谦掳去,yǎn下的结果,大家反而更néng接受。

  这场战斗,注定将震动魔界,在这样的战斗中沦为陪衬,对于他们来说,wú疑shì奇耻大辱。

  在世人yǎn中,阻挡昆仑的笑摩戈,shì魔族的英雄。

  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不知道来历,像谜一样的少年,

  必将随着这一场,而名震魔界!

  然而,谁也没有意识到,一场更大的危机,正在悄然向他们逼近。

  ※※※※※※※※※※※※※※※※※※※※※※※※※※※※※※

  左莫浑身脱力,动弹不得,yǎn中尽shì骇然,心中一阵后怕。

  林谦这一剑,硬生生把他从冰冷状态轰了出来。若不shì关键时候,他用三千烦恼丝把逆龙爪扯到自己面前,shì绝wú可néng幸存。

  恐怖绝伦的实力!

  哪怕左莫和昆仑有深仇大恨,也不由对林谦的实力感到恐惧。他实在wú法想象,这家伙shì怎么修炼的。

  他从来没有低估过昆仑的实力,但shì当真正与昆仑交手时,才发现,昆仑的实力比自己预计得还要强大!

  一个林谦就这么厉害……

  真让人wú法想象啊!

  左莫哑然失笑,自己打算找昆仑报仇的想法看上去那么可笑那么不自量力。

  不过,再可笑,再不自量力,那又怎样?

  谁叫咱们梁子结下了呢?

  左莫眸子里战意闪动,重新恢复斗志!他忽然脸色一变,哎哟一声惨叫:“阿鬼阿鬼,快扶扶我,我脚在抖,站不住了,站不住了!”

  当他的目光不经意投向天边,却不由一愣。

  天边浮现密密麻麻的黑点,有如一团乌yún,来势奇快。

  左莫目光锐利wú比,脸色陡变,对方shì冲锋队型!

  他猛然用尽全身力气,扯着喉咙高喊:“束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