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章 老贺挂帅


  第八百七十章老贺挂帅

  3到

  明知小叶县长在狐假虎威,可只得眼bābā地承受着,‘郁闷’得想撞墙就是王朝中的心情了

  舒坦得想喝米酒自然就是庄世诚的心境了这事本是yī件坏事,想不到,眨眼间居然成了好事

  所以,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也

  “贺海纬同志,你立即从地区公安局、地区检察院抽调精干工作人员,组成工作组,进驻麻川彻查马云钱的案子叶凡同志,交待下去,县公安局,检察院,县纪委全力配合哪个敢下绊子,哪个敢不作为,立即撤职查办不管涉及到什么人,yī查到底”庄世诚那气势发出,颇也有yī股子威势的王朝中干脆在心里练闭耳功了,这就叫眼不见心不烦罢了

  至于yī脸阴柔的韦不lǐ那脸色为阴柔,有向娘们发展的趋势而血气方刚的铁东同志自然是yī声都没吭了在这里,他只有闷头郁闷的份头了

  县常务副县长方鸿国,此刻是深深的震憾,想不到省委郭书记对叶凡的印象如此的好其它人都受到批评甚至惩罚了,只有叶凡,好像还被表扬了这个,啥的,太诡异了

  晚上,注定麻川是个不píng静的夜

  深夜凌晨yī点

  马家族长马落铁、马胡子硅矿集团总经lǐ马艳春,马家三虎马标、马飞、马píng以及马家有头有脸的全坐在了马家大院里

  其实,他们虽说也姓马,当然,不是马胡子yī系的只能说是跟马胡子有关系

  比如马家现任族长马落铁,其实跟马胡子还是堂兄弟关系马胡子最亲的那yī系当初在马胡子被击毙后,在人民解放军的愤怒下,死的死,逃的逃,估计就剩几个漏网之鱼还住在马胡子镇,这些漏网之鱼也是yī些身份相当低,的确没干过什么坏事的良民

  “叔公,怎么办?云钱叔肯定回不来了听说德富叔也载了”马标有些气馁,焉头达脑的提不起劲头

  “怎么办,凉办,yī个牲畜早就该让他下地狱了”马落铁气得喷血,对于马云钱的恶行,马落铁作为马家族长,也只能是睁只眼闭只眼

  不过,现在马云钱真出事了,作为本家,还是肉痛不已毕竟有yī个马云钱撑着,马家在县里也吃得开yī些

  现在不但马云钱要进大狱,就是周富德好像也回不来了★马家yī下子失去了两个重量级靠山,不得不堪忧啊

  “其它倒没什么,我是担心,唉……”píng时艳丽四射的马艳春总经lǐ,现在也露出了yī丝担忧之色

  “咱们家硅矿?”马标那脸yī黑,连▲嗓子都有些发颤栗了

  yī听马标喷出‘硅矿’两个字,马家人全沉默了以前有着马云钱和周富德撑着,马家硅矿谁也不敢染指

  不但没交过yī分钱的税收,就连对农民的土地赔偿等等,都是没付出过

  那个时候,哪个老百姓敢跳出来叫马家硅矿集团赔钱,估计第二天不是残腿就是残耳了

  真称得是上天残地缺了,不过,此yī时彼yī时了现在马家失势了,墙倒众人推这个lǐ儿谁都懂

  听说马云钱的案子是地区政法委书记亲自挂帅的,而且,最重要的就是地委庄书记注视着,省委郭书记估计还惦记着

  麻川县马家虽说势大,但真要敢跟政府公然对抗,他们有那匪气但也要有那匪胆和能量才行

  以前如日中天的马胡子,手下还有着七八百竿枪,最后还不是被英勇的人民解放军给消灭了

  就凭着现在马家那几竿猎枪,几把锄头,跟拥有现代化武器装备的公安武警相抗

  那个,明显以卵击石的蠢事马家人自然不会去干的最多搞些小阴谋,下点绊子,搞点群众集会什么的还是能行的,不过,这个,好像都有些不抵事了因为,师出无名

  “不急麻川又不止咱们马家yī家矿业,青山镇铜矿不是羊角镇铁家把持着,他们收入是咱们的几倍,真要收拾咱们,大不了鱼死网破,哼”马艳春那美丽的眼中,突然闪出了yī道能噬人的异样狠辣

  同yī时间,铁家人也全坐在铁家大院,铁东,这个铁家的最年青的掌舵人,也是yī脸的阴霾

  叶凡虽说只是个代lǐ书记,但就因为多出yī个‘代’字,权力可是大了好几倍

  昨天,要招开县委党委会议,都是以周富德的明义开的而且,不能讨论人事,各个常委自然都看周富德面子在行事

  明天开始,多了yī个‘代’字的叶凡,人家是明正yán顺的代县委书记,而且还是代县长,两个‘代’字yī重叠,权力在麻川,那自然是顶天了

  从明天开始,要召开县党委会议,人家可以明正yán顺的召集了,不用每次开会都说,经周书记同意什么的屁话了

  而且,从今天的态势看,吴彤显然铁定成为叶凡的跟班了叶凡推他接替了马云钱的位置,他不感恩戴德那也成畜牲了

  前段时间的常委会上,叶凡在周富德眼皮子底下已经提了铜矿基地的事,说明人家早就瞄准了青山镇铜矿这个聚宝盆了

  时下修路资金又差着相当大的yī个缺口,任何yī个yī把手上台,肯定都得搞钱了

  “铁东,咱们是不是该早做准备了?”铁东的堂哥,也就是青山镇铜矿集团总经lǐ铁心海眼中的狠厉神色yī闪而逝

  “你还没准备吗?”铁东脸上略显不满,真想挥拳砸掉他两颗门牙

  “准备啥?咱们yī来都是这个样子的再说,咱们有合同在手,怕个球”铁心海那骄狂之态又从脸上冒腾了出来

  “合同,合同,合同个屁连天都变了,合同不成了yī张废纸,哼”铁东没好气骂道,瞅了铁心海yī眼,知道铁家人早就养成了骄狂不可yī世的狂气,想yī时扭转,那个难了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马家不是还有硅矿吗?他们捞得也不少而且比咱们狠,连yī文钱的税都没交过”铁心海有些不满铁东的张扬,心道,老子好歹也是你堂哥,又不是你跟班?

  “时下,已经不能跟马家硅矿互下绊子了在这个困难时期,咱们得团结yī切能团结的同志,共同对抗外来阻力才对

  互相内耗,结果就是两败俱伤,等着姓叶的坐守渔利了只要马家的硅矿没倒,咱们的铜矿没问题

  他们是非法的,咱们至少还有yī张纸在想必姓叶的刚上台,也只不过yī个代书记罢了

  连那个代县长的代字都还没去掉,yī时之间,应该有所顾忌年底只不地剩下不到10天了

  年关yī过,王专员决不会再让姓叶的代着那个书记了,他最多嘎嘣上二三个月,等任书记yī到,什么事都好解决”铁东倒是沉稳了下来

  “如果姓叶的坐上yī号宝座怎么办?”铁心海有些迟疑

  “他……不可能”铁东摇了摇头,见堂哥yī脸的迷惘,旋即解释道:“yī来岁数太小,资历太浅,提个县长已经是大背悖常lǐ了如果再由他那县长宝座都还没坐稳的基础上不到三个月又提拔为县委书记,那个,太逆天了

  在咱们国家的政体内是绝不可能的,这点你倒不必担心什么就是这二三个月时间咱们得坚持下来,坚挂就是胜利

  来的县委书记,不管他是谁,他肯定都得找咱们合作不然,他只能被姓叶的全面架空,谁愿意当个没用的傀儡书记?”铁东居然笑了

  “富德,你作好思想准备,唉……”王朝中叹了口气,还是有些难以释怀

  “我晓得了,算啦,也好,解脱以前郭家人yī直闹着,也让你为难了,这下子倒好,摊上马云钱这档子事,随你们便”周富德整个身子软绵无力地斜靠在了病床上

  yī时间好像被抽了筋的软皮龙,顿时,yī股子悲怆涌上了心头,他明白,今天自己,已经成了王朝中这个专员手中的yī枚可怜弃子甚至,他其实就是yī替罪羊

  “狗日的,以前捞钱捞好处搞女人时总是记得老子,人说马云钱是yī色棍,我看你这老小子跟他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光是老子手头上就给你找了七八个麻川妹子估计行署办那个邱茂水也没少给你找娘们

  妈那bā子的,胯下那竿枪想用时就磨磨,老子专门给你找洞打磨,yī边磨着yī边还叫唤着

  还说麻川妹子很辣,那洞子够味儿,够你吗的味儿”周富德心里暗骂着,知道骂了也没用

  这事又见不得光,捅出去的话两个yī起完蛋,不捅出去估计自己还有条活路

  “不过富德,我会尽力帮你安排yī个好去处的,你放心养病就是了”王朝中挂了电话,那脸上,爬满了黑色细线

  “周富德,总是yī枚不定时炸弹,要是有排爆专家在给排除了就好了,唉……”王专员这般子想着,胯下yī热,骂道:“都是你他娘的惹出来的吊事,唉……要是富德在,今晚上就不会寂寞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