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一章 正厅级别较量


  官术正文第九百七十一章正厅级别较量

  因为,无论怎么论资排辈,叶凡都只能是排在最尾巴因为,其它副组长,级别最低的也是正厅级干部,叶凡zhè小处长,只能干瞪眼了,你郭朴阳和齐振涛要提叶▲凡,那咱就让他成为一摆设,中看不中用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huā始胜开

  白居易写的《大林寺桃huā》对于海拔毅高的金桃乡来说也较合适,都四月底了,桃huā才开

  二个月下◆fán,nàzánjiùràngtāchéngwéiyībǎishè,zhōngkànbúzhōngyòng

  rénjiānsìyuèfāngfēijìn,shānsìtáohuāshǐshèngkāi

  báijūyìxiěde《dàlínsìtáohuā》duìyúhǎibáyìgāodejīntáoxiāngláishuōyějiàohéshì,dōusìyuèdǐle,táohuācáikāi

  èrgèyuèxià◎来,麻川县各项目工作都进入了攻尖阶段蟠桃影视山庄已经初具雏形,青雾茶项目是干dé火火红红,尚天图出资由一千万到了二千万,现在又追加了五百万加上老尚拉来的合作伙伴,青雾茶集团公司的注册资金已经达到四千多▲

  看来老尚尝到甜头了,在省农业厅的大力扶持下,青雾茶品牌渐渐的创立了起来

  因为织女、牛郎两乡的海拔都达如米左右,所以,到了四月底,在其它茶叶银针都过去的时间段内青雾茶头批毛尖才出来不过,茶品却是相当的令人满意

  而〖日〗本安达集团的苍井无奈之下,只好先期投了沏万,在靠山屯子乡建了个竹制口工厂,换dé了叶凡手中的十几贴治疗半阳痿的药草钥盅号,德平地委楼里,天墙公路临时头设的指挥部会议室内里,坐着七员大将

  总指挥兼指挥部党委〖书〗记的就是省委常委、副〖书〗记齐振涛

  副总指挥兼副〖书〗记是秦淮北副省长

  副总指挥兼常委的是省政府办副主任张明堂○

  副总指挥兼常委的是交通厅常务副厅长韦建明

  副总指挥兼常委省公安厅常务副厅长肖锐锋

  副总指挥兼常委德平地委〖书〗记庄世诚

  副总指挥兼常委麻川县代理〖书〗记叶凡 ▲
  会议室临时头借用的就是德平地委常委会议室

  同样一个会议,以前都是庄世诚坐在上首,可今天俨然吊了个个头,庄世诚在七大指挥里面只能排名倒二的位置,也就是比叶凡稍强一点点,也就坐在了叶凡对面

  对叶凡来说,既〖兴〗奋也有些不安听说在常委会上为了自己的zhè个临时头的副总指挥职务,省里各大常委还角逐过一番,而且,顾峰山zhè个人看来对自己的成见已深,叶凡暗暗警惕着zhè老小子会▲不会下阴手使绊子

  “同志们,通过一系列前期准备工作,天墙公路在五一劳动节将正式动工了对于各部门,各项目组的工作效率”本人相当的满意zhè些天来,大家都辛苦了,没日没夜的,一项zhè么大的工程▲,再加上接通三省,涉及的方方面面太多了

  征地、重规划等等一系列工作干下来,连我都感觉有些吃不消了,不过”成绩也相当的喜人…………”齐振涛首先多以鼓励形式表扬了一番

  “淮北同志,称也”

  “前期工作是很喜人,不过”某些小地方还是有些差强人意比如在征地方面,显dé有些乱,群众也有些反响我们的同志,一定要把群众的利益放在首位,按政策法规合理进行征地补偿老百姓就靠那点地吃饭了,没有了土地,总dé为他们谋qiú一些另外的qiú生手段如果能时时刻刻把老百姓利益放在首位,相信能很大的减少干群对立,树立咱们党员威信”秦淮北那话一抛出,几个老家伙全扫向了叶凡

  zhè话再笨的人也能听出来,因为叶凡就是专管征地zhè苦活累活的

  “是啊老百姓失去了土地,就相当于咱们拿国家工资的被砸了饭碗”zhè时,省政府办副主任张明堂同志也不妨来插上一脚”为秦淮北助助威

  ■虽说张明堂跟秦淮北并不是一个集团的,张明堂是顾家人,秦淮北的政治主见一般倾向于朱世林省长,但在打击叶凡zhè个最近势头较旺的毛头小子身上,两人的意见差不多

  如果能趁机逼zhè小子自动退出指挥◆▲部,或者抓住什么大的过失踢zhè小子出指挥部那就完美了

  “嗯”某些同志工作经验不足,再加上没有在交通战线工作的经验,群众基础较薄弱”工作方式方法有时过于粗暴,造成了一些失误”希望在天墙公路启●动后能注意不足之处咱们的党从来都说,有错就改,为时未完嘛”交通厅常务副厅长韦建明是朱世林提名进入指挥部的

  所以,韦建明早把自己当成朱省长的急先锋了据圈内人士说是朱省长对叶凡有点小意见,他也趁机表现一番,不妨打击一下叶凡zhè小毛孩子

  至于叶凡,知道zhè些老家伙想生事,所以,干脆练起了闭耳功,半眸着眼在养神提气zhè主要是看齐振涛面子,总不能闹事同dé齐振涛zhè个主持人无法下场,所以,暂时先忍了

  “德平情况复杂,经济跟本省其它地方比较落后群众们视土地为饭碗,征地过程中出现一些小毛病,小冲突、小矛盾是再正常不过了

  关于征地出现纠纷的事,没有一个工程不出现★zhè种问题本人认为负责征地的叶凡副总指挥已经做dé相当好了

  换作是我,估计也难做到如此的地步到现在征地任务已经完成了总工程的五成,时间zhè么短,能做到zhè种地步,咱们应该给yǔ以褒奖才◇对”庄世诚站出来,直面给叶凡以鼓励

  “嗯叶凡同志zhè些天来干出的成绩有目共睹,是该给以褒奖出现些小问题,是工作中的正常情况就拿小问题来说,咱们zhè些指挥副指挥的哪家不没有点小问题前几天,江都、安东两省联络工作方面就出现了一些问题,差点使dé咱们的天墙公路开工日期一拖再拖了”齐振涛那话一喷出,张明堂副主任那脸一下子有些微红了因为搞三省联络工作就是由他负责的

  齐振涛无视他的愤怒●,继续说道:,“搞规划、搞设计材料准备等方面就没毛病了吗?说到zhè里,我dé批评一下某些负责zhè些方面的同志一个规划小方案怎么是改了又改,到现在,你们说说,都改了几十回了,一天一小变,三天一大变,▲zhè里过不去就不走zhè里,那里有人托人说了人情就绕弯子过去了zhè天墙公路方案,都快成菜市场的烂菜了”

  zhè一次,省交通厅的常务副厅长韦建明也脸微红了

  因为的确是zhè种状况

  比如天墙公路本来是不用经过某镇的,但是某镇领导一番请吃请喝,再加上厚厚的红包硬砸下,韦建明当然一点头

  那设计图纸有dé稍稍的改动一下虽说是方便了那些镇子,但天墙公路里程却是变dé越来越长了

  “还有,有些干警协助拆迁征地方面,某些同志存在着大条思想认为公安干警去协助一些杂牌军搞zhè些工作有些掉价都是为国出力,都是为人民服务,还要分个三等,论个尊卑不成……”齐振涛言词犀利,也不怕dé罪zhè些临时头的下属因为齐振涛级别太高了,对于zhè些厅级干部,批评一下谁也不敢再反驳

  大家都知道,zhè是齐振涛在维护小叶同志,在隐晦地为他出气zhè个态度其实是相当明显▲了,给大家发出一个信号,我齐振涛就同志的靠山zhè叶凡跟齐振涛到底什么关系,各位同志在心头里开始打起了小九九

  其实,zhè里面当然有涉及到一个权财之争了征地拆迁工作虽说辛苦,但补偿款子、易地■安置,赔偿钱物等方面前是由叶凡负责的,其中油水也是各个副总指挥里最大的也难怪一个个副职也全患了红眼病

  当然,齐振涛很放心让叶凡去做,从儿子齐天嘴里知道一点zhè小子好像还有一手奇妙的草药之医术,也发了点小财,身家已经有几百万了zhè油水最大的项目让他去负责,至少在金钱方面不会载根头了

  如果让其他人去负责,那很可能会在天墙公路开工后为纪委送去几个双规干部

  zhè里虽说只★有七个人,齐振涛负责全面工作,基本上很少呆德平的,差不多也就一甩手掌柜,其实具体的工作都是由常务副总棒挥秦淮北在主持

  而下边剩下的五个副总指挥旗下都有一摊子人,比如叶凡,从地区和麻川县抽调了○大批的人组成了征地拆迁工作组

  人马也有几十号是几个组里人员最多的,来自各个部门的都有,什么公安、城建、国土等,倒真像一只杂牌军

  肖锐峰负责协助各方面安保,所以,省厅也带dé有十几个〖警〗察下来,而干具体工作时由德平地区公安局负责,他只是调动一下罢了有点像是一救火队员,哪里有动粗的人出现,或者说哪里需要动粗,像市容城管没办法情况下就由公安出动了

  “齐〖书〗记,一直来我都◎有个想法那就是把德平的罗水公路建设也纳入到天墙公路建设当中,只需把原设计方案稍稍改动一下,就把少建设一截路面也可以省下一大笔钱来,免dé造成重复建设,资金浪费不说,还费神费时”庄世诚说道

  <▲div style=display:none>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