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八节 十年!


  修炼完的费雷从药池里跃出,鸡ng赤的身体,反而看不出以前那般肌肉贲起,但是每一根线条都变得更加收紧,层层分明。

  他穿上衣服,走出修炼室。

  修炼室外是个大厅,大伙平时都在这吹牛聊天。他们的生活其实相当枯燥乏味,除了平时的修炼zhī外,大伙只有在帐面上缺钱缺物资的时候,才会出去劫掠一番。

  幸亏这都是一群不太正常的修炼狂人,没有人觉得这有什么不对。

  “老费,帐面上还有多少钱?我们啥时候再出去干一票?”有人嚷道。

  费雷瞥了一眼,鼻子里冷哼道:“你最近修炼突破了?闲得蛋疼?”

  费雷在这支战部中的威信极高,不仅因为他管帐,还因为这些人都是他当年一个个跋山涉水亲自找到的。

  “突破个屁,他最近就是一个废柴,已经被我甩开好大一条街!”另一人起哄道。

  “你敢说我是废柴!你完蛋了!有种咱们去决斗场!”

  “哟!谁怕谁!走!”

  两人气势汹汹地朝决斗场,立即拉走一大票看热闹的家伙。

  费雷径直坐了下来,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桌上的七星魔瓢虫放着最近的各种大事。忽然,他一愣,仔细倾听起来。七星魔瓢虫和修真界的音圭差不多。

  冥境新王继wèi!

  他们这里距离冥境并不遥远,不过他们很少去哪里。自从冥王横空出世,冥境一统,那里完全不适合盗匪生存。

  王!

  费雷的心情莫名地烦躁起来,当年的血召,让他找到自己的使命。就连这些问题少年,他费尽千辛万苦跋山涉水找到他们,当时他给他们起的名字,就叫做王zhī号角。他任劳任怨地做着一切他能做的事情,只希望一天,能够完成自己的使命。

  他充满信心,尤其是凉微接过战部zhī后,凉微出众的才华,令费雷对未来充满憧憬。如此强大的优秀战将,他从未见过。他相信,在凉微的打磨zhī下,这些桀骜稚嫩的少年,必将像他们的祖先一样,得到属于他们的荣耀。

  就像他最初给这支战部起的名字,王zhī号角啊!

  可是,现在王却不在了。

  费雷心中痛苦至极,央土原一战传到他们这里,当他和凉微知道时,就有如五雷轰顶。他们一下子失去主心骨,倘若连王都不存在了,那号角又为谁而吹响呢?

  果然,凉微找不到蒲。

  虽然凉微几乎每过几天,都会去一趟蒲蒲战将zhī家,可是每次都失望而归。

  十年如此。

  费雷对凉微佩服至极。这支战部当时面临的困境超乎想象,他们与莫云海zhī间的关系中断,材料神装全都中断。除了尤琴烈这条线偶尔能提供一些帮助,其它供应全都停止。但是尤琴烈现在毕竟在明月夜手下做事,★能做的十分有限。

  失去归属感、财政危机、物资紧缺,战部眼看就要崩溃。

  可是他们没有。

  凉微带着他们,像盗匪一样,四下劫掠,补充物资。但是凉微一直控制着他们杀戮,他不想他们▲真正沦落成盗匪。

  他们是战部,不是盗匪!

  凉微告诉他们,他们从莫云海得到消息,大人会回来。凉微重新把战部的名字,从狼首千怪营改成王zhī号角。但费雷知道,他们和莫云海zhī间的lián系早就中断。

  但是费雷同样愿意相信这个谎言,没有慌乱的莫云海,也让他看到一丝希望。

  也许大人真的会回来吧!

  他们就这样艰难地生存着,凉微那股子狠劲,让他们每个人不惧怕困难。尤琴烈会暗中不时地给他们送来一些肥羊的情报,这对他们的帮助极大。

  很少有人能够想象,这样一支盗匪,竟然十年如一rì地保持着完整正规的rì常战部修炼。他们每一次劫掠,都像战争一样,会制订完整的战斗计划。

  他们没有半点松懈。

  可是,费雷很清楚,他们不可能永远等下去。时间的流逝会令信仰渐渐消无,缺乏信仰的战部,只会沦落成盗匪,那时的他们,真的就成为盗匪。

  费雷心中痛苦无比。

  但他没有表现出来,他和往常一样,出神地想着心事,你无法从他刚毅的脸庞上找到半点忧愁。他始终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他知道自己对于这只战部的影响。

  眼角余光瞥见凉微走进来,费雷抬头想招呼凉微来商量一下战斗计划,尤琴烈又悄悄送来一份情报。

  可当他的目光落在凉微的脸上,他愣住了。

  费雷第一次看到凉微如此表情,凉微的脸上浮现酒醉般的酡红,脸颊的肌肉不自禁地抽动,脚步虚浮得让费雷怀疑他是不是会随时跌倒,如狼般的眼睛此时却浮着一团雾气。

  难道出什么事了?

  费雷心脏一跳,忽然间,他想起一般这个时候,都是凉微去蒲蒲战将zhī家的时候。

  难道……

  费雷的脸色蓦地变得苍白,他的心脏几乎停止跳动,他眼睛瞪得老大,死死地望着凉微,嘴里发不出任何声音。

  “他、他回来了!”如狼一般凶狠的凉微,此时呐呐道。

  费雷只觉得血齐齐涌上脑袋,双脚一软,跌坐在地上。不知过了多久,就像窒息得快死的人,当空气进入肺时,那种全身泛起的无以伦比的颤动。

  费雷嚎啕大哭。

  十年等待!

  期盼、憧憬、希望、绝望、痛苦、煎熬,全都在这十年等待zhī中。

  钢铁般的汉子,哭得像孩子一样。

  凉微眼眶泛红,雾气升腾,但他用力紧咬牙齿,竭力控制自己的眼泪,不让它流下。他太用力,以致于脸颊不断地抽动。他不敢说话,他怕自己一松劲,眼泪就流下来。

  自己是狼一样的男人,怎么能哭?

  他在费雷身边蹲下来,拍着费雷的肩膀,不断地拍着。

  他们是最好的搭档!

  现在是,以后也是!

  他知道费雷对这支战部的感情和倾注的心血,他知道这十年,对于费雷来说,是何等艰辛痛苦的十年。就像他知道,费雷这十年承受的痛苦,远比他更甚。

  他只是为了能够战斗,能够组建自己的战部,他等待是为了回报对方给他的这个机会。但是费雷不一样,那是他所有的信念,所有的使命。除此zhī外,费雷还需要为这些他亲手拉来的少年负责,这份责任感,十年来一直煎熬着这wèi铁汉。

  忽然费雷止住哭声,他抹了一把眼泪,哑着声音道:“他在哪里?”

  凉微也恢复平静,眼中鸡ng光闪动:“在冥境!”

  “冥境?”费雷大吃一惊。

  “他是新冥王!”凉微其实心中也充满震惊,但此时他更欣赏费雷几乎呆滞的表情。

  费雷呆了半天,忽然喃喃自语:“王zhī号角!我们果然是王zhī号角!”

  “他让我们马上赶往冥境,他需要护卫。”凉微恢复冷静。

  “难道他有危险?”费雷脸色大变。

  凉微脸色也凝重起来:“他没有说,但是要我们马上和他汇合。”

  “那还等什么,走!”费雷毫不犹豫起身,雷厉风行。

  看着费雷已经完全恢复生机和斗志,凉微嘴角弯起一抹笑容,如狼般的眸子,此时亦如同燃烧着一团火焰,战意沸腾。

  沉寂了十年,你们还记得当年那个万里奔袭的少年凉微么?

  十年过去,少年已步入中年。

  而号角,也该到了吹响的时候。

  凉微拳头紧握!

  ※※※※※※※※※※※※※※※※※※※※※※※※※※※※※※

  新任冥王继wèi的消息一出来,立即轰动天下。

  自从十年前,冥王一统冥境zhī后,冥境立即成为天下最重要的势力zhī一。只是这wèi冥王一向低调,不与外界往来,交流极少。但是没有人怀疑冥王的实力,冥境是唯一到现在为止,没有遭受大规mó战火的地方。

  比起混战不休的百蛮境,冥王的横空出世,才是冥境强大的根本原因。

  被认为最稳定的冥境,突然传来新王继wèi的消息,怎么可能不轰动?

  冥王统一冥境,只不过才过去十年,冥王为什么退wèi?

  难道冥王的寿元将尽?

  而对于这wèi新王,人们所知甚少,只知道他将在一个月后,在冥王宫即wèi。新冥王是上一任冥王指定的继承人,从理论上来说,他的继wèi没有任何争议xìng。

  但是,新冥王的即wèi,充满了无数变数,其他势力是否臣服?上一任冥王的威信,是通过征战而来。但是新冥王,却缺乏这份威信。四wèi冥主,只有安漠和尤哲公开支持新王。除此zhī外,yīn陵鬼主同样◇支持新王,但他们现在正和东冥府打得如火如荼。东冥府和北原冰府的缄默,也让人们对新王不是很看好。

  四wèi冥主就有两wèi沉默,冥境其他势力就更难以揣测。

  新王的登wèi,会不会成为●冥境分裂的导火索?没有人知道。冥王宫的登wèi仪式,将给出最终的答案。

  正因为如此,冥王宫的登wèi仪式,吸引了整个天下的目光。

  据说前往参加新王登wèi仪式的首领,将超过一万人。■如果加上随行的护卫,那么这次的仪式的参加人数,将超过三百万人。

  这将是冥境有史以来规mó最大的仪式。

  冥境是如今天下最大的势力zhī一,它的走势,将深刻影响着天下局势的发展。
  而这一切,溯本追源,全都汇集在一个人身上。

  新冥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