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五节 汹涌的十力量


  所有人之中,对大长老威胁最大的,反而是韦胜,而不是弑神血jiàn。

  境界上的差距,让弑神血jiàn强大的威力,无法发挥出来,只有韦胜,才能把弑神血jiàn内强大狂暴的力量,化作威力更加强大的杀招。

  弑神血jiàn也意识到这一点,虽然不甘心,但是眼前的战斗也迫使它不得把主导权交给韦胜。

  韦胜扎实深厚的jiàn之造诣,此时彻底发挥出来。

  刚刚领悟的压缩jiàn意手法,频频用出,这些压缩到极致的jiàn意,大长老也忌惮无比。前所未有的力量从弑神血jiàn内灌入他体内,在他体内肆意奔流,这在汹涌澎湃的力量推动下,他站在一个前所未有的境界高度。第八百四十◇五节汹涌的十力量

  视野瞬间开阔。

  无数jiàn道灵感,在他心中喷涌而出,他手中的jiàn意,在不断地变化,jiàn意变得愈发难测起来。

  厚积薄发!

  他的jiàn□修之路,从来不是一帆风顺,他经过无数坎坷,无数磨难,始终如一的坚持,没有人会像他这般,哪怕如此实力,依然不断坚持基础的jiàn道修炼。这么多年的坚持,他的基础扎实得惊人,积累深厚无比,这是真正的厚积薄发!

  无kōngjiàn意突破之前的桎棝,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大长老的压力陡然增加,韦胜的jiàn意里无尽虚kōng的气息越来越淡,jiàn芒变得越来越细,此时已经细若发丝。

  大长老绝对不敢让这些细如发丝的jiàn芒碰到自己分毫,便是他,若是碰到,也会变这些jiàn芒切割开来!

  每一道细丝jiàn芒,就是一条极细的无尽虚kōng裂缝。

  该死!

  大长老心中愈发焦急,忽然,他的眼角余光瞥见一丝火光,心脏猛地一跳……太yáng神诀,对左莫来说,一直十分晦涩。毕竟是远古的传承,那时的语言文字和现第八百四十五节汹涌的十力量在都完全不同,很多时候,左莫都需要用心神去揣摩参悟。

  修炼并不能说不顺利,但是左莫始终觉得有一层隔阂滞涩,不能圆融如一。

  直到现在。

  他的体内拥有无比伦比澎湃的力量,整个太yáng晶种内◎部所有的力量,全都在他体内。哪怕在太yáng部落的历史上,也未曾有谁做过类似的事,未曾有过如此强大的力量!

  往rì那些滞涩的地方,此时却消失得无影无踪。

  整部神诀在他心间流过,异乎■■寻常的契合,好像它其实早就藏在他身体深处,此时激活了一般。

  太yáng神诀并没有左莫想象中的那么复杂,当豁然而通,回过头来却发现,太yáng神诀其实十分简单。

  远古的强者,战斗最重◇xúnchángdeqìhé,hǎoxiàngtāqíshízǎojiùcángzàitāshēntǐshēnchù,cǐshíjīhuóleyībān。

  tàiyángshénjuébìngméiyǒuzuǒmòxiǎngxiàngzhōngdenàmefùzá,dānghuōránértōng,huíguòtóuláiquèfāxiàn,tàiyángshénjuéqíshíshífènjiǎndān。

  yuǎngǔdeqiángzhě,zhàndòuzuìzhòng★气势,他们是整个部落战斗的终极力量。在部落之间的战争中,他们往往冲杀在最前方,就像今天的魔族。这才是他们崇尚简单的原因,太复杂的东西,或许鸡ng细繁复美丽,但是却绝对对气势没有什么帮助。

  太●yáng神诀参考的对象是太yáng,而太yáng晶种就是太yáng,它的力量和太yáng神力同本同源,其中道理自然而通。虽然无法像大长老那般,天地万物尽在掌握,但是许多难以理解的地方,此进再无障碍。 ■
  可以说,直到此时,整部太yáng神诀包括神力的运转,他才全部消化吸收,甚至更多。

  那些狂暴炽烈的力量,成为左莫最好的老师,告诉他,太yáng内力量是如何产生和运行的。

  无▲数太yáng部落的强者们殚鸡ng竭虑,想弄明白的终极问题,此时却在左莫体内,清楚无比地演示着。左莫甚至找到好几处太yáng神诀错误之处,没有哪一位强者,能够像他一眼,能够亲眼见到太yáng内部炽流究竟是如何运行的。

  太yáng晶种的炽流,是经过数千万不断积累炼化而成,比起左莫的太yáng神力,鸡ng致不知多少。

  可惜……没有多少时间了……

  若是能活着,自己或许能把太yáng神诀推到一个更高的高度吧……

  如此胶着的时候,脑海里居然还跳出如此无厘头的感慨,左莫自嘲地咧咧嘴。

  视野内,大长老飘忽难测的身形不断地拉近,左莫眸子如同两团燃烧的火焰。

  既然如此,那就让太yáng神诀在自己手上绽放最耀眼的光芒吧!

  火焰不断地cháo他的右拳汇集,此时右拳原本的封印早就bèi太yáng晶种炽流摧毁,右拳的皮肤接近透明,深红色的炽流如同血液般,在里面缓缓流动。

  随着火焰不断汇集,右拳处的太yáng炽流开始变得更加活跃。

  大长老的身影不断拉近,左莫胸中的那团烈火越来越炽烈,似乎感受他的战意,体内的炽流流动得更快,强烈◆的灼烧带来的剧烈痛楚,让左莫的脸庞扭曲得变形。

  就在此时,他看到大长老蓦地一惊,脚下的神纹同时一亮。

  想跑?

  左莫的脸庞说不出的狰狞,右拳的火焰压缩到极致,炽亮耀白,右拳◎的炽流也变得kōng前活跃。右拳不断地微微颤抖,麻木感在蔓延。

  一个模糊的身形,在不远处闪现。

  白痴!

  已经bèi炽流燃烧到崩溃边缘的左莫,狰狞的脸庞暴戾无比。

 ■ “杀!”

  无声怒吼在他心中炸响,用尽全力,右拳陡然朝着大长老方向挥出。

  轰!

  汹涌的太yáng神焰毫无征兆地从左莫右拳喷涌而出,火焰极其猛烈,如同火山喷发,轰然勃发,笼◎罩范围之广,大大出乎大长老的意料,还未稳定身形的大长老瞬间bèi太yáng神火吞噬!

  当直径超过五里的巨型神火柱出现在kōng中,整个天kōngbèi点亮,天kōng厚层的云层,如扬汤沸雪,消失一大片。

  火柱之中,无数神力幻化的三足金乌扑腾呼啸,一道道金色的火耳,在火柱之中,此生彼灭。

  所有人都bèi眼前惊人一幕震得呆立当场。

  巨大的火柱前,左莫看上去如此渺小。

  “哈……哈……”

  左莫喘着粗气夹杂着断断续续的笑声,飘浮在kōng中,他的右拳焦黑如炭,右臂已经彻底失去知觉。

  这道恐怖无比的火柱,不是他的神力,而是他引爆拳头里的太yáng炽流。他刚刚不过引爆了极少一部分太yáng炽流,但付出的代价也同样不小。

  他的神力难以伤到大长老,但是太yáng炽流却可以,他神力没多少,但是体内的太yáng炽流却多得是。

  双方的境界是差很多,可那又怎样?力量无法填补境界的鸿沟,可是自己有足够多的力量,足够到打破鸿沟的力量!

  来吧,老头!

  左莫红着眼睛,他已经分不清楚到底是他的战意燃烧,还是身体真★正在燃烧。

  那已经不重要!

  大长老的身形出现在众人视野,他看上去狼狈不堪,发须皆bèi烧得干净。他没想到,左莫这一拳的范围竟然如此之广!当bèi火柱吞噬的在关键时刻,他用神纹保护自▲己,然而太yáng炽流引爆形成的火柱太汹涌!

  更让他郁闷的是,火柱里有一大群左莫神力幻化成的三足金乌,这些三足金乌疯狂地冲击,让他无法用其他手段,只能用神纹硬扛太yáng神火。

  那可是太yáng神火!

  太yáng的寿命以千亿年来计,哪怕是初生的太yáng,也经过千万年的孕育,它滋生的太yáng神火,威力可想而知。

  如此汹涌的太yáng神火,让猝不及防的大长老☆吃了个暗亏。太yáng神火对大长老的冲击并非它的威力,而是它恐怕的数量。

  大长老就仿佛bèi一条奔腾的大河迎面撞上,没有准备之下,才会如此狼狈。

  若是他有所准备,同样的一招,他绝对◆☆能挡住。在他眼中,左莫无法发挥出它真正的威力,看上去壮观骇人,但实际的杀伤力,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

  不过,bèi一个非神级的家伙,弄得这么狼狈……

  大长老望向左莫的目光,杀意陡然□□变得森然无比。

  他的眼角余光瞥了一眼那道bèi韦胜炸开,却没有消失的虚kōng裂缝。

  这道可容人穿过的虚kōng裂缝,周围如今布满细若发丝的虚kōng裂缝,这些细小的裂缝是韦胜的无■kōngjiàn芒,锋利无匹!

  这些无kōngjiàn芒,把那道裂缝彻底封死。

  该死!

  大长老的目光,重新落在左莫身上。

  这家伙的体内有古怪……

  大长■老此时反而沉下心来,他很清楚,若是不解决这几个家伙,他不可能有机会遁入无尽虚kōng。

  若是在遁入虚kōng时受到一丝干扰,便是强如神级,也是死路一条。

  作出决定之后,大长老反而镇□◎静下来,央土原在迅速崩溃,但他脸上没有丝毫慌乱。

  时间够用了。

  忽然,包裹着阿鬼的神纹,冒出幽幽紫焰,神纹在如同易燃的干草迅速燃烧殆尽,露出阿鬼的身影。

  几乎同时,一道身■▲影忽然,从地面钻出,冲天而起,赫然是刚刚bèi岩浆拖入地底的宗如。

  这帮家伙,真是难缠啊!

  大长老心中惊叹,刚刚左莫和韦胜把他逼得十分狼狈,他无暇关注这两个家伙,两人便挣脱了束缚。■

  这群少年力量各不相同,但是在某些地方,却有着极其相似的共同点,比如顽强。

  大长老的目光重新恢复平静无波。

  既然如此,那就一次解决吧。

  当你们看看,真正的神级,和你们有着什么样无法逾越的鸿沟!

  大长老缓缓阖上眼睛,他张开双臂。Q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