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三章 往凤倾娍身上招呼


  “马胡子,听说过”老头那双眼中的寒光一闪而逝,尽管掩饰得极好,但还是被叶凡的鹰眼现了心里已经有了腹稿,也许这老头就是宋家川

  “听说过就好,他的后人,一个叫马云钱的骚包就是本人送进监狱的”叶凡略显自得,说道

  “噢还有点本事,你在麻川县当什么官,不会是公安局长吗?应该不可能,就你这年青的,当局长,组织部门的官员脑袋应该没犯浑?”老头好像在自言自语,配合着还微微摇头

  “呵呵,让你失望了本人不是公安局长”叶凡摇了摇头,递过去一支古巴雪茄混合本地烟叶子搞的山寨版本的旱烟,有辣肠粗大

  老头接过了,见叶凡打火机伸来也让他点上了,瞅了叶凡一眼,哼道:“看来我猜得没错,估计你就下边一个警员了”

  “恰恰相反,区区却是麻川县县长,代理书记一警员,能进这里吗,老头,你什么眼神?”叶凡吐了个烟圈,装着一脸的不屑,盯着老头

  “你……县长……还代书记,这德平组织部,真的犯浑了”老头摇了摇头,脸上惊讶一闪而逝,“说,你找我有什么事?别以为玩点鬼把戏能把你老人家我给晃迷糊,你,还太嫩着了”

  “没事,这次到京里公干,家乡人民听说我要来,所以,☆叫我送把伞给宋连长还叫我带句话,说是家里人想他了”叶凡说道

  “家乡……麻川……唉……”老头站起身来,手上沾着泥巴,嗒着吸了口烟,双眼却是望着远方,深沉得很一下子,好像变了个人似的

  ■良久,冲叶凡哼道:“拿来?”

  叶凡递上了一个粗糙盒子,老头打开了,一把黄伞,老头慢慢撑开了,扫视着伞上那些密密麻麻的签名

  “哼有点心机,还搞万民伞”老头冷哼道,一语道破了叶凡的鬼把戏,说道:“有啥要求直接说我这人,不喜欢拖泥带水的,麻烦”

  “我要钱”叶凡直白地说道

  “果然如此,哼”老头那脸上挂满了鄙视,凝视了叶凡良久,摆了摆手,叹了口气,说道:“算啦,要多少,1o万够不够,拿了走”

  “打叫花子是不是”叶凡淡淡说道,凝视着老头,“我要的是一条路”

  “味口不,凭什么我要给你一条路?”老头生气了,哼道

  “凭你是麻川人民救的”叶凡声音大了不少

  “麻川人救的,那是很久的事了”老头摇了摇头,不以为然样子

  “胆鬼,连麻川都不敢回去,哼”叶凡用的是最古老的法子,激将开始了

  “哈哈哈……”老头子突然狂笑了起来,笑得那腰都在打闪,叶凡还真怕他那老腰给闪着了还得赔钱,老头停了后,盯着叶凡说道:“这华夏,还有我宋家川不敢去的地方吗?屁孩子,跟我玩激将那一套没用,老过时了”

  “哈哈哈……”叶凡也突然狂笑了起来,半天,停笑后扫了宋家川一眼,脸上也是挂满了鄙视,哼声道:“说你是胆鬼你自己还不信,4o来年了,你心里有愧,所以不敢回去,哪怕是回去看一眼,就一眼那里的山山水水,男男女女能让你颤栗别以为我不晓得,你有心病”

  “哈哈哈……”突然从门口传来一阵子宏亮的讥笑声,叶凡一扫,又进来一老头,好像比宋家川年轻一点,一脸的兴哉乐祸

  笑道:“老宋,看到没,今天被后生仔鄙视了是不是?痛快,年●青人,讲得好,讲得爽,就该这样讲心病就是有心病,得病了没人治得了,哈哈哈……”

  “唉……老周,让你笑话了,屁孩的话你也信”宋家川叹了口气,口气缓和了不少

  “你是谁?怎么这样子说我爸★”这时,门里出来一位梳着两辫子的大姑娘,冲着叶凡哼声道

  周老头身边那位英武年轻人一看那姑娘,立即抢上前来,冲叶凡说道:“见过狂的,没见过如此轻狂的土蛋子,居然敢骂宋伯父,找死也不是这般找的”

  老成年青人冲叶凡吼完后转头冲那姑娘说道:“春莲,我扇他两巴掌给你出出气,敢骂伯父麻痹的,反天了”

  这厮说着话,大步跨前就要动手

  “卫国,下手轻点,别扇坏了”周老头漠然的扫了叶凡一眼,此人有些怪异,既要嘲笑宋家川,好像在帮着叶凡

  不过,见年轻人要扇叶凡巴掌时又好像很漠然,认为叶凡也该被教训一下才对宋家川皱了下眉头,没吭声

  “放心爸,你儿子的身手你还不放心,咱是在什么地方工作的说打左脸绝对不会打到右脸,说只伤皮绝不会伤到骨头不过,这子太狂了,鼓个馒头出来就行了不然,什么狗都敢在咱们家春莲面前狂叫还了得”周卫国得意地洋了洋拳头,好像表功一般,抡起一巴掌虎虎生风扇了过去

  “打得好,下手重点……”这时,栅栏做的门边又传来一声冷漠的哼声,叶凡感觉有些耳熟,斜扫了一眼,心里顿时讶然,原来此女居然是那天在天水坝子蜈蚣崖下见到的凤天遥的孙女凤倾娍

  “是凤丫头啊,是不是又来找你春香姐玩了”周老头一看,笑眯眯的

  转眼

  周卫国的巴掌从侧面横扇了过来

  “哼……”叶凡皱了皱眉头,感觉这周卫国好像也练过几手,随手搁了过去

  “叭……”

  一声闷响中,周卫国被一股大力拉扯着直往刚才宋家川种的那块菜地扑了过去

  “我的菜”在宋家川心疼的叫声中,周卫国正中的摔在了菜地上,屁股丫下坐死了一地的菜★苗

  其他人,顿时成了木鸡特别是周老头,是以一双古怪的眼色瞧着叶凡

  儿子周卫国的身手他最清楚了,时候曾经拜在陈氏太极拳的陈无波的大弟子门下练过十来年,听说已经到了国术三段的开源之境能◎踢断三块叠在一起的青砖,就连周老头自己都是佩服不已

  怎么搞的,居然被这从麻川来的年青一拔就给摔向了五米开外的菜地里这脸,可是丢得有点大

  宋家川也是满脸怪异的扫了叶凡一眼,突然笑了,喊道:“有味道,子,有点本事你如果能把周卫国这子揍得趴下我可以考虑一下你说的路的问题”

  “老宋,不带这么恶毒的,卫国可是你的半子,以后春莲过了门,还不是你老宋家的儿子”周老头干声笑道

  “老家伙,想娶我家春莲,就得拿出本事来,没有争取到那个位置,想都不要想,哼”宋家川突然得意了起来

  “你……”周老头被气得噎住了,指着宋家川,良久才哼道:“那个位置,那么好拿的话你去试试”

  “我可是不管,这是唯一条件”宋家川显得相当的拽,周老头牛眼瞪得像铜铃,扫了一旁不作声的凤倾娍一眼,笑道:“凤丫头,你卫国哥的事搞妥了没有?”

  “大山哥说是没办成,他们领导没同意”凤倾娍有些不好意思,摇了摇头,一直盯着叶凡

  “大山哥,难道是凤大山?当初见到那凤老头时他身旁那个青衣人好像就叫凤大山难道凤倾娍嘴里讲的就是凤大山,从那天气势看,凤大山很可能是狼破天派送出的中警内卫局队员,去保护凤天遥的该不是这个叫周卫国的子也是中警内卫局的,也想弄到一个什么职位……”叶凡心里嘀咕开了

  就在这时候,从菜地里爬起来的周卫国那脸一下子成了紫青色,猛地往下一蹬腿扑了上来◆,吼道:“揍死你这龟孙子的”

  叶凡一脚伸出,啪地一声,周卫国又摔进了菜地里,这次惨,好像来了个仰八叉,全身都是泥巴

  凤倾娍赶紧是抿嘴笑,宋春莲那是心疼地跑了过去拉起了周卫国,帮他拍◇着身上泥巴

  周老头没吭声,宋家川倒是似笑非笑的盯着叶凡,又鼓励道:“卫国,弄不到那个位置也行,只要你能打趴下这麻川县来的子,我立即同意你跟春莲去办证,不然,哼……”

  “好……”周卫国搁开了宋春莲的手,调气伸腿,一个大跨步腾到空中,直往叶凡头上踢了过来门边栅栏旁有几个武警站得远远地瞧起热闹来

  “呵呵……”叶凡淡淡一笑,扫了一旁正狠狠瞪着自己的凤倾娍一眼,这厮故意使坏,朝▲着凤倾娍眨巴了几下眼皮子,随手一拳搁了过去

  周卫国那般气势的一腿,在叶凡的拳头砸上去后,整个人被撞得直往凤倾娍身上飞去

  “快躲开”周卫国慌得赶紧大叫,可是距离太近,他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身子

  眼见自己的脚掌就要踹在凤倾娍那纤弱的腰姿上了,旁边的宋家川和那个周老头都急得想跑过去拉人,不过,距离都太远了这要是被踹中,那还了得,两老头都慌了神,脸色都呈铁青色了

  “叶凡,快拉开”宋家川喊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