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一章 浴美人


  因为树上太窄,梅盼儿怕掉下来,所以dǎo是不敢挣扎白了叶凡一眼,任由某君在身上揩油

  当然,仅限于胸脯部分,下边暂时不开放

  “轻点,我那地方又不是桃子”梅盼儿轻声哼道

  “比桃子还大”叶凡干xiào顺手在某女臀部摸捏了一把,两张嘴终于又胶作在了一起

  桃红盛夏美艳人

  “盼儿,才两次,nǐ的技术dǎo长进了不少,是不是还有人磨练过”叶凡故意找岔,叶凡嘴里的技术活当然指接吻了

  “瞎话,我梅盼儿活到现在,这嘴里就进过nǐ一条烂舌头”梅盼儿不满地使出五指功,掐得某男直皱眉头

  “我错了不行吗?什么时候能不能进一步,共浴爱河,那滋味,nǐ估计没尝试过,嘿嘿……,…”某牲口来了兴趣

  “又废话了,我梅盼儿是什么人,能让人乱浴吗?包括nǐ,暂时不在考虑之列,“哼”梅盼儿傲气得很,斜瞄了某猪哥一眼,叹息道:“唉,真是冤孽,我怎□么会让nǐ给亲了给我老实交待,nǐ曾经亲过多少女子?”

  “我用党的信誉起誓,不多,就nǐ一个”叶凡老实交待道

  “鬼话我梅盼儿如此好骗吗?nǐ们男人,有一个好东西那绝对是唯一的不过,★nǐ也不用担心什么,我们岁数差太多,我梅盼儿不会粘乎上nǐ要nǐ负什么责的”梅盼儿冷哼了一声,转尔说道:“不过,亦秋还行,要不要考虑一下”

  妈的,也太刺激了梅盼儿是梅亦秋的姑姑,一边跟老子**,居然还为梅亦秋作大媒

  “亦秋,算啦,我可不想那地方毛被人给剃了”叶凡摇了摇头,想起梅亦秋的强悍”顿时心里有些发毛

  大手往里一探,又进了衣裙里,xiào道:“还是这里好,要不,什么时候叫上亦秋,玩个一床二好也行我这人……“……”

  “打住,这话nǐ也敢说如果nǐ跟亦秋能成好事,我可以给nǐ当情人,一辈子见不得光我也满足了嗯一床两好,亦秋可是我的亲侄女,再说我跟nǐ翻脸”梅盼儿差点抓狂了

  “算啦,过过嘴瘾罢了,何必认真?”叶凡摇了摇头打住了话题,当然,这个梅盼儿有忌晦”也不能开玩xiào开得过火了

  梅盼儿接了电话后给了某君一个长吻,有急事先走了,叶凡呆呆地坐在桃树上发蒙思考着下一步工作“…

  渐渐的,人有些疲了,居然迷糊中睡去了

  “好nǐ个,臭牛氓烂混蛋……”梦中好像有人在骂自己,叶凡心里一惊,醒了过来”从树缝中望去,天已经渐渐的黑了,一道晚霞挂在了天边,映着火红的桃子,真是美得不可形容

  “难道真是在作梦”好像是有人骂老子,这dǎo怪了”叶凡心里暗暗纳闷着,低头往树下周边扫瞄了过去,顿时愣神了

  树下一□个美眸得使天上彩霞都要失色的绝品少女,正折了一桃枝丫条狠命地在抽打着桃树,一边抽着”一边在骂着,,好家伙,不是京城凤家的凤倾城是谁

  他怎么到了这里,“……,他嘴里的难道就是区区在下……”

  难道咱真有这般大魔力,能让她念念不忘”追到麻川,莫不是春心已动要来投怀送抱”咱的人品居然有这般的伟大,美哉妙绝矣“……

  某猪哥心里无限丫丫著

  嘴里有些口huāhuā了,xiào道:“丫头,是在念区区在下吗?”

  “谁?谁在说话?”凤倾械显然没想到这桃树上还藏着个大活人,紧张地抬起头四处搜找着不过,叶凡夹在枝中,再加上黄昏时天光有些暗淡,一时半分dǎo真看不见人

  “区区叶凡是也就是nǐ嘴里的不是?”叶凡干xiào着探出了头

  “nǐ……,…怎么会在树上“……”凤倾械彻底石化,张大着樱桃唇儿一时没合拢,半晌回转过来,“哼道:“卑鄙无耻下流,敢偷偷听本姑娘的话nǐ还是县长,根本就是一牛氓”

  “县长也是人,牛氓一回又何妨?”叶凡哧溜一声下了树,见天已经渐渐黑了,麻麻的,旋即,抓起凤倾械的手道:“我带nǐ上树,无限无光在险处”

  “放开”凤倾城面罩寒霜

  叶凡施出鹰眼,发现远隔百米处居然有动静,细细一察,好像是两个人影,而且,好像还是女兵心道,看来是凤家叫的保护者了

  心里一动立即生成了一计来,干xiào道:“如果nǐ不肯上树,那咱们就天当地来草作床来个香吻如何?”

  “想得美”凤倾城脸有些红了

  “反正没人,试试”牛凡xiào道

  “再乱来我要喊人了”凤倾城威胁道,望了望远处的两个女兵*喊,咱不担心,没人围观迈少了情趣,两女兵过来咱就表演给她们看一看“吻,字是怎么写的”叶凡十足的牛氓味儿,凤倾城彻底无语

  她还真有些担心被某人来个现场表演,那传出去还了得见两女兵发现好◎像有情况正准备过来,凤倾城赶紧喊道:“有人教我摘桃子,nǐ们别过来”

  这影视山庄里还真配得专人教游客摘桃子,再加上是凤倾城吩咐苒,所以,两个女兵dǎo真停住了脚步,知道人家大小姐要自个玩,没★必要过去自讨没趣,识趣的走了

  叶凡伸手一环抱搂着人上了树,凤倾城挣扎了几下,见没用,干脆放弃了

  妈的,同样一颗树跟两美女同玩一个游戏,太他娘的雷人了这厮心里得意地想着,见凤倾城那眼■睛睁得老大

  “哥太英俊了是不是?”

  “自念罢了,只能说比丑人稍好一点点”凤倾城不时打击着小叶同志

  “倾械,我这样子对nǐ是不是有些过份”叶凡干声声xiào道

  “□nǐ说呢?”凤倾械不痛不痒地哼道,脸上满是红晕突然大力五指功使出,某男又皱眉了,不过,不敢发出声来

  不久,树上传来怪音一叭

  第二次亲吻,凤倾城dǎo也适应了一些,不过,还是不配合,只是叶凡一人在捣鼓着,有些意兴澜珊

  “nǐ怎么像根木头,没劲头”叶凡不满地哼道

  “本来就是nǐ用强的,我不是自愿的要论罪的话,nǐ这还是调戏罪,哼哼”凤倾城哼道

  “算啦,以后再说相信nǐ会爱上哥的”叶凡大条的说着,有些霸道,手也安份了起来,问道:“大山转正的事解决了没有?”

  “嗯”凤倾械应了一声

  “哥带nǐ玩点刺激的”叶凡一声干xiào,溜下树去,故伎重演,弄出流星锤来往两边树上一绕,抱着凤倾械到了树顶

  实则是两脚踩在流星锤那细如发丝样的特制丝上,跟耍杂技的高手也差不多不过,因为夜已黑,再加上树叶挡着凤倾城终于发出尖叫来不过,声音很低,她是用一只手捂嘴尖叫的

  这个,实际上对叶凡来说还是能做到的,只是一个平衡问题罢了就是一些技艺娴熟的杂技演员也能办到的,何况叶凡这种高人

  玩了几分钟到了树中

  凤倾械的眼神不一样了,充满了一种奇异的佩服,好像叶凡在她心中一下子成神了

  嘿嘿,美女爱英雄,这王八之气该露几手还得露,不然,哪位美女肯爱一个庸才,这就叫本事

  叶凡心里暗自嘀咕着,又张嘴了过去,这次,怪了,凤倾城虽说还有些生硬,但居然,是主动伸出舌头来,两人搅和在了一起,一时有些情迷,犹豫堕入了万丈榫团之中

  叶凡一动,手进入了两座大山上,正想下手时,树下突然传来一道有些发嗲的声音道★:“叶哥,nǐ在哪里?”

  “有人”凤倾城吓得赶紧松开叶凡一愣,下了树,打量着树下那女子,真不认识,实在是有些气愤,问道:“nǐ是谁?有什么事?”

  “我是谁还用问吗?nǐ吻我时不是整◆天叫着艳如,这下dǎo好,装着不认识了,混蛋……”那女子觉得委屈,推了叶凡一把,突然哭着跑开了

  “艳如,莫名其妙嘛,这到底咋回事?”叶凡有些丈二和尚,听到凤倾城在树上叫着要下来,只好上树把美人给弄到了树下

  “艳如,名好听啊,吻过多少次了,连床都上过了,混蛋,nǐ还真是个大牛氓”凤倾城狠狠地一蹬,在叶凡脚掌上来了一下,跑走了

  “这都什么跟什么,老子还莫名其妙呢老天,这到底咋回事”夜色中,叶凡气得几拳几腿下去,那树可是有些遭罪了,桃子落得一地都是

  “麻痹的肯定是梅盼儿干的好事,不然,这女的怎么晓得我在这颗树上,这桃海,几十万颗树,要找到一个人,大海捞针有预谋,阴险啊……”叶凡转念一想,终于有个头绪了,气得一咕噜直奔木楼而去推开木门冲进了大厅,喊道:“梅盼儿,给老子出来”

  不过没有应答,这厮心道,不会走了上了楼,卧室没人,不过,卫生间里dǎo是传来哗哗的水声,难道在洗浴?

  这厮心里特别毛燥,就想揍人,手伸过去一拧,居然没锁上,开了

  腾腾水雾中,一具洁白的**若隐若现,双峰浑圆而硕大,屁股性感而且挺翘,还有那一抹黑色茵草之地,在叶凡的鹰眼下是历历在目不是梅盼儿还是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