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1~第663 【三合一】


  NO.661

  左莫传授的妖术,橙发妖一学就会。

  橙发妖仰天大笑,头上橙红的头发,就像一团火焰在飘扬,他得意洋洋:“像我这样的天才,妖术什么的,已经无法满足我了!”

  阿文怎么看这厮怎么不顺眼,一脸鄙视:“就你那点破本事,小爷一根手指头,打得你满地找牙。”

  橙发妖大怒:“来来来!让我们大战三百回合,谁先逃谁是小狗!”

  阿文同样怒目而视:“怕你就是龟儿子!”

  乒乒乓乓!

  “又开始了!”南玥以手抚额,满脸无奈。

  “习惯就好。”黑烟妖不dòng声色。

  明决子和苍泽两rén同时抬起头,很有默契地对视一眼,又同时低下头,重新投入到自己的修炼上。

  左莫传授给他们新的妖术,但是zuì有价值的,却是给他们讲解太安魔碑。

  他们每rén都有一份太安魔碑的拓文,非常完整。各种妖术信手拈来,左莫展现的超高水准,顿时吸引他们的心神。

  和他们一起听的,还有一众花妖。

  唯独阿文这个修炼魔功的是个另类,然而出乎左莫意料,所有rén之中,两个rén的进步zuì大,一个便是橙发妖,而另一个则是阿文。

  橙发妖的进步自然不消说,他虽然神经经常跳线,但是修炼的天赋也像他跳线的神经一样让rén摸不清深浅。

  阿文更加诡异,左莫明明讲解的是妖术,阿文进步的却是魔功。

  但是进步zuì大的两个家伙,横竖看对方不顺眼,每天都乒乒乓乓要打好几场,尤其是左莫不在的时候。

  不过,这次被左莫逮了正着。

  阿文低眉顺眼地肃立在左莫面前,橙发妖则不停地朝左莫挤眉弄眼。其他几rén则是一脸期待,难道大rén要惩罚这两个没底线的家伙?

  “咳,你们为什么整天打打杀杀的?”左莫装模作样地问。

  “他嫉妒我惊rén的天赋和帅气的脸庞!”橙发妖一本正经道。

  阿文勃然大怒:“你!来来来,我们大战三百回合!”

  “不要跑哦!”橙发妖两眼放亮。

  “谁跑谁是龟儿子!”

  “你是龟儿子!”

  “我杀了你!”

  ……

  无奈之下,左莫只好出手,把两rén禁锢住。不过被禁锢的两rén,依然彼此怒目而视。

  “我有个办法,可以让你们分出高下。”左莫举起手。

  “什么办法?”

  “你们一个修炼魔体,一个修炼妖术,自然分不出高下。”

  “没错没错!”两rén大为点头,两rén看对方不顺眼,但是两rén修炼的完全是不同的功法,无法一分高下,只能通过拼斗。

  “既然这样,你们何不同时修炼同一个东西,这样谁高谁低,岂不是一目了然?”左莫循循善诱。

  “哈哈!老大不愧是老大,果然和我一样厉害,这么好办法都能想出来!”橙发妖眉开眼笑。

  “哼!我就是要让你心服口服!”阿文冷哼道。

  左莫笑得极奸:“我这里有一套功法,需要同时修炼灵力、神识、魔体才能成炼成,不过先告诉你们哦,这套功法很难修炼的。”

  “难度高不高啊,不高体现不出来天才的水平啊!”橙发妖大大咧咧道。

  “哼,越难越好,这样才能让某个家伙输得心服口服!”阿文冷哼。

  “你这样蠢才,就等着舔天才橙的脚趾头吧!”橙发妖傲然抬头望天。

  “打死你个龟儿子!”阿文怒目而视,双目喷火。

  “喔喔喔!真是有斗志!有干劲!不错不错!功法一rén一份。”左莫笑咪咪地托出两枚玉简。

  两rén一rén拿走一枚。

  左莫拍拍橙发妖的肩膀:“大橙啊,不要堕了天才的名头啊!”

  “老大,你放心!”橙发妖一脸得意:“这个世上能难住天才橙的功法还没有出世!”

  左莫走到阿文面前,笑咪咪地拍拍阿文肩膀:“阿文啊,卫营的名声,就等你来捍卫了!”

  “老大放心!干死他个龟儿子!”阿文咬牙切齿。

  “粗鲁!”橙发妖一脸不屑。

  “白痴!”阿文怒目而视。

  “加油哦!”左莫笑咪咪朝两rén挥挥手,扬长而去。

  ※※※※※※※※※※※※※※※※※※※※※※※※※※※※※※

  “这笑摩戈的战部也太难进了吧!听说今天只进了八个!”

  “正常啦,想想呗,没看到rén家手底下根本不缺rén么?这次要不是rén太多,rén家哪会再组一只战部?”

  “哎,真是rén比rén气死rén,你没看到附近那些势力,各个眼红得紧。我听我兄弟说,现在在他们周围,专门有群rén,嘿,只要你能过第一轮挑选,便不愁找不到下家。要是你能连过两轮挑选,乖乖,起码有二十个下家,你可以挑选,待遇没得说!”

  “待遇再好也不如笑摩戈的战部,rén家这么年轻就能干掉帅阶,这前途,可不是那些小势力能比的。说不定,rén家有可能成王啊!”

  “成王?你也太夸张了吧……”

  ……

  酒店里,到处是关于笑摩戈的讨论,作为zuì近zuì热门的话题,每天关于它的新闻层出不穷。而且笑摩戈不过二十多岁,便创下这么一连串的奇迹,在年轻rén之中的影响力,达到一个惊rén的程度。

  这个年纪正是慷慨激昂、野心勃勃的年纪,这样一个活生生的偶像,无疑是极其鼓舞他们的。

  谁也没有注意到,角落里一个老rén,在听到笑摩戈击杀帅阶时,浑浊黯淡的眼睛忽然闪过一道光芒。

  老头秃顶,满脸皱纹,身上衣衫破旧,十分潦倒。

  他喝完面前的劣酒,然后起身,走出酒店。

  默然走在街道上,风吹过,他的身影萧瑟孤寂。

  “走过的路过的,看一看瞧一瞧!zuì新到货,旷世之战,笑摩戈击杀雨帅,全新蜃影,独家到货,亲身经历者当场录制,你不得不看……”

  路边店家声嘶力竭的叫卖声传入老头的耳中,老头脚步一滞。

  “多少?”

  “十五魔贝!”

  “给我一个。”

  “好嘞!”

  老头走到角落,便放出蜃影。

  商家没有骗rén,的确是第一手的资料,不过录制者的实力不高,当时的力量波dòng的干扰很大,影像不是太清楚。

  老头看得很慢很仔细。

  当他看到左莫与雨帅的对战时,浑浊的眼睛蓦地闪过一丝光芒。此时的老头,就像一把锋芒毕露的凶兵,充满了危险的气息。

  但他很快注意到,重新恢复之前的模样。

  可是当他看到阿鬼时,身体蓦地一震,而尤其是影像中,阿鬼眼中骤然大盛的紫芒,老头如遭雷殛,一dòng不dòng!

  两行热泪,忽然从他浑浊的眼睛两旁滚滚而下。

  面前的蜃影,没有任何预兆粉碎成无数光点。

  ※※※※※※※※※※※※※※※※※※※※※※◇※※※※※※※※

  “一个剑修?”

  森冷的声音从大殿上方遥遥传来,下方诸jiāng噤若寒蝉。

  “是!”说话的rén趴在地上,一dòng不敢dòng,他脸上尽是恐惧,大滴大滴◆的汗珠从他的脑门滴下,落在青石板上,整个大殿清晰可闻。

  诸jiāng同情地看着他。

  “一个剑修,在我的地盘上,横冲直撞。哈!”森冷的声音,听不出一丝感情的波dòng,就仿佛在叙述一○个再简单不过的事实。

  趴在地上的魔族汗珠滴得更快,其他诸jiāng也是脸色微变,谁都听得出来,主rén生气了!

  “好,很好!”

  趴在地上的魔族脸色死灰,他忽然砰砰砰磕头,◇抬起满是血迹的脸,带着一丝颤音道:“属下无能!让主rén失望!属下以死谢罪,无怨!属下之子尚幼,还请主rén、各位兄弟照拂一二!”

  说罢,他右掌猛地一拍脑门,脑袋粉碎,身体软倒在地,气息全无!

  诸jiāng皆露出不忍之色,但是没有rén敢开口。这个时候求情反而坏事,主公虽然暴虐,但还是念些旧情。

  果然,大殿上方沉默片刻,方开口:“今年幼jiāng营的名额,给他儿子。告▲诉他,别辱没了他父亲的名声。厚葬。”

  “是!”下方诸jiāng领命。

  “听说,那剑修放出话来,不惧任何挑战,是么?”

  下面诸jiāng心中俱是一紧,面面相觑。他们没有想到○,连这句话都传入大rén耳中,顿时暗呼不妙。

  他们熟知主公脾气,公主zuì是好强,对方放出的话传入主公耳中,主公绝对咽不下这口气。此时若再沉默下去,所有rén都要倒霉。大家默契地对视一眼。

  一名战jiāng出列,沉声道:“属下求战!”

  “属下求战!”

  “属下亦求战!”

  一名名魔族,纷纷出列求战。

  “不许用战部。在我的地盘,对付一名剑修,居然要沦落到dòng用战部的地步,我丢不起这个rén。”

  森冷的声音在大殿中回荡。众rén心头苦涩,早知道之前就dòng用战部,直接把这名剑修干掉,现在就没有这么多事。

  但是主公这话说出来,他们也无可奈何。

  “给你们五日的时间,若是没有杀掉那名剑修,你们就自裁吧,不用来见我。”

  众jiāng头皮一麻,地上的尸体映入眼帘,众jiāng脸色变幻,但齐齐咬牙躬身应命:“是!”

  NO.662

  从大殿出来,众rén面色凝重。

  一名声望极重的族长开口道:“各位,此事我们等已无退路,若不能完成,主公震怒之下,举族之祸啊!”

  其他诸rén无不点头。

  “主公说得没错,一名剑修,竟然在我等眼皮子底下如此猖狂,我等脸面全无!”

  “没错!”

  “说得是!”

  诸rén齐声应是。

  很快,诸rén便商议决定,各族jiāng会派出族内zuì强大的高手,击杀这名剑修!

  谁也没有想到,这注定jiāng轰dòng天下的一战,从他们手中开始。

  ※※※※※※※※※※※※※※※※※※※※※※※※※※※※※※

  少年看着面前之rén,一怔,一个箭步上前,抓住来者的领子,压低声音喝道:“你竟然敢回来!不怕死么?”

  他压低的声音中,透着极力压抑的激dòng。

  来者呵呵一笑:“我既然来了,自然不怕。”

  若是有rén看到这一幕,一定会吓得尖叫出来,来者赫然是谷梁刀!

  西玄,谷梁刀竟然孤身悄然潜回西玄,谁能想到?

  白衣少年松开手掌,悄然放出一个禁制,以防止有rén偷听,这才露出笑容:“我倒是忘了,你这家伙外粗内细,肯定会留几条后路,那些魔界你占下那么久,怎么可能不留点手脚?你知道会有这么一天。”

  谷梁刀的笑容有些苦涩。

  少年见状,心中也不由轻叹一声,嘴上却是笑道:“你现在也挺好,起码自在,不用受那帮子少爷们摆布。来,喝茶喝茶。”

  谷梁刀也不说话,仰脸一饮而尽。

  “过来帮我吧!”

  谷梁刀忽然闷声道。

  正端起茶杯的少年dòng作一滞,他脸色若无其事,笑道:“你现在处境可不妙,手下的那帮rén,虽然都心向着你,但他们不少rén的家眷还在这边,时间一久,必生变化。而且,你辖下都是魔界,对你这个修者,可不友好。”

  谷梁刀哈哈一笑,脸上没有半点惧色:“你说得对,所以嘛,你来帮我。没有rén比我更清楚你的才能,老死在这山中,无趣得紧。”

  少年忽然一笑,起身:“走吧。”

  谷梁刀反而愣住。

  “怎么?你还有事?”少年反问。

  “没事。”谷梁刀下意识地答道,他旋即哑然失笑:“我可是绞尽脑汁想了很多话来说dòng你啊,结果一句都没用上。”

  少年耸耸肩:“我在西玄就是一个帐房,每月晶石少得可怜,又孤家寡rén,无牵无挂,跟你混起码有肉吃。”

  “哈哈!”谷梁刀极为开怀。

  晓的离开,没有引起任何rén的注意。

  对于西玄来说,他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rén物。

  ※※※※※※※※※※※※※※※※※※※※※※※※※※※※※※

  黎仙儿好奇地四下张望,这是她第一次进入魔界。她身边的▲护卫,则是小心翼翼,警惕地看着四周。

  当他们看到不远处的魔族,愈发紧张。

  那队魔族飞出一名青年,落在黎仙儿一行不远处。

  “可是天環的仙儿小姐?”魔族青年不卑不亢行礼打着招☆呼。

  “我是黎仙儿。”黎仙儿出列,盈盈一礼:“阁下是?”

  魔族青年的目光落在黎仙儿身上,顿时露出惊艳之色,他微笑道:“在下笛帅之子,仙儿小姐唤我希便可。希奉笛帅之命,特来迎接仙儿小姐一行。”

  “有劳希少!”黎仙儿微微一笑。

  “请!”希微侧身,伸手外引。

  沿路两rén相谈甚允,希为rén健谈,极具亲和力,见识不凡,和他聊天无疑是种享受。

  黎仙儿的眼角余光,偶尔扫过希的护卫,心中凛然。这些魔族护卫周身杀意凝实,显然是身经百战之辈。以小窥大,这笛帅的实力,果然雄厚无比。

  她听到爷爷让她来魔族时,很是吃惊,而当知道,天環竟然和魔界的笛帅关系匪浅,更是让她目瞪口呆。她没有天真到认为修者就应该斩妖除魔,但是也万万没想到,天環竟然和魔族关系密切。

  随后她才知道,原来不光是天環,其他三家,在魔界同样都有盟友。

  黎仙儿怀疑,在妖界,肯定也有门派的盟友。

  经历zuì初的震惊,黎仙儿很快便镇定下来。想想也正常,四大门派无不是千年大派,而且魔族内部,亦不是铁桶一块。

  她的任务是代表天環出使魔界。

  这jiāng是天環和笛帅修妖两大巨头,第一次正式的会晤。

  迎接的队伍非常庞大,希主使,也表示笛帅对黎仙儿一行的重视。沿途魔界新奇的景色,让黎仙儿目不暇接。

  希的目光,不时落在黎仙儿的脸上,目光中,闪过一丝炽热。

  ※※※※※※※※※※※※※※※※※※※※※※※※※※※※※※

  “这是笑摩戈的资料。”夜明月的眼睛犹如天空的星辰。

  姬丽语仔细地浏览。

  “他能进入十指狱,又修炼十乌天仪,应该同时具备妖魔的血脉。此rén来历神秘,实力非常强悍。妖术和魔功都非常出色,同时还是黄金战jiāng。”

  夜明月的声音空灵悦耳。

  “◎他修炼的是神力。”

  姬丽语脸上露出讶然之色:“神力?这世上真的存在神力?”

  “不光是他,他身边还有两位女rén,同样修炼的神力。我们怀疑,他有可能是远古后裔,他身上有完整的神力修炼◇▲法门。”

  “神力真的那么厉害?”姬丽语有些不信。

  “他们三rén联手,杀掉了一名帅阶。”夜明月淡淡道。

  姬丽语耸然dòng容。

  夜明月那双美眸看着他,道:“你的■任务,是接近他。”

  “接近他?偷取功法?”姬丽语问。

  “如果有机会。”

  姬丽语有些不解地看着夜明月,听她的意思,似乎并不以功法为目的。

  “我很看好他。”夜明月的目光投向远方。

  “看好他?”姬丽语有些茫然,她不明白。

  “说不定,他能逐鹿天下!”

  夜明月轻轻吐出的zuì后四个字在姬丽语耳中不啻于惊雷,她骇然失色地看着夜明月。

  “这样的rén,无论是对你,还是对姬家,都是不错的选择呢。”

  夜明月笑吟吟地看着她。

  姬丽语脸色煞白,手足冰冷。

  “你会感谢我的。”

  夜明月凑到姬丽语耳边,轻轻道。

  ※※※※※※※※※※※※※※※※※※※※※※※※※※※※※※

  左莫他们遇到麻烦。

  沿途不时出现小股的探哨,很显然,这个举dòng,可不是善意的信号。

  很快,那些赶来投奔左莫的魔族消失不见。原本客气异常的沿途势力,突然变得不好说话。更让他们感到难受的是,不时的小股战部骚扰。

  这些小股战部虽然无法构成什么威胁,但胜在数量众多,严重地拖延了左莫他们赶路的速度。

  “有rén在搞我们!”别寒冷冷地开口。

  公孙差也赞同别寒的说法:“没错,有rén在暗中搞鬼,而且还不是一般rén物。”

  能够驭使如此众多的小势力,绝对不是一般rén。此时正是笑摩戈威名正盛的时候,催dòng这些小势力有勇气对付他们,此rén的威名,只怕更加惊rén。

  “有没有线索?”左莫问。

  “抓了不少探哨和俘虏,但这些rén都不知情。”公孙差摇头道。

  “对方出于什么目的对付我们?”左莫沉吟道。

  “不知道。”公孙差摇头。

  “看来,我们要拿几个势力开刀了。”左莫神色一冷。

  骚扰有愈演愈烈的趋势,这些小股的战部,就像苍蝇一样烦rén。若任由事态发展下去,他们jiāng举步维艰。

  这些探哨的来历,很容易弄清楚。

  当夜,别寒便率领孽部,连续灭掉三个当地势力。

  但是出乎左莫他们意料的是,这些小势力似乎知道他们会遭到报复,族rén早就迁走,留给他们的,几乎是空地。

  左莫嗅到阴谋的味道。

  ※※※※※※※※※※※※※※※※※※※※※※※※※※※※※※

  已是深夜,江哲盯着界图出神。

  他保持这个姿势,已经有一整天。

  “报告大rén,笑摩戈遭到许多零星队伍的骚扰。”

  江哲回过神来,他长舒一口气,他心中明白,门派出手了。门派的力量,真是深不可测啊!

  在他给门派的信中,希望门派能够给他争取更多的时间。

  他需要更多的时间来布置。

  江哲轻松了许多,这一战,对他的压力极大。他和别寒从小交手到大,彼此都十分熟悉,他深知别寒的可怕。虽然在门派中较劲,但他从来没有想过会有一天,和别寒真正地在战场见。

  这场战斗,没有丝毫逃避的余地!

  他也没想过逃避,只不过他的性格谨慎,面对别寒,他愈发小心。更何况,这是一场不能输的战争。

  无论如何,都不能输!

  面对如此惊rén的压力,他依然从容镇定,只要给他时间,他便有足够的信心,打败别寒!

  有更多的时间,那自己就可以做更多的布置。

  江哲盯着界图,眼睛深邃如海。

  打完这场战争,就去云海界替凤月师姐报仇。

  江哲对自己这样说。

  NO.663

  韦胜睁开眼睛,他的精神恢复到zuì巅峰的状态。他心中隐隐有种感觉,他快要摸到突破的门槛。

  他身上的衣衫破碎不堪,大大小小的伤痕,看上去有如乞丐衣。但是没有rén会觉得韦胜是乞丐,他挺直的背脊,昂扬的气势,有如一把锋利的剑,让rén无法直视。

  他起身,提起黑剑,赤着脚,走出山谷。

  一群魔族,聚集在山谷外,此时看到他,顿时一阵骚dòng。众rén的目光复杂无比,惊惧、憎恨、钦佩等等,混杂在一起。但是没有rén,有丝毫不屑。

  这样的敌rén,无法让rén忽视。

  “谁来?”

  韦胜的目光坚定,没有丝毫支援。

  魔族又是一阵骚dòng,这已经是第四天,这四天里,已经有超过三十rén,倒在这名剑修的剑下。到现在为止,没有rén能挡得住他三剑,绝大多数rén,连一剑都抵挡不了,便一命呜呼。

  真是可怕!

  原来修者也有像魔神一样的ré◎n物!

  那么一刹那,所有rén心头一窒,出现一个短短的死寂。

  但是想到上面的命令,这些rén心中又是一颤。

  若是不能干掉他,他们都要死!

  这些rén眼中升起血色□,犹如被逼到绝境的野兽。不知谁嚎了一嗓子:“大伙一起上!”

  所有rén顿时眼前一亮,大rén只说不能用战部,但没说不能一起上啊!

  看看他们的rén数,再看看孤零零的韦胜,他们士气陡然大振!这么多rén围攻一rén,剑修再厉害,也不可能杀掉他们所有rén。

  “杀!”

  他们轰然欢叫着,朝韦胜杀气。

  看着乱哄哄的魔族,韦胜如剑般的目光,没有丝毫颤dòng,他的脸庞仿若岩石雕刻一般,没有半分表情。他紧了紧手中的黑剑,猱身而上!

  他心中,只剩下剑意!

  手中的黑剑,仿佛在回应他胸中的剑意,嗡嗡轻轻颤dòng。

  它饥渴难耐,只想饱饮鲜血!

  ※※※※※※※※※※※※※※※※※※※※※※※※※※※※※※

  “能够做到这地步的,只怕是哪个魔帅。”蒲妖神色平常道。他当年跟着军团长在魔界厮混时间颇久,对魔界非常熟悉。

  “没错。”卫也点头。

  当蒲妖和卫的意见相同时,也就意味这个意见比较靠谱。

  可是,魔帅!

  这个答案让左莫顿时感到极大的压力。任何一名魔帅都是一方霸主,别看他们那◇天能够击败雨帅,就以为魔帅不算什么。若是雨帅的大部分战部没有被牵制,若是雨帅真的认真对付,左莫他们根本没有半点取胜的机会。

  魔帅拥有的力量,实在太强大!

  庞大的战部,辽阔的地盘,如○云高手。

  每一位魔帅都意味着庞然大物,那些zuì顶尖的魔帅,拥有的力量,哪怕比之四大门派,也丝毫不逊色。

  若这一切,真的是一位魔帅在操控,那就麻烦大了!

  左莫知道,蒲妖和卫的猜测只怕**不离十。

  以他现在的名声,没有魔帅在后面撑腰,这些小势力根本不敢有任何忤逆。

  找到方向,打听起来,便容易许多。

  很快,左莫他们便摸清楚,这位藏在暗处的魔帅是谁。

  豪帅,整个百蛮之冥排名第五的强大魔帅!左莫他们如今所处的魔界,离豪帅的统治区域非常近。

  豪帅zuì有可能!

  经过打听,左莫对豪帅才有了一个直观的了解。

  和雨帅相比,豪帅是真正的老牌魔帅,他统治的魔界,是雨帅的三倍有余!他踏入帅阶,亦比雨帅要多百年之久。

  只是稍稍打听一下豪帅的实力,左莫就没了和对方硬碰硬的想法。

  不过,他更奇怪的是,若是对方真的对他们有敌意,完全有能力直接灭掉他们。豪帅麾下的战部超过一百支,别的不说,光rén海都能把他们淹没。

  但是对方却只是不断地派出小战部来骚扰他们,拖慢他们前进的速度。

  拖慢他们前进的速度……

  对方出于什么目的?

  左莫悚然惊醒。

  莫非,前面有什么在等着他们?

  ※※※※※※※※※※※※※※※※※※※※※※※※※※※※※※

  “父亲!”一位中年rén恭敬地道:“按照您的吩咐,笑摩戈一行的速度,已经慢了下来。”

  “不错。”豪帅露出满意的神情,他的身形有些矮,敦厚粗壮,脸上始终挂着笑容,看上去就像zuì普通的肉店老板。他见到儿子脸上有些不解,便笑了笑道:“你有疑惑?”

  “是!”中年rén老老实实地点头:“若是真的想拖延他们的速度,我们只需要邀请笑摩戈一行前来做客,想必以父亲的威名,笑摩戈他们定然不会拒绝。既不会与笑摩戈交恶,又能实现目标,岂不更好?”

  “你能dòng脑子,很好。”豪帅看了儿子一眼,道:“不过,目光要放得更长远。你觉得,是笑摩戈对我们的威胁大,还是悬空寺对我们的威胁大?”

  “悬空寺!”中年rén想了想道:“虽然他们如今是我们的暗中盟友,但他们亦是有能力逐鹿天下的rén,对我们的威胁更大。”

  “没错。”豪帅淡然一笑:“别看悬空寺和我们现在关系不错,但日后必有一战。笑摩戈很有潜力,但是他的根基太弱,想成气候,没那么容易。”

  中年rén若有所悟。

  豪帅接着道:“不过,笑摩戈虽然后劲不足,但手下这批rén还是很厉害。悬空寺与笑摩戈这一战,肯定是悬空寺胜。不过,笑摩戈却也有机会,能够重创悬空寺。对我们zuì好的结果,就是笑摩戈临死前给悬空寺重重咬一口。”

  中年rén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所以父亲用这样一种方式,既完成悬空寺的请求,又让笑摩戈警惕。”

  “呵呵,不要小看笑摩戈这个rén。他手上的那批rén,连我都有些眼红。别寒可是能够与江哲抗衡的顶阶战jiāng。他们有能力给悬空寺带来麻烦!”豪帅深沉一笑:“若是悬空寺这场战损失太严重的话,那悬空寺对我们的依赖也会更大,我们能提的条件就更多!”

  “若是悬空寺败了呢?”中年rén下意识地问了一句,但是话一出口,他便觉得自己说了句废话。

  悬空寺怎么可能败呢?这根本不可能!

  比他们还强大的悬空寺,怎么可能连区区一个笑摩戈都收拾不了?这不可能!

  豪帅却被这句话顿时愣住,他脸上的表情变得古怪起来,他半晌未语,似乎陷入沉思之中。

  中年rén后悔自己说了这句废话,却忽然听到豪帅缓缓开口:“若是悬空寺这场战败了,那他们就不妙了。”

  中年rén摇头:“悬空寺不可能败,就算败了,对他们也算不上伤筋dòng骨。”

  “你不懂。”豪帅摇头,神色凝重:“这场战他们必须胜,还需要胜得漂亮!若真是败了,悬空寺就危险了。被自己门派的叛徒打败,头号战jiāng江哲信心和威信受损,悬空寺的虚弱就会暴露在天下所有rén●的面前。到那时,再庞大的悬空寺,也只不过是一堆肉骨头,惹来更多的豺狼。”

  中年rén听得目瞪口呆。

  ※※※※※※※※※※※※※※※※※※※※※※※※※※※※※※

  唐菲心事◆重重,这段时间的骚扰,她看在眼中,心中升起强烈的不安。但是表面上,她却保持镇定,只是更加严苛地监督唐字部的修炼。

  唐字部的个rén水平非常出色,比起她之前的率领城主护卫要高出一截。

  但是他们的战阵水平实在太糟糕,需要长时间的修炼,才能够达到令rén满意的地步,但这需要时间,半点取巧不得。

  没有战阵的捏合,这些rén只是一群乌合之众。

  她希望能够尽量地缩短时间,如果真的发生战斗,战阵不熟练的唐字部,会成为对方重点打击的目标。

  “唐大rén,大rén请您过去。”

  唐菲心中一突,明白肯定是关系到zuì近骚扰的事情,便毫不犹豫地跟着校尉,向左莫的营帐走去。

  当唐菲抵达时,左莫麾下几乎所有的核心成员都在。

  左莫的神色凝重,也不废话,把zuì近的探查结果和自己的猜测说了一遍。

  所有rén的脸色都凝重起来。

  公孙差第一个开口:“若真的是豪帅,那他们用骚扰这种手段,也没安好心,他们肯定想我们和对方两败俱伤。他和前面敌rén的关系,很微妙。”

  “没错。”别寒的语气杀气四溢,他身围的空气骤然下降许多。

  左莫点点头,但是开口却问出另一个问题:“关键是,前面是谁?”

  这是整个问题的zuì关键之处,若是连他们前方的敌rén是谁都没弄清楚,这场战斗他们没有半分胜算。

  公孙差盯着界图,沉吟道:“我们前往幽泉界,知道的rén很多,对方肯定也知道。那么说,对方只能选择在我们的必经之路上!”

  公孙差的话顿时吸引所有rén的注意,众rén的目光齐刷刷地盯向界图。

  “在我们的必经之路上,又和我们有过过结,知道我们实力,还敢于和我们战斗的……”

  众rén的目光,随着公孙差的话,一起循着界图的路线移dòng。

  忽然,所有rén的目光,齐刷刷地停留在一个位置。

  别寒的呼吸陡然粗重起来。

  ***********************************************************************************

  懒得拆,一起发了。还有九个三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