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二了节 麻烦大了 【第一更】


  韦胜这一剑,血色剑意汹涌如奔流大河,如万丈垂瀑,牢牢锁定大长老。

  浓郁的血腥味,让大长老不自禁地皱起眉头,他的目光紧紧盯着韦胜手中纤尘不染的剑,神色凝重比。

  那把件……不是凡品!

  只怕比之昆仑的太古神剑,也不过一线之隔。

  大长老心中有些震惊,昆仑寻到太古神剑已经令人震惊,而且,他知道昆仑为了林谦手上的那柄太古神剑,付出了多大的代价。韦胜手上这把血剑,剑意之鸡ng纯远不如太古神剑,但是杀气之重,不知曾饱饮多少鲜血才能成形。

  没想到,世上竟然还有这等凶器!

  韦胜浑身缭绕的的凶杀之气,还有那有第八百四十二了节麻烦大了【第一更】些邪气的表情,都极不正常。

  剑灵夺舍么?

  韦胜意志那般坚决之人,绝不会,除非,他主动引剑灵入体……

  转眼间,大长老便想清楚,眼中愈发谨慎。韦胜这名少年,他都有些佩服,论若天赋,在大长老见过的年轻人之中,韦胜只怕连前五十都前不来。但韦胜拥有如同钢铁般的意志,坚韧不拔的鸡ng神,竟然能有如今这般成就。

  他的意志已经渗进他的身体。

  这样的身体,能够承受更加强大的力liàng。

  电光火石间,无数念头在大长老脑海中闪过,他心中却并没有惧意。无论左莫也好,韦胜也罢,他们的积累远远不够,这样强行提升境界,看上去十分厉害,但是离真正的神级,还有一线之隔。

  不要小看这细若发丝的一线,却是天差地变,双方对天地大道的理解,也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上!

  单纯的力liàng,能够发挥的作用并没有他们想象的大。

  你们太小看神级强者了!

  无数褐色的神纹,从大长老脚下泥土里钻出来,像藤蔓般第八百四十二了节麻烦大了【第一更】飞快向上生长。

  一道神纹墙从他脚下升腾而起。

  奔腾的剑意瀑布轰然撞上神纹之墙。

  轰!

  一声巨响,震得人耳朵发麻。

  无数剑意四下飞溅,那薄薄的神纹之墙,却巍然不动,无论那剑意如何冲撞,它都纹丝不动。它就像海边坚硬的礁石,无论再凶猛的怒涛,拍在上面,都只会崩散成无数水珠,而不会对它造成任何伤害。

  kākākā!

  神纹底部的地面,迅速出现一道道如同蛛网般的裂纹,裂纹以惊人的速度向外蔓延。

  轰轰轰!

  剑意持续而凶猛的冲撞,终于神纹之墙一颤。大长老的脸色微变,眼中光芒一闪而逝,身形猛地从原地消失。

  轰!

  神纹之墙终于承受不住,轰然粉碎。

  奔腾汹涌的剑意,重重轰在地面。

  汹涌无比血色剑河,如同刀削豆腐般,毫不费力地没入地面。轰隆隆,剧烈的震动,从地底深处传来。

  一个深不见底,超过十里方圆的巨大天坑出现在地面。

  大长老眯起眼睛,心中凛然。

  那到是什么剑?怎么可能拥有如此鸡ng纯的力liàng?

  太古神剑强大之处在于剑意鸡ng纯,君临天下,万物臣服!

  可是,这把剑……剑意远不能算顶尖,但是如此狂暴如此暴虐蛮不讲理的力liàng,真是让人吃惊啊!

  莫非,一个传说中的名字,在他脑海浮现。

  大长老盯着韦胜手中之剑,眼中光芒暴涨!

  然而就在此时,森冷的杀机笼罩他,他全身一冷,下意识地,一枚神纹出现在他背后。

  乒!

  神纹如同玻璃般碎裂。

  大长老心中一惊,又是一枚神纹,抽身疾退。

  嘶!

  神纹就像纸一样,被毫不费力地切开,一抹紫芒,紧擦着他的身体一闪而过。凛然杀机,激得他皮肤起了一层细密的疙瘩。

  还没等他来得及反击,一道紫芒忽然朝他面门激射而来。

  大长老神色凝重,伸指点去。

  一枚神纹凭空出现。

  紫芒没入神纹,却没有◇把神纹切断,神纹似乎柔软无比的花朵,竟然一合,把紫影包裹其起来!

  大长老心念刚动,神纹便节节寸断。

  一个被锁链缠绕的灰甲身影,出现在他面前。

  他瞳孔骤然一缩。

  ●不死神罚……宗如低眉吟诵,发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灰白,枯瘦的身形仿佛一阵风便能吹倒,唯独眼睛变得更加明亮清澈。

  无数指头大小的经文在他身边环绕盘旋。

  额着的莲花印记蓦地一亮,缓缓从他额头飞出,落在地上,化作比蒲团更大一分的莲花。莲花栩栩如生,粉嫩yù滴。

  宗如抬起脚,莲花便自动到他脚下,他踏上莲花,盘膝而坐。

  每一枚经文,忽然冒出一焰火焰,赫然愿力之火! ◇
  宗如面含微笑,没有半点痛苦。

  燃起的愿力之火,就是他的běn心。

  弃佛死愿!

  宗如hé煦的目光,淡然而又坚定,哪怕如今,他已经隐隐有成为天下第一禅修之势,但是他□◎běn心初衷,却未曾有过丝毫改变。

  以金刚身,护佑大人左右!

  每一枚经文,在愿火在燃烧,一股股惊人的力liàng,注入他的体内。

  身下的愿力莲花,亦如火般燃烧着他的身体,◇他神色平静,没有丝毫痛苦,恬淡无法的禅心此时却如同一团燃烧的烈火!

  当所有的经文,全都燃烧殆尽。

  当身下愿力之莲亦燃烧成灰。

  宗如体内的力liàng,也攀升到极致,他嘴角扬起一抹笑容。没有平rì那般禅修大德的风范,却依稀可见小山界那个只会拳诀少年真诚憨厚的笑容。

  大人,并肩战斗吧!

  他深吸一口,嘶,空气扯动,响起悠长的吸气声,就如一只如山怪兽苏醒的呼吸。

  一抹无言的悸动,在他的右拳汇集。

  “喝!”

  吐气开声,如雷炸响。

  一拳朝天空中的大长老轰去……盯着阿鬼的大长老心头jǐng兆忽生,他心中一动,正yù遁走,却讶然发现自己的周身空气竟然如同诡异无比的沼泽,带着一股怪异无比的黏力。

  这是……

  他眉头一跳,双手虚引,一秫神纹浮现,啪啪啪,他周围空间立即响起一片密集的爆音。周身一轻,紧接着脚下神纹闪现,他身形便从原地消失,出现在不远处的空中。

  愿力!

  怎么会有这么强的愿力!

  大长老心中震惊,他蓦地转过脸,盯着地面上那个保持挥拳姿势的身影。

  便是曾经的悬空寺,也绝对没有人有如此强大的愿力!大长老脸色变幻不定,天環与悬空寺之间明争斗多年,大家底细都非常了解。便是那些老家伙,也未曾有过如此强大的愿力!

  大长老一眼便看出来,宗如是用愿力燃烧◎。

  愿力是一种十分特殊而且极其令人忌惮的力liàng。

  在大长老这个层面上,世人难以理解的愿力,在他眼中,却并没有那么神秘。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愿意沾染上。所谓愿,便是愿望,想要形●成愿力的一个基础,需要的却是最强烈的愿望,那就是běn心。而愿力的另一个原则便是牺牲,意指为了获得这个愿望,愿意牺牲舍弃其他,而产生的力liàng。

  愿力之所以强大,是有两个原因,一个是běn心,一个便是舍弃。直指běn心,让人永不迷失,舍弃更加极端,斩断纷扰。běn心愈清明澄静,舍弃得越多,产生的愿力便越大。

  哪怕是神级高手,对这种力liàng,都十分忌惮。

  因为这不是天地的力liàng,这是人的力liàng!

  如此强大的愿力,这个家伙……

  麻烦了!

  愿力都已经够让人觉得麻烦了,这家伙居然还直接燃烧愿力,有这么干的么?

  大长老生出强烈的骂人冲动。

  他忽然发现,他的处境似乎变得有些糟糕起来。

  左莫的力liàng最强,但是很显然,他的状态并不是太好,处在清醒hé模糊的中间。而韦胜要危险许多,倘若他手上真的是弑神血剑的话,今天就有大麻烦了。不死神罚这种消失了几万年的东西,竟然出现在他面前,大长老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现在再加上一个燃烧愿力的宗如,光想想,都让人有些头痛起来。

  忽然想到,还有两个家伙!

  他不自禁地转过脸,脸色迅速黑了下来……曾怜儿眼睛内,两轮弯月闪现,不见平rì里慵懒魅惑,只有强烈锋芒hé危险之感。两枚弯月耳环,叮呤作响。

  及地深红长裙,款款而来,一股极强的压迫感,迎面而来。

  她的身后,一轮银色弯月,光泽流动。

  月亮神力燃烧起来并非火焰,而是像水流那般幽冷的月色炎流。冰冷的月色炎流,刺激得她每一根神经都哆嗦。

  她却依然神色如常,受到感应,天空一轮满月高悬,一抹凝实的月huá,从满月投射而下,落在曾怜儿身上。

  她能够感受到头顶满月hé她之间微妙的联系,满月的月huá源源不断地没入她体内,没入那冰冷的月色炎流。

  体内的力liàng,在迅速地增长。

  她前所未有强大。

  忽然,她生感应,抬头望向天空那轮满月。

  满月骤然一亮,忽然喷洒出无数月huá,只见一条条银色的月huá线,从满月垂下。

  眨眼间,无数月huá线低垂,如同纱帐般,把整个央土原,笼罩在内……今天三更!Q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