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五节 凌乱 【第二更】


  左莫觉得很古怪。

  两个老贼秃不断地跑过来挑衅,哦,不对,人家返虚期高手,对付tā们这些小杂鱼,不能用挑衅这个词。

  两个老贼秃突然变得像狗皮膏药一般,纠缠不休。每天不打个三□五场,两个老贼秃就感觉自己亏了魔贝一般。

  左莫搞不清楚两个老贼秃的意图,不过这正中tā下怀。tā的目的本就是把两个老贼秃引开,给公孙差和别寒创造机会。左莫本来还担心,这两个家伙不肯上当,突然□返回去帮江哲。

  既然想打,那就打吧!

  越打左莫越是觉得奇怪,抽个空,跑到识海问蒲妖。

  “tā们想利用你们来悟神力。”蒲妖何等狡诈奸猾,一眼便洞察两人的目的。

  左◆莫这才恍然大悟,旋即嘿嘿阴笑不止。

  小莫哥会的可不只是神力,三人之中,只有阿鬼只会神力,左莫和曾怜儿都精通魔功。换作平时,tā们是断然不敢拿魔功来对付两位返虚期的老贼秃,dàn是如今,对方受伤,实力大损,倒也是勉强应付了下来。

  像小莫这般没便宜可占都要挤出几分好处的贪货来说,像眼前这般送上门来的,不下手,那就不是小莫哥了!

  天可怜见,到哪去找返虚期的免费陪练啊!

  如此良机,若是放过,天打雷劈啊!

  于是,寂正和戴涛很快便发现,笑摩戈主动邀战的次数猛增。

  两人大喜过望,三人之中,笑摩戈的神力最强最精纯,是最好的目标。邀战?两人欣然应战。

  dàn是很快,tā们便发现不对劲。

  无论是曾怜儿还是笑摩戈,死活不用神力。dàn如果是这样倒也还好,能修炼到返虚期,绝对不会缺乏耐心。

  两人迅速改变策略,开始水磨般的持久战。

  魔功用完了,就不信你不用神力!

  于是,一场悲剧开始了。

  乒乒乓乓打了半个时辰,看笑摩戈的十乌天仪露出几分疲态,两人虽然也有些劳累,dàn心中还是充满欢喜。

  小子!不行了吧!神力,快点出来吧!

  然而小莫哥露出两排雪白的牙齿,朝两人咧嘴一笑。

  妖术!

  从小妖术到【小千叶手】,再到【汲古荒兽诀】,就像放烟花般,耍得两人眼花缭乱。连什么半吊子【天南箭术】【苍痕术】都出来打个招呼。

  两人这才猛然间想起来,情报上好像说这货会一点妖术。

  不过,这是会一点吗?

  两人手忙脚乱。偏偏左莫因为觉得机会难得,十分珍惜,超常发挥,持续了几个时辰,几乎把所有会的妖术使了几个来回,才作罢。

  饶是返虚期的两人,也开始喘气了!

  戴涛抹了抹额头的汗,有些气喘道:“缠住tā,不能放tā走,要不然前功尽弃□!”

  寂正呼息粗重,正想点头,然而出乎两人意料的是,笑摩戈竟然再次扑上来。

  两人打起精神,充满期待!

  神力!

  终于要开始了么?

  左莫劈头便一把阴火珠,◎★随后轰轰轰十几记【琉璃天波】、音类法诀等等,劈头盖脸就像雨点般。

  两人完全懵了!

  当笑摩戈不知从哪摸出一把飞剑,鬼模鬼样地施展剑诀,尼玛,居然还有剑意!

  寂正和戴涛彻底凌☆乱了,两人神情茫然,目光涣散。

  会妖术tā们可以理解,在修者看来,妖魔本是一体,会妖术的魔族不奇怪。可是,什么时候,听说魔族会法诀?还是从禅修到符修到剑修,gèng加夸张的是,剑意!

  纯正无比的剑意!

  你是昆仑的卧底么?

  一开始,左莫还有几分生涩,太久没使过飞剑了。dàn是很快,tā便开始熟悉,以前陌生的法诀,浮现在心底。

  以左莫如今的见识阅历,再去思索这些法诀,自然不相同。

  【离水剑诀】在tā手上,威势暴涨,法度森然。打得兴起的左莫,浑然忘我,一开始还一板一眼按着剑诀来,到后来,便开始自己发挥。

  【离水剑诀】不过三品剑诀,无论如何也威胁不到返虚期的两人,dàn是左莫的即兴挥洒,却超出【离水剑诀】的范畴。tā的剑意一变,变得gèng加莫测。

  当然,无论左莫如何变化,tā终是在剑诀方面修炼太浅,不可能一日顿悟,给两人带来的压力有限。

  tā威胁不了寂正戴涛,寂正戴涛也威胁不了左莫。

  两人觉得简直是一种煎熬,几乎是数着时间,撑过去。

  待左莫的法诀威力渐弱,灵力耗尽的迹象明显时,两人险■些喜极而泣。

  不用招呼,两人同时上前,准备死死缠住笑摩戈,这下你不用神力你用什么?

  小莫哥再次露出雪白的牙齿,咧嘴一笑,同时往嘴里丢了粒太阳籽!

  澎湃的神力,在tā身体流▲转,神力化三力!

  以前左莫神力化三力需要一个时间,dàn是如今tā对神力的领悟gèng深,这个过chéng短暂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三力瞬间全满!

  小莫哥猱身再上。

  再来!

  黎仙儿看完门派传来的纸鹤,心中不禁掀起惊涛骇浪。

  纸鹤里的许多内容,如此惊人,黎仙儿如今也算经历过不少事,dàn是纸鹤里的内容给她带来的震撼,依然巨大无比。在纸鹤的最后,爷爷以十分严肃的口吻,要求她带着人,不惜一切代价截住笑摩戈三人。

  人手充足,这次为了保护她出使,她的护卫皆是精锐,虽然没有返虚期修者,元婴期的却不少。

  她知道这件事对天环的重要性,立即作出决断。

  “你要走?”希大吃一惊,英俊的脸庞毫不掩饰强烈的不舍。

  “是的,因为要重要的事情,实在抱歉!还请代我向笛帅告辞,这些天多谢笛帅的盛情款待。”黎仙儿神色诚恳:“也谢谢希大哥,若是没有希大哥带小妹游玩,很多风光小妹就无缘可见。希大哥日后若有余暇,记得来天环作客哦,小妹也能过一把向导的瘾了。”

  希虽然心中失落,dàn很快便恢复,脸上重新挂上春风般的笑容:“日后定会拜访,仙儿妹妹可是返回天环?”

  黎仙儿摇摇头:“这件事在魔界。”

  希眼前一亮:“哦,魔界?那愚兄可就责无旁贷了!现在魔界混乱得很,很不安全。还请仙儿妹妹赏个机会,也让愚兄能过过护花使者的瘾!”

  希的语气半是认真半是玩笑。

  黎仙儿略为沉吟,便大大方方地笑道:“那小妹多谢希大哥,只是莫要耽误希大哥的正事才好!”

  “我有什么正事!”希笑道。

  见黎仙儿着急,希也没有拖泥带水,向笛帅禀报此事。笛帅也没有阻止,还点了几名高手随行,让希大喜过望。

  “白痴!”林谦罕见地震怒,tā脸色阴沉,周围其tā弟子大气不敢出。

  “为▲什么没有等到门派命令就擅自动手?”林谦语气肃杀,目光如剑:“还用如此愚蠢的方式!没长脑子么?打草惊蛇,愚不可及!”

  众弟子噤若寒蝉,尤其是负责魔界事务的弟子,gèng是面色如土。tā们第一次见到大师兄如此震怒,大师兄一向为人谦和、温文尔雅,甚至连重话也没说过几句,这次却是勃然大怒,不假颜色!

  笪灵凤脸色惨白,眼中尽是绝望和恐惧。

  她本来还想回到门派哭诉求助,哪知道一回来,大师兄劈头盖脸竟然一通大骂。她呆呆地看着心中崇拜的大师兄,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笪灵凤眼中的仓皇和惊惧绝望,林谦没有丝毫动容,冷冰冰道。

  “把经过详细说一遍,不许有任何隐瞒。”

  笪灵凤颤颤巍巍地说了一遍,连韦胜让她转告林谦的话也说出来,林谦又问了几个细节,偏偏她答不上几个。

  林谦听完,也不说话,伸手搭上笪灵凤的手腕。

  只片刻,tā便起身,吩咐道:“把她送到韩师姑那里,请韩师姑看看,有没有办法。”

  直到此时,几近崩溃的笪灵凤才放声痛哭起来,周围弟子无不恻然。

  两名弟子抬走笪灵凤,林谦环顾四周,沉声道:“我知道你们之中有人怪我不近人情。不过你们都听好了,门派的命令必须得到最严格的招待,任何违反命令、擅自行动,我都必然追究到底!”

  众弟子齐齐一凛:“是!”

  待众弟子散去,薛东忍不住摇头:“愚不可及!实在愚不可及!这帮家伙,平日骄横惯了,没想到出去也这么骄横,她以为这是在昆仑境啊!”

  林谦苦笑:“太平太久,门风骄纵是意料之中的事。”

  “也是。”薛东显然没兴趣在这个问题上深谈,随即问道:“你似乎对那个什么韦胜,很忌惮啊!”

  “不是很忌惮,是非常忌惮!”林谦正色纠正道。

  薛东有些意外:“能让你这么推崇,我还真想见见。一个笑摩戈,一个韦胜,居然一下跳出两个厉害人物,这世界,越来越有趣了!”

  林谦面色凝重:“韦胜不能留!”

  薛东吓一跳,讶声道:“不用这么夸张吧!”

  “我有一种预感,如果韦胜不死,很可能成为我们昆仑的心腹大患。”林谦眼中杀机密布,淡淡道:“我不喜欢把麻烦留给以后。”

  薛东啧啧:“真可惜,可见的人又要少一个了。这世界就是因为有你们这些人,变得越来越无趣了。”

  “无趣比丧命好。”林谦看了薛东一眼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