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二节 打过去!


  安漠把自己的忧虑说出来,整个营帐里鸦雀无声,凉微亦是直皱眉头。他并不畏惧强大的敌人,这些年的战斗中,他多次战胜比他们更强大的敌人。但是,眼下的局势太糟糕,并非海心冰yǒu多么强大,而是在于,★整个冥境对新王的登位,都抱着严重的不信任。换句话说,左莫在冥境的人望严重不足。

  “若是大人把身份公开,或许……”安漠忍不住道。

  凉微摇头:“不妥!如此一来,只怕敌对情绪更加严重。王■上在他们眼中,是个外人。一个外人登上王位,反对者只会更多!”

  许多人不由颔首赞同,就是他们,若不是冥王亲自指定,他们也不愿意一个外人来当他们的王。

  大家的心情沉甸甸,当他们发现整个冥境的人心,都汹涌起来,他们才发现,他们的力量,是何等微不足道。

  海心冰的shǒu段,果然厉害!

  所yǒu人的目光,全都汇集在左莫身上,他们已经无计可施。

  然而,让他们感到意外的是,左莫脸上没yǒu半点惊慌,反而露出饶yǒu意味的表情,只yǒu那双眸子,就像隐隐yǒu什么东西在燃烧。

  大伙不禁一怔,王上这是……

  还没等他们搞明白,便听到左莫开口问:“从我们现在这里,前往冥王宫,哪条路最近?”

  安漠指着界图上,一条被标注红色的路线:“这条!这是我们原本的计划,但现在看来,对方一定会在这条路上布下层层障碍,以阻止我们抵达冥王宫,我建议我们另外选一条隐秘……”

  左莫打断安漠的话,断然道:“我们就走这条!”

  安漠立即急了:“王上!这条路线对方绝对针对性地布置大量战部,我们就算能突破,花费的时间……”

  安漠麾下▲诸将齐声赞同,竭力阻止左莫,他们对冥境更加熟悉,他们很清楚这条路线,一定是反对者重点布防的路线!大伙甚至明白,安漠所说花费时间,其实只不过是为了王上的面子。在他们看来,以他们shǒu头上现在的力量,他◎▲诸将齐声赞同,竭力阻止左莫,他们对冥境更加熟悉,他们很清楚这条路线,一定是反对者重点布防的路线!大伙zhūjiāngqíshēngzàntóng,jiélìzǔzhǐzuǒmò,tāmenduìmíngjìnggèngjiāshúxī,tāmenhěnqīngchǔzhètiáolùxiàn,yīdìngshìfǎnduìzhězhòngdiǎnbùfángdelùxiàn!dàhuǒshènzhìmíngbái,ānmòsuǒshuōhuāfèishíjiān,qíshízhībúguòshìwéilewángshàngdemiànzǐ。zàitāmenkànlái,yǐtāmenshǒutóushàngxiànzàidelìliàng,tā们根本不可能突破反对势力的防线!

  凉微没yǒu说话,但他的眼中亦流露出不赞同的神色。反对者为了阻止他抵达冥王宫,像这样最短的路线,定然层层布置。

  不过,这些年的磨砺,让凉微沉稳许多。他虽然yǒu些纳闷,但同时又很清楚,左莫绝不是一个鲁莽的人,更何况左莫身后,还yǒu蒲蒲这样一个超强智囊团,怎么可能犯如此常识性的错误?

  凉微在左莫周围没yǒu发现蒲蒲,他猜测蒲蒲只怕是不■愿出世的隐士之类,通过十指狱来辅佐左莫。

  莫非莫云海的战部,已经抵达?

  凉微在心中暗自摇头,看上去,朱雀营或者孽部前来,能够大幅度提高他们的战力。但在凉微看来,这不是一招好棋。
★yuànchūshìdeyǐnshìzhīlèi,tōngguòshízhǐyùláifǔzuǒzuǒmò。

  mòfēimòyúnhǎidezhànbù,yǐjīngdǐdá?

  liángwēizàixīnzhōngànzìyáotóu,kànshàngqù,zhūquèyínghuòzhěnièbùqiánlái,nénggòudàfúdùtígāotāmendezhànlì。dànzàiliángwēikànlái,zhèbúshìyīzhāohǎoqí。

  莫云海的战部,毕竟属于外来者,而这场战争,却是冥境内战。左莫还是莫云海之王的身份一旦暴露,那在绝大多数人眼中,左莫便会被归为外人。海心冰只需要稍稍煽dòng,便可以让绝大多数冥境的民众,便会站在海心冰那一方。

  没yǒu人喜欢被外来者统治,哪怕左莫是老冥王指点的继承人,都会引起冥境各势力的强力反弹。

  现在的左莫,虽然在其他人眼中势弱,但是没yǒu人质疑他新冥王的合法性,大家只是对他信心不足而已。

  左莫环顾四周,他的目光闪亮,充满强大的自信,没yǒu咄咄逼人的气势,却能让人感受到其内心深处的力量。

  这种目光的环视之下,众人安静下来。

  左莫微◇微一笑,忽然问了一个毫不相关的问题:“尸当年是怎么统一冥境的?”

  安漠一愣,却不由自主地露出缅怀之色:“当年,王上带着我们,一界一界地打过去,一界一界地收服。王太强大了,没yǒu人能阻挡我们◆,所过之处,各势力都俯首臣服!”

  在座的许多人都曾参加过十年统一冥境的战争,在那场并不算长的战争中,尸无以伦比的霸气,哪怕现在回忆起来,他们都不由自主地发自内心地颤栗!

  在他们心中,那是一场伟大而光辉的征途。

  但是很快,大伙便回过神来,他们心中萦绕着淡淡的失落,与当年的辉煌相比,现在他们的处境,真是没落啊!

  左莫察觉到这些人神色的变化,他笑了笑,但是很快便敛○去笑容,眼中的光芒更加炽烈,认真道:“既然如此,那么,我们也像尸当年一样,一界一界打过去,打到冥王宫。”

  所yǒu的杂音瞬间消失不见,营帐里安静得连根针掉在地上都听到。

  众人张大嘴□巴,呆呆地看着左莫,他们说不出话来。

  左莫的声音,在营帐里清晰地传到每个人的耳朵里,他的声音不快不慢,不激昂亦不低沉,却不知为何带着一股能钉入人心的力量。

  “假如只yǒu征服他们才能踏上王座,假如只yǒu打败他们才能让他们闭嘴,假如只yǒu战争才能换来安宁,假如只yǒu力量才能让冥境臣服。”

  左莫正襟端坐,目光一点点变得炽烈。但他的语气始终平平淡淡,透着强大的自信,不知为何,在场每个人tǐ内的血液急剧地升温,他们的呼吸一下子变得粗重起来。

  神色一点点变得严肃的左莫,语气也一点点变得冷峻。

  “王的尊严和荣耀,不容挑战!既然只yǒu鲜血涂满王座,才能让他们明白这一点,那就征服他们、踏碎他们、毁灭他们!用战争和死亡告诉他们,要么死要么臣服!”

  包括在安漠在内的所yǒu魔族战将,眼睛刷地红了,他们瞪大眼睛,鼻息粗重!

  在魔族,王◇至高无上!

  左莫起身而立,他脸庞的线条冰冷得就像岩石雕刻而成,他就这般面无表情地环顾众人。

  刷,所yǒu人齐齐站了起来,他们挺胸抬头,个个激dòng莫名。他们没yǒu想到,王上竟然★zhìgāowúshàng!

  zuǒmòqǐshēnérlì,tāliǎnpángdexiàntiáobīnglěngdéjiùxiàngyánshídiāokèérchéng,tājiùzhèbānmiànwúbiǎoqíngdìhuángùzhòngrén。

  shuā,suǒyǒurénqíqízhànleqǐlái,tāmentǐngxiōngtáitóu,gègèjīdòngmòmíng。tāmenméiyǒuxiǎngdào,wángshàngjìngrán如此强势霸道,但是此时,他们每个人的战意在胸中激荡不休!

  “我将亲自率领你们,一界一界打过去,打到冥王宫!”

  “是!”所yǒu的魔族将领齐声应命,他们个个亢奋莫名,恨不得马上出dòng。

  “凉微!费雷!”左莫沉声道。

  “在!”凉微费雷凛然应命。

  左莫的目光直视凉微,命令道:“你们率领王之号角,保护侧翼。”

  “是!”两人毫不犹豫应命,左莫的冷漠冰寒的目光,充满了无言的压迫感,让两人的心不自主地一紧。

  所yǒu人都知道,王上怒了!

  左莫释放的惊人压迫感,让每个人的心,本能地战栗,但是不知为何,他们所yǒu人却又感到异常的激dòng和亢奋。

  之前的左莫,脾气好,待人和善,大伙都十分喜欢。但是作为冥王,在他们看来,却不够合格,因为缺乏王者霸气!

  魔族好战,他们永远崇拜追随强者。讲道理什么的太弱了,哪yǒu拳头爽快!

  整支战部迅速地收拢,安漠的这支战部,几乎集合了西狱府最精锐的高shǒu,虽然人数不多,但是战力绝对强横。

  听说王上将亲率他们打到冥王宫,整支战部沸腾了!这些天的流言,他们听够了,他们不惧怕战斗。

  就应该这样!

  所yǒu人的想法出奇一致。

  当他们看到左莫真的出现在队伍最前方,欢呼声震天响,整支战部就犹如打了鸡血一般,所yǒu人无以伦比地亢奋激dòng。

  从现在开始,王将率领他们,一直打到冥王宫!

  左莫的胸中仿佛燃烧着一团火焰,他的确愤怒了。尸的时间不多,如果再这么没完没了地拖下去,在尸死前他根本无法登上冥王之位。

  左莫决定用最简单最粗暴的办法,解决问题。

  既然当年尸是这样统一冥境的,那自己就再来一次!

  现在的自己,yǒu这样的资格。

  他胯下是一只铜骨冥鸟王,这只铜骨冥鸟王身形yǒu三个成人高,翼展约七丈,tǐ形庞大。浑身没yǒu羽毛,一根根铜骨,整齐排列,它皮厚肉粗,力大无穷,速度奇快,但是脾气极其狂暴,平时只肯让安漠一个人骑乘。

  然而左莫骑在它身上,它却异常驯服,听话无比,诸将都相当惊讶。

  安漠让出指挥权,但是他担心左莫的安全,所以护卫左右。

  左莫随shǒu从戒指里取出一把金琉大剑,挥舞了两下。他的dòng作看上去业余无比,让安漠yǒu些担忧。

  指挥战部和个人厮杀完全不同,他不知道王上到底这方面的水平怎么样,王上也从来没yǒu展露过。

  “准备好了么?”左莫头也不回地问。

  安漠一凛:“准备好了!”

  他瞥了一眼左莫,小心地问:“王上,要不要去问一下对方的来历?”

  左莫瞥了一眼安漠便收回目光:“不用。”

  触及到王上的目光,安漠的心猛地一跳,王上目光里冷意没yǒu半点遮掩,便是像他这般身经百战的战将,也感觉遍tǐ生寒。

  左莫目视前方,漠然道:“凡是挡在我们前面的,就是我们的敌人!凡是我们的敌人,要么投降要么死!”

  安漠心中陡然一寒。

  端坐在铜骨冥鸟王背上的左莫,蓦地高高举起shǒu中的金琉大剑。金色的大剑在阳光下,闪耀着刺目的光芒,就像高高扬起的王旗。

  所yǒu人狂热地举起shǒu中的魔兵。

  魔兵如林,杀意沸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