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四节 纳入掌控 【第二更】


  黑色的池shuǐ,渐渐变得澄清,池shuǐ清澈见底,没有yī丝杂质。

  yī把蓝色的匕首,安静地躺在池底,周围的魔兵师无不伸长脖子,想yī睹新出炉的魔兵真容。大家都很好奇,几件低阶材料,在大师级的魔兵师手上,能玩出什么样的花样。

  左莫手轻轻yī抖,池底的匕首突然飞出池面,落入他手中。

  人们这才惊讶地发现,匕首尾端竟然有yī根肉眼难察的细丝灰影,聪明人立即联想到白木骨的那个容易被人忽视的特性——【木丝】!

  匕首的各个细节,左莫都处理得完美无缺。匕首表面生成的魔纹,精细优美。匕首细薄如纸,布满幽蓝色的魔纹,让它看上去像yī件工艺品,而不是杀戮的凶器。

  左莫并没有使用太高阶的魔纹,这些低阶材料也无法承受高阶魔纹,匕首上的每yī种魔纹,在场的魔兵师几乎都认得。但是左莫在魔纹的挑选和组合上,却花费了心思。

  冰蓝石的特性被完全地激发出☆来,赋予了匕首“冰寒”的特性。但是在匕首上,左莫却用yī些隐匿气息的魔纹,把“冰寒”的气息隐匿起来。yī旦匕首脱离手掌,根本察觉不到半点冰冷的气息。

  白木骨除了增加匕首的韧性,它的【木丝】性○☆来,赋予了匕首“冰寒”的特性。但是在匕首上,左莫却用yī些隐匿气息的魔纹,把“冰寒”的气息隐匿起来。yī旦匕首脱离手掌,根本察觉不到半lái,fùyǔlebǐshǒu“bīnghán”detèxìng。dànshìzàibǐshǒushàng,zuǒmòquèyòngyīxiēyǐnnìqìxīdemówén,bǎ“bīnghán”deqìxīyǐnnìqǐlái。yīdànbǐshǒutuōlíshǒuzhǎng,gēnběnchájiàobúdàobàndiǎnbīnglěngdeqìxī。

  báimùgǔchúlezēngjiābǐshǒuderènxìng,tāde【mùsī】xìng质也是左莫利用的重点,坚韧的【木丝】被左莫用影化液处理,让它更加坚韧,使它更难被察觉。

  同辉晶作用yī种常用的转化媒介,它用来作剑胚,让剑胚更适合状态的转化。剑胚的主体布下影化魔纹,能让它由○实化影。而匕首的刃部,却被左莫布下破甲魔纹,破甲魔纹与寒冰魔纹相连,能够同时触手。匕首柄的魔纹名为【心意相通】,能够增加魔兵与使用者熟悉度。

  当这把匕首在众魔兵师们手中传过的时候,所有人都被●这件精品震住。

  统领阶魔兵!

  这是yī件适合暗杀的魔兵,如果话任何yī个拍卖行,能够轻易拍下两百万魔贝。而它的成本,却不过六百魔贝。

  果然不愧是大师!

  这些魔兵师被左莫化腐朽为神奇的手段给彻底震住,区区六百魔贝的低阶材料,竟然能够炼制出yī件价值超过两百万魔贝的统领阶魔兵,如此手段,有如鬼神!

  但是,他们整个过程都看得明白,而左莫在思路上也没有半点隐瞒,就连魔纹,他们都悉数认得,可是他们依然炼制不出来。

  在小小的匕首布下这么魔纹,莫说低阶魔兵师,就是yī些中阶高阶魔兵师,也未必能做到如此shuǐ平。

  但是这件小小的魔兵,却给▲他们极大启发。无论是左莫炼制思路,还是对魔纹的利用,与传统的魔兵师都大相径庭。

  “好魔兵!”姬丽语忽然出声赞道,她的声音软软糯糯,十分好听。

  “姬小姐谬赞了。”左莫礼貌向对方示意,●▲他们极大启发。无论是左莫炼制思路,还是对魔纹的利用,与传统的魔兵师都大相径庭。

  “好魔兵!”姬丽语忽然出声赞道,她的声音软软糯糯,十分好听。 tāmenjídàqǐfā。wúlùnshìzuǒmòliànzhìsīlù,háishìduìmówéndelìyòng,yǔchuántǒngdemóbīngshīdōudàxiàngjìngtíng。

  “hǎomóbīng!”jīlìyǔhūránchūshēngzàndào,tādeshēngyīnruǎnruǎnnuònuò,shífènhǎotīng。

  “jīxiǎojiěmiùzànle。”zuǒmòlǐmàoxiàngduìfāngshìyì,好歹他记得宴会上汤辰的介绍。

  识海里,蒲妖问左莫:“你记得她么?”

  “难道以前见过?”左莫yī愣反间。

  “那你为什么记得qīng花家的女人?”蒲妖再问。

  “因为爱!”卫凑了过来接口道。

  左莫翻了个白眼:“打过架自然记得。”

  蒲妖有些兴奋:“果然和我当年yī样,不为美色所迷惑……”

  卫yī脸同情打断道:“我知道你为什么对老大那么念念不忘了。过了千年都忘不掉,老大当年打你该多狠啊!哈哈!”

  蒲妖的表情僵在脸上,迅速变成狰狞……

  这两个家伙,现在真活泼啊!

  左莫充满感慨从识海里退出来,不过他对姬丽语完全没有印象。

  姬丽语心中有些不满,自yī开始,这萧云海似乎对她就没有半点耐心,哪怕她主动搭讪,对方都yī脸淡然的木脸。她很怀疑这家伙的脸上会有其他表情么?

  自己无往不利的美貌,似乎★在这个家伙面前,没有半点作用。姬丽语的感觉十分敏锐,虽然左莫并没有和qīng花雪说yī句话,但是她却察觉到左莫对qīng花雪的兴趣远超过对她的兴趣!

  她的心情很不好。虽然她并没觉得萧云海有什★么了不起,也没什么吸引她的地方,但对方对她的无视,却激起她的好胜心。

  qīng花雪有什么资格夺走她的光环?

  “这件魔兵真漂亮,不知先生能否送给丽语?”姬丽语把自己表情控制得恰到好处▲,yī脸希冀地看着左莫。

  左莫险些脱口而出“承惠两百万魔贝”,好在他立即反应过来,强笑道:“实在抱歉,这件魔兵是给大家参考所用,平时会放在市集。”

  “那真是遗憾!”姬丽语迷人的笑容○,yīliǎnxījìdìkànzhezuǒmò。

  zuǒmòxiǎnxiētuōkǒuérchū“chénghuìliǎngbǎiwànmóbèi”,hǎozàitālìjífǎnyīngguòlái,qiángxiàodào:“shízàibàoqiàn,zhèjiànmóbīngshìgěidàjiācānkǎosuǒyòng,píngshíhuìfàngzàishìjí。”

  “nàzhēnshìyíhàn!”jīlìyǔmíréndexiàoróng不减:“萧先生今晚有空么?”

  “很抱歉,今晚在下还有事。”左莫摇摇头,直接拒绝。

  失望zhī色终于在姬丽语脸上浮现,她蹙着眉头,可怜兮兮地看着左莫。周围的人,无不露出不忍zhī色,他们觉得大师如此对待姬丽语,实在是件残酷的事。若不是大师身份尊贵,他们不敢开口,要换yī个人,他们说不定直接冲上去狂揍yī顿。

  左莫的魔功何等深厚,心性坚定,除了大师兄那样的变态人物,和其他人比,左莫自认绝不会落下风。

  姬丽语的【魅衣】对左莫的影响微乎其乎。

  姬丽语这下真的有些生气,像如此软语相求,她平日几乎从来没有,没想到今天居然还碰yī个钉子。

  生性骄傲的姬丽语冷哼道:“那就不耽误大师了!”

  说罢她转身就走,风信子面露苦笑,向左莫拱拱手:“大师莫生气,她脾气就如此,在下也先告辞了,有时间大家喝酒。”

  随即转过脸对qīng花雪道:“最近团里没什么事,你若对魔兵感兴趣,不妨给大师打个下手。要听遵从大师的吩咐。”

  qīng花雪脸上表情并没有太过意外也没太于惊喜,淡然行礼道:“是。”

  风信子深深瞥了yī眼qīng花雪,他第yī次觉得,眼前这名qīng花家旁支出身的小姑娘,让他有些看不透。

  这绝不是yī个人云亦云的女人。

  不过,她既然对萧云海感兴趣,却正中风信子下怀。风信子yī直愁无法接近萧云○海而烦恼,虽然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萧云海和笑摩戈有关联。但是风信子却始终有yī种莫名的直觉,他相信两人yī定有着某种联系。

  左莫听到风信子的话,眉头立即皱起来。

  在他看来,qīng花■雪就是yī个大麻烦,这个显然看出自己来历的家伙,就是yī个棘手的炸弹,随时有可能爆炸。

  没想到风信子竟然还让她跟着自己,他正欲开口,哪知风信子根本不给他开口的机会,消失不见。

  “qīng花雪见过大师,大师有什么事,尽管吩咐。”qīng花雪浅笑道,这yī刻,她不知为何,只觉得漫天的乌云散尽,太阳如此明媚!

  qīng花雪……原来她叫qīng花雪!

  越看qīng花雪,左莫愈发觉得对方脸上就明明摆摆写着“奸计得逞”四个字,他顿时头痛起来。

  偏偏他不能直接把对方给杀了!

  “你们说怎么办?”左莫只好找蒲妖和卫讨论。

  “牺牲色相吧,小莫莫!yī劳永逸!”卫道貌岸然地坚持道。

  如果左莫手上现在有把刀,他yī定会把这把刀扔在卫的身上。

  “咳,阿左啊,你yī定要想办法把她拉过来!”蒲妖yī本正经道。

  “看来咱们得先讨论yī下房租的问题!”左莫咬牙切齿道。

  卫立即溜zhī大吉,蒲妖表情yī僵,但接着若无其事,语重心长道:“你也知道,她很可能暴露你的身份。这么危险的女人,最好的办法就杀掉,死人是不会说◎话的。不过眼下显然不成,但退而求其次,当然把她拉到你身边,让她处在你可控制的范围zhī内,才能够把你暴露的风险降到最低啊!”

  这话……好像有道理!

  左莫想了想,他不得不承认,蒲妖的◆★说法相当有道理。

  “那怎么才能把她拉过来?”左莫问。

  蒲妖想了想道:“双管齐下。我看qīng花雪投奔你的意思很重,这点应该问题不大。但是你还需要考虑yī下妖族使团,她是使团的成员,●得经过使团的同意才行。”

  “经过使团的同意?”左莫觉得事情超乎想象的麻烦,他现在充满后悔,当看干嘛要和qīng花雪打?

  “使团虽然名义上以姬丽语为首,但我看,真正的掌权人,是风信子!”蒲妖沉声道:“你要小心,此人狗扑极深,实力亦极高,不好对付。”

  “风信子再说吧。”左莫也觉得风信子非常难缠,他决定先把这个问题放到yī边,而问另外yī个更实际的问题:“让她做什么才能做到完全纳入掌控?”

  “服侍起居。”蒲妖阴森森地吐出四个字。

  这个主意好像不错……

  看着正等着他说话的qīng花雪,左莫打消原本把对方有多远赶多远的想法,话风yī转:“那你从今天起,服侍我起居,豆芽负责炼制魔兵相关的杂务。”

  qīng花雪嘴角浮现yī抹笑意:“多谢大师!”

  豆芽也连忙行礼:“我yī定会努力的!”

  yī定要纳入自己掌控!

  左莫咬牙切齿地在心里反复提醒自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