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二章 高升了


  ,2到,继续求票票不多啊,兄弟,咋啦?,原来今晚上曹飞儿请客,一起的自然有赵家的四丫头赵佳贞以及京城的一些名流了

  刚才曹飞儿有事下楼来,正好扫见了叶凡,所以一时斗气倒给客,全忘在了楼上包厢里

  赵四有些不耐烦了,谁知一下楼就听到了叶凡和曹飞儿的声音,立jí也来凑热闹了

  一见赵四小姐,顾少的头大了这位好像来头大,赵家的四丫头,在京城圈子中都是相当有名气的顾少当然没资格认识tā了,也是沾了顾家的边才知道有这么一号牛人

  “赵四妈的,天意始然,难道又要咱来玩个一龙戏二凤游戏?好像还不止,加上乔圆圆,现在改三凤了”,叶凡心里一荡,隐晦地扫了眼乔圆圆,发现三女相bǐ,从面庞的精致来看,当然乔圆圆在占首位了

  乔圆圆估计是目前自己见过的最顶级的美女之跟凤家那个凤倾城有得一bǐ

  乔圆圆的气质倾向于温柔懂事,善解人意凤倾成虽说只是见过一面,给人的感觉就是有些刁钻,漠视一切”根本就是个不懂事的傲气门头

  像兰阒竹、宋贞瑶、玉娇龙、赵四和这曹飞儿应该略逊一畴”算是一流的只不过相差也不会太过于悬殊,各女气质各有千秋

  这厮心里毛毛地想着又瞅了赵四一眼”有些心虚了估计自己那天晚上的事赵四丫头说不准已经从tā伯父嘴里知晓了

  “原来是赵四,好久牟见了”你过来叮凡朝她招了招手

  “干嘛?”,赵四虽说嘴里不满的哼着但见旰凡一脸神秘样子,觉得有些好奇,还是走了过来

  “你尝一口试试”这茅台是不是有问题”,叶凡把酒瓶递了过去

  “什各意思?”,赵皿摇头

  “呵呵,什么意思,这个就要问顾老板了*……”叶凡瞅了顾浩一眼

  顾浩那脸微微变色”狠狠地瞪了表哥周云林一眼这厮立jí有些心虚了起来

  赵四小姐一看就明白了”肯定是这酒有问题了,旋jí笑着说道:“我试试”,拿着酒瓶装着要倒酒◇样子”突然,嘭地一声”酒瓶居然给摔在了地下碎成了huā儿”那淡淡的茅台味儿散发了出来

  “对不起啊没拿稳*……”赵四轻斜了小叶同志一眼,气得这厮那脸都差点绿了,知道肯定是赵四故意整的”现在连证■据都没了,那自己岂不是理亏

  顾少和周云林两人互视一眼,脸上立jí舒展开了知道赵四跟眼前这小子不怎么对付,这下子没了证据,就好办了

  “叶哥”这里还剩下半杯,刚才你喝不下去的*……”这时,乔圆圆从菜碟子旁拿起了那喝剩的半杯酒,顾少和周云林那脸,立jí又皱了癌来,想不到还有尾巴留着

  赵四和曹飞儿自然是脸色有点难看了本来想阴叶凡一把出出那天恶心,特别是赵四,在知道那天晚上跟曹◇飞儿二人居然跟叶凡搂托着睡了一晚上,现在又看见乔圆圆跟叶凡的亲密样子,心里莫名的酸q就浓了”不过,算盘没打好,想不到被乔圆圆破坏了好事

  “顾老板,要不要把这酒带去化验一下?”,叶凡淡淡的问道◎,对习圆圆投去了嘉许的一眼此女立jí回以浅浅一笑,两人感觉都是心里一荡”似乎有点眉目传情心有灵犀那啥的味道

  “今天这餐算是我顾浩请客*……”顾少硬着头皮说话了,其实也就是承认认输了

  “呵呵*……”叶凡笑了两声,转头施施然就要下楼去

  “顾公子,如果这酒喝出事来,我们会找你的,“哼”,刘兵瞪了k云林和顾少一眼,厉声哼道,那是一点都没给tā们面子

  “你是谁啊这么冲,这里是京城?”,白处长觉得有此丢面子,今习要不为顾少找回一点场子,那以后顾少怪罪下来,自己今年提正处的事八成给黄了那年青人身旁的女子自己惹不起,但这两个保镖也:牛气

  士可忍嘎也难忍了

  “什么人,跟你屁关系,哼*……”刘兵能进中警内卫局,也是相当牛逼的人

  何曾受过这种小警*察的鸟气?自然也很冲,见叶凡没反对,自然也想为临时头的主子讨回场子了

  “请出示身份证,我怀疑你身带不明之物,本人是朝阳分局治安贝的白长水*……”白长水突然牛气起来了,在顾少的鼓励下,逼了过去

  因为,tā发现不但顾少鼓励tā,就是那个曹飞儿和赵四都一脸看热闹样了”甚至有怂恿的嫌○疑有这两个大家小姐撑着,还怕什么?三要查身份证是不是,你过来看看”常青诡异的一笑,二得白长水伸过头来时,那本中警内卫局的证件轻轻的放在了tā手上,笑道:“仔细看,瞧清楚点”别huā了眼”

  当☆一扫到那几个字,白长水那手一嗦,好像这证件有些烫手,拿捏不住了,赶紧还给了常青,自然,老白的脸一下子成了猪肝那个颜色

  常青脸凑白长水耳旁嘀咕了一句什么,只见白长水那头点得像鸡啄米一般

  叶凡淡淡一笑,知道常青肯定在交待白长水,保密,两个字了,旋jí下楼而去,留下一堆目瞪口呆的千金大少以及警*察们

  “白处长,干什么?”顾少有些不满了,这老白居然不卖自己面子”未经自己同意居然放人了

  “对不起顾少,我得走了”白长水没解释”脖子一缩手一挥”带着一伙警*察赶紧溜人了

  走出酒楼才掏出纸甲来猛擦头上大斤,暗道:,差点撞大祸了,中警内卫局保护的都是些什么货色?这人如此年青,本人估计没有多少噱头”不过,tā那个家族肯定可怕~能倬唤得动内卫局的人保护,那是什么级数的存在“…………”

  老白是越想心里越发虚,摇了摇头不敢再想像下去,感觉连腿肚子都有些发软了□

  “头儿”那人干什么的,这般牛逼?”后面一牟警*察没忍住好奇心”再说tā平时跟白长水关系还不错,所以问了

  “不该问的就不要问”懂吗?蠢猪”白长水那火正没地儿泄,一脚踹在那小个子警*☆□

  “头儿”那人干什么的,这般牛逼?”后面一牟警*察没忍住好奇心”再说tā平时跟白长水关系还

  “tóuér”nàréngànshímede,zhèbānniúbī?”hòumiànyīmóujǐng*cháméirěnzhùhǎoqíxīn”zàishuōtāpíngshígēnbáizhǎngshuǐguānxìháibúcuò,suǒyǐwènle

  “búgāiwèndejiùbúyàowèn”dǒngma?chǔnzhū”báizhǎngshuǐnàhuǒzhèngméidìérxiè,yījiǎochuàizàinàxiǎogèzǐjǐng*察屁股上,这平时屁颠跟着自己的小跟班可是当了出气筒

  听说白水长同志回家后赶紧叫老婆搞了包珍珠粉压了压惊,一直疑神疑鬼的,过了一个星期了见没人来找自己算账,才稳定了心神不过,顾少问那今年轻人跟自己讲了什么时白长水那头摇得拔浪鼓一般”绝不开口

  后来顾浩生气了,搬出tā的老子,也就是燕京市公安局的顾副局长来

  在关于白长水升职的问题上拿捏tā白长水还是不肯讲,只是,迫于压力,最后”这厮搞了个变通的法门,伸出两拇指头朝着中南海的方向顾副局长可不笨,那脸色,立jí微微有点变色了至于儿子顾少”自然被tā抓去狠狠地管教了一番

  “圆圆,很不错,才引岁就能达到四段,对于你的师傅,我是很好奇应该是大师一级的?”叶凡躺病床上随口问道

  “唉……其实我的真*实实力还没到四段,三段才是我的真*实层次为什么tā们要定我为四段,因为我有一件秘密武器威力相当的大,加上这武器我倒是能达到四段的攻击能力”乔圆圆随口说道,瞄了略显好奇的叶凡一眼,知道这厮想看自己的武器

  此女旋jí有些遗憾,说道:“那个东西叫流星锤,前面一个小玲裆样东西,小玲珑,小玲销并不大,就小指头粗细”一根细线串着的奇怪的就是这根细线,平时缠在手中的圆环有好几圈,看上去不长不粗”像手链差不多不过”在鼓劲之下那锤子能抛出去达是七八十米距离”

  “七八十米距离”那这攻击范围就相当大了,那不是□说方圆七八十米范围都是你的攻击对象,难怪”的确很厉害”叶凡心里一动,要是把自己的飞刀给串在那特制的绳子上不是收发自如

  “不过,前次去那蛇鹰岛,我的流星锤坏了,好像不灵光了”乔圆圆有些丧气,眨☆□说方圆七八十米范围都是你的攻击对象,难怪”的确很厉害”叶凡心里一动,要是把自己的飞刀给串在那特制的绳子上不是收发自如

  “不过,前次去那蛇鹰岛,shuōfāngyuánqībāshímǐfànwéidōushìnǐdegōngjīduìxiàng,nánguài”dequèhěnlìhài”yèfánxīnlǐyīdòng,yàoshìbǎzìjǐdefēidāogěichuànzàinàtèzhìdeshéngzǐshàngbúshìshōufāzìrú

  “búguò,qiáncìqùnàshéyīngdǎo,wǒdeliúxīngchuíhuàile,hǎoxiàngbúlíngguāngle”qiáoyuányuányǒuxiēsàngqì,zhǎ了眨好看的睫毛,旋jí又说道:“反正也无所谓了,现在也用不上了不过,这东西是我师傅给的”

  “那叫你师傅给修理一下,说不准能成?”叶凡说道

  “我师傅,我已经5年没见过她了,唉“……,也许,不说了”乔圆圆情绪有些低落

  “你师傅应该没事,像你师傅那种高人都属于隐士之流,她们喜欢到处游逛我师傅也差不多,一个邋遢的像道士样的人,现在二年了我都没见到人也许去外国游荡了”唉,“只叶凡想到了师傅费老头”情绪也有些低落

  “也许是,叶哥,你师傅肯定是个高手”乔圆圆很是自然,一只手放在了叶凡的手掌心中估计把小叶同志暂时当成师傅了,她”需要安慰

  “呵呵”叶凡自然不肯透露底子了,心道你们都认为我师傅是级高手,实际上tā只是一个四段位的低手讲出去估计得震掉一地大牙于是干笑不答,手上把玩着乔圆圆那嫩白的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