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章 比的就是个势力


  其实这厮自然是有持无恐了,有着两个中警内卫局的保镖在,实在不行那证件一亮,估计是个警丵*察都会猜测到néng让这俩高档货色保护的人那是什么角色了,难道还敢找自己麻烦?

  见叶凡那一脸淡然、浑没把自己当回事样子,白处长心里一紧,暗道不会踢中铁板

  要知道在这京城里当警丵*察可是最不好当的,有时随便冒出一看似普通的客人来,人家指不定就是哪个部的司长,甚至fù部长之流搞不好自己还得弄得灰头土脸的

  因为,fù部长部长也是人嘛脱了那层官皮都差不多

  不过,白处长一想到顾少的家世背景,那本来有点忐忑的立mǎ又恢复了平静

  这位顾少本名顾浩,父亲叫顾怀兴,是首都燕京市公安局堂堂的fù局长,也是一fù厅级干部

  这个还不néng令得白长水同志如此卖力巴结的,主要是听说顾浩跟燕京大家族顾家有亲戚

  京派南园系的代表人之一就是顾龙天,华夏国七丵大军区之一的辽沈军区司令员,军委委员,上将军衔如果顾浩真跟顾家有亲戚的话,那绝对算得上是一棵参天大树下的小树

  “我是朝阳区公安分局的白长水,你们无顾闹事,扰乱酒楼正常的营业,吃霸王餐………*……”白长水扣帽子的néng力堪称一绝,差点把叶凡等人说成十恶不赦的a级犯了

  “锋起来”,

  随着白长水表演完毕,顾少的嘴角边露出一丝满意的微笑

  “呵呵,老白啊,你这大帽●子扣得可是有些吓人啊咱不就吃了餐饭,在你眼里都快成杀人犯了*……”叶凡眼皮都没抬一下,这厮最近的沉稳功夫好像长进了不少,根本就无视眼前的几只手锋心随我动的博客

  两保镖虎视眈眈地盯了下几双手拷□zǐkòudékěshìyǒuxiēxiàrénāzánbújiùchīlecānfàn,zàinǐyǎnlǐdōukuàichéngshārénfànle*……”yèfányǎnpídōuméitáiyīxià,zhèsīzuìjìndechénwěngōngfūhǎoxiàngzhǎngjìnlebúshǎo,gēnběnjiùwúshìyǎnqiándejǐzhīshǒufēngxīnsuíwǒdòngdebókè

  liǎngbǎobiāohǔshìdāndāndìdīnglexiàjǐshuāngshǒukǎo,哼道:“放下手栲”,

  “哈哈哈……”,顾少突然笑了起来,冲白长水哼道:“看到没,人家比你牛气?”,

  “这世道”还有人敢叫警丵*察放下手丵铐的,调个儿了,白处长,你们警丵*察是不是……”,周云林自然是唯恐天下不乱,猛地往其中加了一桶油了那双眼神又在乔圆圆身上扫描着,早就在丫丫着什么了

  就连那位品位不低的顾少的眼神也在隐晦地扫了乔圆圆这些,自然逃不过叶凡的鹰眼了

  暗道红颜祸水啊,这女人太溧亮带身边太招摇”想消停都难特别是像乔圆圆这种纯天然型号的,本身是四段高手,可面去就是一柔弱之态的小女子”对于男性牲口,那是具有强的杀shāng力的

  “没听见,“哼”,白长水那脸可是挂不住了,冲着手下干警冷冰冰地哼了一声几个干警再没犹豫,手势都做出来了自然,两保镖也做好了揍人的准备了

  “咦怎么是你?”,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好听的女子声音

  顾少转头一看,华脸色顿时就变了

  叶凡冲声音来处扫了一眼,微微一愕之后笑道:“怎么不néng是我*……”

  心道居然遇上了京城曹家的大小姐曹飞儿前次赵四拉上曹飞儿,伙同一个姓顾的,还有个姓啥的忘了,想整鼻自己

  结果被自己反整倒了,最后醉睡在酒楼”醒来发现自己居然跟赵四和曹飞儿两女一床三好

  而且,那天晚上赵四的二伯赵括将军怕侄女在水州不安全,还特地借了两个猎豹的女兵来隐性保护

  一切情景全落人家眼中了,幸好那天太醉了,没做出什么人神共计愤的事来不然,那脑袋是有得疼的了

  后来铁哥还想做媒”被自己哈……,

  “难怪原来是跟乔家的乔大公主在一起?”,曹飞儿的话里好像略带点莫名的酸味,听得叶凡是莫名其妙

  不过,听她那么一说”叶凡倒是从中看出了一点端倪,至少曹飞儿认识乔圆圆”而且,乔圆圆的家里也相当有份量,不然,曹飞儿如此高傲的人怎么可néng连乔大公主那名头都叫出来了要称公主的话也得是曹大公主还差不多嘛

  “咯咯,我哪敢称公主?特别是在飞儿大格格面前”,乔圆圆温润的一笑,不过口气有些不善,两女一对头就有些火丵药味了

  公主、格格的都整出来了,叶凡自然是暗暗叫苦了,这个,女人一开战,倒霉的铁定是身边的爷们

  至于那个顾少,早就慌得脸色都有些发绿了

  也难怪他,要知道京城顾家跟曹家都是京派南园系的■掌舵二巨头之一,顾家的是的辽沈军区司令员顾天曹家的是曹飞儿的爷爷曹梦德,现任我军总政治部主任两位带头人的néng量差不多大,都是军委委员,上将军衔,只是职位不同罢了

  当然,从份量来说,曹梦德★的份量大一些了而南福省省委组织部长宋初杰的老婆曹梅芳就是曹梦德的女儿宋贞瑶还要叫曹飞儿一声表姐

  顾浩同志虽说也姓顾,不过并不是京城顾家的直系亲戚只néng说是跟顾天龙的有些关系,算不上很亲顾浩跟着他父亲顾怀兴也参加过顾家举办的酒会什么活动

  因为顾家跟曹家关系相当好,所以,当时曹飞儿也到了顾家而顾家大少顾俊飞对曹飞儿有点意思

  当时曹飞儿一到,顾家对他jiǎn直犹如棒着公主一般,顾浩当时夹杂在人群里,虽说对曹飞儿也是丫丫不已

  但顾浩有自知知明,知道人家曹家的大小姐怎么会瞧上自己一眼,只néng在脑中丫丫几下还行

  这下子一看见曹飞儿跟乔圆圆对上口了,知道今天肯定是踢中铁板了也许那个乔圆圆的家世跟曹家也差不多,而且,身旁那个一脸慵懒的年轻人好像跟曹飞儿也认识,又跟乔圆圆凑一起

  况且,这今年轻人身边好像还有两个实力不弱的保镖,那就耐人寻味了

  顾浩已经可以肯定,这年青人,绝对是京城太子爷之流了néng让两个等量级的姑娘斗嘴的年青人,那néng量,还néng少了吗?

  即便是这今年青人是个阿斗,就他身边的女子也不是顾浩所n□éng惹得起的

  此刻,顾浩后悔得直想一脚踹死自己这个不争气的表哥这酒楼是顾浩开的,平时都是交待给表哥周云林打理的人家说这酒是假的,那肯定就是自己这个表哥在赚黑心钱了

  为了一点小钱得☆罪了如此地位的年青人,傻子也néng分清轻重了

  “乔大公主”,叶凡嘴里故意地念叨了一句,转头冲乔圆圆笑道:“想不到你在家还是大公主,想必你父母亲都很疼你”

  这话还挺响亮的,自然也是说给曹飞儿听的叶凡打的好主意,就是想从曹飞儿的嘴里激出乔圆圆的秘密来

  “别听飞儿胡说,我那敢称公主?”乔圆圆脸一红,赶紧否认

  “有啥不敢承认的?想必姓诺秋全部纯叶的还不知道你的家世,你这乔大公主招牌一倒出来,相信以后,咯咯咯,你就多了一跟班了”曹飞儿张狂地笑了出来

  “跟班,从来都是我跟着叶哥的,néng使唤得动他的,估计你曹大小姐也不行?”乔圆圆摇了摇头,瞥了曹飞儿一眼,语言虽说相当温柔,但话中无形中把叶凡棒到了很高的位置好像自己就是一跟班,而且,相当的亲昵

  “搞什么搞?根本就是胡搅蛮缠嘛好像我跟你成什么了…………”,小牛同志心里不是个滋味知道人家乔圆圆在反击曹飞儿,自己,一个无辜者

  叶凡心里一动,立即,装着有些不平样子,笑道:“曹飞儿,你这话可就有些大条了,什么来头néng让咱低头当l跟班?”,

  “什么来头,咯咯*……”曹飞儿斜了叶凡和乔圆圆一眼,淡淡讥讽:“你们当官的不是最喜欢头上那顶破帽子,人家乔公主的父亲,就是管那顶帽子的人*……”

  叶凡听了,心里自然寻思开了,管头上帽子的,那肯定就是组织部了

  政丵◇府就两个部门,纪委摘帽子,组织部给帽子难不成乔圆圆的父亲是这首都燕京组织部的

  不对,燕京市组织部长也管不了咱这南福省官员帽子,那难道是中组织部的,中组部的官员,又姓乔,那答*案呼之欲出啊,叶☆◇凡那练得相当沉稳的心境也给挠得有些乱了,差点叫道老天,中组部部长不是乔远山吗?听说是今年刚上去不久的

  既然知道了一些揣测到的答*案,叶凡也不想再跟两女在这里掺和了,这种情况,还是赶紧溜走为妙▲

  旋即起身,说道:“走圆圆,咱们也吃完了,该回去了”,

  “嗯”,乔圆圆此刻是温婉可人,大家闺秀气十足,点了点头随在叶凡身后就要走人

  “打shāng了人就想一走了事啦?”,顾少突然出头了,因为,他发现曹飞儿好像跟这小子不对付,而曹飞儿到家族跟顾家又是相当好的,此刻不表现一下等何时?

  “没错打shāng了人就得抓起来,咯咯唉…*……”一道熟悉的笑声从曹飞儿身后响起,叶凡一听,那脑袋顿时就涨大了不少心道怎么又会遇上这瘟神?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