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四章 庄世诚的期望


  第八百七十四章庄世诚的期望

  “嗯,潘麻子的事kě是惹得lǎo查怒火中烧,听说后来那小子又惹上了雷鸣怀书记的堂弟雷亮míng雷鸣怀此人经于算计,míng面上都没说什么,一脸淡然的高人相其实,真人怎么样?想必都是人嘛,呵呵呵……”邱茂水干声笑着

  “嗯lǎo庄最近有倔起的势头,自然是郭朴阳给他的东风雷鸣怀想要从lǎo庄的手中获得大的利益,肯定得继续跟我们合作关于麻川县委书记一职,这lǎo头估计也是眼巴巴盯着的前几次交手,他只分到了二个副职名额,心里估计还是有窝着一股子邪火的”王朝中淡淡的说着,用手叩了叩烟灰

  “正职那个位置一拿下,就代表那块地盘的撑控权,雷鸣怀不想推一个正职上去,拥有属于自己的一块地盘那个是绝不kě能的麻川的韦不理就是雷鸣怀推上去的狗这小子很会嘎嘣,跟lǎo查也走得很近”邱茂水略显忧心

  自己要坐上麻川县委书记一职,韦不理却是一个强劲的对手到时王朝中如果为了跟雷鸣怀结盟,舍了自己也有kě能人心隔肚皮,虽说自己跟王朝去相当的要好

  但在利益面前,王朝中绝不会先谈交情的就拿周富德来说,这次不是成了王朝中的牺牲品

  要论交情,周富德跟王朝中的交情绝不会比自己浅的为了利益,走狗烹是领导常干的事儿

  人之趋利而行,“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两千年前的太史公用一句话就道破了这个世界的运行规则

  领导欣赏你也是看到你能给他带来利益,比如你干出了成绩,那成绩犹如军功彰一般,有你的一半也有领导的一半

  你没什么用处了,为了自身利益,领导会抛弃你,或者牺牲你这个也正常,谁叫你成了他利益的档路石,他不搬去你,他自己就得受损宁愿自己受损而不搬走你的领导,天下又有几个

  “契机,这就是契机,也许就是我庄世诚全面翻盘的契机”庄世诚的心里话,想着事儿,一只烟快燃尽了这时,一旁的地委秘书长郑志míng提醒道:“lǎo庄,小心着点,别烧着了”

  “烧着了?”庄世诚如梦初醒,瞅了郑志míng一眼,点了点头,问道:“lǎo郑,你说说,这火怎么烧起来”

  旋即,庄世诚狠狠地把烟蒂给按灭在了烟灰缸里来德平半年了,只有这个秘书长郑志míng跟自己是铁心的

  因为,郑志míng跟自己还是大学同学这一点,整个地委除了自已两人自个儿晓得外,其它任何人都不会知道

  私下里两人lǎo庄lǎo郑的称呼着,公众场合当然叫官名了

  “要烧火首先得有柴,而且,要烧得旺还得有人煸风点火才行以前,太上lǎo君炼丹时那烧火童子kě不简单lǎo庄,你看看,麻川县里什么人适合当烧火童子,呵呵呵……”郑志míng笑了

  “好个lǎo郑,你倒是考究起我来了”庄世诚笑道,旋即收敛了笑意,哼道:“咱们首先搬走柴火再说,没柴火有童子也没什么用了总不能干拿着扇子扇空气”

  “妙太妙了lǎo庄同志,估计周富德就是你搬走的第一gēn柴火而且,还是最大的一gēn”郑志míng连声赞道

  “呵呵,不但要搬走柴火,这边,还是塞几筒灭火器进去才行这就叫一退一进

  对手的跟班咱们要尽量的往外搬,搬不走干脆直接打散了自己的灭火器咱们得多准备一xiē

  以后,即便是有xiē小火小柴的,那灭火器一打开,卟哧一声就给灭了,没有了火苗子和柴火,能怎么烧?”庄世诚和郑志míng论起了‘柴火大道’来

  实则里面喻意深刻,只有两lǎo狐狸清楚这里面道道如果给叶凡听见,自然是一头雾水,也许还会暗骂道:“两巨头凑一块,居然聊这xiē无聊之事,烧柴,还炼丹呢,诡异”

  “嗯吴彤兼任政法委书记,估计就是你给叶凡塞的灭火器……”郑志míng若有所思

  “这个你又错了lǎo郑,吴彤不光是一把灭火器,其实,这xiē都是相对来说的事物并不都是一成不变的,在一定的情况下,好的有kě能变成坏的,坏的也有kě能转变为好的”庄世诚说着莫名其妙的话

  郑志míng自然懂,点了点头,笑道:“嗯对叶凡来说,吴彤就是助燃剂,不过,lǎo庄,你给叶凡选的烧火童子是谁?”

  “还没确定,方圆作为麻川县纪委书记,我是想把他推入副书记行列叶凡在麻川要练丹,柴火,烧火童子,材料,什么都得齐备才行”庄世诚沉吟了一阵子,说道

  “应该早点着手了,趁着郭书记的东风还没散尽下手较好唉……lǎo庄,你给叶凡这位练丹大师准备的东西也太多了这小子,不能练好丹的话,那……”郑志míng说了一半,不说了

  “不会,我相信他麻川就是一个大熔炉,我希望他能练出九转金丹来第一转就是麻川,这颗金丹练好了,下边,逐步会延展到通都区、德平区,罗州市……”庄世诚双眼望着远方,似乎想看透整个深远的宇宙

  “九转,讲得好啊咱们德平的12个县区相当于12颗金丹,lǎo庄能搞出九转来,大局已定了估计麻川,就是第一转金丹,也是最重要的一颗了那里虽穷,但练出的金丹却是最精华亮灿灿的”郑志míng那眉头舒展了不少

  最近庄世诚一直被强势的王朝中联合雷鸣怀这个副书记打压着,作为他的同学,心里自然不痛快庄世诚掌控了德平局势,他这个秘书长的权力自然也是水涨船高了

  “lǎo郑,你怎么看贺海纬这个人?”庄世诚斜了郑志míng一眼,突然转了话题

  “贺海纬,地区政法委书记,这个人,来了也有几个月了,一直表现得很低调

  地区公安局长林天又是个强势人物,gēn本就不听使唤公检法三机构,他也就开过一二次会

  不过,都是走走形势,那会,一个问题也没解决此人,隐藏得很深,估计现正处于‘蛰伏’或‘观望’状态

  如果说他肯安于现状,那个绝不kě能听说此人下来前还是咱们省公安厅刑警总队的队长,一向以铁腕手段办案,在省厅的名气相当响的

  怪事,一到德平,真的是虎落平原被犬欺吗?我看未必,他是在瞅机会,只是,现在时机还不成熟罢了”郑志míng那眼中有xiē朦胧,似雾一般,看不清楚

  “嗯蛰伏,讲得很好不过,此人到现在还处于观望阶段,估计王朝中早已伸过橄榄枝了

  不过,此人没表态雷鸣怀好像也跟他喝过几次酒,估计也有说动他的意愿在

  不过,好像此人也没表态,还是在装傻咱们,现在也不是伸手的时候

  一伸手,估计结果跟他们差不多有xiē事,倒是奇怪此人能从省厅直接下来成为咱们德平地委常委

  说míng他省里肯定有人支持他怎么下来如此的胆小怕事?林天虽说背后有着背景,但也不必怕到如此地步?”庄世诚也感觉疑惑

  “小心点并无大错在德平,他一点gēn基都没,再加上王朝中的过于强势,而lǎo庄你现在跟王朝中最多只能说是势均力敌

  中间还挺了个雷鸣怀,而且,孙国栋那lǎo头时不时也会跳出来挠挠痒,地区形势太复杂,他采取如此态度也正常

  此人想拉拢过来,估计相当的难不过,最近我发现一个奇怪现象,隐隐地,好像……”郑志míng说了半句,还在思忖着此事

  其实,郑志míng自然是把庄世诚的力量说大了不少,庄世诚跟王朝中的力量对比虽说差不多,但庄世诚是书记,是一把手,这个,相对来说,其实是王朝中占了上风

  “什么,别拖拖拉拉的,说出来”庄世诚哼道

  “就是你亲点的将叶凡同志,那小家伙跟贺海纬的关系有点令人琢磨不透”郑志míng一语出来了,顿时令得庄世诚都有xiē愣神了双眼中光芒一闪而逝

  喃喃道:“应该不会他们俩在以前,gēn本就没有交集?”

  “lǎo庄,要论这行署里的事,我比你清楚,因为我的位置就是为你们服务的,所以,耳目也多

  那天叶凡第一天到地委,就是贺海纬带他去的孙国栋处报道你说这事是不是相当的诡异■?

  叶凡肯定跟贺海纬认识,而且,关系,相当的好不然,贺海纬怎么kě能那般的亲自下去迎接?

  还有,那天叶凡下去上任,本来是由孙国栋陪同的,kě是贺海纬借口说一起去麻川巡视,结果,也跟◇去了

  诸般巧合在一起就成事实了所以,呵呵……”郑志míng又一语,是震得庄世诚心里顿时起了波澜

  “你是说叶凡这小家伙还有事瞒着咱们?”庄世诚那脸色kě是有xiē不好看了

  自己处于这种非常困难时期,作为自己亲点的将,如果不能掏心窝子支持自己,那这枚棋子就值得怀疑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