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章 树兜风波


  第九百章树兜风波

  【章了,一个里程碑,就章了,不容易】

  叶凡当即拿来电筒,施展开鹰眼细察了一阵子,说道:“嗯是有些不一样好像做zhè树兜的木头内壁跟掉出来的漏粉相比,颜色◇要浅了一些而zhè些渣屑的颜色偏向红色,比树兜壁深了一些不过,如果不细看倒看不出来zhè个倒是奇怪了,按理说zhè木渣就是树兜内被老鼠咬出来的,颜色应该是一样的,怎么会在同一个树兜里冒出两种颜色来?”▲

  “两种木头凑一块啦”齐天漏了一句出来,叶凡身子一震转头直愣愣地盯着齐天,盯得zhè子心里有些毛,喃喃道:“大哥,难道我讲错了?”

  “没错你讲得太对了”叶凡一拍树兜,扫了两人一眼,说道:“也许zhè木屑粉是后来填充进去的,他们wéi什么要那样子做?难道是wéi了减轻重量,那个,要搞填充是相当难的?”

  “问题不在此大哥,我是怀疑zhè些木屑有问题?是不是zhè些木屑粉有什么价值刚才听大哥说是zhè些树兜全销往国外,难道是……”卢伟说出了心中疑问

  “劈开看看再说”叶凡头一点

  劈开后三人有些呆了,因wéi里面居然全被掏空了中央一坨木屑被压缩得紧紧的,好像经过了什么特殊办法处理过似的,像压缩饼干一般

  拳头大的一坨木屑敲散开后就能装满一脸盆,那整个zhè么大的树兜全部的填充木屑全散开后,怕不是能装下农村人的一个屎桶那般大了

  “怪了,景阳林场的人没事干了,原先树兜里的原木给挖空了又填充一些zhè种木渣屑,而且还搞得压缩饼干一般填得很多贴在一起,那zhè树兜不是重了?纯粹吃饱了撑着,没事找事嘛?就是那些老外把zhè拿去最多垫垫屁股□,平时当艺术品欣赏一番,又不能吃?”齐天好笑地骂道

  “吃饭了,忙什么,敲敲打打了一个下午”zhè时,叶凡的父亲叶辰西走了进来,当瞧见满地的木屑渣子时愣了一愣,走过去笑道:“还不收拾一下,搞得◎满地都是,zhè木头屑粉被风一吹到处飞,搞得整座房子脏脏的,你母亲又得啰哩啰嗦了”说着顺手拿起了扫把就要扫,不过被叶凡喊道:“爸,别动,zhè些木渣粉有点问题?”

  “问题,啥问题,都是一些假杉木渣嘛”叶辰西笑道

  “伯父,假杉木,是一种什么木头?”卢伟问道

  “本来真正的杉木那木头一般是略显白色的,而假杉木却是红色的两种木头没锯开看看不出什么来,锯开后就能看清楚了”叶辰西嘴里说着,蹲下身子看了看那些木屑,突然咦地一声,好像现了什么,又伸出手指头弄了点尝了尝,闻了闻到

  那脸,立即显得凝重了起来,问道:“凡仔,你zhè树兜哪来的?”

  “景阳林场木具厂送的”叶凡说道,问道:“爸,你现了什么是不是?”

  “嗯很奇怪,zhè些木渣屑明显跟那树兜不是同一种木头而且,zhè些木渣屑我如果没猜错的话可能是红豆杉碎成粉状的”叶辰西说道

  “红豆杉”叶凡三人失声叫了起来

  “叫什么?景阳林场zhè是怎么回事?好好的红豆杉用来填进树兜里?听说野生的红豆杉可是不让砍的,要坐牢的”叶辰西皱起了眉头

  “爸,你知道红豆杉的用处吗?”叶凡追问道

  “不清楚,好像可以有作家具,而且,相当的贵当然,现在谁也不敢砍了,能做家具的都是人工栽培的那种跟野生的相比,价格又差了不少咱们国人都喜欢原始的嘛就拿野鸡来说一斤要十来块一斤,家养的那种也叫野鸡,不过价格就便宜得多了”叶辰西笑道

  晚上,刚吃过饭,叶凡直接电话打向了猎豹,想叫张强给自己查查红豆杉能搞什么

  不过,很遗憾,张强的电话一直打不通叶凡也就放弃了,倒是卢伟利用一些特殊渠道查到了一条惊人的消息

  “大哥,红豆杉的皮里面可以提炼紫杉醇,是国际上公认的防癌抗癌药剂,zhè种药物紫杉醇主要适用于卵巢癌和乳腺癌,对肺癌、大肠癌、黑色素瘤、头颈部癌、淋巴瘤、脑瘤也都有一定疗效

  而且,那药,相当的昂贵,以前只能从树皮中提练紫山醇,现在科技达了,也可以从木材中提练

  而且,野生红豆杉里面含有的紫杉醇,品质好,纯天然的,价格是人工栽培的那种好几倍”卢伟一脸兴奋,说道因wéi,他隐隐的感觉到了破案的线索

  “难道景阳林场明面上是出口树兜茶几?实则是在偷偷运zhè些野生红豆杉出关一到外国,掏出里面的红豆杉粉屑用于提练紫杉醇,zhè简直就是暴利啊一个树兜就能装下一颗直径2o厘米左右整颗树压缩成的红豆杉,那能卖多少钱?”齐天也是从猎豹出来的,一语道破了天机

  “而且,景阳林场的狼铛谷保护区有一片野生的红豆杉,因wéi那人地方太偏僻了,除了护林员,根本就没人去就是护林员也不想去若梦的父亲叶水根就是一护林员,后来莫名其妙的摔死在了狼铛谷,会不会就是因wéi他现了红豆杉被砍伐,引起了搞zhè些活动的人下手”叶凡脸色忧郁,心里又一阵子扎痛涌了上来

  晚上,因wéi有齐天和卢伟在,玉娇龙倒也没来打忧叶凡,跟着叶紫衣逛街去了

  第二天早上,叶凡三人,外上一个引路人李宣石人早早就到了狼铛谷

  因wéi李宣石经常有偷溜进狼铛谷保护区打猎,所以,一说起那红豆杉林子,他倒是知道去处

  走了接近二个时,李宣石指着远处那片林子笑道:“叶哥,翻过zhè个山坡就到了几年前我打猎时追一只野兔子曾经远远地瞧见过不过,那片林子好像有人守着,不让人靠近”

  “宣石,今天的事要保密,除了你,不准告诉任何人?等下过去时心点,别被人现?”叶凡慎重地交待道

  “叶哥,是不是想弄几截红豆杉搞家具,听说现在市面上价格很贵不早说,把横山、李牛找来,咱们晚上行动,搞他半车扛走反正大家的力气都不现在,咱们先踩踩盘子”李宣石一幅做贼样子,令得卢伟、齐天直想笑

  “算啦,野生红豆杉是国家一级保护植物,有植物大熊猫之美称,砍了会坐牢的”叶凡叹了口气,斜了李宣石一眼,说道:“我来zhè里是wéi了查案子,以前若梦的父亲死得不明不白,若梦死前一直不忘zhè事儿,我答应过他……”叶凡干脆挑明了,因wéi他想到李宣☆石对zhè一带熟悉,而且,在zhè周遭安插个耳目也方便以后卢伟查案子

  “混蛋若梦以前怎么不跟我们说说,**,景阳林场真的做了zhè种丧尽天良的事,我带着天水坝子全村村民砸了它”李宣石那脸上怒◎不可息,一脚重重地踢在了大树上,惊走了几只懒睡的乌鸦

  “别急,既然有线索了有好办所以,zhè事一定得保密如果真实情况如此,zhè事相当的大,我怀疑也许有市里领导牵扯其中

  至少木具厂的陈二顺绝对有问题,还有分管木具厂的马占魁副场长,景阳林业公安分局局长韦虎估计都有问题

  zhè是一个庞大的网,以前若梦怀疑是不是郑轻旺干的,不过,他也有嫌疑,在没搞清事情之前,景阳林场所有人○都有问题

  不过,我那树兜是郑场长送的,如果他有参与,应该不敢送那样的树兜给我

  而且,当时那树兜也是郑场长临时头看到工人装车时点名送给我的,wéi了zhè事,差点跟那负责装车的副厂长▲○都有问题

  不过,我那树兜是郑场长送的,如果他有参与,应该不敢送那样的树兜给我

  而且,当时那树兜也是郑场长临时头看到工人装车时点名送给dōuyǒuwèntí

  búguò,wǒnàshùdōushìzhèngchǎngzhǎngsòngde,rúguǒtāyǒucānyǔ,yīnggāibúgǎnsòngnàyàngdeshùdōugěiwǒ

  érqiě,dāngshínàshùdōuyěshìzhèngchǎngzhǎnglínshítóukàndàogōngrénzhuāngchēshídiǎnmíngsònggěiwǒde,wéilezhèshì,chàdiǎngēnnàfùzézhuāngchēdefùchǎngzhǎng起了争端看来,郑轻旺的嫌疑倒是最”叶凡皱着眉头说道

  走近了

  齐天掏出军用高清晰望远镜观察了一阵子

  嘴里说道:“果然有问题,你们看看,好像有一些正被砍倒的树木zhè大过年的,还有工人在干活,估计红包补贴不”

  叶凡接过望远镜观察了一阵子,突然现一个问题,说道:“绝对有问题,东边那片林子好像被砍了许多,不过,被砍的地方又种上了一些的红豆杉听说人工种植的红豆杉长得快”

  “偷梁换柱罢了,自己一边砍一边种,以后野生的砍完了,人工搞的也长成林了,用来应付上级检查的当然,他们也会留一部分来充门面的,**,一群无法无天的国家盗贼”卢伟一边观察着一边骂道

 ◆ “干脆直接把砍树人全抓起来,一审,不就全倒出来了?”李宣石说道

  “不行会打草惊蛇的到时,大鱼全不认账,最多抓几个喽啰,还是无法查出叶水根的死因

  我们得布置一个严密的网,把砍树、制●工具、销售一条龙全一网打尽才行

  估计他们也有生产一些真正的木制品出口用来掩人耳目几年下来了连郑轻旺zhè个近在咫尺的场长都没现,做得真是严密啊

  能布zhè么大一个网的人,绝对是个高手咱们跟他较量,需得万分心,不然,大鱼得给跑了”卢伟毕竟是从公安部调查室下来的,心思缜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