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六章 凤老的底细


  第八百七十六章凤老的底细

  【第3,‘烟誮濄後灬’兄弟一人就砸了四张月票,兄弟们,跟上】

  旋即笑道:“有贺哥zhè一句话就够了,贺哥,你说说,咱们国家都有哪些较出名的姓凤的◇领导人?”yè凡转尔又想到了那位神秘的凤姓老者头上了

  “姓凤的,名头最响的当然就是中纪委书记凤宝山了,呵呵”贺海纬笑着,瞅了yè凡一眼,不知道他突然提zhè事什么意思

  “除了凤宝山就没什么名气差不多的领导了?”yè凡有些郁闷

  “姓凤,名气跟凤宝山差不多,不可能有了,中央政治局那些个常委,没有两个是同姓的至于部委里面,不清楚,中央部委那么多人,咱yě记不过来如果是公安系统的,倒是记得清”贺海纬摇了摇头,呷了口茶

  望着院子上的天空发呆了一阵子,一只白鸽从天空飞过,贺海纬身子一震,突然又笑道:“倒给我想起一个人来,跟凤宝山的名头差不多响亮,不过,那个已经是过气的了”

  “谁?”yè凡一下子从躺椅上坐了起来

  倒是令得贺海纬一愣,哑然失笑,说道:“zhè么紧张干嘛,你又不认识他就是凤天遥共和国政治局常委之国家副主席任上退休的,现在估计yě快八十出头了

  “凤天遥,难道还真是他虽说一个过气的老头,但zhè种从高位退下的人,其人还没死前那影响力都是相当深远的”yè凡忍不住喃喃出声了,倒是令得老贺那眼神怪怪的,没忍住,问yè凡道:“听你的口气好像见过他?”

  “呵呵,好像是见过一次,不过,就不晓得是不是了?”yè凡yě没隐瞒,自然yě大有深意的

  “真见过啊兄弟?”贺海纬突然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愣愣地盯着yè凡,盯得zhè厮心里有些发毛,愣愣的问道:“干啥贺哥,一惊一咋的?”

  见贺海纬不吭声,zhè厮又摇了摇头,说道:“不敢肯定”

  “你等着,我去去就回来”贺海纬疯狂了,如一阵风,立即跑出了大院子◇,yě不知道干嘛去了弄得yè凡还以为他突然患了失心疯呢?

  “**,zhè院子还真闹鬼是不是?不会是老贺yě给疯了”yè凡好笑地骂了一句

  贺海纬还真有些小手段,半个小时就回转了回来手◇中抓着一个文件袋子

  神秘兮兮,笑道:“仔细瞧瞧”

  “啥东东?”yè凡感觉好笑,打开了文件袋子,还以为是不是有关马云钱zhè骚包案子的材料

  打开一翻,当一见到里面那张放大的照片后yè凡顿时一愣,脑中顿时浮现了那天陪庄世诚一起下棋的老者面容来

  虽说相片中的人年轻得多,不过,脸形的轮廓还是有许多相似之处的

  yè凡跑进屋子里,铺在办公桌上,打开了电灯细细地审视了起来,在鹰眼下细察了一阵了,yè凡可以肯定的说,照片里的老者就是那天跟庄世诚钓鱼下棋的老者,绝对不会错的

  因为,老者的鼻梁上有颗米粒大黑痣,即便是两个人再相似,总不能说是连脸上长的痣都相似,而且在同一个部位,那yě太巧合了不是

  再说,yè凡的鹰眼可不吃素的,一切细节都能还原在脑中想起来,两相一对比,yè凡自然是深深的震憾了,想不到庄世诚的靠山如此之硬,居然是前任共和领导人之一的国家副主席凤天遥

  此刻,yè凡自然是坚定了要拉贺海纬入伙的打算了甭管庄世诚跟凤天遥的关系如何,但至少从两人一起钓鱼就能罕见一斑了

  “怎么样兄弟,是不是他?”贺海纬yě相当的兴奋,连问话的声音都有些抖瑟

  因为,yè凡见过此人,那就说明yè凡跟此人yě有点关系yè凡跟凤天遥有关系,那我老贺不是经后就有希望了因为,那是一座对共和国的绝大数官员来说遥不可及的大山

  “是他”yè凡喷出了两个字,老贺那眼中突然弹射出狼般的复杂光芒来

  “yè老弟,能说说你怎么见到他的吗?当然,zhè个如果有关机密的话就不用说了”贺海纬略感不好意思,当然,实则zhè厮早就忍不住了,恨不得挖开yè凡的大脑瞧瞧里面到底装的是什么货表现得过急了一些

  yè凡当然看在眼里,想在心头,暗道,如果能用凤老头引老贺投入庄世诚怀抱好像yě是个不错的选择

  旋即笑道:“在天水坝子,当时看见凤姓老者正和庄书记一起钓鱼”

  “和庄书记钓鱼,你确定”贺海纬微微一愣,似乎有点不敢相信

  “贺哥,我有必要骗你吗?”yè凡笑了笑

  “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怕你当初看不清楚如果真是凤天遥的话,那他身边肯定有中警内卫局的保镖守着,yè老弟估计近不了他身旁的站远看的话那就……”贺海纬yě很鬼,明明是想挖出yè凡的心里头东西,可又不好明说,来了zhè么一出

  “呵呵,当初我被贾宝全压制得喘不过气来,当时不是被停职了结果,我一气之下跑回了天水坝子,天天钓鱼那天正好去蜈蚣崖钓鱼,一时愤怒,唱着《杀人行》,而且随口骂了贾宝全zhè龟孙子几句倒是好运,顿时引起了凤姓老者的注意,后来就一起聊了一阵子”yè凡自然语气很真地说了一下,当然,其中许多细节都给省略了

  老贺倒不计较zhè些,知道凤姓老者的事不能外传,yè凡能讲到zhè个地步应该算不错了随即问道:“当时庄世诚和凤姓老者挑明身份没有?”

  “你说呢老贺?”yè凡反问道,认为老贺真有些急了,连zhè般幼稚的问题都能问出来

  “呵呵,我是急了像他们那种人物,不可能告诉你身份的”贺海纬略显谦意,笑道

  “嗯凤姓老者身旁有个保镖,相当的厉害,开始不让我过去,后来凤姓老者瞪了他一眼才让我过去的”yè凡笑道,yě算是承认了贺海纬的猜测

  “噢那看来老弟你真是走了鸿运,能被凤副主席看中,庄世诚最后顶着风险用了你”贺海纬略显酸味,说道

  “yě没啥,一个过气的老头”yè凡装着一脸淡然样子

  “过气的老头,兄弟,你zhè话yě敢说虽说凤天遥已经退休多年,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zhè一点老弟不会不明白

  凤天遥虽说退了,但他以前在位时提拔的门生顾旧能少吗?人家可是国家副主席位上退下来的?

  何况,厉害的就是他的家族,相信他肯定有子女的,刚才我查过,好像大儿子叫凤朝峰,就是咱们南福省隔壁的安东省省委书记二儿子凤丁阳好像是什么国企副总,zhè个我不清楚小儿子凤旭国,现任财政部副部长

  都是响当当的扎眼角色,估计即便是他们孙子辈出来的yě坐上了处级甚至厅级位置了所以,那是一个庞大的家族”贺海纬兴奋的说道

  “贺哥说得对头,所以,贺哥,什么时候约庄书记出来喝杯茶怎么样?”yè凡装着相当随意样子笑道

  “zhè个…★…呵呵……”贺海纬劝别人行,轮到自己时顾虑又上来了

  因为德平的局shì的确不容乐观,即便是庄世诚有着凤家在支持着,但县官不如现管,凤家总不可能跑南福来指手划脚

  往往zhè种事都得靠●自己,人家偶尔帮衬着一下就算不错了,你庄世诚连zhè点局面都打不开,估计yě会被凤家抛弃了?

  扶不起的阿斗,谁yě不会继续在你身上浪费精力的再者说,庄世诚虽说跟前任凤副主席钓过鱼,但yě不能说明凤副主席就很罩着他

  yě许是人家到德平私走,庄世诚的父辈跟他有点交情作陪yě正常,当然,两人肯定有一定关系的

  但现代社会,有关系的人多着,要看zhè关系够不够铁才行,一般的关系没多大用……

  “老贺,你还要犹豫到什么时候,兄弟我会害你吗?拿出你在省厅当刑警队长时的决心来,怎么一到德平,zhè胆子小得像针眼一般,难道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怕啦?

  难道你真愿意在zhè德平窝一辈子,或者说被那个林天无视,zhè好像不是你老贺的性格

  兄弟我话说到zhè个份头了,再不听拉倒”yè凡可是有些着恼了,觉得贺海纬此人缺乏一种果断的杀伐之心,犹犹豫豫的像软皮糖,在官场上,很难有主政一方或大作为的机会

  当然,yè凡使的yě是激将法如果能把贺海纬拉到庄世诚的阵营中,对庄世诚来说,无异于雪中送碳,那简直就是一个大得不能再大的礼包

  要知道庄世诚的情况yè凡yě听说过了,zhè种困难时期贺海纬能表个态,于庄世诚掌控地委常委会有利,于自己yě有利,而且,反过来,庄世诚yě绝对不会亏待老贺的

  “听你的”嘭地一声,茶几被贺海纬狠狠地砸了一拳,zhè厮眼中露出决断之情,杯子都在跳颤

  旋即说道:“反正zhè官帽子yě是yè老弟你给弄来的,大不了就当从没得到过娘匹**的,zhè窝曩气老子yě受够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