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六节 阴险杀招 【第三更】


  公sūn差看着远处的战部,和往常一样微笑。在他身旁,其他诸将的目光,却没有那么友好,他们脸上皆是杀气腾腾。

  jiāng哲!

  这个名字天下闻名,若是换个人,只怕早就如临大敌、战战兢兢,但公sūn差却没有太多的感觉。公sūn差对jiāng哲唯一能联想到的,就是凤月那支被他们干掉的战部,也属于悬空寺。

  在他眼中,悬空寺早就是敌人,至于敌人是凤月还是jiāng哲,在他眼中区别都不大,反正都是要打败的对象。哪怕他知道对手很难缠,但也没有半点紧张。

  和其他战将截然不同,他的成长史,就是一部血腥而残酷的战斗史!

  无数次杀出来一条血路的小娘,羞涩的外表下,那颗心脏早就如钢铁般坚硬。

  只有兴奋!

  能与高手交战,那种能找到棋逢对手的兴奋快感,在他体内激荡。

  这一战,对手会给自己什么样的惊喜呢?

  如邻家男孩般清澈的眸子深处,闪耀着一种名叫疯狂的妖异光芒。

  jiāng哲布置的防线近乎完美,虽然有几处略显仓促,但是整体防线也完全竖立起来。哪怕这几处不完整之处,也看上去更像陷阱,而不是破绽,丝毫不影响全局。

  当然,这世上没有绝对的完美。

  无论是jiāng哲,还是公sūn差,都深知这一点。

  公sūn差很清楚自己的优势和劣势。他们人数少,但是机动性强,朱雀营的配备,一直是左莫□麾下各战部之首。

  而jiāng哲人数众多,又有防线之固,但是他们有广阔的防线,这就意味着他们的力量摊薄了许多,同样意味着公sūn差有着诸多攻击选择。

  jiāng哲实力强悍,防守各地★的战将却要逊色许多,对jiāng哲的计划执行力度有多少,这同样需要考验。

  而且,jiāng哲有一个极大的劣势,那就是他们异地作战,陌生的环境,敌对的魔族,任何一项都足以致命。

  通往冷山界的隐秘路径,便是如此!

  同一样优势,公sūn差绝对不介意再用一次。

  他没有着急进攻,而开始四处寻找熟悉当地的向导。

  ※※※※※※※※※※※※※※※※※※※※※※※※※※※※※※

  jiāng哲听着手下的禀报,不动声色。

  自从那场仿佛有幕后hēi手推动的造势,jiāng哲就明白,这一战将比他想象得更加艰难。这只幕后hēi手,抓住了他们最大的弱点,☆而且是避无可避的弱点。

  如果再给他十年的时间,这个弱点将不再存在。

  但战争从来没有如果。

  悬空寺对魔族的敌对政策他不赞同,但在这点上,他没有什么发言权。他虽然在门派中有着▲足够的地位,但是他的影响力还不足以让他能够影响到门派在这种问题上的决策。

  他能做到的,只是做好本份的工作。

  “传令下去,各部守好位置,不得妄动。”没有任何犹豫,jiāng哲便下达命令。

  无论对方是故布疑阵,还是真的如此,jiāng哲都不为所动,因为他对自己布置的这道防线有信心。

  jiāng哲布置防线的时候,悬空寺许多人都反对,在他们看来,堂堂悬空寺面对一个小小的魔族势力,竟然采取守势,这是他们难以接受的。虽然这里面有别寒和孽部,但是在大家眼中,jiāng哲的和jiāng字部应该更强才是。

  但是jiāng哲坚持布置防线。

  好在在这里,jiāng哲拥有无人可比的声威,没有人会违背他的命令。虽然众人心中不解,但是对于jiāng哲的命令,所有战部都是一丝不苟地执行。

  公sūn差大肆招募向导,并没有引起大家的惊慌。

  为了这条防线,一些可能出问题的区域,他们不知反反复复犁了多少次。任何一个隐秘的地方都没有放过。

  他们坚信,这条防线,没有死角。

  这场引人瞩目的战斗,并没有像人们预料的那般,一开始就激烈◆地碰撞,反而有些沉寂。

  ※※※※※※※※※※※※※※※※※※※※※※※※※※※※※※

  左莫反反复复地调戏两位返虚期的大佬,猥琐、阴险、不要脸、没有半点客气。

  来回几次之后▲,寂正和戴涛也很快明白过来,对方洞察他们的意图。

  两人商量了一下,依然继续纠缠笑摩戈三人,不过他们已经放弃通过战斗领悟神力的想法,而只是在等待门派的支援。

  一旦门派高手前来,就可以把这三个该死的家伙,一网打尽!

  两人心中下定决心,若是三人落到他们手上,一定要把前些天险些憋出来的内伤,尽数落在三人身上,尤其是那个杀千刀的笑摩戈!

  他们便不再用心陪练,面对左莫的调戏,有一搭没一搭地敷衍着。

  然而,他们并不知道,左莫却打起两人的主意。

  返虚期虽然可怕,但是如果两个受伤的返虚期,在左莫这等癞蛤蟆眼中,就是折翼的天鹅。这些天来来回回的调戏,他也把两人的家底摸得七七八八。

  不想吃天鹅的癞蛤蟆不是好癞蛤蟆,连折翼的天鹅都放过的癞蛤蟆,不是蛤蟆是傻瓜。

  左莫心里一直暗中谋划着。

  若是能够干掉一个,剩下的一个,绝对会逃□之夭夭。他们的危险自然解除不说,一名返虚期的油水有多足,光想想,就令左莫怦然心动。

  左莫的调戏也有故意为之的意思,他就像一位老练的猎人,不断用重复而且没有危险的行为,麻痹对方。

  从■目前来看,他做得很成功,寂正和戴涛的警惕性明显不如之前。

  和往常一样,左莫又开始了今天的调戏。

  应战的是寂正,不过,他早就没有之前的干劲,连续作了几天的陪练,他的伤势虽然被压下来,但也没有得到机会休养。

  寂正随手应付着,只要笑摩戈不动用神力,其他三力根本对他构不成任何威胁。

  笑摩戈会用神力吗?

  不会!

  他早就死了这条心。

  一交手,寂正心头便一个激灵,有些无精打采的眼睛陡然闪过一道光芒,神力!

  被折腾得****的寂正险些喜极而泣!

  老天开眼!

  狂喜的寂正精神大振,没有一丝保留,一改几日敷衍之态,主■动抢攻。

  果然是神力!

  他面前的笑摩戈仿佛打了鸡血一般,出手没有一丝保留,神力汹涌。

  寂正不仅不惧,反而大喜过望,唯独留意笑摩戈的那件厉害的法宝,若是笑摩戈一掏那件法宝,◎他便会立即远遁。

  他对左莫的小莫宝盏,心存忌惮。不用小莫宝盏的笑摩戈,只不过是一只无爪的老虎,不足为惧。

  双方打得极其猛烈。

  一方返虚期的修为,虽然受伤,但举手投足,依然威力惊人。而另一方,神力霸道,虽然没有对方修为深厚,但是凭借威力奇大的神力,和寂正战个旗鼓相当。

  戴涛心中又惊又喜。

  惊的是,笑摩戈一改往日姿态,莫不是其中有鬼?喜的是,笑摩戈肯用神力,那他们之前的谋划,有成功的可能!

  不过还没有等他细思,忽然一道诡魅的身形一闪,戴涛一惊,连忙戒备。

  阿鬼!

  戴涛识得厉害,这个丑女人,神力古怪得很,也是门派此行的目标。戴涛忽然心中一动,若是自己能把她擒下来……

  笑摩戈有重宝护身,戴涛觉得自己没有希望,但是这女人,虽然神力古怪,但没见什么厉害的法宝,戴涛觉得颇有几分胜算!

  心念一动,他便毫不犹豫地迎上去。

  双方立即陷入激战。

  阿鬼的神力,诡异莫测,不熟悉的戴涛反而险些吃了大亏。但是凭借五行法相轮,他很快稳住阵脚,而当他开始熟悉这种古怪的神力,五行法相轮的威力,也开始发挥出来。

  他开始占据上风。

  一开始戴涛还有一部分注意力放在曾怜儿身上,但是随着战斗的进行,他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应付阿鬼。否则的话,稍有不慎,便有可能出现危险。

  而且阿鬼的神力虽然奇诡无比,但是依然能够给他带来许多感悟。

  寂正早就忘我的战斗,憋了这么多天的期盼,此时终于可见一战,他心中的兴奋和激动可想而知。对神力的急切渴望,更是让他聚精会神。

  他甚至●没有察觉到阿鬼和戴涛战成一团。

  他的心神,全都在左莫的měi一击上。

  与神力的měi一次碰撞,都让他心中生出几分感悟。自从踏入返虚期之后,这种新感悟的感觉,有多久没有?

  ■●没有察觉到阿鬼和戴涛战成一团。

  他的心神,全都在左莫的měi一击上。

  与神力的měi一次碰撞,都让他心中生出几分感méiyǒuchájiàodàoāguǐhédàitāozhànchéngyītuán。

  tādexīnshén,quándōuzàizuǒmòdeměiyījīshàng。

  yǔshénlìdeměiyīcìpèngzhuàng,dōuràngtāxīnzhōngshēngchūjǐfèngǎnwù。zìcóngtàrùfǎnxūqīzhīhòu,zhèzhǒngxīngǎnwùdegǎnjiào,yǒuduōjiǔméiyǒu?

  他已经不记得!

  但是这种美妙的感觉是如此令人迷醉,迷醉得他不想停下,迷醉得他浑然忘我。

  他恨不得,这场战斗不要停下来。

  然而,就在此时,忽然心头升起极危险的感觉,他浑身的汗毛刹那间全都根根直竖!

  一抹银光,已经飞到他鼻尖,他来不及作出任何反应。

  他甚至能清晰地感觉到,那道银光所挟带的森然气息,犹如细针般,刺得他鼻尖生痛!

  银光扩散至他整个视野!

  寂正的额头,出现一道极细的血痕伤口。

  紧接着,爆裂的雷电,笼罩他整个头颅。

  在不远处,曾怜儿手持小莫宝盏,面色煞白,身形摇摇欲坠,神力消耗殆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