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8节 石头


  时间……为le能够把更多的时间花在修炼上,左莫他们选择乘坐大型魔骑。

  天空鲨鱼,身体长度在九百丈左右,身体强韧,能够抵御天空中如同刀锋般的罡流。在一些地方,它同样是战斗单位,凶猛的xìng情使它擅长战斗,在天空、虚空、乱流中生存的魔兽,很少有能够对它构成威胁。

  九百丈的庞大身躯让它的体内拥有足够的空间,它是远途航行的不错选择。

  左莫不缺钱,三人包下一个完整的☆院落。

  其实说院落,也不过是三个小房子围成的小院子,为le方便旅客的修炼,院落里用专门用于修炼魔体的血池。

  可惜,血池对左莫已经没有什么作用,他只是不希望别人打扰。

  倘若☆只有曾怜儿一个人,她绝计不会如此疯狂地修炼。但是她在左莫身旁,每当左莫开始修炼太阳神力的时候,她体内的血气便不自主地翻腾,yuè亮神力蠢蠢yù动。她不得不跟着左莫的节奏修炼。

  直到此时,她才深刻地体会到,左莫是何等的变态。

  他就像永远不知道疲倦一般,抓住任何一切时间都在修炼。幸亏左莫修炼的内容极多,像三力的修炼,她就能够得到喘息的机会。但即使如此,她依然感到有些吃不消。

  然而,当有一天她休息下来,检视自己时,才愕然发现,自己神力竟然硬生生增长le一成!

  整整一天,她都沉浸在深深的震撼中。

  幽深如夜的眸子里,闪动着莫名的情绪。

  左莫没有□时间多愁善感,他所有的时间,都被压榨到极致。每一场战斗,他都必须全力以赴。

  左莫喘着粗气,浑身都是汗水,仿佛刚从水里捞出来。垂下来的手指,不断地抽搐着。

  他刚刚完成高难度的指法修炼○□时间多愁善感,他所有的时间,都被压榨到极致。每一场战斗,他都必须全力以赴。

  左莫喘着粗气,浑身都是汗水,仿佛刚从水里捞出来。shíjiānduōchóushàngǎn,tāsuǒyǒudeshíjiān,dōubèiyāzhàdàojízhì。měiyīchǎngzhàndòu,tādōubìxūquánlìyǐfù。

  zuǒmòchuǎnzhecūqì,húnshēndōushìhànshuǐ,fǎngfógāngcóngshuǐlǐlāochūlái。chuíxiàláideshǒuzhǐ,búduàndìchōuchùzhe。

  tāgānggāngwánchénggāonándùdezhǐfǎxiūliàn,体内的灵力,几乎被压榨得干干净净。他如今已经能够自如地控制神力和三力之间的转化。

  三力之中,他最弱的便是灵力,这也是他修炼的重点。

  蒲妖给他的修炼计划中,法诀的修炼,占据相当重要的部分。

  【弦线指诀】【五行通灵】【烟雨点剑诀】【百禅经文录】……

  这些法诀,无一不是以强调变化。左莫本以为自己的指法tǐng不错,但是看到【弦线指诀】,顿时头皮发麻,面色如土。

  每次修炼法诀,就像是受刑。

  但是左莫硬生生坚持下来,他的灵力突飞猛进。它们变得更加精纯、更易控制、威力更大。

  虽然距离蒲妖满意的程度,还有相当距离,但是左莫已经能够明显地感受到进步,尤其是神力的进步。

  神力变得更加驯服,指如臂使,一些模糊不清的细处,仿佛水到渠成般,不知不觉便le然于xiōng。

  左莫蒲妖卫无不大受鼓舞,这说明他们的思路方向正确。

  对于未知修炼的探索,最重要的便是方向,倘若方向错误,南辕北辙,不仅无益,反而易受其害。只要大方向正确,细节之处,那就是水磨功夫,不断积累。

  大约十息,左莫的气息终于恢复正常,脸上的汗水消失不见。强悍的魔体,让左莫的恢复能力极强,这也是他能够坚持下来的关键。

  转过脸,看le眼身旁安静坐着的阿鬼,左莫的目光柔和许多。

  就在此时,忽然院子门外响起一片嘈杂声。

  左莫不禁皱起眉头。

  不得不说,这魔族的隔音手段确实比修者差多le。魔纹的运用,要比符纹落后得多,而且懂的人极少。

  左莫的目光瞥le左手的房子,他的目光一凝,曾怜儿此时正处在一◎个关键的时候!

  门外的声浪不仅没有停下的迹象,反而越来越大。

  左莫朝曾怜儿的房间打le一个隔音的法诀,然后起身朝门外走去。

  打开院门,果然院子外围le一圈人。

  ◆“我说le,不卖给你!”说话的少年满脸怒色,他手里紧紧抱着一块石头。

  “嗬嗬嗬,不卖?小爷没耐心和你啰嗦,今天你卖也得卖,不卖也得卖!”说话的是一位衣着华丽的少年,他满脸傲色,手上把玩着一根短杖,短杖上镶满各色珠宝,一看便知价值不菲。

  在他身旁,一群护卫把卖石的少年包围其中,目光不怀好意。

  左莫可没什么正义感,若是换个地方,这种事他连一眼都不会多看。但是现在,曾怜儿正处一个关键时刻,若是被打扰le,那就麻烦le。

  当目光从那块石头掠过,左莫的瞳孔却猛然一缩。

  石头约竹篮大小,通体青色,夹杂着丝丝血纹,看上去颇有几分诡异。

  这块石头……有意思!

  他从其中感到一丝神力bō动,这股神力bō动十分微弱,若不是左莫最近神力更加精纯,只怕也难察觉。

  这是左莫第一次遇到蕴含神力的天然之物,难道也有像类似灵石蕴含灵力,而蕴含神力的东西?

  此时,一位护卫yīn恻恻道:“小子,一块破石头,给你两万魔贝!别给脸不要脸,惹恼我们少爷,小心一枚魔贝都拿不到!”

  卖石头的少年脸涨得通红:“我说le只换不卖,我只换魔兵!统领阶魔兵才换!”

  “统领阶魔兵?哈,你倒是想得美!对本少爷也敢狮子大开口,活得不耐烦le……”那位少爷冷哼一声。

  就在此时,忽然一个声音插le进来:“我给你换。”

  场内顿时安静无比。

  卖石少年并没有过于鸡动,而是有些怀疑地看着左莫:“统领阶魔兵,只换统领阶魔兵!”

  眼前此人身着普通,看上去十分不起眼,这样的人,怎么看也像有统领阶魔兵的人。要知□道,最普通的统领阶魔兵在市面上,也要超过三十万魔贝。

  左莫也不废话,直接取出来几件魔兵。

  “这把黑刃镰,统领阶,杀气凝重,每杀一人,杀气便重一分,当杀气累积到一定程度,便能凝成煞魄□。这把天青戈,统领阶,轻如羽毛,短合轻身快攻,能破虚空。这柄血煞斧,重六千钧,适合力量型的魔体,一挥之下,斧煞成形。你要哪个?”

  左莫每介绍一件魔兵,都会随手挥动,展示一二。他手上魔兵多得很,是他之前干掉的那些魔族高手身上搜刮而来。

  围观的人群顿时一阵sāo动,许多人的目光变得炽热如火。就连那群护卫,也蠢蠢yù动,每个人脸上都布满贪婪之色。

  这三件统领阶魔兵,无一不是五十万魔贝以上的精品。三件就是一百五十万魔贝,对众人的冲击之大,可想而知。

  卖石少年反而愣住,从他得到这块石头开始,他便想换一件统领阶魔兵,但是大半年过去,依然没有换到。很多时候,他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定价过高。当真的有三件魔兵摆在他面前,他反而有些不知所措。

  见对方愣住,左莫只好再次提醒对方:“你想要哪件?”

  卖石少年如梦初醒,忙不迭道:“我要天青戈!”

  左莫也不废话,一挥手,天青戈便飞到少年身前,旋即一招手,那块石头则从少年的怀抱里飞出,飞到他手上。

  “顺便问一句,这块石头你从哪里得到的?”左莫问。

  “百芒界的深渊。”少年说完便一把抱住天青戈,神色鸡动莫名。

  统领阶魔兵!果然是统领阶魔兵!

  得到梦寐以求的魔兵,少年感觉就像在做梦一般。

  百芒界!

  左莫知道这个地名,前往幽泉界这一路上的界名,他全都牢记在心,这百芒界便在其中。

  就在此时,忽然一个yīn沉的声音响起。

  “少爷,小的记得府里前些天遭到盗窃,遗失不少魔兵,这天青戈就登记在册!”

  说话的是那位少爷身旁的◆护卫之一,他眼中流lù出掩饰不住的贪婪之色。

  满脸恼怒的少爷顿时会意,冷哼一声:“难怪我见这些魔兵如此眼熟,原来是府中之物!来人,给我拿下这窃贼!”

  那些护卫呼啦一下把左莫围住。 ■◆护卫之一,他眼中流lù出掩饰不住的贪婪之色。

  满脸恼怒的少爷顿时会意,冷哼一声:“难怪我见hùwèizhīyī,tāyǎnzhōngliúlùchūyǎnshìbúzhùdetānlánzhīsè。

  mǎnliǎnnǎonùdeshǎoyédùnshíhuìyì,lěnghēngyīshēng:“nánguàiwǒjiànzhèxiēmóbīngrúcǐyǎnshú,yuánláishìfǔzhōngzhīwù!láirén,gěiwǒnáxiàzhèqièzéi!”

  nàxiēhùwèihūlāyīxiàbǎzuǒmòwéizhù。
  左莫神色平静,倒是有些意外,没想到自己竟然会遇到如此荒谬的事。就在此时,他忽然察觉到院子里的动静,曾怜儿修炼完le。

  左莫立即放下心中最后一丝顾忌。

  咧开嘴,lù出雪白的牙齿,森森一笑:“前些天,有些毛贼潜入我住处,偷le我不少东西,原来是你们!”

  那些护卫个个神色愕然,栽赃陷害的事情他们经常干,但这种事情落在他们身上,却是第一次。

  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眼前的人影顿时消失。

  一位护卫还没反应过来,脸上便挨le一记,啪,一声极响亮的耳光,只见他的身体如同被奔跑的犀牛正面撞上,直接横飞出去,倒在地上,昏mí不醒。

  左莫如今体内三◆力控制得愈发精微,魔体亦是如此。

  身形一闪,如同鬼魅般出现在另一名护卫身前,左手一抖,一道掌影如同扬起的鞭子,准确抽在那张惊骇yù绝的脸上。

  又是一道身影横飞出去!

  左莫●的身形快如闪电,人影如飞。

  眨眼间,护卫没有一个还站着,场内鸦雀无声,所有人都被这等凌乱的攻势震住。

  那位少爷脸色惨白如纸:“我……我是横界季家……你……你……”

  “知道小爷的名号么?”左莫一步步朝少爷走去。

  “什……什么名字?”小爷有如受惊的兔子。

  “剥皮僵尸!”左莫狞笑。

  嗷呜!

  惊吓过度的少爷两眼一翻,直接晕le过去。

  真是不经吓,左莫摇头,施施然走到这位少爷身边,手法娴熟地把对方剥le干净。

  剥皮总是令人精神愉悦啊。Q!。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