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九章 偷香殴盗


  第八百四十九章偷香殴盗

  【狗子很是激动,本书又多了yī个盟主‘贺大将军’,谢谢贺哥支持了祝官运亨通事业yǒu成】

  三个人来,肯定不是偷东西了,手中又抓着铁条、钢棒之类杀人■凶器,难道是想干掉老子

  正在叶凡思忖着时,感觉前面那顶着自己胯下那玩意儿的黑衣人屁股好像挪动了yī下,条件反射般的想往后再挤点过去那熟悉的香味儿又飘了进来

  “yǒu点像是江桃红身上□xiōngqì,nándàoshìxiǎnggàndiàolǎozǐ

  zhèngzàiyèfánsīcǔnzheshí,gǎnjiàoqiánmiànnàdǐngzhezìjǐkuàxiànàwányìérdehēiyīrénpìgǔhǎoxiàngnuódòngleyīxià,tiáojiànfǎnshèbāndexiǎngwǎnghòuzàijǐdiǎnguòqùnàshúxīdexiāngwèiéryòupiāolejìnlái

  “yǒudiǎnxiàngshìjiāngtáohóngshēnshàng发出的味儿,如果是她,那老子就不客气了,难道江县长死了yǒu什么证据还在这院子里藏着,江桃红来搜找,刚才故意联合农媛媛、还yǒu地区宣传部那个女干部把老子整醉了,目地原来在此啊”

  这厮心里阴阴的想着,装着酒醉后的自然反应,伸手环抱了过去,穿过黑衣人的手臂胳肢窝处,那双大手yī下子就抓向了其人的胸脯处

  正中目标

  “果然yǒu两个肉球,肯定是个女的了”叶凡心里证实了自己的猜测,那狼手在两个肉球上搓动了起来,自然是装着半夜梦中漏*点来临时男人的随意动作了yī般时候没女人时男同胞们都会抱着枕头或被子来yī气的

  前面黑衣人虽说极想摆脱,可又担心搞出太大响动惊动了正在屋子里搜找着什么的马标三人

  “媚儿,啧啧,这里大了不少……”叶凡故意嘴里动着居然发出声来,吓得三黑影立即藏在了桌底下

  良久,那酣声还在继续,见没动静,马标小声骂道:“吓了老子yī跳,还以为这厮醒了,原来是说梦话,狗日的,作梦都在搞女人,还什么媚儿的,媚儿个球球”

  叶凡随势那狼爪子往下探去,好像觉得不过瘾了,yī把就摸向了身前黑影的两腿间,女黑影自然是叫苦连天了,可是马标三人在,她可是不敢发出声来,连身子都不敢挪动

  不久,叶凡那手如蛇yī般,居然在床上那黑影神秘之地揉搓了起来

  几秒过后,梦中的小叶县长好像觉得这样子摸‘媚儿’不过瘾,手往里yī动,就要去解黑影的裤带,不过,黑影的裤带子那黑影却是yǒu信心他解不开的,因为那可是打了死结的,而且特别牢实的那个绳子似布结

  正在黑影大喊倒霉时,还没反应过来,心里yī震,差点叫出声来

  为什么?

  因为叶凡早就偷偷运出内息之劲,弹指yī勾,女黑影的那她自认为坚不可破的裤腰带子居然被叶凡的手指头给硬生生的勾断了

  而且,那zhī狼爪子可是毫不客气地yī把挤入了桃源芳草丛中,顺手yī把抓去,茵草萋萋,好不快活

  女黑影暗暗叫苦的同时,慌得赶紧是紧紧地并拢了双脚,死死地夹住了叶凡的双手不让他乱来了

  东边不亮西边亮

  这厮又毛手毛脚地抽出了手,在女毛贼的yuán屁股上游动着,yī会儿访问勾谷,yī会儿在yuán丘上留恋着,这时的女黑影,估计是连死的心都yǒu了

  不过,她死死地紧拢着脚,保护着那最后yī道黄龙dòng府而且,女黑影★下定了决心,如果这厮硬要攻门探dòng的话那她就拚了,大不了鱼死网破

  “**,什么都没yǒu,老大,还是赶紧下手,别等吴彤回来就麻烦了”明显是马平的声音传到了叶凡的蝠耳里

  “上断两○手两腿,小心别流血太多给弄死了,最好是用枕头捂住砸断,要干净利落,而且,要砸碎点,接都接不起来才行”马标小声凑另二人耳旁叮嘱道,作了个手势

  三人举着大棒样的铁棍挨近了叶凡床边

  前面女黑影身子yī震就要暴起,不过身子被叶凡的钢手给箍住了,那两zhī手,紧紧的箍在了黑影的两zhī山峰子上,动弹不得

  三人挨近后,二个黑影抢先动手了,迅抽出叶凡头上枕头就要往叶凡腿上和嘴上招呼,自然是捂嘴捂腿要动手整残啥的了

  不过,他们今天晚上了叶凡

  啪啪啪几声脆响和yī阵子杂乱的爆响过后

  地板上躺着三黑影

  当然,床上还躺着yī个,不过,那裤子被叶凡抽走了,想溜都溜不掉了

  “叶……叶县长……”楼下传来车红军那yǒu些慌乱的声音,还以为叶县长是不是半夜发酒疯在房间乱砸乱踢的

  “没事,我很清醒,起来活动yī下手脚,你回去睡,别吵我”叶凡应声道

  听到应答声后车红军知道小叶县长没事,走远了,叶凡才拉亮了电灯

  看着地下软瘫的马标三人

  冷声笑道:“说,是谁叫你们来的?”

  “我们自己来的,今天老子三兄弟认栽,你个龟儿子会遭报应的”马标人很倔,居然还敢骂人

  啪啪啪……

  yī连串耳光声传来,马标的脸顿时青肿yī遍,成了猪头

  “说不说?”叶凡几腿踢了下去,那脚踩在三人腰上,骨头发出了断裂开的咔嚓前奏曲

  “老子怕个球,最多是想偷点东西,你能把我怎么样,几年后老子出来照样yī条好汉”马平吼道,这院子太大了,再加上是石头砌的,墙很厚,门窗yī关,外面也没人听见

  再说,这院子里就叶凡yī个人,车红军住外院,估计也听不见什么

  “是吗给你们看样东西,zhī要老子把这个yī上缴,你三个就是谋杀县长的凶手,到那个时候,就不光是坐几年牢那般简单了”叶凡阴森森笑着,弹身而起,不久,手中拿着yī个特制的摄像机下来了

  这东西可是猎豹专用的非卖品,最高科技玩意儿在黑夜拍摄如白天yī般,当然,模糊了yī些,但人还是能分辩出来的

  叶凡作为特勤A组核心第八组副帅,自从前次在鱼阳县公安局当时铁占雄的手下使用了这玩意儿拍了公安局情况后,觉得这东东好使,就要了yī套回来,想不到这个时候倒是真正派上了大用场

  被子里的光溜溜女黑影自然是羞得差点咬了自己舌头,暗骂道:“这姓叶的还真是个高手,连这种高科技东西都配备yǒu

  前次地区电视台本来也想配备yī套带yǒu夜视装置的拍摄设备,不过没地儿来,而且国外的价格也贵得惊从,连地区电视台都买不起”女黑影在沮丧的同志突然想到了这厮甚至连这个都yǒu,说不定还真是个神秘人物

  如果贴紧了他,也许父亲江槐冒的死因yǒu希望揭开了”江桃红摸了摸自己那光溜溜的身子,恨得牙痒痒的,自怨自怜道:“都给这可恶的人给糟糕遍了,以后还怎么见人,刚才,幸好双腿并得紧,不然,那个地方都给他侵进去了,那真得跳楼了”

  不过,江桃红晓得叶凡这厮正在处理马家三虎,等下估计就轮到自己了,反正也跑不了啦,死猪不怕开水烫了

  如果姓叶的真要怎么样,那就豁出去了,大不了舍了这身子逼姓叶的查清案子,也算是对yī直悲痛不绝的母亲,愤然得快发疯了的哥哥

  叶凡手yī按开关,那镜头里自然就显出了马标三人刚才举棒行凶的场景

  而且,马标刚才小声交待的东东都被录制了进去因为,桌底下还yǒu个高灵敏度的窃听装置,不然,那声音如此的小肯定是录不进去的

  这个东东本来是叶凡装上用来逮马云钱那zhī破猫的,本想拍下那zhī破猫的运动规律,掌握好后研究yī番好给那猫下午套,想不到今晚上却是派上了大用场

  猫没抓着倒引来了三zhī大猫,真是yǒu心栽花花不成,无心插柳柳成荫

  “怎么样?你们还yǒu什么话说我既然连这种东东都yǒu,实话路你们唠唠,猎豹部队知道吗?那里面的头头就是我拜把子兄弟就凭着这证据,弄死你们哥三小菜yī碟,信的话就配合老子,不信的话我○zhī好叫吴彤过来,先把你们给整进大牢再说”小叶县长那嘴角yī翘,浅浅的笑着,还翘着个二郎腿直接就靠在了椅子上,悠闲得很不过,在马标三人眼里,这厮根本就是yī破烂恶魔,比魔鬼还可怕

  在江桃红◇眼里,自然是异彩涟涟,猎豹的大名她可也是听说过

  果然,yǒu人证实了

  “猎豹,是不是那个yǒu杀人牌照,国家允许杀人的那zhī部队?”马飞没忍住,居然好奇的问道人哪,在什么时候都好奇,好奇心也能害死猫的

  “嘿嘿,想不到连这个你也晓得杀人虽说不能乱来,但杀几个该杀的人还是不难的,就像你们几个这样的”叶凡瞅了已经开始变色的马家三虎yī眼

  “不可能,猎豹的头头官多大,听说跟咱们省省长同级别,就你,不可能认识他们的老三,别上当受骗了,这小子在逛我们像这种夜视装备,电视中都演过,美国佬在打仗时不是经常用,zhī要yǒu钱都能买到的”马标经验老道,喊道

  “呵呵,知道的还蛮多吗?让你看看,也好死了心”叶凡把那台特殊设备往马家三虎眼前yī放,手中yī转,里面轻微yī声咔嚓声响过后,居然还yǒu个特别标记,yī头昂头往上的猎豹凶残地瞪着马家三虎

  “真是……”马飞身子yī啰嗦,三兄弟彻底是软瘫在了地上因为,这种东东好像没听说过yǒu‘猎豹’品牌的,就汽车好像yǒu个猎豹牌子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